西安奇聞 妓女闖入省委機關大院討嫖債引發轟動

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債權與債務的糾紛成了當今社會上司空見慣的普遍現象。

然而,債權人是「妓女」債務人是嫖客,而且是在共產黨高級機關中領導崗位上的嫖客,這是非常罕見的奇聞了!

令人驚訝的是,這樣的奇聞卻在西安真的發生了。

今年3月中旬的某天上午,位於西安雁塔路上的一座莊嚴的省委大門口,圍著一群看熱鬧的人,有兩個門衛戰士,正阻擋著要求進入省委機關的小夥子。只聽有人在議論:「兩個小夥子是來討債的,是代表兩個妓女來討嫖娼債的!」

據一位姓吳的討債代表說,他們是代表,是代表朱姐和王姐來向秘書長、處長們討債的。

原來,這個小夥子所代表的「吳姐」和「朱姐」,是西影路上一家美容美髮店上的「按摩女郎」,實際上是以按摩為名從事賣淫勾當的女人。而在陝西省委辦公廳機要交通處工作的一位姓張的處長和一位姓司的兼任司機的幹部,他們幾年前就成了那家美容美髮店的老主顧了,後來他們又把省委的一名勵小捷秘書長和一位姓張的秘書長也帶來成為「朱姐」和「王姐」床上的常客了。這回,姓朱的小夥子就是代表「朱姐」和「王姐」來向勵小捷等嫖客討要「嫖債」的。

費了一翻周折,筆者見到了「吳姐」,他怒氣衝衝地介紹說:幾年前,最早到他們店裡來,「接受服務」的是一名叫張XX的處長和一名司XX的師傅。隨後,他們又帶來了大干部勵小捷秘書長和張副秘書長。那個叫勵小捷的秘書長來的次數最多,每次都是司師傅開車陪他來。可是2006年冬,他們才知道,勵秘書長調走了,調到甘肅省當更大的官去了。這下把我們氣壞了:他到我們這裡來「玩」的次數最多,每次都不付錢,都是由司師傅簽單記帳,這下人拍拍屁股走了,欠我們的債有好幾萬元呢,誰來還?!於是,就在前年冬季的一天,逼著司師傅給「朱姐」寫了一張五萬元的欠條,可是還欠「王姐」三萬元呢!她沒拿到錢也沒拿到欠條,急了,於是,2007年3月起,「王姐」就拉著「朱姐」到省委辦公廳要債了。

據那位「朱姐」說,她們本來不打算到省委機關去鬧的,可是當我們打電話到省委時,秘書長不接,姓張的副秘書長跟我們討價還價,想壓價賴帳,我們急了,就闖進了省委大院。

據一位在省委辦公廳工作的熟人說:這兩個女人闖進省委大院後,在省委機關引起了轟動。勵小捷已調走,姓張的副秘書長躲著不敢見面,只有張XX和司XX在頂著。很快,這事鬧到剛從外省調來的新秘書長那裡去了,這是他從未遇到過的怪事,感到棘手頭疼:不管吧,妓女已闖進來了,鬧的很厲害,影響很壞;管吧,這八萬塊錢從哪裡來,不得已,據說只好去請示省委最高首長「一把手」去了。

人們都知道,那伙欠「嫖債」的為首者勵小捷,是當年的「一把手」從天津帶過來的,與他有著特殊親密的關係,果然在處理這件事時,做法尤其異常,新秘書長沒有將這件事批給分管紀檢工作的副秘書長去處理,而是,讓這件事的當事人張副秘書長和張處長去處理了。經與張秘書長商定,張XX用機要交通費的三萬元公款作為嫖資付給了「朱姐」

後來中央辦公廳準備到西安來開一次重要的機要交通會議,當時財政廳兩次撥會議經費共四十八萬元,於是,他們又以虛報參會人數的辦法,在機要交通會議專項經費中報銷了三萬元「嫖資」,還欠兩個「按摩女」五萬元。隨後,那兩個女人為了追討餘下的五萬元,先後又幾次去省委要債。其中有一次,她們跑到省紀檢委辦公樓又哭又鬧,有人曾勸司XX還清嫖債,司說: 「我只欠一萬多元,其餘是其他人欠的,可不能把勵秘書長的名字說出去。」因此事其妻與司離了婚。有人建議司與「朱姐」結婚,就不用還債了。司說不能與「朱姐」結婚,因為他知道朱是個賣淫女。

最近,兩個女人,又委託兩個男人作為討債代表到省委來了,並曾堵住了姓司的。聽說,這位司平常就吃住在機關裡,不敢出大門。

這就是「常有妓女來省委討債」的由來。

這個奇異的醜聞,雖然官方曾經嚴密封鎖,盡力掩蓋,但仍然很快傳遍了西安,傳遍了全省!

人們不解的是,在共產黨的高級機關,竟然會出現這樣的醜聞,不但不嚴肅整頓認真查處,反而進行封鎖、掩蓋、包庇!經歷此事的陝西省委的原「一把手」調走了,與此事有關的勵小捷也提升調走了,而省委又先後換了兩任秘書長,對此事不但沒有查處,而且繼續進行掩蓋包庇,而且新上任的一位新秘書長竟然下令:「從現在起不准再提這件事了」

人們驚詫的是,勵小捷到陝西的近十年當中,搞權色交易已經是他頻頻發生的「平常事」,據知情者掐著指頭排了下,他玩弄的女性不少於十個!他在凱悅、雍村飯店等賓館常年佔用的高級房間至少有四個,是他玩弄女人的固定場所,那當然花費的都是公款。聽說他把一個賓館的女服務員搞到手後,竟把不是干部身份的她,提拔為辦公廳處級幹部,還先後將公家的四套大房子送給了她,又把該女早已退休的當司機的哥哥在省委原「一把手」的支持下,調進了省委車隊。

人們憤怒的是,在陝西眾所周知的大量事實證明,勵小捷在陝西的近十年當中,通過買官賣官、轉讓地產、中介公路工程、房地產,等基建項目,通過石油、煤炭、天然氣等資源開發和貿易買賣等共貪污受賄的總金額至少在一億一千萬以上!對於這樣的大貪官竟被包庇了,提升了。有人最近還看到他在蘭州牽著兩條近百萬元的大狼狗,耀武揚威的在大馬路上遛街呢。

不僅如此,最近又有消息證實,就在「按摩女」不斷向省委討債的一年多時間裡,省委辦公廳考慮提拔張XX司XX,前秘書長沒辦成,後一個秘書長下決心還是辦成了。同勵小捷一起,嫖娼的團夥人員最近也受到提拔了,據說張處長提升為副廳級調研員;司XX從科級幹部提升為副處級調研員。

這些,難道是在共產黨省委機關應該發生的事嗎?!

文章來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