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洪波:這是怎樣的一個兒童節

【新唐人2013年6月1日訊】兒童節來了,各樣賀節活動照例齊齊到來,禮物在到來,向花朵們致送的美好祝福更是遍地飛舞。然而,這是怎樣的一個兒童節呢,送給兒童的禮物,最適合的又是什麼?

這是一個兒童連曝遭受性侵的兒童節。海南萬寧發生了「小學女生被集體開房」事件,與她們同宿的有政府僱員,還有小學校長。安徽潛山縣的一所小學,女學生被性侵的時間持續了12年,受害學生9名,施害者也是小學校長。性侵小學生的事情,還有山東青島、安徽舒城、河南桐柏、湖南嘉禾、廣東的雷州和深圳等地發生。媒體說,在5月8日至5月27日間,被曝光的校園性侵案件至少8起。其實,接下來仍有校園性侵案件繼續曝光,例如河北柏頭市一所中學6名女生被強姦。

這是針對兒童的暴力在不斷發生的兒童節。南京市的一個少年被一名男子潑了硫酸,生命垂危,上海又報導多名兒童在幼兒園被教師剪傷。近些年,針對兒童的身體暴力和心理暴力都不時而有。浙江一所幼兒園的老師惡作劇整蠱幼兒,手法包括把幼兒插到垃圾桶裡。近幾年社會上還發生過多起幼兒園和小學校門口致兒童群死群傷的案件,以至於學校上學放學期間必須配備警察,學校保安則開始配備鋼叉等武器。

這是兒童常在上學路上出現意外的兒童節。校車傾覆、被撞等案件,近幾年裡發生了不少,問題解決了嗎?一些無人接送上下學的兒童,還有被拐賣的危險。

這是嬰幼兒連放心奶粉都需要境外代購的兒童節,境外奶粉市場因此紛紛開始限制購買,香港地區甚至為不守奶粉限購令的人敞開了監獄大門。

有些地方的,黑工場裡有弱智兒童被用作童工甚至是童奴,嫖宿幼女罪曲線承認了兒童可以具有妓女身份的意思。

這是兒童經常成為娛樂工具的兒童節。最近的新聞說,河南洛陽的官員們觀賞上千名小學生的表演,中途下雨,官員們安坐在有頂蓋的主席台上,安之若素,兒童則在淋雨,既未被解散,也未被疏散到有遮蓋的地方。

這樣的情形近幾年也是多次出現,兒童在烈日下、大雨中為官員們獻演歌舞,官員們龍心大悅,學生暈倒在操場上也無人在意。有的地方不時動用小學生去為商場開業吹拉彈唱,一些地方又規定兒童在路上碰到外地小車,定要肅立路旁給小車行隊禮,以示對「小車階級」的無比尊重。

這是兒童被灌輸了莫名其妙的邏輯的兒童節。讀書當官或讀書發財才算優秀,已經深入到兒童的腦海。這是兒童的書包仍然沉重的兒童節,錯字重抄一百遍、作業未交要罰款、校服薄透露必須穿。

這又是書包沉重到需要滑輪拖車來載運的兒童節。拉桿拖箱成了小學生的上學配置,高中生更是案頭堆積如山。而如此重大壓力之下,所教的內容則不乏知識點的錯誤,更不用說還夾雜著似是而非的思維方法,使兒童被開發成考試機器,和拼爹遊戲的失敗者。「五道枉少年」官體有模有樣,到底是天生我才,還是教育環境造成?如果說考試之餘,學生還有什麼好的用途,那就是充當官員們視察的道具,列隊數行,綿延數里,鼓號吹打,隊歌聲聲,而且不許缺席。

兒童節最好的禮物,就是放過孩子。放過孩子,才是這個社會最急需的對兒童的善意,才是兒童最大的節日快樂。放下那些伸向學生的性侵之手,放下那些將兒童束縛了兒童天性發展的教育制度,放下那些將兒童作為顯擺成果的教育模式,放下那些讓兒童謬見千萬里的狼奶,放下那些「勞童傷財」的官員慰問……放過孩子,才是現在的「救救孩子」。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