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陳偉群的「中國情結」

【新唐人2012年1月17日訊】陳偉群充滿對中國的誤解

加拿大年輕英俊的華裔花樣滑冰選手陳偉群,前不久受到加拿大媒體的緊密關注。一方面是他接連贏得一系列的滑冰獎項,並成為加拿大二○一一年度最佳運動員;另一方面,是他的一些有關讚美中國的言論引起社會各界的熱評。有人認為媒體對陳偉群的話有斷章取意之嫌;有人認為陳偉群的一番說法,確實充滿對中國的誤解和一廂情願,而且對加拿大十分不公平。

陳偉群去年訪問完中國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現在我越來越覺得我是中國人了」。他這麼說如果是顯示他認同甚至強調自己的祖籍、身份、血緣,其實無可厚非,但是他在感歎自己的父母為將自己培養成優秀的滑冰運動員,付出了艱苦和巨大代價時,他接著說:「在加拿大不管多努力,還是被人藐視。如果我的父母沒有從中國移民來加拿大,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

就在媒體熱評陳偉群的這番說法時,二○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陳偉群榮獲LouMarsh杯,成為加拿大二○一一年最佳運動員。該獎從一九三六年起每年頒發,給予加國最出色的運動員。陳偉群以二十歲的年紀,和加拿大歷史上一系列運動員巨星並列。

在陳偉群成為世界級著名運動員訪問中國時,受到禮遇和款待是可以想見的。也許中國當局花費公款款待他的規格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所以讓他受寵若驚,感慨自己的身份,誤以為中國政府對所有華人都很慷慨友好,所有生活在中國的人民都很幸福富足。

中共盜用國家資源收買支持

陳偉群確實太年輕,他在加拿大一心追求成為優秀運動員的生涯中,沒有機會瞭解一個真實的中國。他生活在加拿大,超越不了自己的生活常識去明白,中國的唯一合法公開活動的政黨──共產黨可以數十年佔據統治地位,盜用政府名義,以全國人民的名義,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他不知道,中共可以用無限的資源招待任何對他們來說有價值的客人,中國政府不需要預算,不需要向任何機構報賬,不需要經過任何形式的民意檢驗,不必接受任何層級的質詢,不會受到任何媒體的監督。總之,他們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想巴結誰,就可以不計成本的巴結誰。他們從十幾億人民身上剝奪和聚攏的巨大財富,當然可以讓他們為所欲為。

近些年來,各國的政客、名流、學者、專家以及各種對共產黨有用的人,都被中共請去體驗繁華盛世和接受帝王般的招待,很多人從此成為中共在西方社會的傳聲筒和宣傳機器。尤其是那些在民主國家整天受民眾質疑批評的政客,到了中國受到的禮遇和簇擁,是他們在自己國家想都不敢想的。

於是,西方社會開始流行所謂的中國奇蹟、中國模式、中國崛起、中國力量。似乎中國應該成為全世界追捧的模範超級美好大國。

陳偉群當然也不例外。他說,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一直專注在學習和訓練上,沒有機會到外面去遊玩,中國之行讓他大開眼界。

中共用全國財力供養運動員

中國的體育制度可以說是一個獎牌黑洞。有些體育項目離普通民眾太遠了,一般老百姓一生都很難接觸到。從小被選中的體育苗子需要過五關斬六將才能真正進入培訓程序。國家對體育苗子進行全封閉式的培訓,這些人不但犧牲了學業和家庭,嚴重缺乏社會基本常識和經驗,也失去了一個正常人健康成長的權利。體育人才在黨國需要的時候完全是政治工具,甚至會被安排輸掉比賽,沒有權利自由發揮,更沒有權利成就個人的光榮。許多運動員在失去獲獎能力後,當權者棄之如敝屣,毫不愛惜。已經有許多報道披露曾經的體育明星退休後帶著滿身傷患,被迫做按摩女、搬運工,由於缺乏生存技能,甚至有人落到乞討的境地。

中國是舉國制體育,全國供養幾個獎牌運動員,不然中國體育估計連一些東南亞小國都不如。所以,有輿論認為,中國是金牌大國但卻是體育小國,它的功利和血腥,與真正的體育精神和奧運精神完全背道而馳。

在加拿大則不然,在任何一個居民社區都有相應的運動場所和體育設施。絕大多數這些場所和設施都是免費使用的。筆者居住在多倫多西部的密西沙加市的一個普通社區,約十分鐘步行路程就是一個社區中心,包括三個足球場、四個網球場、兩個橄欖球場、一個游泳池、數個室內球場、一個健身房,還有許多我叫不上來的場地。

在這樣的環境裡成長的陳偉群,無法想像一個中國的孩子可能根本就沒有機會接觸他夢想的體育項目。陳偉群如果生在中國,作為一個廣東人,可能把滑冰當作玩樂的機會都沒有,更不用說成為今天的滑冰巨星。陳偉群抱怨在加拿大沒有獲得足夠的金錢支持。他不知道,在中國,運動員在被政府供養的路上是踩著成千上萬的人的腦袋爬上去的,而且只有成為明星之後,才會獲得金錢和鮮花。

陳偉群在事後接受CBC專訪時表示,他不知道中國存在人權問題。他還說自己太幼稚了,作為一個運動員他一直生活在一個泡泡裡,訓練時連電視都不看。他表示也許應該做更多的功課,好好看看周圍的世界。

文章來源:《動向雜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