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胡適、魯迅和錢學森

【新唐人2012年5月29日訊】把胡適魯迅放在一起,沒人覺得意外,但接上錢學森,很多人就不理解了。可是,我們如果搞明白新文化運動稱科學為「賽先生」的問題,就知道馬列主義是如何禍害中國人的。

從年齡上來說,魯迅要放到胡適的前面說。魯迅1881年生,今年131歲,而胡適1891年生,今年121歲。眾所周知,這兩人都是被全盤西化的新文化、新文學的「新風」吹紅的,跟陳獨秀成為新文化及五四運動的三個旗手:陳獨秀舉「德先生」(民主主義),胡適舉「賽先生」(科學主義),魯迅則以「拿來主義」旗杆橫掃中華禮教,最後共產主義禍害中國。

依據維琪百科的介紹,陳獨秀和魯迅都在日本留學數次多年,都沒有拿到文憑。但陳獨秀17歲就考中秀才,考入浙大和日本多所大學,只因為激進而學業中輟才沒畢業。魯迅天資一般,最高學歷是中專:逗留日本是避妻和混玩,無力正經通過學科考試,學醫專業不及格被迫從文;並沒有陳獨秀、秋瑾等革命熱情和憂國情懷,利用人的邪心撈偏門寫罵人文章賺稿費,很世故地以歪才投機,拿官費混吃混喝。愛魯迅的聽我這樣說,恨不得咬我幾口,理性閱讀史料,就知道我是實話實說。魯迅極度缺德。相比陳獨秀和魯迅,胡適更有正才。

胡適跟陳獨秀一樣聰明,18歲考取官費生留學美國,22歲獲取康乃爾大學文學院學士;26歲獲取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與38歲的陳獨秀齊名,回國即成北大名校教授(而魯迅只是北京女子師範大學講師),歷任北大教務長、文學院院長、校長,還任過上海中國公學文理學院院長、校長等職務,當過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士、院長。胡適博士名副其實,著述豐富,在文學、哲學、史學、考據學、教育學、倫理學、紅學等諸多領域都很有造詣,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論才學魯迅相差太遠。

胡適是個正經的西學博士,科舉被廢的時候不到16歲,國學素養貧弱,遠不及辜鴻鳴、章太炎、熊十力、劉文典、陳寅恪等人,反傳統是年輕時的猛浪。後來他意識到了,宣導研究國故以彌補,努力研究儒家、墨家、禪宗等思想。但以哲學演繹和科學歸納的推理方式,把中國基於天人合一、身心合一、知行合一的修煉的道德功夫學問,降級為歐美非功夫的推理的實證學問。現在看胡適的《先秦名學史》、《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中國禪宗史》等研究成果,水準可能還不及韓國《大長今》的編導。研究中國的思想傳統,沒有老莊、孔孟、墨子、神秀、慧能等道德實踐和水準,說白了,好比華雄在關公面前舞大刀。

新文化運動的兩個旗手和一個揮舞大刀猛砍禮教的三個人,陳獨秀真情求民主必被中共開除,胡適在大學是合格的學者在民國是合格的公民和守法的政治人物,魯迅是個精神病人。胡適比陳獨秀理智比魯迅正常,他提倡民主有切實的公民理念,有對自由、人權、個人尊嚴的知識和實踐。胡適關於只有個人有了自由,國家才真有自由的言論,理性且合乎歷史事實。公正地說,戴哲學和科學的西洋鏡看國學,難免隔靴搔癢的偏見和幼稚。但胡適人格健全。以歐洲人為參照,看胡適比較像孟德斯鳩和康得,理性溫和;看陳獨秀比較像伏爾泰和盧梭,機敏卻管不住下半身;單就身體和性情而言,看魯迅比較像尼采,文弱、自卑而極度神經質。

相比之下,魯迅跟要民主的陳獨秀、講科學的胡適完全背道而馳,沒有復興中國的心願,更不想維護任何普世價值,作品的社會作用主要是誹謗中國傳統,用今天的話來說,叫去中國化。我這樣說魯迅,即使一直反中共暴政的人也覺得不爽,忍不住要頂我兩句。但只要像個律師,理性冷靜地尋思我上面所說,還是會認可的。中國現代史就這麼怪異:民主主義者陳獨秀創立了中共,卻被中共開除。胡適宣導科學實證和白話文學的新風,為中共統治和危害中國開闢了道路,卻被逼到臺灣客死異鄉,兒子在大陸被逼死;魯迅狂人被當作民族脊樑。

這是他們的宿命:魯迅浮躁而邪惡致富成名折壽只活了55歲,陳獨秀情急受挫而抑鬱窮死比魯迅還多活了7歲,胡適擇偶和參政都理性所以能活70歲(以我之見,請賽先生還是折了壽,跟性情浮躁的熊十力相比少活了13歲)。胡適宣導「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學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毛時代必須被冷落(禁書),即使缺席中共也要猛烈批鬥他,以成全魯迅。胡適怎麼說都受過正規的西學教育,有嚴謹和求實的理性思維態度和能力。魯迅沒有。

這樣看來,魯迅在新共工酋邦走紅完全是出於毛時代的政治需要。魯迅的文筆和才華不如中華民國時代的林語堂、梁實秋,甚至不如他的漢奸弟弟周作人,所以被捧紅為革命聖人,主要還是毛澤東搞痞子暴亂的需要,利用其太監人格替換胡適的權威。這樣其作品才被編入大陸的大學、中學的教科書,用以洗腦。其小說、散文、雜文因為反人性和偏執狂,純真的孩子和正常的成年人都不會主動去讀。就我的經歷而言,沒有語文老師的講解和必須的考試,我讀不懂也不想讀《狂人日記》、《藥》、《祝福》、《孔乙己》。魯迅對新共工酋邦的真正價值和意義就是誹謗辛亥革命和北伐戰爭。魯迅學院就是教人如何反邏輯說胡話地犯精神病。

我以為,共產黨和毛澤東力捧魯迅,完全是邪氣相投。不知從何時起,傳毛澤東這樣說魯迅:魯迅如果活在「解放後」,或者沉默或者坐牢。毛澤東有可能這樣想,但誰會、誰敢這樣問?誰這樣問過或毛這樣說過,如何證實?這僅僅是一種想當然的感覺和推測。胡適的作品早在中華民國統治大陸時,就自然走紅了,是出版自由與和為貴傳統的合成,不須中共捧,很自然的事。看歷史,胡適被冷落也就是毛澤東時代。大文革結束後,魯迅逐漸退場。

錢學森跟中共有緣。錢學森1935年前往美國留學,先入麻省理工學院,後入加州理工學院,投在空氣動力學教授馮•卡門的門下,和馮•卡門等人合作,設計了美國第一枚下士導彈,建造了美國最早的火箭發射台,是美國導彈事業的奠基人之一:「幫助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流強國的科學家的銀河中的一顆明亮的星」。錢學森跟隨導師馮•卡門,先後在加州理工學院和麻省理工學院任教(麻省理工學院最年輕的終身教授),擔任過美國核心軍事工業美國噴氣公司的顧問。錢學森只是個科學家,沒有匹配的哲學素養和專業外的理性思維能力。

抗戰之後,胡適曾經兩次邀請錢學森回國任教:1945年請錢任教北大工學院,錢還在加州理工學院聘任期內;1947年錢回國完婚,胡適代朱家驊邀請錢學森出任交通大學校長。錢因為植物學家殷宏章嘮叨在國內無法進行科學研究的苦悶,回絕了胡適的邀請。中華民國的學者文人,德行普遍不及軍人蔣公中正,理解不了蔣的民族主義情愫,被中共愚弄。在國共之間的選擇上,錢學森憑感覺和受人影響,跟人文學者熊十力、陳寅恪同水準,不及胡適。

二戰過後,美國出現了反共的麥卡錫主義運動,使美國免受共產主義的禍害。錢學森1949年因親共受到聯邦調查局調查,「國家安全許可證」被吊銷,不能再進行噴氣推進的科學研究和留在學校實驗室工作,做間諜的路被堵死;1955年被美國用以交換在朝鮮戰爭中被俘的飛行員放回大陸,1956年出任中共科學院力學研究所首任所長,1958年參與創建黨的科學技術大學和研製航太運載火箭,並在《知識就是力量》雜誌發表《農業中的力學問題》,論畝產萬斤不是問題。當農民的經驗告訴毛澤東畝產萬斤不可能,邪噁心靈和受錢的影響寧可信其有。錢學森1959年8月,加入共產黨;1999年9月,榮獲兩彈一星功勛獎章。

1950年代,大陸清算胡適思想,胡適驟然醒悟:他跟陳獨秀以德先生和賽先生比喻民主和科學,把抽象事物看作人,把科學方法和民主憲政當成宗教偶像「盲目崇拜」。我以為,魯迅是個壞人,以筆為刀,中共在民國的刀筆吏;胡適和錢學森還好,錢學森落入馬列主義陷阱:把力學當哲學用,以不可量化的概念,空泛地論證糧食可以畝產萬斤,為毛澤東的權欲服務。錢學森好在靈性猶存良知尚在,1980年代大力宣導人體科學,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時沒亂說話。佛雖無情慈悲為懷。魔亦無情別有用心。中共邪魔無情專職害人。你受過害嗎?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