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習近平要對曾慶紅的「東廠」下手

【新唐人2014年11月6日訊】(新唐人記者葉清綜合報導)在江澤民時代成形的現行國家安全系統,目前遭到習近平政權的解構。日前,海外多家消息稱,中共將改組情報與間諜機構。前中共政治局委員曾慶紅跟隨江澤民掌控情報間諜系統多年,曾有人形容曾慶紅建立的特務系統比東廠和錦衣衛還要嚴酷得多。

海外中文媒體博訊披露,以國家安全部和公安部改革重組為標誌的中共「情報系」大改革即將啟動。其主要思路是,在國家安全一體化構想下,將上述兩部的情報收集部份整合,專職於涉國家安全的情報收集、分析;在此構想下,國安部不但要換帥、換將,同時要大變身。

報導稱: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倒台後,以國安、公安為標誌的「情報系」迄今仍未徹底與周割裂,對習近平倡導的新國家安全觀推行構成嚴重阻礙。

另據日本NHK國際部記者緋山10月28日推特透露:中共將改組其情報與間諜機構,使用中央垂直管理系統,將原有的國家安全部及下屬各省、市級的國安局完全劃歸中央管理,原有的國家安全部將劃分為國內安全部和國外安全部,新部門由兩名副總警監直接負責。負責將收集和竊取來國內、國外、港澳台等情報匯總分析上報。

江派向海外輸送大批特務

11月2日,旅居美國的民運人士劉剛在推特稱:江曾周薄最有戰鬥力的殘餘力量當屬海內外特工,其次是五毛大軍。一旦江曾周薄全部倒台,這些特務五毛大軍將失去經費支持,甚至會被清洗。他們必須破釜沉舟、垂死掙扎。這些人原有的功能是維穩。他們目前的最主要目標就是保證他們的飯碗,保證這支維穩大軍不被裁員,不被裁軍。

《大紀元》曾報導說,美國FBI於2004年公佈近年中共僅僅通過文化交流,(不包括經商和其他)派往美國的間諜至少十萬人。有網文更詳述了具體資料,江澤民當政時,有人向江澤民建議,花力量追回貪官們轉移到海外的財產。

江澤民回答說:這事不能做,九十年代十年間,我們向海外派出29萬特工人員,當然帶出大量財產,追財產就會把這些人暴露出來。

分析認為,這29萬人,大約相當於同期大陸移居海外的人數的五分之一。估計2000年以後,中共派出的人數更多,加上過去幾十年,大陸在海外的間諜,至少幾十萬,也許超過百萬。近日中共官方報導:2006年一年,中國出國人數,包括長期和短期,是3000多萬,並估計到2012年超過1億。

海外尚且如此,那國內的控制就更可想而知了。

習近平解構江澤民國安部

博訊引述北京知情人士稱,中共現行的國家安全系統是在江澤民時代成形的,基本上依照美國模式,對外是國安部(模仿美國中央情報局,即CIA),對內是公安部(仿美國聯邦調查局,即FBI),特別是公安部國內保衞局(即一局,簡稱國保),與國安部構成了對內、對外兩套安全情報系統,兩大部門名義上各有分工,但長期以來勾心鬥角,惡性競爭,造成巨大的資源浪費。

在去年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習近平宣布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據中共官方對「國安委」職能的解釋時明確表示,國安委將承擔或者部份承擔、整合或者部份整合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和中央政法委的對外和對內職能。這顯示習李政府將解構原來江澤民時代建立的政法委等機構。

據中共官方出爐的《江澤民傳》披露,江澤民在位期間不動聲色擴權國安,建立私人武警體系,書中寫道:「藉助打造武裝警察部隊和國家安全部,江為人矚目地建立起權力的基礎。」

中共國安部是排在軍方總參謀部後面第二大的中共特務機構,其中對中國民眾的迫害和各種暗殺、綁架等罪行,相當一部份都出自國安之手,包括因八九「六·四」被累積囚禁達22年之久的李旺陽死亡案,也被外界廣泛指責是國安特務下的毒手。

綜合官方資料發現: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當政後,為擺脫鄧小平的控制,從90年代中後期開始,暗中不動聲色的擴充自己的力量,他在中共國安特務系統的勢力從那時起日漸壯大,但到胡錦濤上台後的2007年,江在國安的勢力漸被清洗,最明顯的標誌就是胡把江的親信前國安部長許永躍轍下,換上自己的團派人馬耿惠昌。

曾慶紅建立的特務系統比東廠嚴酷得多

據大紀元早期報導:號稱江澤民的大管家的曾慶紅,跟隨江掌控特務系統多年,官場上積讚的最實用的兩大資本,一是特務網路的經營,二是檔案把柄收集。

有中共高層官員形容曾慶紅建立的特務系統比明朝搞得人人自危的特務機構東廠和錦衣衛還要嚴酷得多。如此龐大的特務網路給曾帶來了一筆巨大的無形資本,在控制社會動向的同時,也牢牢掌握了大量中共內部官員的各種犯罪把柄。

據大紀元報導,曾慶紅備有「百官行錄」 ,是他所主管的特務機構專門為他記有各級官員的「把柄」,以便必要時做要脅之用。朱鎔基當總理時,有一天無意中發現在國務院的一個小會議廳裏暗藏有竊聽器,所有官員非常緊張,以後有重要事情都到院子裏去說。

之前曾慶紅的海外特務系統就部署了對海外支援法輪功的新唐人電視臺一次極為系統的干擾。

2007年1月9日,新唐人電視臺報導,即將在韓國國家劇院舉辦的新唐人新年晚會,由於曾慶紅手下的國安特務干涉,劇院在演出的前一天突然宣佈取消合同,激起廣大購票觀眾的憤怒。在世界其他地方,中共特務系統進行了多年來最為系統的拉網式的對演員和贊助商的威脅和恐嚇,是有部署的全球性聯合干擾行動。這種在自由社會公開打壓威脅一台晚會以及團體個人,實際上引發了海外各界的強烈不滿,大損中共的國際形象,除了能贏得江派勢力的賞識,很難拿出臺面上公開邀功。

國安與國保是冤家對頭

2012年6月,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陸忠偉的秘書,被曝在過去5年中向美國中央情報局出售了大量的中共絕密文件,該間諜案涉及近350名國安部官員,是1985年國家安全部官員俞強聲「叛逃」美國後被曝光的最嚴重的間諜案。

據稱,該秘書曾向中情局披露,國安與國保(全稱,國內安全保衛局,隸屬公安系統)間不共戴天、爭鬥不斷。因「業務重疊」,為爭功,為諉過,為保飯碗,你死我活的廝殺從未停息,且互有勝負。

大紀元報導稱,儘管國安與國保是冤家對頭,但在江派「血債幫」的驅使下,二者都是迫害法輪功的幫兇。

報導稱,國安系統通過竊聽、反竊聽、網上監聽監視等偵緝手段,掌握了公安系統許多貪官的罪證。在一次國安部廳局長例行年會上,一位國安部高級官員突然離題發言,說自從前中共黨魁江澤民上台後,公安部逐漸蛻變為腐敗的大本營,並表示,公安部貪污腐敗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