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現代「七殺碑」 習李新政的「七不要」

【新唐人2013年5月17日訊】明朝末年的流寇大西王張獻忠在四川殺人如麻,傳說他曾立下石碑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大開殺戒。碑文是一副對聯,上聯是:「天生萬物以養人」;下聯是「人無一德以報天」;橫批是「殺殺殺殺殺殺殺」七個殺字。因此得名為七殺碑。

而習李新政的「七殺碑」,是最近高校接到通知,傳達中共中央精神,要求在教學中貫徹七個不要講,就是不要講普世價值、不要講新聞自由、不要講公民社會、不要講公民權利、不要講黨的歷史錯誤、不要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要講司法獨立。通知才下達就輿論嘩然,譏諷之聲先從一些高校教師的微博開始,一度還受到「五毛黨」的質疑,斥為「造謠」,隨後得到證實,「五毛黨」就只好重整旗鼓,調校立場,轉而支持中共中央的「七不要」了。

其實,中共第五代政權立下這新的「七殺碑」,和習近平上台以來的執政思路是一貫的。他提出的「兩個不能否定」和「三個自信」,都是出自翰林大學士、中央編譯局衣俊卿的手筆。「兩個不能否定」就是「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三個自信」就是「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

說來習近平上台執政,比起十年前的新舊交接,從一開始習近平得到的掌聲就不算太熱烈,但總算是有人鼓掌。誰知道未足半年,掌聲就變成了噓聲。習近平最具有個人標籤意義的「更無一人是男兒」和「鞋論」,固然令人大失所望,但普通老百姓並不是那麼關心「中國向何處去」這麼形而上的意識形態問題,他們放在心上的只是眼見為實的東西。比如,趙紅霞被起訴求刑15年,而雷政富等20個淫官卻只攤派「違反社會主義道德」的芝麻綠豆罪名。嚴格來說這連罪都算不上,頂多是黨內處分。

雷政富這幫廳級幹部本來就不是「老虎」,但趙紅霞卻連「蒼蠅」都不是,居然被起訴15年重刑。老百姓忿忿不平之餘難免會想,是不是趙紅霞扒光了貪官淫官的遮羞布,從而成為他們的肉中刺呢?還有一件事令老百姓無法理解,有志推動「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的十名人士,在北京街頭拉開橫額要求公佈官員財產,結果事後十個人全部被拘捕。領導幹部公示財產,這不是習李新政應該做的而且據說正在做的嗎?這一抓人,是不是就表示共產黨不打算公示官員財產了呢?

老百姓判斷事情是很實際的,胡溫剛上台時即遇上非典風暴,專制機器按既定制式運轉,老套套就是瞞與騙。卻被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質疑,特別是被蔣彥永醫生向全世界披露真相,衛生部和北京市政府一時間狼狽不堪,其時胡錦濤果斷撤換一批官員,民心為之一振,坊間更有「胡哥挺住」之聲,獲得的掌聲比現在習近平熱烈多了。但是,這個胡哥很快暴露出保守平庸的本質,知識分子與民眾先後棄他而去。大概以中共十七大為分水嶺,胡錦濤提出土地自由轉讓的「第二次土改」在這次會議上胎死腹中,從此坊間傳遍「政令不出中南海」之譏。胡哥再也翻不過身來,執政後五年除了步步為營維穩,什麼事都做不成,也不想做了。

然而相比之下,習近平和民間社會的蜜月期更加短促,他的「中國夢」說了半天也讓人雲裡霧裡,但這個中國夢被「七不要」的七殺碑鎮住,就成了夢魘。網民一針見血地指出,「七不要」比吳邦國提出的「五不搞」還多出兩條。這也不要那也不要,習近平的「中國夢」還剩下什麼?他夢想的是共產黨一黨專政千秋萬代江山永固。

再看看今年清明節對異議人士、天安門母親和訪民的打壓,豈止絲毫沒有扭轉周永康時代的恐怖維穩,而且對劉霞的弟弟進行政治報複式的「詐騙罪」起訴,其實此舉在去年胡錦濤還未裸退時就曾嘗試過,但最後畢竟以「證據不足」而撤案。如今到了習近平一朝,反而霸王硬上弓地把案子做實。眼看六四24週年紀念日又要到了,當局將要如何應對,最能顯示出習近平的政治姿態和前朝的差異。如果大家從「七不要」看穿習李體制和前朝沒有任何不同,那麼,在對待六四這個最不堪回首的血案,習李也將蕭規曹隨,因為「七不要」裡有一條「不要講黨的歷史錯誤」。如果習李不是表現得更暴戾更惡劣的話,大概已經值得慶幸了。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