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3月2日訊】雲南昆明火車站3月1日晚發生持刀行凶事件。幾名男子持刀衝進火車站廣場和售票廳,見人就砍。截至2日凌晨,襲擊已造成上百人死傷。網友紛紛發帖講述當前的情況和發表看法。不過很多微博被刪,海外動態網的「微博解密」平臺(網址:http://weiboleak.com),讓這些被刪的帖子起死回生。

【康少見】:京華頭版沒有昆明,新京也沒有。沒有圖片,連個導讀都沒有。如此重大的,會影響現實走向的歷史事件,沒有哪家負責任的媒體不願意發聲,但媒體照舊被鉗住了喉管。是的,媒體被鉗住了喉管。於是我們每一個人,雖然在恐懼中,但甚至連為什麼恐懼、為什麼憤怒都不清楚,我們如何指望安全?

【羅昌平V】:「從來不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讓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懼,稀里糊塗地活,不明不白地死。」這是一位記者同行對今晚昆明事件的感慨。

【朴抱一】:如果沒互聯網,他們連血跡也會抹去。

【郝勁松】: 在新浪網首頁已找不到昆明的新聞了.專題報道也消失了.

【笨笨an】:恐怖其實離我們每一個人都很近,為什麼?!

【劉行喆】: 據說大樹營附近也有類似案件,請昆明的朋友們今晚在家,別出門了。火車站附近事件為有組織案件。

【評論員何家維】:震驚:各位朋友現在不要前往昆明火車站,有很多暴徒在那邊亂砍路人,請千萬注意!已經從那邊的司機證實!砍人的全部是女人,穿黑衣服,掩面,西瓜刀!見人就砍!下手兇狠,已經砍倒30多人,12人已死亡。推友「大塊頭醫僧」的同事正搶救警察押來的女嫌犯,是維族。k6春城頻道正在進行直播報道。急轉發!

【司令本】:今夜我們都是昆明人。.

【行走長江唐雲】:暴政之下出暴民!靠!//@有想法的新空氣: 政府和社會的戾氣都太重了

【沈勇平3】: 暴政出暴虐——昆明火車站砍殺事件

【朱麒彧】: 來自我一朋友:梁源小區也開始了 死了兩人 春城路爆炸 被抓到的暴動分子說 今天共有17個地方暴亂

【葉恭默】:兩路恐怖分子,一路是受盡了凌辱的恐怖分子(他們的阿訇曾被駕著機槍逼迫吃豬肉),一路是恐怖分子中的恐怖分子(曾架著機槍逼迫別人的阿訇吃豬肉)。如果分不清這基本是非,就豬狗不如。

【板扎】 通知:對3月1日昆明火車站發生的砍殺事件,如報道,嚴格按新華社通稿或當地權威部門發布的信息報道,不做大標題不配圖片。收到請回復,謝謝。"

【changeitchange】:他們廉價的憤怒,歇斯底里的正義感,只會造就更多的流血和慘劇,對死者及家屬,甚至也不具備任何一絲一毫的撫慰價值。他們根本就是一群被操縱的低級情獸,唯一的價值是為CCAV的民意調查灌水。//@changeitchange:大多數人首先就會被憤怒牽著鼻子走

【葉恭默】: 類似於昆明砍人事件,常讓我陷入巨大的困惑,急切的傳播和表態譴責,彰顯人道關懷也好,分析深沉原因也好,都不免有賺人血粉絲的嫌疑。當然,信息流通本不可深責。更沉痛的困惑是,我們的憤怒、悲憫,常轉瞬就被一個輕佻的段子撫平或消解了。因過度濫用感情,我們其實已沒有深沉的感情了卻自以為還有。

【孫海峰】: 【請停止兜售廉價的義憤】濫殺無辜天人共怒。但若止於齊聲譴責所謂極端分子,實為輕佻的看客話語。對平民濫用暴力,在這國家何曾受過普遍譴責,更遑論審判?當暴力成為權力的唯一邏輯時,難道不也成為對話的唯一手段?是的,今夜我們都是昆明人——我們都是吃著人血饅頭的待屠者,更是一群潛在的暴徒。

【草民杜楠】: 恐怖分子究竟來自哪裡,很多人首先猜東突,但今天的日子很特別,提供給大家另外一個思路。

【豫魯布衣】:今夜的昆明事件:1.是否與即將開始的兩會有關,是政治博弈后的撕裂,還是境外勢力的預謀事件?2.這樣大規模的民眾死傷,砍殺130多人,得有段時間,火車站的警力和巡邏死哪去了?3.如果是政治利益集團博弈的公開威脅,誰為這件事負責?4.如何懲治兇犯和後續解決民眾情緒……持續關注。

【葉恭默V】:砍人事件,誰在年深月久的種植仇恨,又讓我們莫名其妙的仇恨,然後稀里糊塗的充當仇恨的殉葬品。最根本的原因大多數都清楚,但我們不具備終極追兇的能力,也已喪失了指認終極真兇的勇氣,而事情總需要人負責,好吧,CCAV說極端分子啦。親戚或余哀,他人亦以歌。沉溺於無力感中找存在感,是為荒誕人生。

【毅只田鼠和花栗鼠】:有些人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賴政府,連有人砍人都要賴,就好像政府是中國所有問題的根源一樣。對於這種人,我只想說:「你說得對!」

【喻塵】:昆明今晚被襲擊至少兩地,有兩女子參与了砍殺。

【幽壹V】:2會前夕,老虎即將現形之際,整出這麼一單大事,是偶然的嗎?只是西邊勢力嗎?更令人擔心的是像2012年九。一八之前那樣,有老虎勢力在背後策劃。。。。。。

【榮劍2009】:面對針對平民的暴行,除了表達憤怒悲痛和悲哀之外,難以言表,說什麼好呢?潘多拉匣子已被打開,惡魔都已被放了出來,再也收不回去了。民族政策的失敗,已使民族關係陷入絕境,毫無補救的餘地,除了殺戮就是殺戮,互相殺戮,冤冤相報,掀起更大的種族仇恨,何時到頭?哭我冤死的同胞,願他們安息。

【王超導演V】://@無事小神仙2430: 昆明事件只有二個群體得益,一是恐怖組織,徹底激化了維漢矛盾,成功綁架了整個民族;二是善長以維穩之名,行一黨之私的某組織。倒霉的只有普通善良的維漢民眾。

【許丹V】:為什麼要選昆明?一個偏安大自然的城市,惹誰了?

【騎牛隱士】:【布衣問政】187、面對一場恐怖襲擊,悲傷是容易的,憤怒是容易的,譴責是容易的,討伐是容易的,唯有反思是不容易的。但是,如果沒有反思,我們就不知道罪惡產生的原因;沒有反思,我們就只會製造新的仇恨;沒有反思,我們就不能制止悲劇在未來發生!反對反思,其實是反對我們追問真相,追究責任!

【網易真話】:#真話關注#當事人回憶昆明火車站砍人事件過程:21::24之後,我看到人們像被喪屍追趕一樣湧進售票大廳,而追在他們後面,跟著進來的是一把刀!持刀的2人,一男一女。身邊一個頭上流血的大叔正艱難的跑出危險地帶……我跑過了三條街,身後依稀傳來了槍聲………暢讀版【http://t.cn/8Fr5IMr】

【記者劉向南V】:有消息說昆明火車站慘案又是涉疆事件。近來涉疆事件可謂接二連三。再也不能僅僅是止於簡單的仇恨與喊打喊殺了。在那塊地方究竟發生了什麼?此類事件發生的根源究竟何在?應該負責任地讓關心這些事件的每一個人都知道。

【situ熊爺V】:關於今晚的事情,已經有所謂的戰士放風出來了,是真是假大夥怎麼樣看?

【朴抱一V】:通知:對3月1日昆明火車站發生的砍殺事件,如報道,嚴格按新華社通稿或當地權威部門發布的信息報道,不做大標題不配圖片。收到請回復,謝謝。

【老榕V】:同時也希望不要不加區分地攻擊穆斯林,無論是語言還是別的。相信穆斯林和大家在這點上一致:譴責不加區分地濫殺平民的一切恐怖主義襲擊行為。

【北京廚子】:如果你因此去傷害一個身邊的穆斯林,那你將跟他們一樣愚蠢:用針對無辜者的暴力來宣洩自己內心的憤怒和恐懼。

【阿花的伊薩卡島】:新疆問題一塌糊塗,然後他們選擇把最溫和最希望對話和解的伊力哈木抓了。

【胡淑芬】:瞎猜啊,昆明事件極有可能與2012年9月詭異的反日遊行有關聯。車站砍人暴徒統一著裝啥意思,就是告訴你,老子是有組織的,你敢動我們老大,老子就把水給你攪渾,把事給你搞大。這些天戲耍羞辱式的揭蓋方式,讓瀕臨絕境一方選擇了決一死戰,不惜祭出此狠招。可惜打架傷的卻是凡人。[蠟燭][蠟燭]

【翁濤微博V】:一個天天都在維穩的國家,怎麼還會發生如此恐怖事件?這些自殺式的恐怖行動明顯是有組織,並經過精心策劃的,國家每年花那麼多的維穩經費,難道對這些歹徒的行動一點情報都沒有嗎?當民眾真正需要維穩的時候,你們在哪裡?在哪裡?在哪裡呢?

【全章律師】:對平民的安檢一遍又一遍,對有組織的暴力他們竟束手無策.

【中國人民六問:「警察去哪裡了」】:像火車站,平時都有這麼多警察和便衣駐守在哪裡。才區區十個人,而且還有兩個女的,都沒有辦法對付,而且還跑了五個。你叫納稅人怎麼不生氣?別說你們也有受傷的,別說你們也有開槍了。可是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死亡,這麼多人受傷?你們沒有責任?誰有責任?

【按語】:昆明發生這麼大件事,讓全國各族人民非常憤怒。中國的警方,你們怎麼這麼無能?恐怖分子才十個人,而且有兩個女的。又是持刀,不是持槍。居然可以砍死28個,100多人。

【羅昌平V】:「從來不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讓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懼,稀里糊塗地活,不明不白地死。」這是一位記者同行對今晚昆明事件的感慨。

【鍾宜霖V】:國內的人真是被洗腦洗暈了。我這麼說吧,要是在歐美某國發生這麼大的慘案,第一件事,就是首相會出來向國民道歉,國家安保部門向全國人民道歉,然後會是各大媒體鋪天蓋地地控訴殺人犯和控訴執政黨的昏庸無能,執政不當,才會導致如此傷亡。然後最多一兩個月以後,首相就會在輿論壓力下辭職下台。#昆明#

【賀江兵V】:央視不分晝夜播放暴力片,打著革命、抗日等名義,連春晚都不放過。難道不該反思下?

【傅志彬V】:京華頭版沒有昆明,新京也沒有。沒有圖片,連個導讀都沒有。如此重大的,會影響現實走向的歷史事件,沒有哪家負責任的媒體不願意發聲,但媒體照舊被鉗住了喉管。是的,媒體被鉗住了喉管。於是我們每一個人,雖然在恐懼中,但甚至連為什麼恐懼、為什麼憤怒都不清楚,我們如何指望安全?

【傅志彬V】:昆明官方已將3月1日晚昆明火車站慘案定性為疆獨分子實施的恐怖事件。第一,我不知道疆獨組織是不是就此事發表了政治訴求,一個沒有政治訴求的恐怖活動是不合常理的。第二,在新疆搞了60多年,結果卻將災難帶到全國,能不能讓大眾知道內情,參与對新疆前途的討論,自己搞不來,就不要捂著了。

【吳飛微議V】://@榮劍2009:我們應當相信,也必須相信,大多數維族人和漢族人一樣善良,他們之間不應該有仇恨!//@徐唯辛:仇恨整個民族,正是恐怖分子的目的。別上他們的當。 //@博格達峰的月亮:讓那些罵新疆人的腦殘者都看看

【徐唯辛V】:新疆烏魯木齊「7.5」事件那天,我妹妹出門購物,途中遇到一個維吾爾小伙對她說:姐姐,那邊出事了,趕緊回家吧!事後妹妹說,如果不是他提醒,不知會遇到多大危險,因為她家距暴亂中心不到兩公里!維吾爾族好人很多。恐怖分子是一小撮!

【陳應松V】:昆明事件的仇恨總想起去年去新疆,疆人認為他們的資源如石油都被漢人掠佔了。這是天大誤會,咱們誰白用過一升汽油?兩桶油壟斷了。一個三峽人還想問,誰掠佔了我們三峽的水,電,風景和道路?當然不是漢人,是漢人中某退休老領導和極少數人。仇恨應與民族無關。

【全章律師】:對平民的安檢一遍又一遍,對有組織的暴力他們竟束手無策。

【陳曉陽改革】:發現一個現象:昨天財新網發布關於周濱的文章后,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周濱父親身上,後來集中在昆明砍人事件,早上起來發現幾個大網站轉載的財新網周濱文章悄悄消失了,連財新網自己的文章也下架了,鏈接打不開,奇怪不?

【醒醒吧———-辛巴】:這一切的因都是它們60多年來種下的……埋單的卻是無辜的P民……。

【冉雲_飛】:一位記者說:「從來不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只讓你盲目地仇恨,莫名地恐懼,稀里糊塗地活,不明不白地死。」這是比那些廉價的譴責姿勢,來得更為有用的思考。你一生譴責了一百次,有沒有一次真相與公義?只要思考乃至譴責不及制度核心,你所有譴責不僅是道義的而且是安全的,關健是還可以重複上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