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中國開始亂了

【新唐人2013年6月19日訊】最近大陸的一些消息強化了我的一個判斷:中國開始亂了。

一條消息是,《瞭望新聞週刊》的一篇調查報道“中國縣委書記生態:為免矛盾不敢調整干部”。

熟悉中國的人都懂得,縣官在中國治理中的重要地位。縣治普遍失控,是中國要出大亂子最重要的徵兆。而這篇報道告訴我們的正是這種趨勢已經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六四事件是中國地方治理,尤其是縣以下的農村治理的一個轉折點。正如有人所說,“槍聲一響,從偷變搶”。在北京血腥鎮壓的第二天,農民就感覺到基層幹部對他們的態度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們做壞事的膽子突然變大了。

地方和基層幹部作壞事的膽子因六四而突然變大,是因為他們知道失去道德權威的中央政權將只能靠惡人和惡官來維持統治。六四之後農民上訪突然大幅增長,道理就在這裡。

不過,在相當一段時間裡,上面派來的縣一把手對於地方和基層幹部的任免,還是大權在握的。正因為如此,許多縣委書記都通過賣官發了大財。很多人都知道,只要縣委書記一住院,全縣的中層幹部就會自動掀起送錢高潮。但是,《瞭望新聞週刊》的這篇報道卻告訴我們,如今這個遊戲不時興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重大的變化?按照報道的說法,是上面對縣委書記的“制約監督”空前增強了,而另一方面,縣委書記通過踩紅線或者是越紅線來搞發展的難度也越來越高,風險越來越大。這不是說明習近平的新政有成效了嗎?其實不然,把這篇報道的文字翻譯成大白話,就是現在縣委書記想要榨取百姓收入的餘地很小,而風險卻增大了。在這種情況下,縣一把手隨意調換當地幹部的餘地也就沒了。因為人家買官是要有回報的,而現在做官的回報大減,風險卻大增。

在政府完全失去道德權威的情況下,上面派來的縣一把手又不敢調換幹部,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上級政府正在失去對地方和基層控制的最後手段。既然道義的、法律的權威早就失效了,地方和基層幹部之所以還服從上級,是因為有利可圖。一旦無利可圖,甚至還要冒風險,動輒受罰,地方幹部就要為自己打算了。

我注意到另外一則消息支持了這個推論,這條消息就是,《南方農村報》的一則報道“粵西青年會兄弟會遍地開花 校長也入會”。

這則不太引人注意的報道其實告訴我們今日中國農村基層已經出現的一個重大趨勢,就是無視甚至凌駕於政府權威之上的秘密組織正在快速發展。由於政府權威的急劇衰落,一些原來依附於中共權威的官員和富人,為了自我保護而紛紛組織和投靠這些非法機構,從而使得中共當局的權威在基層社會面臨多年來未曾有過的挑戰。

該報道所涉及的農村秘密組織就是在粵西一帶看來已經相當普遍的所謂“青年兄弟會”。從報道的內容來看,這些所謂的“兄弟會”其實是鄉土權貴的聯誼組織,是在本鄉有勢力的人利用自己掌握的各種資源來自保的一種手段。這種組織沒有政治主張,卻有替代中共基層政權的自然傾向,從而威脅到了中共政權在基層的權威。

正因看到了這種威脅的不斷增長,粵西政府最近採取行動解散當地的青年兄弟會。從報道看,這一舉措在地方引起了爭議,也就是說引起了反抗。雖然從形式上,中共完全有能力讓這些兄弟會解散,但實際的結果很可能是逼這些組織轉入地下,逐漸走上與當局對抗的“黑社會”之路。

我們知道,在合法權威失靈的時候,黑社會的一種功能,就是替代政府維持地方秩序。粵西“青年兄弟會”遍地開花,是中共政府在基層普遍失靈的一個明顯的證明。

除了讓我們了解到中國地方和農村治理面臨的危機,上述兩條消息沒有遭到中共新聞審查機構的封殺這個事實,也傳遞了重要信息。因為此類消息在過去通常是被當作不利於穩定的消息被“和諧”的,而現在竟然在官方媒體以一種漫不經心的方式公開報道,並不能反映當局對解決這類問題有自信,恰恰相反,這說明新聞審查官們自己都認為封鎖這類消息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也就是說,新聞檢查官們很清楚,他們已經無法遮掩,更無法改變這樣一個事實:中國開始亂了。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