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警方肆意封殺抗艾女活動家出國妄圖將艾滋病鐵幕打造為金城湯池

【新唐人2014年11月20日訊】國際艾滋病日前夕,為核實將在艾滋病日發表的兩篇文稿涉及的人和事專程前去河南,其中包括與兩位因出國參加國際會議橫遭河南警方封殺的抗艾女活動家的會面。未料,這一會面也照例遭到無理封殺。河之行的一波三折,有話需說從頭。

河南禁止抗艾女活動家王秋雲和袁文莉出國參加會議居心險惡

2014年10月23日,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委員會將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會議上審議中國政府遞交的《消歧公約》執行報告。經「女性抗艾網路-中國」推薦,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聯合國婦女署提供資助,確定選派河南省鶴壁市抗艾女活家王秋雲作為女性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響女性代表出席,並安排王她就中國女性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響問題進行口頭闡述。王秋雲是深受河南「血漿經濟」之害的艾滋病患者,對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真相瞭若指掌,特別是在消除對女性岐視和維護受害者權益方面做出了不懈的令人敬佩的努力,推薦她出席會議無疑是合適人選。但因她出國參會必然涉及被河南當局隱蔽多年令全球矚目的河南艾滋病真相,以至遭到河南警方的無理封殺。無獨有偶,鄭州市抗艾女活動家袁文莉2013年11月赴泰國參加亞太地區艾滋病大會時也遭到警方封殺而抱屈銜冤。

警方無端沒收王秋雲護照和政府的兩面三刀

王秋雲於會議前半個月即得知她赴日內瓦簽證的護照已從瑞士駐華大使館寄出,眼看就要動身還不見護照的蹤影,心急如焚。經王秋雲詢問快遞公司才得知,她的護照已經被當地公安局國保大隊給拿走了。當她到國保大隊詢問則被告知,護照是政府拿走了。至於是哪一級政府的哪位官員拿走的,對方拒不作答。疑竇叢生的王秋雲隨後又幾次給國保大隊和市衛生局以及和她所在的街道辦事處打電話詢問,都不予答覆而一籌莫展。

就在這焦急萬分時刻,令她匪夷所思的事發生了,市公安局和市衛生局等部門那幾天竟鬼使神差地幾次到王秋雲家中探訪,查看她是否私自出走,親眼證實她規規矩矩在家才算甘休。

更令王秋雲哭笑不得的是,在因護照問題意外生變悶悶不樂時,政府官員又登門造訪。來的官員有話不直說,而是陰陽怪氣又拐彎抹角地以「關懷」 口吻說出他們也難以啟齒的話,王秋雲聽話聽音,其意是讓她編造「身體不好」的謊言,以便用這樣的編造回覆國內支援她的單位和聯合國有關機構。還令王秋雲啼笑皆非的是,為了以假亂真,官員還動員「身體不好」的王秋雲到當地定點醫院「住院」休養,以此欺騙輿論,矇蔽世人。面對當局又打又拉的威逼利誘,被明察秋毫的王秋雲嚴辭拒絕。

中國作為《消歧公約》的簽約國,本應採取一切措施,保證婦女得到充分的發展和進步,確保他們與男子平等的基礎上行駛和享有人權與基本自由,這對急需改變岐視艾滋病女性的河南是雪中送炭,但出於掩蓋被隱瞞20年之久的河南艾滋病真相這一不可告人的目的,竟採取卑鄙手段無端沒收王秋雲的護照阻截她出國。上演了一出生龍活現的對艾滋病女性的岐視。王秋雲因無法到日內瓦參加消歧委員會對中國報告的審議,中國女性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響的聲音就這樣被河南當局人為地給遮罩了,令歷盡艱辛為深受「血漿經濟」之害的艾滋病患者維權的王秋雲耿耿於懷,抱憾終生。

無辜感染艾滋病毒的王秋雲悲慘身世

1990年代初河南艾滋病毒大面積傳播期間,她不是賣血而是因病輸血無辜感染艾滋病毒的,從此陷入不能自拔的深淵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那幾年不幸的王秋雲因多病纏身,先後在鶴壁市人民醫院做3次手術,每次醫生都要求給她輸血,這就為她感染艾滋病毒提供了適宜土壤。1994年8月第一次做子宮肌瘤摘除術,輸血400毫升,出院後就出現發燒、咳嗽、全身無力等症狀當感冒治療,而且越治越重;1995年9月因胃瘤進行胃大部切除做第二次手術,四次輸血共2400毫升;1997年6月生孩子,本不用輸血,但也輸了400毫升;1999年11月子宮肌瘤切除做第三次手術,又四次輸血4000毫升。這種強制性的輸血給她埋下隱患,在艾滋病大流行的河南怎麼不得艾滋病呢!
 
2005年1月,王秋雲因咳嗽和不明原因的39.5℃高燒再次入住鶴壁市人民醫院,一樁非常怪異的事令她生疑。那時她雖然吃了不少退燒藥,可是半個月也不退燒,突然間醫院對她所住病房反覆消毒。此時她覺察得醫院可能已經知道她是甚麼病了,但醫院因怕為此擔責仍捂著蓋著不說實情,本應抗病毒治療卻繼續當感冒發燒治。王秋雲的懷疑4個月後竟不幸中的。

到了2005年5月 因為身體消瘦且嚴重變形實在挺不住了,在家人陪伴下入住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經檢測確診為艾滋病毒陽性。王秋雲10年來的咳嗽、發燒並非「感冒」而是誤診誤治的「世界瘟疫」艾滋病,鑿鑿有據的事實印證了鶴壁市人民醫院給她所住病房反覆消毒已知她是艾滋病的真實性和對患者的欺騙性。

確診後她體內免疫系統中一種重要的免疫細胞即CD4細胞數量已降到朝不保夕的臨界線以下。正常成人CD4細胞每立方毫米500~1600個,可是王秋雲的CD4細胞只有2個了,病情相當嚴重。當感冒發燒治療除花費家裏的全部積蓄外,還欠下8萬元外債傾家蕩產,因經濟拮据實在治不起了曾一度想放棄治療回家等死。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時,多虧了一個好心的艾滋病女人把她介紹到湖北襄樊無國界醫院比利時的醫生給免費抗病毒治療,才活下來獲得第二次生命。

在丈夫支持下全身心投入抗艾鬥爭的王秋雲

窮困潦倒的王秋雲2005年5月確診艾滋病出院後,她將因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鶴壁市人民醫院起訴到鶴壁市山城區法院,雖幾次開庭,拖了近三年,因該案事涉當地政府和市人民醫院的責任,法院最後說不屬於法院受理範圍被中止,上萬元的訴訟費付之東流。在備受病魔摧殘和精神折磨走投無路情況下,王秋雲真想一頭撞死在因受政府控制說出「不屬於法院受理範圍」的那家法院。

在看到丈夫因她得了艾滋病為籌集治療費和上訪告狀跑前跑後的辛勞,王秋雲不忍心拖垮丈夫勸他與病妻離婚。「死和活都要在一起,大災大難共同承擔」,被與遭遇艾滋病重創的愛妻不離不棄的丈夫王秋生斷然拒絕。這讓生命垂危的王秋雲鼓起了活下去的勇氣。更難能可貴的是,王秋生不僅要求妻子陽光地活下去,還同她一起共同投入到為「血漿經濟」受害者維權的鬥爭中,開始了新生活。

為了將所從事的維權活動有聲有色地開展起來,他們夫婦與幾位病友一道創立了民間公益組織[鶴壁陽光家園],走上了為受害者共同維權的道路。他們通過在公園和家庭集會以及各別走訪等多種形式,向受害者宣傳艾滋病可防可控知識,對新增病人做心理疏導和藥物依存性教育,特別強調只要堅持抗病毒治療,按時服藥就能同普通人一樣長壽。他們二人每月還定期到醫院看望住院的夥伴,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和慰藉,堅定治療信心。在爭取低保的生活救助方面經與有關部門溝通,一些困難戶及時得到救助。經與衛生局也這樣溝通,為艾滋病與丙肝雙重感染者爭取到丙肝免費治療。[鶴壁陽光家園]的建立搭起了民間組織與政府溝通的橋樑,受到國際有關組織的充分背定和讚許。聯合國婦女署還為此專項贊助拍攝了抗艾女性領導者—《王秋雲的故事》,網路媒體播出後感動很多人。

被鄭州警方吊銷護照的抗艾女活家袁文莉

2013年11月18日,亞太地區艾滋病大會在泰國曼谷召開,袁文莉作為「女性抗艾網路-中國」秘書長辦了護照簽證將參加大會,期望通過大會學習新的艾滋病防治知識和社區工作經驗,並展示中國艾滋病領域女性的工作成就,通過交流藉以增進與其他國家相關組織和國際機構密切關係,以更有效推動中國消除抗艾中岐視女性的問題。然而由於河南政府干預,鄭州市警方11月14日找到她,要求她能自行取消本次參會活動,並威脅說,如果不自行取消,公安機關有權利吊銷護照,不但本次無法出國參會,還將影響以後的出國活動。這突如其來的一棒,令激情滿懷的袁文莉萬分沮喪,天地也為之久低昂。

袁文莉面對蠻橫無理的警察據理力爭,說明參加本次會議對她本人以及機構工作的重要性,而且特別說明參會的目的是學習、交流和展示,絕對不會做任何危害國家利益的事情。手持尚方寶劍的警員根本聽不進她的訴說不予置理,出國參會無望的袁文莉在壓力面前也不示弱,對「自行取消」的要脅沒有後退一步。

在凶多吉少情況下,袁文莉11月15日仍按預定時間到達廣州機場辦理登機手續。通關時果然被廣州邊檢工作人員攔下,說要核實資料,滯留了兩個小時邊檢工作人員正式通知她:「你的護照被簽發地的公安機關給吊銷了,不能前往泰國,有疑問請和發證機關聯繫。」身為「女性抗艾網路-中國」秘書長袁文莉,懷著在亞太地區艾滋病大會上展示中國艾滋病領域女性工作的成就、分享資訊和會見各國朋友增進友誼的泰國行,就樣這被河南警方無理封殺,失魂落魄地飲恨吞聲了。

袁文莉生活和工作的河南省是中國艾滋病流行最嚴重地區,對該省上世紀九十年代因推行「血漿經濟」導致成千上萬農民因賣血和給病人輸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世紀災難的嚴重性知根知底。她耳濡目染當地政府不是著力解決因賣血和輸血感染艾滋病毒受害者最關心的賠償問題,當然更談不上追究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禍首的責任,而是對上訪者一味打壓。面對如此殘酷局面憤憤不平的袁文莉,毅然決然投身於為受害者維權的行列,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發起成立了民間公益組織「女性抗艾網路-中國」。她們秉承溫和、理性的方式開展工作,致力於推動女性感染者權益的落實和女性感染者對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參與。作為「女性抗艾網路-中國」的秘書長,她曾在2011年韓國釜山亞太地區艾滋病大會和2012年華盛頓世界艾滋病大會上介紹中國女性社區工作的成就,得到了國內外同行的充分肯定聲名遠揚。

然而,她在消除對女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歧視方面所做的努力,本應得到當局的關注和支持,但因怕她出國參會涉及到河南艾滋病疫情遭到當局的無理封殺。令她渴求通過會議交流和參加培訓能學到更多消除對女性岐視的經驗以改變河南對女性岐視的現狀大失所望。袁文莉對警方無理吊銷她的護照怒不可遏,強烈要求河南省政府及公安部門應責成鄭州市公安局撤銷吊銷她護照的不法行為,並承諾杜絕類似事件的發生。

5名政府官員在車站堵截王秋雲去鄭州參加會見

我於11月17日按約定時間上午11時到達鄭州,正在與來接我的袁文莉交談時,王秋雲的丈夫王秋生突然打來電話說,在王秋雲正要登車前來鄭州時被區政法委、區衛生局和街道辦事處3個部門5名政府人員攔下,聲色懼厲地宣告,你今天不能上車去鄭州!王秋雲說,「我是去安陽看朋友」。你去哪兒我們早就掌握了,必須退票跟我們回去。3部門又怕王秋雲改乘大巴去鄭州,要求她跟工作人員一起去外邊玩和吃飯,以便能把她死死看住。王秋雲說,我家有孩子要給他做飯,而且我這個艾滋病人也不能與你們同餐,只能回家。3部門見狀,只好派一名政府人員坐在她家看守,寸步不離。那位官員說,我已向領導下了保證,一定完成把你看住的任務才撤防。王秋雲向他承諾說,你放心我不會去鄭州了,你該回去就回去吧。時到午後,看守的官員說,「有你的保證那我就回去了」。

我在鄭州得知王秋雲被攔截的遭遇,心緒難平。我是專程為看望兩位抗艾女活動家來河南的,對方遭劫我不能無動於衷應有難同當。與袁文莉會面後緊急退掉我事先買好的返回北京的預售票,夕陽西下時分登上去鶴壁的火車。

王秋雲夫婦因怕警方監控再出意外不敢在出站口迎我,根據約定他們在遠離車站幾百米的地方用手勢聯繫接到我。為安全起見選擇一處安全地帶坐在汔車內長談。我首先向餘驚未消的二位表示慰問和敬意。艾滋病晚期消瘦得厲害、體重不足80斤可憐的王秋雲仍精神抖擻,令我非常感動也難掩無法言表的心酸。

王秋雲對我說,我們這裏警方無孔不入,近幾天你要來鄭州的郵件和我給你的回覆,都無一例外地被監控,一言一行全在警方掌控之中,不允許任何對河南艾滋病氾濫成災說三道四的聲音傳出河南。

河南對我來說是不可進入的禁區,不可久留,夜幕下滿天星斗,我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王秋雲和袁文莉為無辜感染艾滋病患者維權的義舉,光彩照人,應該得到肯定和表彰,但河南政府不去追究製造艾滋病慘案的罪魁禍首,反而把鞭子抽打在為受害者維權的抗艾女英雄身上,讓應受到懲戒的負罪者逃之夭夭,這是河南警方所以敢於一而再再而三肆無忌憚封殺抗艾女活動家姑息養奸的根本原因所在。

衷心期待以習總書記為首的黨中央痛定思痛,在依法治國中依法查處延遲多年河南污血案,追究和倒查惡意迫害抗艾女活動家無法無天行為,向受害者賠禮道歉,把沒收的護照還給持有人,為她們討回公道和尊嚴;樹起這面大旗,讓民間公益組織和政府一道,眾志成城,在抗艾鬥爭中一展神威。

關我於國際艾滋病日要發出的另一文稿待幾日後下回分解。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陳秉中
2014年11月18日
郵箱 chbzh2014@126.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