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克:當3.15晚會打假成為一門生意

【新唐人2013年3月18日訊】「動機論」永遠不能成為論斷一件是非的「鐵證」,但它始終能夠提醒我們,很多道德潔癖和正義衛士的背後,有著更不道德、絕無正義的目的,為了實現這個目的,道德和正義也能夠沆瀣一氣,不擇手段。

當「Cookie跟蹤洩漏隱私」被央視財經3•15晚會當作一個驚世駭俗的侵權行為「震撼揭露」時,相信不止我一個人感到荒謬和可笑。作為世界上最神奇的一個國度,中國在各行各業有著比世界許多國家都要低的法律標準,而在此背景下,央視竟然間接性的提議中國採用一個全球最高的潔淨協議,並且聲稱所有違背者都是耍流氓。

而且很多可能壓根都不知道Cookie是什麼東西、它有什麼價值的線民,也跟風大呼「網路讓人沒有隱私可言」。你經常光顧一家飯館,老闆和你相熟,知道了你愛吃辣,有時在街上見到了也會打招呼說常來啊,下次你來的時候主動推薦館子裏有新的川菜要不要嘗試一下,還給你折扣,你覺得倍兒有面子;你訪問互聯網,在流覽器的協議中共用Cookie給被訪問的網站,後者學著控制向你推送的廣告,你是一個爺們,就不會再給你看到衛生巾彈力貼身的資訊,讓資訊更加懂你,你憤怒的說這是在猥褻你。套用標題上的那句詞兒:賤人就是矯情,甭看別人,就是在說你呐。

Cookie是一個用於身份識別的協定資料,網站依靠Cookie來界定用戶的身份,的確,嚴格意義上來說,Cookie的確屬於隱私的一部分,所以在它1993年被網景公司創造出來的時候,就規定了Cookie的原始檔案只能保存在用戶本地,網站只有識別、記錄和使用的權利,而沒有更改的管道。如果沒有Cookie,你作為「用戶」的身份是不存在的,因為你的隱私一絲不透的結果就是沒有人能夠認識你,你登陸微博,每刷新一次,你就會被提示重新登陸,因為微博網站在沒有跟蹤Cookie的情況下知道第二次訪問的你究竟還是不是第一次訪問的你,所以你的網頁必須不停登陸、刷新、登陸、刷新……更重要的是,Cookie是改善資訊時代的一種技術,它是絕大多數互聯網企業用來改進服務、記住用戶選擇的工具,Cookie當然有被濫用的風險,但這種風險就等同於世界上任何一家網站都有可能被駭客攻破掛上木馬,是一種泛質疑,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有些網站在做資訊分類或廣告呈現時能夠放置一個「不再顯示」的按鈕,這亦是通過Cookie的記錄功能實現的體驗優化。

沒有任何人會「喜愛」廣告,但是如果生產無法得到回報,互聯網的分享精神就是一句空談之辭。廣告是當下最具價值的商業模式,如果它必須存在,那麼它的改良方向就是讓其資訊能夠越來越匹配用戶的需求,而不是站在矯枉過正的敏感神經上否定一切非完美的產物。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企業,Google、Amazon、Facebook都得益於對用戶行為的收集和分析,才能拿出最出色的商業體驗,這也是互聯網顛覆傳統媒體「廣告主知道有一半的廣告費用被浪費掉了,但它不知道浪費掉的是哪一半」的核心競爭力,一款近視眼鏡產品在電視上投放廣告,它要為所有不近視的觀眾買單,但是在互聯網上,對於Cookie回饋資料的定向投放,它能夠盡可能的避免這種浪費,而沒有需求的用戶也能夠避免受到干擾,而這個過程所產生,就是互聯網帶來的被稱之為「價值」的東西。

本次3•15晚會最大的廣告投放者——周鴻禕的360公司,適時的推廣其360流覽器「禁止跟蹤」的功能,繼續永遠政治正確的「和用戶站在一邊」,仿佛讀取用戶資料是天大的惡行。我在這裏找到了周鴻禕在2012年UPA中國第九屆用戶體驗年會上講的一段話:

「網上有很多人用盜版的QVOD,有人重新打包之後,裝一些病毒和木馬的播放器,來播放愛情動作片,這個360彈出提示,不能播這個東西,有病毒,他們聽360的嗎?沒有,把360關掉,如果360再彈,就把360徹底的卸掉,看完了之後再把360裝上,這種需求叫強需求。」

請問,你怎麼知道用戶沒有聽360的、把360關掉的這個過程,當時你在用戶背後看著嗎?後來,360安全衛士基於對於用戶這些行為模式的觀察和分析,推出了一個很受歡迎的「看片保鏢」的功能,用戶可以在一個臨時的虛擬機環境下觀看影片,同時與風險隔離開來。我當時寫過一篇文章《由360談談用戶體驗和用戶感知》,認為這是一個相當高明的改進,正是因為有了對於用戶行為的瞭解,企業才有機會和方向對產品進行修繕和推進,使其更加符合用戶的利益,這絕非是「不尊重用戶的隱私」。

美國前百貨公司巨頭企業家馬歇爾•菲爾德那句「顧客就是上帝」被流傳到中國之後,含義基本上被曲解為「顧客永遠是對的」。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美空乘行業交流上,被問到如果遭遇乘客騷擾該如何應對時,一致選擇「忍耐」的中國空姐驚訝的發現美國空姐的選擇竟然是「抽他一耳光,然後把他攆下飛機讓員警處理」,仿佛遭受晴天霹靂,進而在中國的商學院和媒體上引起廣泛討論,成為笑談。

用戶理應受到尊敬,但用戶絕對不會每次都是對的。歷年3•15晚會都是一個放大鏡,它讓我們知道有多少見不得人的交易,就有多少無知而矯情的用戶,一個已經幾乎不存在安全食品、甚至連奶粉都要像蝗蟲一樣出國去搶的國家,會在3•15晚會上集中火力曝光麥當勞的一家門店沒有遵守其企業規章制度在超過規定的90分鐘之後仍然銷售甜品派;當空氣儘是毒物、江上飄滿死豬的時候,它還可以聲色激昂的數落進口食品超過保質期,當它收買微博名人大號為其月臺吆喝失盡節操的時候,竟然在意用戶的隱私是否會被竊取……最令人悲哀的是,這樣一檔用於斂財的節目,能夠影響力年復一年的增大,正是得以於觀眾的支持,在「打假」、「維權」的獵獵大旗之下,積攢了一年的雞血被集中釋放,搖旗呐喊的很多用戶甚至可憐到根本沒有腦子去思考,為什麼你們就像牲口一樣任人擺佈,每年只被允許在這一天跟著央視媒體的目標去開展口誅筆伐,而在其餘的364天,你們的任何訴求都無人理會?

因為你們都是賤人,而賤人就是矯情。你們覺得留幾手風趣幽默,費勁心思在取悅你們,現在傻逼了吧?你們覺得叫獸小星是草根,是自己身邊的意見領袖,現在傻逼了吧?你們覺得鄭淵潔是公知,憂國憂民良知爆棚,現在傻逼了吧?人家可是一聽到指令,就可以拋掉數千萬粉絲的尊嚴,毫無原則的去幫著「指哪打哪」,他們根本不在乎透支自己的信譽,只要籌碼足夠,立刻就能華麗轉身。

我認識一個賤人,他在京東買了一部手機,拆箱插卡後發現是聯通的定制機不支持移動的卡,要求退貨,京東那邊表示為難,他去人家論壇大鬧,獲得許多其他的賤人支持,最後京東接受退貨。過了一段時間,他又在京東買了台筆記本電腦,開機發現電腦被人用過,再次到網上大鬧,罵京東無良賣別人用過的產品給用戶,也贏得了一片賤人的叫好聲。我問他,那你既要求商家無條件退換貨,又要求每一個消費者買到的都是全新的商品,那麼那些被退回去的沒有故障問題的商品,京東是不是都該就地銷毀呢?這個賤人沉默的半晌,回答說,你這個人真是奇怪,我們都是消費者,你不為消費者說話,怎麼反倒為奸商說話?這個賤人現在是某IT論壇的版主,深受用戶擁戴,他以身作則的為用戶撐腰,鼓勵用戶在論壇發帖揭露網購的不滿,私底下他再拿著被推出高熱度的帖子去找商家,100塊錢刪帖,刪了之後他再發佈一條聲淚俱下的長帖,說兄弟我對不住你我都對網站管理員說只要刪你帖我就辭掉版主了他們還是把帖子給刪了,帖子底下也是抱團哭成一片賤人們一起說X版你別走你走了還有誰為我們出頭呢……

有些話說透了,真的是沒意思。我認識太多企業和公關,魚龍混雜,有踏實做產品和服務的,也有確實操蛋的黑心企業,但是3•15晚會——甚至是3•15這個形式遠大於內容的節日,對於扶優除劣都沒有任何貢獻,大家每年想的都只是一個,那就是別在3•15之前被人找上門來,否則就會不得不摳出一大筆預算去「危機公關」,換來自己的不出鏡,這些企業往往是真有問題的。反倒是一些有氣節、覺得問題不大不願出錢息事寧人的企業,會被晾上臺面承受風雨。這就是為什麼每次央視3•15晚會都看似擊中目標,但永遠是不痛不癢的原因。

只要3•15始終是一門生意,那麼打假永遠都會是假打,打人的裝作義正辭嚴絕不姑息,被打的承諾道歉整改嚴肅處理,漏網的掰著手指盤算今年該如何將交保護費的成本轉嫁的顧客那裏,這個流程逐年上演,一百年也不會有所不同,而充當看客的賤人們,也永遠活在一個的自我感覺良好的世界裏,你跟著身邊千萬人一起大聲喊出皇帝其實沒有穿新意,以為從此可以翻身作主,但其實真正的皇帝在宮殿裏有著你們不曾想像的價值連城的奢華新衣,那是你們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一起出錢幫他編織而成的。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