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快報叫板當局引關注

【新唐人2013年10月27日訊】新聞週刊(394)近日,廣州《新快報》記者陳永洲,被指涉嫌「損害商業名譽」罪,被湖南長沙公安跨省逮捕,《新快報》的頭版兩度呼籲當局「放人」,被認為是前所未有。目前,記者涉及所謂「損害商業信譽罪」的適用,存在爭議,當局「先抓後審」的做法,更讓人質疑陳永洲所報導的湖南上市公司「中聯重科」的背景?而《新快報》和記者陳永洲的未來命運也備受關注。

目前,《新快報》記者陳永洲,被湖南長沙公安跨省逮捕一事持續發酵,23號上午長沙警方回應,經調查認定被刑拘記者陳永洲涉三項「捏造」。前一天,中國記協介入事件調查。中國記協有關負責人表示,記協目前已與公安部聯繫,要求確保記者人身安全和依法公正處理。此外,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新聞報刊司有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總局已注意到《新快報》記者被刑拘的事情,並高度關注事態的發展。

人們對廣電總局和記協的反應都頗感意外,而《新快報》頭版23號,以罕有方式為記者維權,要求放人,引起國內外廣泛關注。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這在新聞界來說是罕見的事件。在當前中共鉗制輿論不斷收緊的情形下,《新快報》的未來命運將如何,也是人們關注的焦點話題。

《新快報》支持該報記者陳永洲的報導屬於正常職務行為,《新快報》說,如果陳永洲報導有問題,我們非常歡迎中聯重科通過正常渠道和程序跟我們交涉。可以和我們打官司,如果官司輸了,我們該怎麼賠就怎麼賠,該關門我們就關門。

23號《新快報》在頭版上刊登了「請放人: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24號,又出現「再請放人」4個大字,同樣引起大陸同業的共鳴。

原北京《百姓》雜誌主編黃良天:「因為揭露醜聞被抓的記者,在中國大陸是經常有的事情,但是大部分出現這種事情就撇清了,《新快報》以一個媒體,向刑事部門叫版,在中國大陸還是第一次,敢於向當局抗爭。所以,《新快報》這種做法還是值得讚揚的。」 《新快報》官方微博置頂的《新快報就記者陳永洲被跨省刑拘一事的說明》,曝光了湖南警方是以欺騙的手法誘捕陳永洲。

《新快報》《請放人》的評論文章中說:「我們的記者陳永洲報導了中聯重科財務問題,然後他被長沙警方跨省抓走了,罪名是涉嫌損害商業信譽。對此,我們要吶喊——請放人」!大黑字下副題則是「敝報雖小,窮骨頭,還是有那麼兩根的」。

文章中寫道:我們認真核查過陳永洲對「中聯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評報導中,僅有的謬誤在於將「廣告費及招待費5.13億」錯寫成了「廣告費5.13億」。

陳永洲自去年9月以來,曾連續發表十多篇有關「中聯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報導,當中涉及「利潤虛增」、「利益輸送」、「畸形營銷」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評性文章。今年7月,「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高輝,在微博中連續發文,直指陳永洲的文章抹黑「中聯重科」,因此導致公司股價大幅下降。

隨後,《新快報》作出澄清,也發表聲明控告「中聯重科」和高輝。報社在民事起訴狀中指出,高輝在未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蓄意將《新快報》相關報導描述為虛假報導,企圖混淆視聽,嚴重損害了報社聲譽,並侵犯了報導記者的合法權益。因此要求法院判決被告賠償《新快報社》損失1元、賠償記者陳永洲精神損失費10萬元,並賠禮道歉。

據了解,「中聯重科」董事長詹純新,是湖南省高級法院前院長詹順初的兒子,同時又是湖南省委前第一副書記萬達的女婿。

不願透露姓名的「中聯重科」董事長助理說,案件已引發中央高層關注,中紀委、中宣部已介入關注案件。

中國大陸這10年來的重型機械行業競爭激烈,總部都在湖南長沙的「中聯重科」和「三一重工」,曾經因為競爭而互相拆臺,併發展到兩企業員工武鬥。

雖然民營企業「三一集團」主要創始人梁穩根是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工商聯常務執委,去年還與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一起訪美。不過,即使有這樣的背景,最後也鬥不贏「中聯重科」,而黯然離開長沙。
 
陳永洲被拘事件發生後,中國各地的數十名律師組成律師觀察團,對長沙警方拘押陳永洲表達不滿。

中國大陸律師:「基本上,我的看法就是他這是職務行為,應該是民事糾紛,警察不應該介入,就是普通兩個單位之間的糾紛,如果認為構成侵權,那麼可以通過打官司,通過民事訴訟來解決,不應該有警察介入。」

曾任廣東省新聞工作者協會主席的「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範以錦表示,如果警方掌握陳永洲涉嫌敲詐勒索或受賄證據,應以這兩個罪名拘捕他,不能 「先抓後審」。

美國中文雜誌《中國事務》總編輯伍凡:「地方勢力保護自己的利益,跨省抓人,中國的一些法學院的院長,一些有名的律師都出來講話,過分了,記者報導這個事情,你認為報導不實,那就打官司,不能隨便抓人。」

新唐人新聞週刊專題組採訪報導

記者/常春﹔編輯/陳曉天﹔後製/吳慧真﹔旁白/凌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