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傳世十年以來,中國局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如今中共在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經跌落至歷史低點。人們一提起共產黨三個字就搖頭,共產黨已經等同邪惡。當有人罵共產黨是畜生的時候,人們會為畜生打抱不平,認為汙蔑了畜生;當有人罵共產黨是土匪的時候,人們會說這樣是擡高了共產黨。只有一個詞用來形容共產黨比較能夠讓人們接受,那就是魔鬼。人們對中共的深刻認識相當一部分功勞應歸於九評的傳播。

我有一個朋友曾經給我講了一個故事,現在距當時發生的時間已經比較久遠,因此我可以披露出來與大家分享。我的這位朋友是一位傳道人,多年來在全國各地傳福音,很多人因為聽了他的講道而得福音,受洗成為基督徒。同時他也是一位堅定的民主鬥士。「九評」發表後不久,他在全國各地四處散發「九評」,以期喚醒國人。

有一次他在內地某城市遇見一位在江湖上行走的人。這位當地赫赫有名的江湖老大是因為聽了他的講道而得的福音。後來這位江湖中人被捕入獄,在獄中的漫長歲月裏,他就是靠著信仰的力量而一路走了過來。他當時主動表示,要為我的這位朋友做一件事情以表達他的報恩之心。我朋友當時就隨口而出說,能否幫他散發九評,這位江湖大俠當時就滿口答應。結果當天晚上這個城市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在這個城市的五個主要領導機構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市軍分區負責人的辦公桌上同時出現了「九評」這本冊子。大家都知道,在中共的領導機構都有武警守衛,一般人是很難靠近的。

但是,這個城市就有人有這個本事在一夜之間將中共最害怕見到的一本冊子放到當地五大領導人桌上。據說此事震動了中南海,中共最高當局下令以最快速度破案緝拿作案者。當局很快就宣布已經破案,一位負責該市領導班子警衛工作的武警被抓捕歸案。當然我們都知道他只不過是一個替罪羊,真正的作案者他們永遠也找不到。

我在演講一開始就給大家講這個真實發生在中國的故事,是想告訴大家,九評在中國傳播有多廣,這期間發生了多少感人和富有傳奇色彩的傳「九評」的故事。我們要相信,不僅僅是我們今天在坐的各位有心改變中國的人權狀況,終結中共的暴政統治,而是有千千萬萬的同胞在全國各地默默地做著與我們相同的事情,包括傳「九評」和講真相。我們更要相信,經過我們大家共同不懈地努力,祖國大地終有驅除烏雲重見天日的一天。

今天我就借這次「九評」十周年研討會的機會,談談正在中國發生的風起雲湧的反暴政爭民主的運動,尤其是香港的雨傘革命,及對未來中國民主革命的展望。

1,香港雨傘革命由學生推動的必然性

香港雨傘革命由青年學生尤其是中學生發起,既是一種偶然,也有其必然性。胡適曾經說過,「學生運動不是常態社會的行為模式,而是變態社會的必然產物。所謂常態社會,是一個比較清明、由成年人管理政治的社會。如果成年人不能盡責盡力,不能治理政府的腐敗,那就是一個變態的社會了。在這種情況下,幹涉糾正的責任,遂落在一般未成年的男女學生的肩膀上。於是,本來應該安心讀書的學生只好放下書本,走出校園,冒著生命危險去遊行請願,從而釀成大規模學生運動。」

中國社會現在被壓抑得非常利害,中共對民眾的控制無所不在,已經到了荒誕絕倫的地步,可謂空前絕後。過去北非和中東發生茉莉花革命的時候,北京花農不準賣茉莉花,人們在街上拿一束茉莉花就有可能被捕,如果有人在網上寫茉莉花三個字,那對中共來說簡直就是如臨大敵。如今香港發生了雨傘革命,他們又對雨傘感到極度恐懼,北京和各地的一些年輕人因為在網路上張貼自己在家撐起雨傘的照片就被抓捕,包括我的好朋友詩人王藏和他的一些藝術家朋友。昨天看到一則新聞,一位國泰航空公司的空姐僅僅因為在她的臉書頭像上放了一把雨傘以表示支持香港雨傘革命,就被中共當局禁止入境上海。這種荒誕走樣的事情每時每刻都在中國發生,大家似乎都已經見怪不怪。最近我在網路上還看到有一個中學,學生上廁所還必須憑許可證才行,而且規定了時間,每個班每次只能一個人去。

這是什麽世道,生孩子還需要受到管制,上網還要象做賊一樣,說句話還有無數的禁忌,如今連上個廁所還要經過批準。生活在這樣令人窒息的社會,成年人逐漸失去與當局抗衡的熱情和勇氣。而年輕的學生則是初出之犢不怕虎,他們內心純淨,能抵禦各種威脅和誘惑,因此只有他們才能戰勝中共這個世界上最殘暴最狡詐的惡魔。香港爆發的學生抗議運動,讓我想起了一部很有名的電影「魔戒」,也叫指環王,英文名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講述的是一群個頭矮小的哈比人將魔戒送去一個末日火山銷毀,這個魔戒只有他們能帶去銷毀,因為他們內心純淨。

其他人一戴在手上就會被魔戒的巨大魔力所誘惑,利用它來做壞事,而他們不會。今天香港正在上演現實版的「魔戒」。這些學生就是哈比人,黃之峰就是電影中的主角佛羅多。魔戒中的佛羅多和他的忠實夥伴山姆及甘道夫等各路英雄組成的魔戒遠征隊,肩負消毀魔戒和消滅魔戒製造者黑暗魔君索倫的使命。今天黃之峰和他的夥伴周永康們也一定會不負眾望,完成他們的歷史使命。

2,香港雨傘革命唯有堅持下去才有希望

最近海外民運有人反復呼籲香港學生主動撤離,理由是「見好就收」。我百思不得其解:現在有什麽好?中共和香港政府如此粗暴對待抗議民眾,學生和市民提出的訴求沒有一樣實現,哪裏來的好?不要說這次雨傘革命沒有見過好,自八九民運以來,中國民主運動從來就沒有好過。這種所謂「見好就收」的想法非常可怕,因為它強調的是收,而不是上。而對於甚麼是「好」又可以任意解讀,因此就變成了隨時隨刻都可以要求抗議行動結束。一個運動如果每次在達到預定目標前就收,不等於永遠別想打勝戰了嗎?除非我們一開始就不是在推動企在終結中共一黨專制的民主運動,只是爭取有限的個人或群體權益,甚至只是為了個人利益而做秀。否則,我們好不容易推動起來一場民主革命,卻要在敵人還沒有鎮壓前就自行撤離,不等於是不攻自潰嗎?這樣的戰爭怎麼打,這樣的元帥能帶領軍隊打勝仗嗎?

這次香港市民的訴求是要求普選,梁振英下臺只是一個衍生出來的訴求,因為他是香港壓制民眾呼聲阻止推行普選的罪魁禍首--真正的罪魁禍首當然在北京。這個訴求十分具體明確,也不屬於過高。如果中共哪怕還有一絲在乎民眾的呼聲,都完全應該接受。因為這個訴求是中共一直承諾兌現的,而不是香港人突然提出來的過分要求。就如你答應還人家的錢,最後失信毀約。對方當然會不答應了。而且因此造成的損失應該由毀約一方來承擔。今天香港人除非遭到武力鎮壓,或至少赤裸裸地武力鎮壓的威脅,沒有任何理由撤離。否則中共就達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他們的詭計會又一次得逞。

當年埃及革命時,當局都出動了軍隊,還威脅要武力鎮壓,民眾照樣躺在坦克下。因為他們斷定當局只是恐嚇,不敢真正動武。這樣的民族,最後才配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埃及革命爆發時,我曾全程跟蹤觀察。目的是得到全面信息,以做為中國未來民主革命之參考。穆巴拉克下臺的前一天發表了拒絕下臺的全國電視講話,態度非常強硬。可我當時就在我的臉書上預言他第二天會下臺。結果我一覺醒來,他已經鞠躬下臺了。對一場運動,你必須仔細觀察中間的每一個細節,才能在關鍵時刻做出準確判斷。

我當時之所以判斷他會下臺,因為我看到開鑼解放廣場百萬大眾聽了穆巴拉克的講話後,都憤怒地脫下鞋子對著他的畫像敲打,我頓時意識到,如果穆巴拉克還不下臺,他們估計就要攻打總統府了。因為伊斯蘭教有一個習俗,用鞋子打人是對人最大的侮辱,這說明他們已經忍無可忍了。事實上,埃及當局掌握的資訊比我們還要多,他們當然知道頑抗到底的下場。哪怕穆巴拉克堅持不下臺,他的部下和家人都會給他巨大的壓力。和平抗爭最大的功效就是促使當局內部分裂,從而達成目標。

過去的歷史證明,獨裁者們下臺,往往最終迫使他們下臺的不是街頭民眾,而是他們身邊的人,包括他們的同僚和親人--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埃及革命成功的原因就是主導者堅守廣場,他們知道一退就會前功盡棄。因為人們很難再次動員如此多的民眾走上街頭抗擊暴政。當時撤退的聲音也有,包括美國政府都希望他們理解穆巴拉克所說的需要時間來過渡,但是埃及民眾沒有聽從他們的建議,堅持要求穆巴拉克立即下臺。最後由於他們的堅持,促成了埃及當局的內部裂變,從而將穆巴拉克趕下了臺。當年印尼強權統治者蘇哈托也是被他的部下和家人逼宮而宣布下臺的。

羅馬尼亞革命時,獨裁者拒絕下臺,他的部下包括總理和國防部長都先後倒向人民一邊,參與對獨裁者的戰鬥。當然沒有來自街頭的強大民意壓力,或者說體制內的人還有退路,他們是不太可能冒著危險與獨裁者頂著幹的。只有當我們非常清楚當代民主運動的這一特點後,才能在運動中做出正確的決策。中國民運過去累戰累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一些民運領袖不了解堅持的重要性,動不動就提出「見好就收」,將無數次大好時機白白葬送。我們一定要吸取過去失敗的教訓,不要一再重蹈覆轍。

今天中共的局勢越來越接近很多國家獨裁者倒臺之前的狀況。中共統治者越來越不得人心,他們無論是在國際社會還是國內民眾中,都越來越孤立。我們如果繼續保持壓力,穩步地推進民主革命的進程,當全國民主革命高潮來臨時,他們很可能不攻自潰。而且我相信,中共體制內一定有不少良知尚存的官員早已無法容忍這種吃人的制度繼續茍延殘喘下去,他們比其他人更迫切希望中國社會發生變革。因為這樣的殘暴統治對國人不利,對他們自己也很不利,如果這樣的制度不改,他們要一直背負殘暴對待人民的罪責。他們中的很多人只是學有所長的公務員,根本就不想成為鎮壓人民與人民為敵的獨裁者的幫兇。

我們試想一下,如果波蘭當年的工人領袖在波共答應與工人談判時就提出「見好就收」,那麽波蘭團結工會就不會成立,波蘭就不會成為東歐最早的民主國家--波蘭在中國發生「六四」鎮壓的當天舉行全國大選,工運領袖瓦文薩當選總統。當年波蘭工人代表在與波共談判時,十萬工人一直在場外抗議,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波共提出很多對工人優惠的條件,有些工人代表認為已經很好了,應該「見好就收」,而瓦文薩堅持要求波共必須準許他們成立獨立工會,否則拒絕停止抗議集會。最後波共被迫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從此波蘭工人有了自己的工會,工會力量迅速壯大,最高時達到一千多萬會員。如果沒有團結工會的成立,波蘭的民間力量不可能強大到與當局抗衡的程度。整個東歐的歷史就有可能要改寫。

3,香港正在發生的佔中行動是一場革命

香港正在爆發的抗議事件是一場革命,不是普通的請願活動。稱之為「雨傘革命」恰如其分。香港每年一度的「七一」大遊行和「六四」紀念集會都屬於請願性質的活動。而「佔中行動」一開始就提出抗命的口號,是一種反抗行為。這次雨傘革命的訴求是香港實現真普選,同時要求中共傀儡梁振英下臺,是要根本改變中共在香港推行的政治制度。是一場政治革命或叫民主革命。我們中間有很多人害怕革命,談革命色變。

其實革命是個好東西,革命就是質的飛躍,是一種進步的飛躍。否則不叫革命,叫復辟。最近這些年世界各地發生的反抗專制的運動,國際社會都稱之為革命,如茉莉花革命,顏色革命等。很多人把革命和暴力劃等號,認為革命就是流血,就是要革別人的命,就是以暴易暴,這是中共散布的謬論。暴力只是革命的手段之一。現在民主革命更多的是通過非暴力的方式顛覆舊政權。我們不能因為中共誤導民眾說革命就是殺人,我們就因為不願殺人而不要革命了。這樣中共獨裁者們就可以永遠高枕無憂。大家不能再上當了。

也有人說,香港「佔中行動」是違法行為。民運中的一些人也避諱談到這一點。我今天要大聲地告訴大家,不要害怕談違法,既然是一場革命,當然就是違法行為。難道自古以來有哪個專制統治者會規定推翻他的暴政還合法?革命就是與暴政統治者對抗,對抗就必然違統治者的法。這是最簡單的常識。香港有些民主派人士總是擔心被扣上違法的帽子。既然害怕被扣上違法的帽子,一開始就不應該大談什麽「佔中」和抗命--因為「佔中行動」一開始就擺明了是違法行為,更不應該參加反對專制政權的民運。

你既然準備違抗當局的命令,甚至還要推翻現政權,還談什麽合法!因此我們要想清楚,我們要不要進行一場民主革命。如果要,就不要害怕違法,因為革命必然違統治者制定的法;如果不要,就不要再如此勞命傷財去搞什麽抗議活動,因為過往的事實已經證明,中共不可能答應和平請願的民眾的民主訴求,還政於民。如果還有人看不透中共的豺狼本質,以為只要我們對它發一點慈悲,它就不會吃人了。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樣做的結果不僅不會感動豺狼,還很有可能被豺狼吃掉。大家生活在中共暴政下這麽多年,應該對此有很深刻的認識了。如果還有人認識不到,就請去從新看一看「九評」,我保證你會有所受益。

4,革命不是在沒有飯吃才會爆發

過去幾十年來,國人普遍相信一個觀點:只有當老百姓沒有飯吃的時候才會起來反抗。這也是中共長期對民眾進行洗腦和愚化的結果。這種狀況在歷史上卻曾有過,但現代社會早已不是這麽回事。香港今天發生的雨傘革命充分証明了這一點。它告訴國人,人的權利與生俱來,不容侵犯。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跟經濟是否發展並無直接關連。香港是中國經濟最發達地區,也是世界最現代化都市之一,他們的革命行動徹底戳穿了中共散佈的這一謬論。

未來中國民主革命必然會在中國相對較發達地區爆發,因為這些地區對外開放程度相對較高,民眾接受和傳播信息的能力相對較強,人們更加渴望自由民主,而且運動一旦爆發中共鎮壓下去也相對較難。幾年前的北非茉莉花革命,都是幾個經濟最發達國家,如突尼、埃及、利比亞等。而相對比較落後的阿爾及利亞、蘇丹等國家就很難爆發民主革命。因此,大家不要再相信中共的所謂「只有當老百姓沒有飯吃的時候才會起來反抗」的鬼話,未來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和經濟的持續發展,中國爆發革命的可能性只會越來越大,而不是他們所說的越來越小。

5,中國民主革命已然在人們渾然不覺中爆發

很多人經常會感嘆,反抗暴政的民主革命什麽時候才會爆發?其實,只要我們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中國民主革命已經在人們不經意間爆發了,只是人們還沒有完全意識到而已。當我們翻開歷史教科書時,我們時常會讀到歷史上每個朝代變遷的前夕,大小農民起義都會此起彼伏。我們今天回過頭來看這些是起義,其實也就是如現在每天都在中華大地發生的各類群體抗暴事件,如前不久爆發的雲南晉寧和貴州三穗等地的抗暴事件放在當時都屬於典型的農民起義。

只是我們現在每天都見到這樣的群體抗爭事件,已沒有那麽強烈的感受而已。未來歷史記載的時候,香港雨傘革命一定會被歸於中國民主革命的一部分。而且這場雨傘革命是中國維權運動從請願性質走向革命性質的分水嶺。自從香港雨傘革命爆發後,中國社會已經從請願運動過渡到了民主革命的階段,今後中國各地會有越來越多的類似革命行動。最近在雲南,貴州,新疆等地爆發的大規模抗暴事件,其實就是某種形式的革命。

等有一天中共垮臺了,人們會很驚訝為何如此貌似強大和不可戰勝的中共暴政會這麽快就垮臺?事實上,越是殘暴鐵腕的政權,垮臺越是突然。這裏面有某種必然的關聯,今天我就不在這裏展開講了。過去世界上兩大超級大國之一的蘇聯一夕之間就土崩瓦解就是明證。朝鮮是世界上最封閉殘暴的政權,但它已搖搖欲墜,金正恩已有兩個多月沒有公開露面,金家政權很可能一夜之間就垮臺。大家一定要有信心,不要以為中共堅不可摧,他們的垮臺就是頃刻之間的事情。

總之,正在爆發的香港雨傘革命會對整個中國民主運動造成巨大的影響,形成巨大的推動作用。香港雨傘革命與整個中國民主革命密不可分,將成為中國民主革命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關註香港就是關註我們自己,支持香港民主革命就是支持中國民主革命。當然,我們也應該清楚,只有當中共這個魔鬼政權退出歷史舞臺後,香港才會真正實現民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