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城市的良心

現代的城市,都必須有下水排泄系統。其實,古代城市也有這個需要,只是,古代人居住,高樓不多,人口密度較低,因此一般性的排泄溝渠就可以應付。加上很多城市臨水而居,每每直接排泄到江河裏。19世紀來到廣州的法國人,驚訝於居民直接向珠江裏倒馬桶,17世紀之前的巴黎,其實也是這樣解決排泄問題的。

當然,下水系統需要解決的,不僅僅是人的排泄物,而且要對付城市的積水。尤其是下暴雨的時候,積水如果得不到及時的疏浚,那麽就會出大問題。城市擴張越快,建築現代化程度越高,這個問題就越是突出。

眼下這二十多年,是中國城市的高速擴張期,不僅一線城市迅猛膨脹,就是二三線城市,也漲勢兇猛。有意思的是,但凡叫個城市,就要建設國際化大都市,樓蓋的氣派,高大,競相上亞洲第一高樓,甚至世界第一高樓。街面上,到處都是鋼筋水泥和鋼化玻璃的天下,晃得人睜不開眼睛。馬路寬闊,路面洋氣,一個小小的地級市,路面之闊,超過北京的長安街。

然而,這樣豪華的城市建設,都是面子活兒,底下的事,除了個別有過殖民化歷史的城市,比如青島、大連之外,無論哪個城市,都不甚了了,稀裏糊塗。即使不下暴雨,下水道堵塞這樣的事故,比比皆是。一發暴雨,攤到哪個城市頭上,哪個城市變成海。這不,一個完全新建的城市深圳,趕上了一場暴雨,也變成了海,汽車成船,城市癱瘓,樓房進水,居民在大街上撈魚。在不久的從前,武漢,北京,都經歷過這樣的好事。

城市建設,是擺在明面上的政績。漂亮的活兒,當然都得擺在面上。老話說,包子有褶,都在面上。擺在面上,人家才看得見,尤其大領導看得見。領導看見了,下面的好處就不用說了。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但良心活兒,有誰樂意幹呢?投進去多少精力,多少資金,最後幹完了,誰也看不見。雖說,碰上下暴雨的時候,會顯示出好來,但一年四季,暴雨能趕上幾次呢?況且,有哪個大領導,會趕上下暴雨出來視察?

做面子活兒,是官場的一個慣習。領導能看得見的地方,永遠是光鮮水滑的,看不見的地方,就馬馬虎虎了。見過太多這樣的街景,樓房臨街的那一面,漆得很漂亮,不臨街的陰面,就破破爛爛的。對於很多地方官來說,他們搞城市建設,其實就是為了給領導看的。

說到底,這是個領導看的體制,因為領導,才是體制中人命運的決定者,至於城市裏的老百姓,則什麽都不是,在輿論管制下,甚至連一聲輕微的牢騷,都發不出來。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有這樣的面子工程,面子工程下的城市建設。至於城市的良心,跟城市管理者的良心一樣,早就被狗吃了。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