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文薰:伯仁因我而死 其罪甚於殺伯仁

【新唐人2012年9月27日訊】路透社8月16日引述「印尼電子協會」和印尼貿易部的消息表示,國際代工巨頭富士康將在印尼投資100億美元。這項投資將在今年10月間以富士康雅加達工業園區新工廠為起跑點,當這個工廠達到年產300萬部手機能力後,富士康將再擴充其他產品線。報導還說,由於富士康在中國面臨薪資上漲、勞資糾紛不斷等問題,因此決定開始向其他亞洲國家分散生產業務。

在這項巨額投資宣告前,7月間富士康成都廠向海外媒體爆料,表示富士康成都廠不僅有姦殺案、跳樓案、生產線爆炸案,黑幕重重;這項巨額投資案宣告後,9月間,富士康山西廠發生大規模的員工騷亂事件。

據傳與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的海外多維新聞網,對於富士康的山西廠事件如此下標:「富士康騷亂凸顯中共新領導人困難處境」。中共新領導人無非習近平與李克強,似乎這樣的勞資糾紛應該由習李兩人一肩承擔。讓人不得不懷疑,富士康一連串問題的背後,是否有中共高層惡鬥博奕?誰是那個影舞者?

富士康已經在逐步撤出中國。但在全身而退之前,中國哪個省市的官員負責向富士康招商設廠,顯然就由那些官員繼續負責提供富士康充足的勞動力與管理那些勞動力。富士康是台資企業鴻海集團的旗下公司,但負責廠區管理的保安人員皆為中方人員。對鴻海集團來說,這是一種讓在地人就地管理的有效方式。鴻海集團顯然授予保安人員一手獨攬的權力,所以才會發生保安把員工往死裡打,還大言不慚地說:「打死了我負責!」

行文至此不禁想起「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典故。保安是富士康所雇用,這些保安的行為富士康必須負完全責任。止不住員工騷亂,卻放進五千名警力武力鎮壓,這也是富士康的責任。作為母公司的鴻海,也難辭其咎。

富士康在中國各地工廠的保安,凌虐員工甚至打傷打死員工,不只山西這一起。長期以來富士康各地廠區員工如何被管理,富士康高層與鴻海高層絕不可能不清楚。就算這些行徑不是富士康與鴻海高層所願見的,甚至在明知「高勞動、低人權」的情況下,駝鳥心態地認為這是中共為換取外匯而提供的條件,我的手上沒有沾血,也難逃伯仁因其而死的責任,甚至應比實際殺人者負更重的責任。

就如同既想吃生猛海鮮又不想背上殺生罪名的貪食者,指著一尾活魚讓店家宰殺卻又心底暗想「殺生之罪,罪不在我」一樣,既與殺生者同罪,還又罪加一等──沒有需求,哪來殺戮?

經過這麼多負面事件,富士康應該全面撤離中國。一來不該再與覬覦富士康的中共官員沆瀣一氣,二來應該證明給中國與全世界看:企業的正常運作,不必靠中共那種高壓強制人民的手段。只有鴻海與富士康在中國以外的工廠一切正常,才能洗刷這個集團在中國的污名。

問題不在鴻海與富士康,問題在中共這個獨裁政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