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五百億的亞投五斗米的折腰

中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已經全面進入臨界狀態,在變革的前夜,親北京的西方學者都承認中共的崩潰不可避免、並隨時到來。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的威廉姆‧威爾遜(William Wilson)更是明確的說,中國經濟已經死亡,因為中國的銀行沒有準確記錄壞帳,GDP增長數字誇大,而誇大數量與沒有記錄的壞帳數量相等,可能達到GDP的3成。威爾遜認為,如果中國3年前開始真正的改革,還有軟著陸的可能,但現在任何改革都已太遲,硬著陸不可避免。

但這個已經瀕死的畸形經濟體,此時卻在大肆籌辦亞投行。自己的經濟都不行了,不把急需的資金用在保自家的命,還張羅著去幫別人、投資它國,真是非常滑稽,簡直匪夷所思。不怪是荒唐時代的荒唐事!中共這類事情很多,中國百姓吃不飽時,中共給羅馬尼亞和阿爾巴尼亞送糧;中國軍隊武器落後,中共給越南人送去最新的槍炮;中國的小學沒校車、小學生在泥屋裡上課,卻送給馬爾他大批的校車。現在,中國銀行鬧錢荒、中小企業融資難,經濟陷入停滯,卻張羅著借錢給別人。這算什麼事兒呢?

亞投行是所謂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縮寫為AIIB),簡稱亞投行,去年10月籌備,準備為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進行信貸投資。因為是中共挑頭的,總部當然要求設在北京。註冊資本是1,000億美元,其中中國希望出500億美元、擁有50%的投票權。

亞投行成立其心可議

正常世界裡,只有發達國家、資本過剩的國家向發展中國家、資本缺乏的國家投資的道理,沒有反過來的、窮人向富人投資的理。中國算富嗎?當然還不算,為什麼把錢投向其它國家、許多比中國的人均收入還高的國家呢?中國自己,每年還從世界銀行貸款,餘額年年在130億美元左右。中國所謂的「剩餘資本」,不是正常的積累,而是中共搜刮百姓、瘋狂攫取外儲的結果。中共力推亞投行,動機不是幫其它國家發展經濟,中共從來就沒有這個氣度,也沒有這個願望,更沒有當年世行和亞開行成立時令人讚賞的初衷。

中共不甘於在世界銀行只有2.73%的投票權,與俄羅斯、加拿大、沙特和印度差不多,低於英、法、德的4%,更低於日本的9.6%和美國的16.05%。挑戰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和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顯然是中共的第一考慮,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和日本想都不用想,一口回絕加入亞投行的可能。

中共的第二個目的,是向亞洲推銷自己的基建力量、消化過剩產能和輸出施工能力。在中國,不管是水泥、鋼鐵、還是其它建材,從生產能力到市場銷售,都早已飽和過剩,在房市崩潰的時刻,這些建築設備、建築大軍亟需新的用武之地。這樣帶有目的性、帶隱藏議程的信貸,不是真的投資,亞洲各國會買帳嗎?中國的鋼鐵出口,已在歐盟、韓國、印度、美國引發抗議,美國鋼鐵生產商正準備提起反傾銷的申訴。

亞洲的基礎設施融資需求可能很大,但其它亞洲國家不會向中國那樣一窩蜂、盲目的、浪費性的大筆投資基建,因為他們有民主政體,會有可行性的詳盡研究。亞洲國家自己也有大量過剩的勞動力,他們願意接受讓中國人大包大攬自己的基礎建設嗎?顯然,等到亞投行開始運作、建設開始招標時,亞洲各國篤定會因為承包商、建設商和供應商的投標、中標和遴選,而與北京有激烈的交鋒。

日本在來自中共的這次挑戰面前,似乎不缺乏自信。雖然所有的人都認為亞投行是美國領導的世界銀行和日本領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的潛在對手,但亞洲開發銀行總裁中尾武彥(Takehiko Nakao)卻說,歡迎亞投行的建立,並願意與之合作;他還說亞洲開發銀行的規模龐大、歷史悠久,不會受亞投行的顛覆和影響。

由於中共的惡劣信用和對國際公理的蔑視,美國對亞投行治理結構的透明度提出質疑,無疑是有根據的。美國不會對中共的500億美元或亞投行的1,000億美元過於關注,美國每年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就有17萬億美元,連美國私人公司手頭的現金,都有1.4萬億美元,足以成立十來個亞投行。另許多人感到意外的,是許多歐洲國家承諾加入亞投行,有人甚至因此懷疑是不是歐美同盟出現裂痕。歐洲為什麼和美國背道而馳呢?

西方媒體說,美國的歐洲盟友是被中共誘惑了;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的Katrin Kinzelbach說,所有國家都對中共變得更加遷就;英國《衛報》說,歐洲不僅僅在過分賤賣自己,而且在用人權跟商業利益做交換!世界銀行(IBRD)目前的總資產有3千多億美元,亞洲開發銀行的資產是1,600美元。連建個三峽大壩都要260億美元,亞投行才500億美元的投資機會,為什麼就引得那麼多人折腰?

東晉詩人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晉書陶潛傳》)。陶潛除了留給後人《歸去來兮辭》、《桃花源記》,還給了後人不趨炎附勢、不為利祿所動的風骨。也許,歐羅巴(編注:Europe,意指歐洲大陸)已經沒有這些風骨了,而只是目光短淺、見利忘義的宵小。其實,看看我們的世界,已經爛成這樣了,目睹俄羅斯入侵一個獨立主權的國家,國際社會居然無計可施;面對中共惡劣的人權、貿易紀錄,還給中共獻媚,為的是區區的500億美元!

韓國無條件加入亞投行的說法被證實為謠傳。最新的版本,是韓國將有條件的加入,要擔任副總裁,並要中國在總裁和總部之間選一個。中共會不會答應呢?這可有好戲可看。金磚銀行的討論中,也有類似的爭辯。日本人主打的亞洲開發銀行,總部選在菲律賓、在亞開行最需要服務的客戶的家門口。中共會有這個肚量嗎?中共為了面子,可能會選總部在北京,但總裁如果不能受北京控制,而遵循國際準則行事,中共的算盤可能就會落空。

話說回來,亞投行目前只是一個諒解備忘錄。金磚銀行還沒落地呢,亞投行會怎樣呢?今年6月底出臺的協定文本,是否會符合國際規範,人們還拭目以待。入夏,中共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與之討價的亞洲各國會得到什麼樣的還價,才能見分曉。當今的世人都知道,魔鬼,是在細節之中的。

文章來源:421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