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散一石:「鬼城」以獨特方式在告訴你

有報道稱,山西省太原市古寨村近百棟別墅建築淪為「爛尾」樓群,荒草叢生,類似「鬼城」。據周圍村民講,該別墅群2008年初開工建設,所佔土地為城中村改造計劃回遷安置用地,後來因為開發商違規建設而停工,遭廢棄至今已有7年之久。

這幾年,媒體關於「鬼城」的報道接連不斷。標準排名與《投資時報》聯合發布「中國大陸城市『鬼城』指數排行榜(2014)」。其中,「鬼城」指數位居前十位的城市是二連浩特、欽州、拉薩、嘉峪關、井岡山、威海、錫林浩特、嘉興、石嘴山、三亞。這一排行榜是按照城區人口與建成區面積的比值均低於0.5或稍微高於0.5的標準排出的,由此認為中國將可能會出現近50座「鬼城」。

這個排行榜中雖然說有自己的科學標準,但卻沒有最早以「鬼城」而聞名全國的鄂爾多斯康巴什新區包括在內。2004年以前,康巴什還是片荒漠,只有兩個小村莊,不到1400人。從2004年開始,大量資金湧入,開始了造城運動。2011年,鄂爾多斯房地產計劃新開工面積達1300萬平方米,施工總量達2300萬平方米,完成投資450億元,計劃銷售商品住宅面積達1200萬平方米。2005年,鄂爾多斯的居民住宅均價還僅為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2006年就漲到1800元,2007年更是升至3000元,2010年康巴什新區出現了萬元房,東勝區有的樓盤竟突破2萬元/平方米。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鄂爾多斯的樓市自由落體,9月的房價跌到3000多元/平方米,直至成為全國第一個「鬼城」。

建設領域「鬼城」的出現,與土地荒漠化一樣,都是自然領域和經濟領域以自己特有的方式與人類進行對話。它們的意思,你們貪婪,超過了我們的承受壓力,我們憤怒了,我們在反抗。這就是「鬼城」的表達。以鄂爾多斯,造多少房,應該根據有多少人居住為限度,如果房多於居住的人,顯然是超出了合理範圍。有多少人居住應該以當地的產業能夠吸納多少就業人口而定,而不能是長官意志拍腦袋想當然。鄂爾多斯「鬼城」的出現,問題恰恰在這裡。「鬼城」以自己形體語言在表達自己的抗議或是對人類進行報復。你們不是想賺錢、賺大量的錢嗎?就便要讓你們賺不到錢,而且還得賠錢。這就是一種懲罰。

相關數據顯示,康巴什新區在規劃中是一座百萬人口的城市,奔著這個目標,房產項目於是大量開工。但是,康巴什新區在2010年,常住人口統計數據2.86萬人。如果所有住房都建成,按照平均數據估算,人均擁有超過五套的房子。即使按照七八萬人的常住人口計算,2011年商品住宅施工總量達2300萬平方米,僅此就是人均300平米之多。一家如果三口,住房可達900平米。這樣的超大規模,顯然極大的超出了需要。供過於求,房子成了白菜價,成了白菜價也沒有要,甚至白送也沒有人。你不在哪裡工作與生活,要房子幹什麼?

「鬼城」的出現在於人們的貪婪,只想著賺錢,不想著房子能不能賣出去、有沒有人買等許多現實問題。當時,在鄂爾多斯,買房子也被認為或宣傳為最划算、最穩妥的資產保值、增值方式。大家都把買房當成投資,結果是購房主力多是本地人。有的一下子買好幾套房,自己住不了,又無外地人接手,賣不出去,只好砸在手裡,「鬼城」應運而生。

與「鬼城」如出一轍,這些年在自然環境保護方面一想遭到自然界的報復。政府一心一意想著上項目、提高GDP,商人一心一意想著多賺錢,結果呢形成了天文數字般的廢物、廢氣、廢水。這就是現實,天空時常被霧霾佔領,耕地被毒化得無法耕種,地下水不是被超量開採就是或嚴重污染,昔日的青山綠水變成禿山黑水,清新的空氣變成了讓人窒息的濁氣。人們的生存環境不斷惡化,環境成了心中之痛。這就是自然環境與人類對話的方式——懲罰。前些年,天不下雨就乾旱,天一下雨就成災,接連發生了幾起特大洪水。在遭到自然界懲罰的情況下,國人驚醒了,大力退耕還林。自然界似乎首肯了國人的知錯能改,1998年之後,特大洪水少有光顧。

社會與自然界有著同樣的脾氣,也同樣是以她獨特的方式說話。前些年,政治生態遭到破壞,官場腐敗嚴重,由此直接影響了社會生態,以致社會風氣不正,公平正義難張,一些地方黑惡勢力橫行,一些商人大搞假冒偽劣。這些年,各類社會矛盾突出,幹群關係緊張,強拆事件又屢屢引起群體性事件。所有這些,都是社會在以自己的方式與人們對話。社會的基礎在於公平正義,城實守信,如果不公平、非正義以及失信行為超出了社會能夠承擔的限度,這個社會就會以問題頻出、矛盾多發、衝突對抗等多種方式表達出來。這兩年,高壓反腐,強力糾風,對歪風邪氣來了一個釜底抽薪,各種社會問題迅速減少甚至消失。

無論是自然界,還是人類社會,都有自身的運行規則。人類應該自覺遵守這些規則,否則必須被自然界和人類自身報復。經濟領域的「鬼城」現象,生然領域的禿山黑水,政治領域的腐敗高發,社會領域的衝突增多,無不在告誡人們,彼此互相尊重,才能相安無事。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