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絕不是抹黑 全都是事實

【新唐人2013年6月19日訊】

隨即引起舉國形形色色「山寨舉牌」要求放過孩子。

2012年8月30日,韓國全羅南道羅州市一名7歲女童睡夢中被捲走並遭性侵受重傷,該案震驚全韓社會。當天下午,前總統李明博得知消息後隨即到首爾西大門區員警廳,在聽取員警廳長報告後,向受害者家屬表示了慰問,並向韓國國民道歉。李明博表示,「今後將把加強治安作為國政的最優先課題」。

這是「萬惡」的資本主義鄰邦韓國,一國之主向一受害平民慰問、向全民道歉,並向全社會做出了莊嚴承諾。這是咱最主流媒體報導的真實消息,俺絕不敢亂說更不敢造謠。

而這兩年,咱優越社會制度下,卻出現不少形形色色的「官員嫖宿幼女案」 ,早已引起社會普遍的反彈,卻始終沒見一個人模狗樣的高人出來道歉,倒是出現不少「公僕」在「嫖雛妓」與「奸幼女」間大玩兒文字遊戲禍水外引,藉以開脫自身罪責。這也是咱大大小小官媒公開報導和譴責的事實,不是俺瞎編造滴哈。

而今年自5月8日海南萬寧發生「小學校長帶女生開房」事件到5月27日,20天內至少有8起校園內猥褻性侵幼女案被曝光,更讓俺驚的差點昏過去。俺不妨把它們一一簡列讓大夥兒盤點:

①5月8日——海南萬寧:某小學校長陳某與一公務人員馮某,帶6名小學女生開房涉嫌強姦罪。②5月15日——安徽潛山:某小學楊姓校長在12年裏先後性侵9名女童,嫌強姦猥褻兒童罪。③5月18日——安徽舒城:某小學50多歲教師王某猥褻7歲女生,被學生家長發現報案。④5月20日——山東青島:警方在處理一糾紛時,得知嶗山區一幼稚園兩保安員猥褻兒童並將其刑拘。⑤5月21日——河南桐柏:某54歲的小學楊姓老師,在教室猥褻女生時被男生發現並報案。⑥5月21日——湖南嘉禾:某小學數學老師曾某被舉報猥褻多名女生,隨即被警方刑拘。⑦5月22日——廣東雷州:某校長鄭某多次誘姦本校六年級兩女生,後經家長報案後鄭某自首。⑧5月27日——廣東深圳:警方接報案,將猥褻4名在南山區弘基學校就讀女學的老師吳某抓獲。

以上消息有鼻子有眼都是事實絕對大路貨,列舉全出自主流官媒報導,俺絕不敢給社會抹黑哈。

當然,俺相信這8起性侵幼女案只是公開報導的一部分,至於其他更多尚沒曝光尚未發現尚被隱藏的案件還有多少存在,俺更不敢亂說免得有人扣帽子打棍子,但合理想像出概率和係數滴,俺還不至於太愚笨也就只得閉嘴當啞巴啦。

有意思的是,先前報導的多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僕」們在造孽在嘗鮮在禽獸化。這次8起卻是「人類靈魂工程師」,「辛勤園丁」也按耐不住邪淫的侵襲向「公僕」們靠近了。他們不再是天使般去獲得「桃李滿天下」的恩師,卻是骯髒醜惡的大泄欲撒旦,從思想上到肉體上,開始聯合向「祖國的未來」身上踐踏並製造著一樁樁令未成年孩子終生難忘的痛。

這難道就是一貫道貌岸然大人們,在「六一」前夕送該孩子們的禮物?

問題還不止於此!

即便到了今天「都連續發生8起性侵女童案件」了,俺仍未見一名有頭有臉的達官貴人,誠摯出面向這些受害兒童給予慰問和向全社會道歉,似乎一切都未曾發生。只有人們在幼稚園和小學,看到的活潑純潔的孩子們,在刻苦彩排著貌似獻給自己的節日、卻是向大人們領導們彙報的節目,以彰顯生活在這個時代的孩子是多麼的幸福、歌頌叔叔阿姨爺爺奶奶們對他們的恩德;或是一張張鮮花叢中映紅著爺叔奶姨故作呵護花骨朵姿態的笑臉秀造型。

至於如何保護那些遭受禽獸不如大人們侵害的孱弱幼稚童鞋、接連不斷的性侵行為警示了什麼危害了什麼喪失了什麼敗壞了什麼、權貴大人們究竟做了些什麼實際有效的大動作、全社會該如何齊抓共管面對這個久而未決的沉重話題等等等等許多亟待解決的緊迫問題,難道還得靠邊稍息站還不能提到「議事議程」,成為今後「加強治安作為國政的最優先課題」?這然人很不解。或許等到「讓領導先走」後的某一天「慰問」變「維穩」,等到在「明日復明日」中的突然一閃腰喊痛,才會喚起那點沉淪的良心吧。

好吧,大家耐心等待那一天!念到此,俺感到一陣噁心。

寫於「六一」前夕的5月31日早

兒童不是寵物,更不是玩偶
——寫在「六.一」前夕
毛牧青/文

兒童是我們的未來,也是祖國的未來。兒童們成長道路上,無不與大人們所作所為如影隨形;兒童們變成了大人,也決定著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未來走向。

常理上,大人總喜歡孩子在家裏誠實聽話,卻不欣賞孩子踏入社會的坦誠秉直;大人稱讚《皇帝的新衣》裏那個說真話說實話的孩子,卻很討厭《狼來了》裏那個老喊謊話的孩子。大人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複雜社會裏變得世故老道,擔心自己孩子將來踏入社會心無城府口無遮攔。因為大人們所左右的社會,到處充滿爾虞我詐的虛偽和你死我活的爭鬥。在這種環境裏,一個家長讓自己孩子從小恪守傳統說教去待人處事,幾乎無一不碰釘子或吃大虧的。這就是國人常說的「不識時務」。年復一年的輪回,一代熬一代的滄海桑田,理想與現實、說的和做的,總是在「二難」悖論中廝殺的難分難解,人們明白這是無需密碼破解的人類本能,卻無人能把這個公開的「斯芬克斯之謎」徹底翻盤——耶和華、真主和佛祖也很無奈。

對此我比較悲觀。這!或許是人類與之奮鬥與之改變的理想、卻常常陷入自我矛盾無奈中難以自拔的宿命吧。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人不是野獸,人性善與人性惡的較量,像上帝與撒旦爭奪靈魂——儘管撒旦之車常貌似占了上風,但人性真善美卻在矻矻前進中誰也擋不住。

大人常說:兒童孩提時天真無邪是天使純潔的象徵;成人後堅持坦蕩秉直卻是個「不成熟」傻蛋。也怪!在一個物欲橫流的畸形社會環境裏,國人疲於奔命很累難以承受一生善惡之重。播龍種難,收跳蚤易。我們大人們播著異變殘缺的種子,無一不在影響著一代又一代孩子們的基因異形。用奥古斯丁在《懺悔錄》的話說,就是「一個活在罪惡中的人指望將來的幸福,猶如一個播種莠草的人指望將來在他的穀倉裏要堆滿小麥或大麥」。

我們期待自己的孩子能在將來成龍成鳳出人頭地做家庭或國家的棟樑。可我們大人如今做的怎樣呢?

如今國人的孩子多為獨子。不管你承認不承認,現實大人社會中市儈、務實、謊話和自私之風普遍,已讓比長輩還狡黠的孩子們看在眼裏記在心上。且不說我們已經造就了一批批自私貪婪的「小皇帝」「小公主」、一批批橫行跋扈的「富二代」、「官二代」樣板,一批批去爭名利講排場追享受搞攀比買榮譽的冷酷狼性畸形兒。而我們絕大多數大人們,卻在「套子裏」苟且偷生和見風使舵施,展著各自生存的本領和技巧,也就把這種技能代代相傳給自己的後代,繼續衍生著一批批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沉默的羔羊」來。最終歷經幾代傳統教育和現身操作,還不是收穫著集體無意識的唯唯諾諾、無條件的盲從和奴性、事不關己的圍觀和自我滿足的「小富即安」,以及昧著良心為獲得名權利的不擇手段,更造就了一代又一代「因為時勢所趨,只得施一點所謂教育,也以為只要付給蠢才去教就足夠。於是他們長大起來,就真的成了蠢才,和我們一樣了」的模具人,或者是見怪不怪「說一套做一套」的兩面人……

這就是「種豆得豆種瓜得瓜」的因果!此刻大人們再要求自己孩子在未來嚴酷未卜的「叢林法則」中,侈談什麼理想、信仰和大無畏精神,無疑是鴨對雞說的扯淡。所以魯迅說的好:「中國中流的家庭,教孩子大抵只有兩種法。其一是任其跋扈,一點也不管,罵人固可,打人亦無不可,在門內或閘前是暴主,是霸王,但到外面便如失了網的蜘蛛一般,立刻毫無能力。其二,是終日給以冷遇或呵斥,甚於打撲,使他畏葸退縮,彷佛一個奴才,一個傀儡,然而父母卻美其名曰‘聽話’,自以為是教育的成功,待到他們外面來,則如暫出樊籠的小禽,他決不會飛鳴,也不會跳躍。……頑劣,鈍滯,都足以使人沒落,滅亡。童年的情形,便是將來的命運。」也就必然會是「窮人的孩子,蓬頭垢面在街上轉,闊人的孩子,妖形妖勢,嬌聲嬌氣的在家裏轉,轉大了,都昏天黑地的在社會轉,同他們的父親一樣,或者還不如」。

對家庭來說,兒童不是寵物;對國家來說,孩子不是玩偶。寵物經不起風浪,玩偶終沒有思想。死守單一僵化教育去應對複雜多元社會,是一種歷史的倒退是碰撞不出自由飛翔的火花,也培養不出真正有用的民族脊樑和國家棟樑。因此,「統一意識」工具的千篇一律複製,只能造就一堆堆言行不一急功近利的行屍,或是物極必反招致的浮躁宣洩的叛逆。我們不缺「順民」不缺「刁民」不缺「暴民」,更不缺正在滋生出一坨坨的貪官污吏,而是缺乏大批有獨立思想見解、有健康理想追求、敢於挑戰世俗並身體力行去踐諾的公民。這就寄予我們的下一代——少年兒童和青年們了。

我們大人們沒有為自己孩子樹立好效仿典型,我們大人的行為也為孩子做了反面教員。自身不正何以正人?我們毫無資格去責怪孩子的市儈,更無權力去限制自己孩子們去探索追求的真理目標。用魯迅話說是「咱己背著因襲的重擔,肩住了黑暗的閘門,放他們到寬闊光明的地方去;此後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這才是脫離低級趣味擯棄唯我獨尊的平等對待後人的做派,而不是自我吹噓的不變一貫制固步自封和對普世理想的禁錮絞殺。

我們常說的「從娃娃抓起」,不是從「唯利」抓起而應該是從「做人」抓起。關注兒童不在口尖上,也不光是物質上,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感召。我不想看到一面對未成年孩子們嘴上的「高度重視」,而另一面用傳統手段制約孩子們對現實困惑的揚棄實踐,更不願意看到一些「公僕」們嫖妓、強姦幼女的事件經常發生。所以「在要求天才的產生之前,應該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長的民眾。——譬如想有喬木,想看好花,一定要有好土;沒有土,便沒有花木了;所以土實在較花木還重要」(魯迅語)。這是時代對我們大人們的要求,也是孩子們對我們的期盼……

國人能寬恕自己的歷史,卻不知道如何去懺悔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就成了「多年媳婦熬成婆」傳襲,香火不斷還煙霧繚繞繼續薰陶著後人,只說別人的不是,卻來不得半點自責。說來我們大人不作為在先,何以埋怨我們孩子之後的模仿?百年了,當年魯迅的「救救孩子」呼聲至今猶在耳際,我們還是先提救救我們大人自己吧——尤其是對我們大人早已釀成的「土實」進行徹底的改造!

我也是矛盾著看待上述這一切,算是無語倫次的哀歎和胡話吧。

2012年5月29日早


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孩子!
文/毛牧青

「六•一國際兒童節」就要來了。

今年這個小天使的節日的到來顯得格外沉重,因為在它半個多月前我國遭遇了歷史上最為慘烈的四川汶川大地震。這個天災加人禍的惡魔,奪去了萬名幼童和中小學學生的性命,數萬名少兒受傷致殘,使數以千計的孩子淪為孤兒。那些本應該保護孩子們最為堅固的學校、幼稚園的崩塌砸壓,成了瘋狂殘害這些含苞欲放花蕾的暴戾助手和幫兇。每當我看到那些廢墟下張著求生而無助的無數冰冷小手、那些失去兒女的家長撕心裂肺的痛苦情景,和啼哭尋找媽媽的可憐孩子的定格照片,胸口就像壓上一塊沉甸甸的巨石難以傾泄釋放:這些渴望未來的孩子,曾有著美好理想的憧憬,天真無邪的稚氣,活潑可愛的身影,小鳥依人的嬌縱、嗷嗷待哺的無邪……可隨著那須臾間山崩地裂,像被嚴冬無情摧殘過早凋零凋謝碾作塵般,化為另一個世界的一個個冤魂。

想到此,我一陣陣悲憤油然而生。「六一」原本不屬於大人的歡快節日的到來,反而使我們這些大人老人多一份牽掛和悲憤,無法面對這個嚴酷的血淋淋現實。想起那些逝去去年節日的歡蹦亂跳孩子音容笑貌倩影,「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而今年卻「人面不知何處去」……我欲哭無淚無法釋懷,惟有心,始終疼痛著。

誰家沒有親生兒女?誰家沒有骨肉親情?如今像我已經到了祖輩的人們逐漸老去,很希望自己的後輩們能茁壯成材——他們寄託著祖國的未來啊!每當看到這些慘遭塗炭的幼小生命可憐逝去,除了譴責老天的不公外,我們是不是應該捫心自問,我們一些當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叔叔阿姨們,究竟有沒有在這場天災之前,曾為震魔做過助紂為虐的行為呢?

相比成人而言,少年兒童是天使,是我們事業的繼承者,是祖國未來建設的主體,是主角。他們現在不是客體,不是配角,更不是道具。不重視孩子們的茁壯成長環境構築,肆意降低教育、基建費用,甚至偷工減料挪用分流貪污私分,把孩子們的教育、成長乃至生命的成本和代價,當做某些人的「政績工程」的道具和鋪墊行為,簡直是非人性的犯罪!這次地震震出一些人的醜惡罪證,人民遲早會徹底清算總帳的。我原本不想說,但,悲憤逼迫我必須說!

「白鴿奉獻給藍天,星光奉獻給長夜。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小孩!」這是一首歌曲中唱到的歌詞。是的——「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不停的問、我不停的找、不停的想」……可我們一些父輩的人究竟做了些什麼?「白鴿奉獻給藍天」應該是關愛生命;「星光奉獻給長夜」應該是社會責任。可我們一些長者「問」的更多的是名,「找」的更多的是權,「想」的更多的是利……惟獨缺少的是對生命和責任的「問、找、想」!

在「六•一」之際,我不想讓那些血淋淋的慘痛圖片再傷害孩子幼嫩的心靈;我不想讓那場夢靨的災難再驚現孩子純淨的腦海。讓我們在這個原本令人孩子歡快、如今卻令人大人心碎節日到來之際,對給那些倖存並致殘的孩子和孤兒,多一些投入、多一些安慰、多一些分擔、多一些愛憐、多一些幫助吧。因為他們現在最需要的是愛,最需要的是心理上的撫平、生理上的資助。他們的未來生活和工作會更艱辛,更需要勇氣和毅力去戰勝自我。「將又不幸又幸福的你們的父母的祝福,浸在胸中,上人生的旅路罷。前途很遠,也很暗。然而不要怕。不怕的人的面前才有路」(魯迅語)。真心期待社會各界能長久的關注、幫助他們的成長,不再留有或產生新的心靈創傷。

那就讓我們從現在起,通過慘痛的教訓用愛心、良心深刻反思,重新築起關愛的城牆,喚起良知的覺醒,認真審視和克服我們存在的問題吧。關注所有孩子們的校園堅固、關心孩子們的健康成長,關愛孩子們的孱弱生命,這就是我們這些大人、這個社會、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無可推卸的社會責任。「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孩子」!責任——義不容辭的全社會傾斜的關注愛心責任,這,就是我們應該奉獻給祖國未來——孩子們的最寶貴財富!

現在關注孩子,就是未來關注我們!
2008年5月29日

看了一張讓我淚流滿面的照片後
毛牧青/文

面前擺著一張照片令人慘不忍睹,這是剛剛在網路上發現的:那是一位年輕母親,將自己與二子一女四人捆綁一起投河自盡的浮屍場面。我看了淚流滿面不能自己,連續幾天都在腦海閃動著那悲慘並令人恐怖的人影,甚至夢裏都時常出現那個仰面朝天的女孩的冰冷面孔。為了尊重死者、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負面效應,也因為我不忍或者說不敢再看到那個悲慘畫面,我決定不發這張照片,有朋友非要看,可去我的轉載博客查看(原文可點《湖南郴州臨武,母親縛三子女同赴黃泉》)。

有道是「母性是偉大的」,母親為了自己的孩子甘願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更不用說「虎毒不食子」了。我不知這位母親為什麼有違常規天性如此狠心如此決絕,自己奔赴黃泉還拉上三個天真爛漫的親生骨肉殉葬?但有一點我相信:或者她精神失常,或者她生活絕望,或者她家庭齟齬,或者她……,肯定其中一種或多種原因促成她走上絕路。

誰沒有子女?誰沒有親情?誰現在或將來不會為人父母?我無權譴責這位母親的殘忍自私或者無知愚昧或者絕望瘋癲,心中只有悲憤:我譴責這個導致杯具餐具的病態社會!

孩子是祖國的未來,是我們生命的延續。善待兒童、關懷兒童是社會每一個成員的起碼責任。倘若一個社會不時爆出「讓領導先走」類似的醜惡言行,讓孱弱的孩子們在風雨裏為領導們撐傘、在災禍降臨時為官員們先行讓路;不時傳出「公僕」們私自貪污、挪用教育經費,偷工減料搞「豆腐渣」校舍製造坍塌傷亡事故;不時發生棄嬰賣嬰、襲校屠童案件,恣意拿無辜孩子當祭品報復社會的罪惡;甚至來讓十幾年如一日為我們民間教育獻身的「洋雷鋒」盧安克,都因觸及我們教育敏感G點被封殺被潛規的困惑事情,那這個社會肯定是瘋了!這裏的大人們肯定是病了!!

兩年前的「六.一」正值汶川抗震救災緊急關頭,我寫了一篇帖子叫《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孩子!》(點擊即可連接該文內容)。就地震天災和「豆腐渣」人禍造成的大量孩子死傷我呼喚我們社會和大人的責任。同樣,兩年後面對這張照片的一個悲劇,和一起起屠殺兒童的慘劇,我不想再悲憤出什麼道理了,我只剩下批判這個病態社會的衝動。

篤信的理想教育和美好的信念薰陶,讓我這個戴「紅領巾」、「團徽」成長、最終在黨旗下宣誓的人很傳統了幾十年。曾經的樸素「階級感情」很容易接受「舊社會把人變成鬼」和「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認定;篤信我們無數前輩的先烈理想不怕流血犧牲,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的後代「再受二茬罪」。可如今面對這張照片及一系列類似情景,也只能讓我聯想到先烈們之所以要拔掉的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中那個女孩「頭標」的革命激情,在歷經幾十年後卻又輪回的如此驚人相似,讓我這個伴隨共和國誕生的人大為恐慌大為迷茫;更不知道我們的兒女後的孫輩,在看到這張照片問起這是怎麼回事時,我將如何面對、如何作答?
我尚且如此大惑不解如此尷尬無助,那對我們常年隱瞞許多事實真相、未曾向孩子們道明更何以堪?難道我們需要一些冠冕堂皇的推卸理由再造一些耀眼的謊言去搪塞我們的聰明的下一代?或許這些孫輩孩子們會繼續步我們的後塵發揚光大一種可怕的幽靈,而且更會嘲笑我們:你們這些老傢伙,就是在故意製造一個值得詛咒的謊話和罪惡的源頭哩!

不想繼續寫下去了。

腦海裏只有魯迅那句「救救孩子」的餘音繚繞……
也閃出必須「救救我們大人自己」的怪怪念頭……

願蒼天保佑那些死去的可憐孩子——無論是天災的還是人禍的,保佑你們在天堂快樂,因為那裏沒有災難、謊言和罪惡!

願大地保佑這些活著的可憐孩子——你們需要健康成長需要全社會關愛,你們不應該是生活在災難、謊話和罪惡環境裏!

2010年5月30日寫 6月1日發

兩年前舊帖:

毛牧青: 特權——必須從娃娃抓起!

「11•16」校車事故再次向國人發出警示:必須要有特權!

就像我們曾強調的:

有了政權就有了一切;喪失政權就喪失一切!

就像我們過去相聲裏說的:

只要路線對了頭,沒有棉猴可以有棉猴!

君不見那些把有「特權」的,或頤指氣使牛逼哄哄,或一人當道雞犬升天;

而那些喪失「特權」的,或失去平衡心理扭曲,或落差過大過早升天。

有它能讓人發瘋,無它能讓人自卑。

——這就是特權的魅力!
鐵定明白了吧!
這個顛簸不破的真理就是:
有了特權就會得到一切;喪失特權就會丟掉一切!

為此建議諸家長,為了自家獨苗苗的茁壯成長,盡己所為竭盡全力八仙過海各顯其能。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本事展示本事,有關係使出關係吧!

以家長的名義,以娃娃的前程,從現在起,破罐子破摔一切為娃娃未來獲得特權做好鋪墊。

時不我待,特權思想——必須從娃娃抓起!

兒童是「純潔」「天使」孩子很「天真」「可愛」什麼的,全他媽都是屁話。

你傻吧拉嘰相信這些教育這些,那你孩子將來准玩兒完,絕對是弱肉強食叢林法則下的光榮犧牲品。

所以,你可以對娃娃說:

孩子!從現在起,你必須向特權思想靠近,與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姥爺姥娘為了這個共同的革命目標,堅定地走到一起為之共同奮鬥。
你可以這樣教育開導娃娃:

因為有了特權,你就有了「特供」,不必提防什麼毒食品毒疫苗毒奶粉毒娃娃等毒毒毒毒的騷擾,不必擔心「大頭娃娃」「結石兒」主動找上門來;

因為有了特權,你就有了優等班幹部的當選資格,不必擔心什麼戴「綠領巾」、不發紅本只發黃綠本,甚至不必害怕不發給你「紅衣服」的歧視;

因為有了特權,你就有了很好入學的條件,不必像那些貧困地區兒童在露天破教室裏讀書受凍受餓,還要念念有詞面對冉冉升起的紅旗行莊重隊禮;

因為有了特權,你就有了公車專車牛逼車的鳴鑼開道,不必躲在沙丁魚罐頭般的破校車被悶死被撞死讓爸爸媽媽兩代三家整日提心吊膽惦念;

因為有了特權,你就有了令人羡慕的好工作,可以15歲當公務員、12歲拿工資當科長、3歲擁有多出房產,讓那些走投無路的人饞得流口水;
等等等等 等等等等。

好了,一切都在「等等等等」中仔細品嘗吧。
從現在起為了娃娃——
時刻準備著,為特權事業而奮鬥!
2011年11月19日早


「小悅悅悲劇」眾生相
毛牧青


★ 小悅悅
去天堂
帶走純真
把中國拋棄了


★ 陳阿婆
那點卑微的良知
讓主旋律樂章
頃間跑了調


★ 肇事司機
良心的刹車
不在滾動的孔方
而在自己腳下


★ 冷漠人
無德成了替罪羊
本源卻掩飾的
天衣無縫


★ 悅悅父母
趙公不是親骨肉
抵不過自己的
貼身小棉襖


★ 地方官員
此刻唯一功效
就是如何把
黑抹成紅


★ 國 人
煽情過後
一汪死水微瀾
依然照舊

2011年10月21日晚

(編者註:圖片均取自作者博客)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