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中共政法委的罪惡與政法系統人員的贖罪

【新唐人2013年1月24日訊】中共十八大後,各級政法委均有大禍臨頭之感。先是政法委書記不再擔任政治局常委,繼而政法系統官員被查辦與自殺的事件頻發:一月八日晚,廣州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祁曉林自縊身亡;一月九日晚,甘肅武威市涼州區法院副院長張萬雄從法院六樓跳樓身亡;一月九日,山西省公安廳副廳長被免職;一月十五日,媒體證實原湖北省委常委兼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吳永文被中紀委調查;一月十六日,中共通報了汕尾市政法委書記陳增新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立案調查等。

其實中共政法委的危機從它迫害法輪功以來一直存在著。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 ,來自民間及國際上的譴責很多直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法系統。被稱為「血債幫」 的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徒,大多是在政法系統內。中共公安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檢察院、法院按照政法委的意圖陷害法輪功學員,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及各種非法囚禁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在具體實施著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犯罪,幾乎都與政法委有關。

中共早期為栽贓法輪功而搆陷的諸如「圍攻中南海」、「天安門自焚」、「傅怡彬殺人」、「浙江乞丐毒殺案」等偽案,全是政法系一手炮製的。中共惡徒所使用的酷刑及暴力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也同樣由政法委操控。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者達數十萬之眾,被非法拘禁者高達百萬,中共政法委一刻也沒有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迫害法輪功始終是「血債幫」擺脫不了的罪惡。為了開脫罪責,手下親信被推出的例子很多。例如,天津市原政法委副書記李寶金被判死緩。在向李保金調查天津市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宋平順時,卻發現他在獄中被滅了口。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宋平順被發現在其辦公室內死亡。知情人透露,當時對抗江澤民的中共高層正在秘密調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證,此二人被滅口的原因與掌握江氏「血債幫」太多罪狀有關。

本文開頭提及的五起案例,既包含江氏集團自身「斷尾求生」時對下屬滅口的情況,又包含政法委被削權後受到懲治的情況。這些情況已足以使政法委官員,特別是對法輪功欠下血債的不法官員人心惶惶了。

明慧網一月十五日,針對政法系統官員的自殺有篇評論:《自殺不是出路 贖罪才是出路》,其中寫道:逝者已逝,無法挽回。在此我想對有自殺念頭的中共官員說:不要自 殺!不要罪上加罪!生命是可貴的,最該死的是江澤民。想自殺的人說明還有良知,那麼就用這良知把你知道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內幕揭露出來,將功贖罪,幫助還在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神佛是慈悲的,會幫助改邪歸正的人。只有那些一意孤行的惡徒,才是中共的替罪羊。

這是法輪功修煉者在他們遭受了十多年的殘酷迫害後對曾經參與迫害他們的政法系統的官員所發出的呼籲。這是神佛的慈悲,在他們如此洪大的包容下,那些曾經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的政法系統的人員真得想一下自己了。

大紀元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有篇報導《大連一派出所所長退黨並舉報公安惡人》中提到,海外法輪功學員給大連一派出所所長打電話勸其退黨時,這位所長說:十三年啦,案子多了,那我趕緊把它燒了吧?義工說:千萬別燒,那些都是中共迫害的證據,要保存起來。可以打「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舉報電話,在那裡能說清楚,也是安全的,那裡會為你作證的。在法輪功學員的勸說下,這位派出所所長還檢舉揭發了一個公安局局長和一個「610」主任所犯的罪行。

對法輪功十三年迫害的殘酷程度,政法系統的人最清楚。法輪功學員是不是最善良的人,他們也最清楚。迫害即將被制止時,法輪功學員仍以最大的寬容等待著他們的覺醒與贖罪。如果不能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機緣,那等待他們的下場只能是最可悲的。

政法委的罪惡如此之重,被清算的時刻必將到來,犯下罪行的官員能否自我救贖就在一念之間。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