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視頻】李克強王岐山聯手 逼江派退出金融

【新唐人2013年06月25日訊】趙培:去年十八大之後,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就瞄準江派太子黨們的私募基金了。私募基金干甚麼的呢?以投機的名義從銀行拿錢。在文化領域,電影沒拍之前,拿個劇本找個名導演就可以從銀行裡面貸出上億人民幣,虧了也不用還。

前常委李長春的女兒李彤的私募基金、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投資的四川信託有限公司、常委劉雲山的兒子據說也被懷疑。據說,副省級高官李春城落馬就與周斌的投資公司和房地產項目有關。但是這不是大頭,中紀委正在追查的中國證券市場有史以來第一大案:涉案金額高達1.2萬億人民幣的招沽權證案。直接涉及江澤民、賈慶林、黃菊、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外甥吳志明等人。

王岐山能打得動老虎嗎?打不動,到現在這些人都沒事人一樣。作為總理的李克強日子也不好過,3月的兩會上,想換掉周小川的央行行長都不行。可以說習李新政面臨寸步難行的地步。

王岐山雖然沒有能抓到大魚,但是小蝦米卻抓了一把。今年四月,已經有1,370名銀行和證券的高級管理層人員列入審查、監控黑名單,千餘高管應聲落馬。

李克強近來的行動明顯與王岐山有配合的默契。首先是李克強駁回了發改委40萬億的城鎮化計劃,這是告訴太子黨們,錢要重新分配。接著,李克強一個三次提出“盤活存量資金”,央行拒絕救市。說實在的,也不是不救,就是救誰的問題。中共的四大商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仍然被救。

李克強這是配合王岐山切斷江派太子黨們的水源。王岐山打虎,這些太子黨們的後臺很硬打不動。那麼李克強切斷水源讓不聽話的太子黨資金鏈斷鏈自動離開金融行業。

2013年6月,傳聞光大銀行上千億的資金缺口求救四大商業銀行。20日,中國銀行間隔夜回購利率最高達到史無前例的30%,7天回購利率最高達到28%。銀行的“錢荒”導致股市的大滑坡。

中共從江澤民時代開始的腐敗治國,這個形勢是不斷變化的。我記得六四學生當年的政治口號是反對太子黨經商、反對官倒。對比現在的腐敗,如果太子黨只是經商、走私那真是幹好事了,如果多走私點奶粉,中國的孩子應該有福了。

江澤民時代,權貴資本開始是搶佔賺錢的實業。比如李鵬家族搶佔電力,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搶佔通訊行業。

2000年,江澤民外甥詐騙案免審成為權貴們貪腐的新轉折點。江澤民的外甥干了甚麼事情呢?製造假文書從揚州的銀行貸款1150萬炒房地產。後來是血本無歸被告上了法庭,政法委書記直接命令法庭不准宣判,不了了之了。

江派太子黨們一看,這個好,干實業多費勁呀,咱們直接從銀行裡拿錢多省事呀。從此,太子黨們的私募基金、銀行蜂擁而起。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能搞出1.2萬億的大案。溫家寶的4萬億刺激經濟,落實到百姓身上的很少。絕大部分是被這些私募基金、銀行和地方政府以大項目的名義給瓜分了。

中共金融危機之前就有過,當年“三角債”這個名詞很多次被提起,說白了就是信貸危機。1991年,朱镕基帶頭清理三角債。說白了,就是把債務打包了,國家負責。國家怎麼負責呢?就是印鈔票唄,百姓能看到的就是90年代開始中國物價的飛速上漲。

但是朱镕基清理完三角債,國有企業就不欠債了嗎?不會的,沒有了債務的企業接著借債,美其名曰“發展”、GDP,又是一屁股債。鐵道部到劉志軍下臺已經欠了2.66萬億了。

這一次,李克強、王岐山聯手的策略不如朱镕基當年的果斷,所以不能抑制官僚權貴從銀行拿錢的風頭。充其量只能把江派的太子黨從金融領域擠出去,為習近平、李克強的新政爭取一點生存的空間。

但是,中共一天不倒,中國的當權者一天不得安穩。中共現在迫害法輪功、封鎖網絡、維穩的費用幾乎就是在打一場戰爭。這對中國經濟的拖纍遠比金融腐敗還要嚴重。長期的戰爭式的國力消耗下,經濟沒有不破產的。中國的當權者要想安穩,就是停止迫害法輪功、走上人權立國的道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