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中共「維穩」維到了加拿大

【新唐人2012年7月30日訊】維基百科對「維穩」一詞的定義:即維護社會穩定,是改革開放後,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工作重心之一,在胡溫體制時期成為優先任務。維基百科在「緣由和執行」一欄裡說明:根據官方說法,維穩是指:「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讓社會更加公正、更加和諧。」近二十年來,維穩已經是中共當局執政的最重要目標,也是考核中共幹部政績的重要指標,其指導原則是「穩定壓倒一切」。既然穩定可以壓倒一切,當然包括憲法和法律條文上准許的一切權力。

中共暴力維穩的死循環

中國二〇一二年財政預算中,維穩費用逾七千億,連續三年超過國家軍費開支。中國財政部資料顯示,二〇〇九年中共維穩費為四千七百四十四點○九億元,二〇一〇年為五千五百一十七點七零億元,二〇一一年為六千二百九十三點三二億元。年增幅在七百餘億元左右。

同時,中國民間的維權抗暴事件,被中共官方稱為群體性事件,則是年年增多。近幾年幾乎到了暴漲的程度。根據二〇〇五年中國《社會藍皮書》統計資料,群體性事件在一九九三年,是八千多起;到二〇〇六年,上升到近九萬起;《瞭望》週刊報導,二〇〇九年,群體性事件增長到十一萬起。另據清華大學社會學者孫立平提供的資料,二〇一〇中國群體性事件猛增到二十八萬起。二〇一一年的數據沒查到,顯然不會少。這些數字揭示了中共維穩越維越不穩。每年數千萬的老百姓成為中共暴力維穩的受害者。

但是中共的維穩系統已經成為一環套一環的產業鏈,數千萬人寄生在這個產業鏈上,靠這些產業鏈陞官發財。

加拿大華僑之聲何以「維穩」

原本,生活在加拿大,來自中國大陸的華人應該慶幸,不會成為中共暴力維穩的迫害對象。但是,近期一起媒體拒絕播出「六四」廣告的事件,卻顯露出,中共維穩的魔爪已經伸到了加拿大。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暴力鎮壓民主運動,釀成「六四」屠殺慘劇。加拿大溫哥華也像世界許多地方一樣,年年舉辦「六四」紀念活動,追悼死難者,警醒世人。溫哥華支援民主運動聯合會多年來都會於舉辦活動前,在當地中文媒體刊登「六四」活動的付費廣告,提醒人們這個悲劇,並呼籲人們參與紀念活動。

今年「六四」之前,溫支聯照例要在幾個中文媒體刊登廣告,也包括當地的中文電台華僑之聲。這次華僑之聲卻提出了要求,讓活動主辦者刪除廣告詞中的「最近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發生後,民間呼喚民主的聲音越來越響亮」這句話。溫支聯答應了。但是,華僑之聲卻進一步停播了該廣告。

「六四」紀念活動的主辦者溫支聯隨後組織人員到華僑之聲門前抗議,有人高舉橫幅上寫著:「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得到你主子的歡心,其實他們也自顧不暇。」電台在受到抗議以及受到其它媒體追問後表示,是依據電台最新出台的「不宣傳事實上會導致示威活動的公眾集會廣告」這一政策,而取消了「六四」紀念活動廣告。

華僑之聲董事長賀鳴笙回應媒體採訪時表示,該台諮詢了律師等專家人士的意見,在「六四」紀念日後,出台了新的政策,將「六四」紀念活動定義為示威遊行,並認為,這樣的示威遊行是「不安全、不公平和不公道」的。電台表示,不能播放呼籲民眾參與示威遊行的「六四」紀念活動廣告。

二十三年來,全球許多城市和地區都連年舉辦「六四」紀念活動,從未聽聞過一起是「不安全、不公平和不公道」的示威遊行。溫哥華華僑之聲何來這樣的判斷,以至於連收了錢的廣告都不做了?「六四」紀念示威活動會讓誰感到不安全?

示威抗議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筆者在加拿大生活了二十三年,常常感歎這個社會幾乎沒有一天沒有集會、示威、遊行,或罷工行動。人們為表達政治立場和主張、對某公共事務的看法、對政府政策的不滿、對自身權利的追求,對工資、福利、醫保、工時、待遇等的意見、對環境污染或資源開發的態度,對住宅區是否能夠開設商店,是否能夠開辦老人院的立場,林林總總,都有可能讓人們走上街頭進行示威遊行。最常見的示威抗議是民眾為了爭取自身權益,關注公共利益,表達不滿。當然,需要說明的一點是,在加拿大幾乎見不到為了支持政府,為政府的某些政策站台的集會遊行。

對於每天在身邊上演的示威、抗議、遊行、集會,加拿大人無不安之若素。從未見政府、國會、民間,甚或甚麼機構、甚麼人,擔憂這樣會威脅到加拿大的社會制度,會引發社會動亂。更不用說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政府擔憂的恰恰是民間的反對聲浪太大時,會導致政權倒台,因為民主政權由於政策失誤或不得人心,被老百姓用選票推翻是常態。所以,政府不但要保證民間表達意願的管道暢通,更要謙卑真誠地對待民眾的示威抗議。

突然,一個中文電台憂慮起加拿大的社會穩定了,生怕百八十人的紀念「六四」集會示威會引發社會動亂。「六四」紀念活動自然不會動搖加拿大的社會穩定,也不會影響加拿大人的日常生活。而二十三年來在世界各地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恰恰是為一九八九年在中國北京及其它一些地區無辜死難的上千中國人追討公平和公道。顯然,華僑之聲維的不是加拿大社會的穩定,是替製造不公平、不公道的中共政權「維護穩定」。

中共利用海外媒體為自己維穩

近些年,中共為了在海外推廣其軟實力和意識形態,不惜大手筆輸送利益。一方面,中國有著上千萬失學和貧困兒童,依賴海外華人出資救助;另一方面,在短短八年間,中共在全球出資設立了三百六十多所孔子學院,另有五百個孔子課堂,分佈在一百零五個國家和地區。加拿大目前有十四所孔子學院。

同時,中共在海外大力滲透、扶持並控制華文媒體,以期能夠在所在國為自己代言。二〇〇一年九月十八日,在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一個星期之後,首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南京召開。此後,每兩年一屆。「第五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於二〇〇九年九月在上海召開。中共主持成立了「世界華文媒體合作聯盟」,當時正式加入「合作聯盟」的海外華文媒體達一百七十六家,包括報紙、雜誌、廣播、電視和網路等媒體,遍佈全球五大洲。二〇一一年九月十八日,「第六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重慶召開,海外媒體代表從一百三十多個,增加到近四百個。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另有中共中央主要新聞單位和中央、國務院有關部門的代表一百五十餘人出席會議。

被廣泛認為有中共國安背景的鳳凰衛視主席劉長樂說,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的出現,正在形成世界輿論的新格局。當然,這個格局顯然就是以中共勢力為核心的輿論格局,越來越多的世界華文媒體都在順著中共的指揮棒轉。

筆者查閱了一下,溫哥華華僑之聲於二〇一一年九月參與了在重慶舉辦的「第六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溫哥華華僑之聲拒絕播出「六四」紀念活動付費廣告一事,不管是受中共直接指使,或中共代理人授意,還是華僑之聲自律獻媚之舉,都是中共勢力對媒體滲透的結果,是加拿大媒體在加拿大為中共的危局維穩。

文章來源:《動向》雜誌2012年7月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