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文之前先表明身份,本人陳建剛,北京律師

表明身份為的是文責自負,我為我寫的每一個字負責。如果文中有與實不符、語焉不詳的地方,歡迎認真的朋友來了解、問難,更歡迎暗中的魑魅公開來應戰,我們將身份公開在讀者面前,在日光之下說話行事,接受讀者的檢驗。

2015年6月10日,天涯論壇有人匿名發出①《女律師王宇知法犯法掌摑他人致耳聾拒不賠償庭上打人》的帖子,同日天津在線網站上發出了一篇②《記者調查:一女子緣何連傷兩人服刑期間吃空餉出獄後當假律師》的匿名文章,隨即又有③《」女律師」王宇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④《致全國律師協會的公開信——請吊銷律師王宇的資格證》兩份匿名帖子出現。

國人有幸,在當今「五毛」已經公開化、職業化、去羞恥化的時代,網上看到任何匿名攻擊他人的事情都不奇怪,但隨即而來的官媒的加入,讓人跌破眼鏡,這裡面大有文章。

③號文《」女律師」王宇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橫空出世後,大官媒新華網予以全文「轉載」,隨即人民網、央視網、環球網等多家官媒繼續「轉載」,然後新浪網、搜狐網、網易網等多之又多商業網站一擁而上繼續同時間「轉載」,當然同時參與轉發和「譴責」、謾罵的還有數不盡的官方微博和個人微博,比如中國日報、欽州公安、西藏發布、南寧治安在線、今晚報、揚子江報、人民網、遵義公安、畢節公安、泗縣發布、商都網、蒙城發布等等。

筆者整理這個過程,所想起的是剛剛發生的長江船難中的新聞命令:一律使用通稿。有一個野蠻的聲音在腦海中回蕩,「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報》一篇社論,全國執行,何必要什麼法律。」

有同仁認為對無署名、無身份、陰溝里蛆蟲一般、以匿名方式進行謾罵、侮辱、幾近於瘋狗的做法,不值得一駁,筆者深有感焉,作為今日與任性公權力抗衡的人權律師,哪位還沒有受到過五毛的攻擊呢?耽誤時間駁斥這種蛆蟲和瘋狗,辱我筆墨。但對於這「牆大」的中國,真相被掩蓋,謬種反而在「看門狗」中大肆轉載、流傳,知情者和五毛固不需說,但還有很多不知情的人在,需要對這件事情進行澄清。

▲7年前舊事重新泛起,王宇律師能否被抹黑?

今晚盤點一下這「通稿」的前世今生。

上述4篇匿名文章大意如下:

(1)作者匿名。《女律師王宇知法犯法掌摑他人致耳聾拒不賠償庭上打人》、《女律師王宇知法犯法掌摑他人致耳聾拒不賠償庭上打人》、《」女律師」王宇打人致聾被判刑拒不執行判決仍四處」接活」》、《致全國律師協會的公開信——請吊銷律師王宇的資格證》4份文字均匿名。這不好。以前有匿名信流行做法是署名「一個共產黨員」,幕後的作者完全可以參考,比如署名「一個五毛工作者」或「一位網路評論員」以資公信。

(2)2008年王宇律師在天津西站無理取鬧,打傷了三位檢票員,其中兩位男性,致檢票員「純潔的」張格非重傷。

(3)王宇及其丈夫帶人對張格非及其家人進行威嚇,多次組織人去鐵道部、天津鐵路運輸法院鬧事。王宇的丈夫在開庭中當庭毆打了張格非的父親。王宇聲稱自己有背景有後台等等。這些做法讓「受害者」張格非一家生活在恐懼當中。

(4)「鄰居大哥」張格非重傷右耳失聰,失業,巨額醫療費,種種壓力使之消極、沉默、孤立、自卑、孤僻、暴躁,又沒有結婚,總之這都是王宇造成的。

(5)王宇一案至今已經7年,塵埃落定之後,突然有一群自稱「我們」的人出來發難,總結了王宇律師的五大罪證,比如騙取律師資格(愛英同志是受害者吧?)、非法兼職、道德敗壞等等,他們要求吊銷王宇律師的資格證,並表示這是「廣大網民」的呼聲,要求「還司法界一個清白」,「給廣大憤怒的網民一個交代」。

(6)4份文字用了大量侮辱性的詞語,比如說王宇律師害群之馬、胡說八道、玷污、踐踏法律、對抗司法、性質惡劣、欺凌弱小、道德敗壞、令人髮指、潑婦、蠅營狗苟、寡廉鮮恥等等貶損、侮辱性的字眼。而相反者提到「受害者」張格非的時候又充滿了溫情,使用了性格開朗、陽光善良、純真笑臉、純潔的張格非、老實巴交等字句,好好溫暖哦。

(7)寫信的是什麼人呢?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在這4份文字中都有體現。從「我們查了相關的法律條文」、「廣大網民」、「我們從知情人口中聽到」、「我們也要進一步追問」等表述來看,「受害者」張格非有一大幫好心的「鄰家女孩(或者是男孩)」在關心他,又有「廣大憤怒的網民」在為正義呼喚。

(8)無署名,文責找不到人來承擔,那麼這4篇對王宇律師極盡侮辱貶損、抹黑的文字依據是什麼呢?

①號文沒有任何依據,估計是鄰家女孩或男孩聽「自卑孤僻特別暴躁」的張格非說的或者是自己的臆斷。

②號文標題上註明了「記者調查」,但哪家媒體的記者,哪位記者,沒有任何信息,信息來源表述為「有關人員反映」、「相關人士還透漏」,既然是記者調查,總要有個時間地點人員和方式,這些都是零信息。

③號文表達明確,來源是「從知情人口中聽到」,知情人是誰,則閉口不談。

④號文蔚為大觀,但也沒有看到依據,比較打眼的是「恐怕也只是」這樣的猜測之語。

(9)「廣大憤怒的網民」了不起,一日之內知道王宇曾擔任內蒙古烏蘭浩特市「關工委」辦公室主任,王宇在什麼時候被解除公職,王宇被判刑2年6個月,王宇自2006年在北京做律師,王宇現在的事務所是鋒銳律師事務所,等等這些信息,本人與王宇結識幾年來,除了她現在的單位是鋒銳所和曾經坐牢以外,其他信息我都不了解。

(10)細看4份匿名信,在時間上有前後關係,邏輯上也有前後參引的關係。第④份《致全國律師協會的公開信——請吊銷律師王宇的資格證》開篇即表示「近日,有網民圖文舉報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王宇」,看來這封公開信上依據網民第舉報而來,但奇怪的是這公開信裡面但信息遠大於舉報信,穿幫了吧?

爬梳上述通稿的內容,不難得出這樣一個過程:

①第一步是匿名作者發文抹黑。形同大字報,只是用「廣大網民」替換掉了文革中的「廣大人民群眾」而已;

②第二步是官媒轉載,成為通稿。新華網轉載使這份匿名信成為了昔日人民日報的社論,成了今日的通稿。

③第三步是讓通稿一桿到底「全國執行」,這可是站隊的時刻。

④第四步是中國特有的新行業「網路評論員」、「自干五」紛紛登場。

這四步每一個過程這王宇事件中都能得到印證,當然還可以往前推一推,到屠夫吳淦到案件中再去印證。這樣的統一行動,沒有處心積慮到策劃嗎?幕後沒有人中操作、指揮嗎?

今日官媒還在走「人民日報,一桿到底」的老路子,這是在拿國人像豬一樣飼養,這是重走文革路。

【王宇的涅槃3之2】

▲王宇弱女一人以一敵三「故意傷害」案

條列上述內容,相信有腦子都讀者已經有所確信,但為了說明王宇被判刑一案的事實,還是提供下列信息,以資讀者判斷。

(1)「受害者」張格非在事發前4年就被診斷為精神性耳聾。法院對此無解釋。

(2)王宇律師,女,身高162左右,體重約50公斤。受害者張格非,男,約20歲,身高180以上。

(3)所謂的「兇手」僅王宇一人,而被王宇打傷的受害者三人,除一米八大個張格非以外還有一男一女。

(4)當日「兇手」王宇當場暴力一巴掌把張格非打成重傷,王宇被帶到派出所問話製作筆錄,沒有人提到有人受傷,更沒有現場暴力的重傷。

(5)當時王宇報案自己被鐵路職工毆打,鐵路派出所不予受理,王宇又去投訴這家派出所。

(6)假定存在現場暴力,王宇當場一掌打傷了張格非,但從2008年5月4日直至12月之間,7個月內平安無事,沒有人報案,沒有人追究。「受害者」張格非真是老實巴交的人啊。

(7)2008年12月9日,天津鐵路警方以受理王宇投訴,要為王宇解決問題為由,將王宇騙至她曾經投訴過的這家鐵路派出所,隨即將其刑事拘留。

(8)火車站的檢票員和警察面對乘客的時候,他們是強者還是弱者,相信國人都有判斷。如果沒有去過車站的,可以參考屠夫吳淦調查來的慶安火車站神警搏鬥徐純合的視頻。有意思的是吳淦現在被關進了看守所,而王宇還是他的律師。還可以參考因為慶安李樂斌槍殺徐純合事件後發生的6位律師在慶安被拘留的事件。

(9)王宇到底有沒有施展神力,重傷張格非並打傷其餘二人,讓證據來說話吧。庭審中辯護律師要求調取當時的監控錄像,公訴人說「西客站沒有錄像」,辯護律師立即出示了西客站有攝像頭的照片,公訴人立即改口,西客站說有攝像頭的,但是「攝像頭壞了」。

(10)案件中控方出具的證據《法醫學鑒定意見書》明確表示:被鑒定人張格非右耳聽力障礙與2008年5月4日所受外傷之間在時間上存在關聯性。但是,尚無法明確被鑒定人張格非右耳感音神經性聾外傷的形成機制。

(11)天津西客站入站口到底有沒有攝像頭,攝像頭到底能不能正常工作,讀者賢達,你有了自己的判斷,是嗎?

(12)王宇投訴過的派出所刑拘王宇,這有沒有利害關係?警察是否會濫用權力,挾私報復、製造冤案進行構陷?讀者賢達,你有判斷,是嗎?

(13)王宇傷害案件的最終結果是王宇被判刑兩年六個月,坐牢兩年六個月。王宇到底是兇手還是受害者呢?讀者賢達,你有判斷是嗎?

(14)王宇到底有沒有罪,請參考二審法官的話吧。第二次一審法官李躍年約談王宇的家屬,並明確表示:王宇不能無罪,王宇沒罪,很多人都會有罪。能不能讓王宇認罪,我們馬上判緩放人。而且,判緩不影響王宇律師執業。這個建議被王宇的家屬拒絕。

抽絲剝繭說到這裡,想起李金星律師為中國法官推薦的入職誓詞「製造冤案,全家死光」,特此邀請參與辦理王宇案的公檢法人員一起來念一下吧,「製造冤案,全家死光」!

▲為什麼要大規模抹黑王宇律師

官媒齊上陣開始大規模抹黑王宇律師,這是為什麼?細看無名氏的4份匿名信可見分曉。

「王宇是北京市鋒銳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王宇仗著自己在律師界小有名氣……」

「這個被判刑2年半、有案底在身的北京鋒銳律所「女律師」王宇,為什麼依然拿著律師證到處活躍在包括慶安事件在內的熱點事件現場?為什麼還可以到處打著律師的旗號宣揚所謂的公平正義。」

以上兩段話說但很清楚,王宇在律師界中有名氣,活躍在熱點案件的現場,她在宣揚公平正義,或者簡單地說,為什麼要大小嘍囉一起上來造謠抹黑王宇律師呢?因為她是一位活躍的人權律師。

其實王宇律師早就遭致公權力的忌恨,這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來。某位被構陷尋釁滋事的律師被關押幾個月,但幾個月來又如實找不到他違法犯罪的證據,警察在審問他的時候明確向他說「你想出去,得留下點什麼」,然後明確提示要求對王宇律師進行構陷,當然這種要求被拒絕。想必律師同仁們知道。還有確切的消息,在北京某區重點監控的6位律師中,王宇律師名列其一。有五毛或許要問筆者如是說的依據,提示你們,先去問問你們的主子。

▲王宇律師是當今中國最傑出的人權律師之一,是女律師中最傑出的代表。

中國律師界中鮮有不知道王宇的,想到她總會想到一些詞語,比如勇敢,堅韌,急公好義,不知疲憊,不計名利,富有同情心,同情弱者,富有法治理念,意志堅定,四海奔波……等等。數年來她代理來大量刑事案件、行政案件,其中多數是敏感案件(國朝特產),比如喬留石因「打倒貪官」被拘留案、北京公交一卡通巨額押金案、「開房找我」葉海燕案、安徽張林、張安妮案、大連「安鍋案」、曹縣教案、平陽教案、新公民案、范木根案、伊力哈木案、北京曹順利案、建三江案、雞西案、姚寶華案、尹旭安黑監獄案、屠夫吳淦案……上述案件無一不被公權力嚴密監控,而辯護律師都成了公權力忌恨、打壓、迫害的對象。這些案件都有一個特點,王宇總是和受侮辱、受侵害的人站在一起,總是和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的人們站在一起。

不用王宇自己數算,筆者本人都記不得王宇有多少次被公檢法、看守所刁難、推搡都經歷,在建三江我們一起被抓,在青島我們一起被法院、看守所拒之門外數次,在雞西我們一起被跟蹤、監控,在蘇州、在瀋陽、在棗強……

中國人權律師中,王宇律師有兩個稱號,一個稱號是「鐵人」,另一個稱號是「戰神」。筆者提起王宇律師,由衷敬佩並自愧弗如,她同時具備勇敢和堅韌的品質,龍潭虎穴她敢去闖,並且她不灰心、不泄氣,明知不可為而為止,明知無益而為之。前幾天她又去蘇州會見范木根,看守所都所長坦言「王律師,你去告我了,那你也沒告倒我啊!」一家領導之下的公權機構只有權力都合作,不可能有權力的制約,到兄弟那裡投訴哥哥,結果是顯而易見的,但王宇律師不懈怠、不灰心,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她是一個拿法律「當真」的人,反而公權機構恰恰都不拿法律當真。王宇都勇敢和執著,這都成了她招致忌恨的原因。

筆者說王宇是最優秀、最堅韌、負責任、有同情心、急公好義、不計名利的人權律師,是女律師中的魁首,大概沒人反對。請各位同仁捫心自問,我們幾人能比得了王宇的辛苦、堅韌和執著?

【王宇的涅槃3之3】

▲立身高潔,眾鬼難污

諸君記否,川人鄧先聖,三落三起,人民日報在鄧三落時發文《向復辟的罪魁禍首鄧小平猛烈開火》,毛某一聲令下,全國執行,鄧立即成為全國不恥的頭號敵人,待罪輦轂之下。1997妖星隕落,人民日報再次發文《鄧小平偉大光輝的一生》,又是全國執行,懷念、悼念、偉大、光榮泛濫各種媒體,筆者猶記當年一位又一位「忠誠的戰士」在鏡頭之前痛哭流涕、如喪考妣,和今日朝鮮有的一拼呢!官媒,官媒,真榮也由斯,辱也由斯。

轉瞬幾十年過去了,如果這個民族對時事、人物的月旦褒貶仍然在追隨官媒的指揮棒,這個民族真是無藥可救豬一般的民族了。當然,事實並非如此,梁任公所謂之少年中國仍大有希望。官媒已經不能隨意榮辱一個人了。這要歸功於一大批永康書記、熙來書記為代表的、官媒日日讚頌的人民公僕的現身說法,也要歸功於官媒中某些面首、官妓的傑出表現,當然還要歸功於科技的進步、時代的發展所帶來的信息傳播的便捷化、多渠道化。官媒已經不能一如既往榮則榮之,辱則辱之了,這個時代的人民逐漸學會了在官媒之外尋找真相。薛蠻子上了央視、海波上了央視、全安上了央視、區伯上了央視,但真的沒有帶來多少對他們的非難,反而是任性、濫用的公權力受到了空前的質疑。近來挖掘慶安槍擊案真相、聲援江西高院要求閱卷律師的屠夫吳淦也上了央視和多家媒體,極盡抹黑之能事,但是適得其反,這不僅沒有辱沒吳淦,反而提升了他在民間的知名度。

有人說官媒成了虛假、污衊、誹謗、造謠、傳謠的代名詞,官媒所代表的是運動、政治、工具、喉舌,當然真相有多少,諸君去判斷吧。央視曾報道「人民群眾喜迎油價上漲」的新聞,筆者至今沒有見到一個因為油價上漲而開心的人。

扯遠了,話說回頭,繼續說官媒眾口一詞批王宇的事情。如何看待官媒一致轉發匿名信侮辱、謾罵王宇律師這件事呢?

想起一段論語,抄來諸君共賞。

《論語》子路第十三: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朱熹《四書集注》:一鄉之人,宜公論矣,然其間亦各以類自為好惡也。故善者好之而惡者不惡,則必其有苟合之行;惡者惡之而善者不好,則必其無可好之實。

大白話說一下,孔子認為,眾人都喜歡你或者都厭惡你,這都不好。善良的人都喜歡你,而壞蛋都厭惡你這才是合適的。朱熹說,如果好人喜歡你,壞蛋也不厭惡你,說明你一定有苟且的行為;如果壞蛋都厭惡你,而好人也不喜歡你,說明你一定沒有什麼值得喜歡的地方。

妙哉,道理都讓孔夫子和朱夫子給講清楚了,筆者無學,可以少說幾句了。

回看王宇,無名氏厭惡你,官媒新華網厭惡你,接踵而來的人民網、環球網等各家官媒厭惡你,網路評論員們、五毛們、自干五們、毛粉們都厭惡你,都處心積慮地攻擊你、污衊你。但真的有人喜歡你嘞,要求公民權利的人們喜歡你,蒙冤的訪民喜歡你,被拆遷戶喜歡你,無罪被構陷、被迫害的當事人喜歡你,信仰群體喜歡你,異議人士喜歡你,律師同仁喜歡你……在王宇的身上真正體現了孔子所說的「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這種好與惡的界限如此分明,來源是王宇本人立身高潔,愛憎分明,不含糊,不苟且。

從這個意義上講,官媒的抹黑、污名,是一種褒獎,是一種榮譽,是一種標誌。

王宇,你知道嗎?你以瘦弱之軀拉著箱子、背著電腦、案卷奔波於機場、車站、法院、看守所、檢察院的時候,有巨大的榮譽在你身邊,這種榮譽是同仁不能比、家屬不能分、仇敵不能奪、朋友不能共的,這是單單屬於你的榮譽。

官媒,今日還用這種幾十年來的老手段群起攻之,真拿國人做豬一般了。這個民族能永遠做豬嗎?

▲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王宇律師有過一次牢獄之災了,這一坐就是兩年半的大牢。

王宇被冤兩年半期間經歷了公檢法、看守所、監獄諸多機構,比任何一位律師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公權力在不受制約情形下地卑鄙、邪惡與無恥,這種經歷讓她對自己、對社會、對體制、對看得見的被濫用的權力有了深刻的反省。兩年半的監牢一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王宇出獄之後塵埃滌盡,這已經不是昔日那位商業律師了,王宇變成了一位堅定的人權律師。

無辜被冤,身陷牢籠,王宇之不幸耶抑或王宇之幸耶?王宇曾當面告訴為,如果沒有她被構陷這件事,不可能有今天的王宇律師。

官媒群起而攻之,大肆進行抹黑、污名,下一步會是什麼技倆,觀之既往可知將來,屠夫吳淦就是先媒體抹黑污名,然後下手刑拘的。王宇你做好準備迎接新的構陷了嗎?你做好準備迎接更大都榮譽了嗎?你做好準備下一次涅槃重生了嗎?

牢獄之災,一涅槃王宇變化成中國當今第一線的人權女律師,再涅槃,王宇將要到哪裡去?背後的魑魅何厚於王宇,這難道是再一次提升她、榮耀她的先兆嗎?

說起坐牢,又想起一位名人來,那就是昂山素季。王宇被抹黑都這幾天,恰逢昂山素季訪華。這是一位堅定的民主、自由的追求者,為此她被政府軟禁十幾年。當然還想起了坐牢近30年的曼德拉,有以監獄為家的甘地,當然也有中國的,比如劉結巴、許某永、郭某雄、丁某喜、浦翠蘭等等,當然,還有一大批走在去監獄路上的人們……

【註:王宇被構陷一案案卷及親歷其事者都在,可以面對一切疑問。】

建剛草草

2015-06-14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