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雲:對「政治改革」與「革命」的探討

【新唐人2012年1月2日訊】現在的中國人對於中國的政治現狀,幾乎已經達到了一致的認為「現在的中共政權是中外歷史上最惡劣的政權」。但是,怎樣對待這個惡劣政權,至今仍舊沒有達到一個合理的共同認識:受壓迫的基層民眾對於中共恨得牙癢癢,恨不得馬上拿起刀槍把共產黨政權推翻掉;在知識階層,至今還很少聽到如此的議論。他們還熱衷於「政治改革」。至於「革命」一詞是絕口不提的。其實,這兩種認知的不同,也反映了他們社會地位的不同。為了認清中國的前途問題,我們必須首先認清以下的諸問題:

1.「政治改革」是解決「內部矛盾」,「革命」是解決「敵我矛盾」

「政治改革」就是「利益的重新分配」。一個政治制度,如果沒有達到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可以通過代表利益的各方進行協商,尋求一個各方都能接受的妥協方案,共同遵守。這就是通常說的「政治改革」,它是解決「內部矛盾」的方法。

但是,如果在一個政治制度中的利益各方,其利益矛盾十分尖銳,達到了無法容忍,也無法妥協的時候,這種矛盾就成了「敵我矛盾」。「敵我矛盾」只能用「革命」手段來解決!

2.中共與受壓迫的勞苦大眾的矛盾是「敵我矛盾」

中國當前的矛盾是中共統治階級與被壓迫的全國基層大眾的矛盾,就是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中共統治階級絕對不會自動的放棄他們的既得利益;基層大眾為了活命,則必須爭取公平的公民權利。這是無法利用協商解決的,因此必須採取革命的手段,來奪取公平的權利。

「自由」與「平等」是與生俱來的人權,任何人都不能剝奪!

3.「政治改革」是當權者的政治施捨,因此其道路既彎且長

由於當權者掌握了權力,他既可以「施捨」,也就有能力「收回」。另外,他們為了保護他們的既得利益,就會使「政治改革」的腳步儘量放慢,以至於無限延長,也就是無限期。對於統治者來說,「政治改革」猶如馭驢者在馱驢頭上懸掛了一束稻草,對馱驢來說:是引誘,可看而不可及。類比:對於被壓迫的國民來說,「政治改革」只是「畫餅充飢」!

4.「政治改革」鮮有成功的

在中國歷史上曾經有過三次「變法」——商央變法、王安石變法、和戊戌變法。「變法」就是如今所說的「政治改革」。

在三次「變法」中,除「商央變法」成功了以外,其餘都以失敗告終。究其原因,就是由於變法觸犯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這一群人手中握有極大的政治能量,他們必然會反抗。以致於使得「變法」失敗告終。

「商央變法」與其後的王安石變法、和戊戌變法卻有本質不同。「商央變法」的目的是使秦王朝的權利更加集中。秦王朝的統治者當然力促其成。

以現今的中國的政治生態,比照「商央變法」:其實中國的「政治改革」天天都在進行,只是沒有向著我們期待的方向進行。它是越來越嚴厲,越來越專制獨裁,越來越法西斯化。

中共為了加強其統治,在城市除了原有的「公安」系統監督國民外,江澤民為了保護他自己,又建立「武警」;隨著階級矛盾急劇尖銳化,又「防爆警察」、「城管」等等統治機構,監督中國國民;為了欺騙民眾,在網絡上建立「防火牆」過濾網絡消息,使中國民眾與國外絕緣;為了監督民眾互通消息,又建立了「網絡警察」、推行「網絡實名制」。——這些都是中國的統治者中共用老百姓的納稅錢,建立監督、鎮壓老百姓的工具。這些作為,難道不是加強他們統治的「政治改革」?

他們在進行這種加強他們統治的「政治改革」時,根本不需要通過「立法」手續。更不需要通全國國民的討論。這種加強中共統治的「政治改革」天天都在偷偷摸摸的進行。只是在這罪惡的政權下,大家都習以為常了,反而認為是統治者的「權利」。

然而,當前在中國國民所期待的「政治改革」卻是要對國民鬆綁;對統治者限制、進而剝奪當權者的非法權益,實現人人平等的現代人類社會的先進社會模式。這就與當前的中共政權的利益格格不入。他們必然地會阻擾。

這就證明了一個規律:在極權統治下,凡是有利於集權的任何「政治改革」都是暢通無阻的;相反的,凡是分權的任何「政治改革」都是困難的。都是癡人說夢!當前的中國現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政治改革」夢幻者為甚麼還不醒悟?

5.「革命」則是首先剝奪統治者的一切權利,在無干擾的條件下重建新政權

在剝奪了統治者的權利以後,我們可以在不受他們的干預下,按照我們的計劃逐步實現我們的政治理想和政治建設。——這不再是接受「施與」;而是行駛我們的權利!在不受干擾下建設新社會,自然容易得多。

6.有人會偽善的說:「革命」是「暴力」,就會「流血」,因此他們反對革命

其實,在極權統治下,統治者天天都在行使暴力,天天都在流血。如果這種暴力多統治一天,就意味著有更多的無辜民眾被迫害致死。我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自從共產黨成立以來被迫害致死的無辜民眾,早就超過了我們利用革命推翻它可能的犧牲!

再說,中共在他們的反革命奪取政權時不也是採取流血的手段嗎?為甚麼我們在行使正義的、打到反革命的中共政權時就不能採取流血手段呢?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在奪取政權時的歷次戰役中,還是獨一無二的採取了滅絕人性的「人海戰術」的呢!

「人海戰術」就是驅使中共統治區的老弱婦女(青年人早已被趕去「參軍」打仗了,老一點的被趕去組成運輸隊「支前」去了),抱著孩子,哭哭啼啼的(共軍正需要這樣)在中共進攻部隊前面打頭陣(號稱:「人肉坦克」)。——中共的這種戰法有兩個目的:其一,中共軍隊利用活人作為他們衝鋒的「盾牌」;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他們利用老弱婦孺進行「心理戰」,瓦解國軍戰鬥意志。因為國軍也是來自老百姓。

共產黨的「人海戰術」絕非國民黨的造謠。我的「同改」[注一:同班學習為「同學」。類推,同隊勞改為「同改」。——這是一個「老革命」的發明。]中,有多人親歷其事。

——想想吧,偽善的先生們,你還能說我們用革命手段打倒中共反革命是「不應該」嗎?

7.關於中國國民的「素質」問題

在中國政治民主化的問題上,有人說「中國人的『素質太差』因而不能實行民主。」持此論者,前有中共黨魁、漢奸、日本及蘇聯雙料特務江澤民(瞧,中共的黨魁都是這樣的人渣!)現有博客韓寒。

他們首先杜撰「中國人的『素質太差』」,然後根據「中國人的『素質太差』」,斷言在中國「不能實行民主」。因此,就由中共繼續獨裁專政。——對於這種論調,必須加以痛擊!

首先,我不知道他們所指的「素質」是甚麼?是指教育水平,還是道德修養?如果是指教育水平,那麼毛澤東、周恩來都是沒有畢業的中學生。至於後繼的周恩來的「養子」李鵬,雖然曾經被中共拔苗助長,送到蘇聯留學,卻沒有一門課程及格。因此頂多也只是個中學生水平。——他們不都是操控全國政治生活的「國家領導人」嗎?如果指的是道德修養,那麼中共台上人物,就沒有一個具有作為人的基本的道德水平。關於此類揭發甚多,此處不再贅述。

其二,「民主」是政治制度,是上層建築。在這種政治制度下,國民只需要選出他們信賴的社會精英去領導政府為國民服務。因此領袖的素質才是最重要的!

「民主」制度就是「選賢與能」,也就是說挑選既「賢」且「能」的人領導政府。其中「賢」是首要的條件。再從「賢者」中再選「能人」。——基於這種標準,歷來中共的統治者就沒有一個是合格的!如果在中共政權中有「賢者」,就不會有歷次的政治運動;如果在中共政權中有「能者」,就不會有「大躍進」和「大饑荒」。

中共統治者及其走狗代言人,反污中國國民「素質太差」,其實是混淆是非,惡毒至極!

其三,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他們不是已經實現了民主選舉嗎?難道台灣人的素質,天生的就比中國大陸人的素質高嗎?可見那些持「中國人的『素質太差』」論者,是對中國人的惡毒誣蔑!

其四,由於台灣人的領袖是由老百姓選舉出來的,每個參選人,必須「討好」選民。他們所提的政綱,必須是急多數選民之所急。可見選民才是「主人」;領袖只是實際意義上的「公僕」。這種領導人絕對不像統治中國大陸的中共頭目。中共頭目是統治者。他們考慮的是權利鬥爭,是他們自己的利益。他們從來也不把民眾利益放在心上!——台灣與大陸各自的政治生態,就是「民主」與「獨裁」,孰「優」孰「劣」鮮明的對比。這種鮮明對比竟然發生在同一個民族(中華民族)內部。因此對任何藉口「民族素質」論者,都是一記耳光!

其五,在民主制度中,法律是面向全民的。它不是統治者的統治工具。領袖犯法照樣依法懲處。陳水扁被台灣民進黨推上總統大位(這當然是選舉中的一個缺失),後來他以權謀私,貪污受賄。最後還是逃不出法律的審判,被送入大牢。

以此對比中共的現政權:人人貪贓枉法。當權者投鼠忌器,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於追究貪贓枉法者的法律責任。——這難道不是又一個「民主」與「獨裁」,最實際又鮮明的優、劣對比嗎?

順便提一下:陳水扁出身「三級貧農」,當屬中共所說的「革命階級」。然而在他當上總統之後,卻幹上偷雞摸狗之事。這正好反證了共產黨的「階級學說」純述虛構,是欺人的偽「學說」!

其六,民眾對於「民主」的認同,是通過教育得來的。一個民主的政府,是處處考慮提高國民對於「民主」的認知的。關於這方面,國民黨在建立國民政府以後,是劍及履及的。他們在中小學開了不同水平的「公民」課。介紹民主政治。本文作者初淺的民主意識,也是得益於當時的民主教育。比如說,在1949年,當我剛剛接觸到中共時,我就發現中共的「人民政府」絕非他們所宣揚的「民主政府」。我曾對老師說,「共產黨絕對不是民主的。」理由很簡單:他們高喊其領袖毛澤東「萬歲」,「紅太陽」,「大救星」以及「共產黨萬歲」。然而這些頌詞都是封建王朝對其封建帝王的吹捧,自稱「民主」的政權豈能套用!然而他們(共產黨)用得卻很「熱情、自然、流利」。因此我就斷言:共產黨政權絕對不是民主的!——當年老師怕我惹麻煩,叫我「千萬不要再說!」不過,後來我還是當了「右派」!

其七,按照共產黨的說法,到了共產主義社會,「國家」就消亡了。——那麼作為統治者的共產黨又豈能獨存?共產黨又豈能「萬歲」?

8.中共是前蘇聯侵略中國的代理人。中共的「革命」性質是屬於反革命

如果我們正視歷史就可發現:中共的「建黨」,就是在蘇共的領導下按照蘇共的模式建立的。

蘇共就是一個反民主的集權組織。它推翻了俄國二月革命所建立的民主政權——臨時政府。然後它又向外擴張,兼併了十五個鄰國,最後建成了一個由十六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此後在東方,他們利用中國國內的軍閥混戰無暇顧及北方領土時,鼓動原屬於我們的蒙古地方[注二:蒙古和西藏,當年都稱為「地方」。當時中國行政區劃為二十八「行省」和兩「地方」]獨立,建立了由蘇聯控制的「蒙古人民共和國」[注三:「蒙古人民共和國」沒有得到中共以前的中國歷屆政府承認]。

另一方面,蘇聯又以「第三共產國際」名義,到中國組織中國共產黨。並指令初建的中國共產黨滲入國民黨內部發展壯大。壯大以後的中國共產黨又處處與國民黨領導的國民革命作對,破壞中國的民主革命。所謂的「南昌起義」就是滲透在西路北伐軍中由共產黨控制的部份軍隊發起的對國民革命的軍事叛變。最後迫使國民黨不得不清黨。這就是中共所謂的「四一二政變」以及「蔣介石叛變革命」的歷史真相。這種做賊喊賊的做法,也是中共一貫伎倆!——以後的歷史證明清黨並不徹底。以致於中共潛伏在國民黨中的餘孽,在中共的反革命內戰中,一直起著對國民政府剿匪的,極大的破壞作用。

中共叛變國民革命失敗後,共產黨並沒有死心,1931年又在蘇聯的扶持下,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從表面上看來,它是中國的「國中之國」,實際上它是蘇聯在中國境內的「飛地」,也就是蘇聯的一部份!——這難道不是中國共產黨出賣中華民族的領土嗎?也就是說,中共就是賣國賊!這與中共建國後出賣大片國土的事實是一脈想承的。

9.中華民國才是中華民族的「正統」

中共歷來是靠欺騙起家,當它奪得政權以後,仍舊不遺餘力的利用造謠和欺騙,塗改和偽造歷史,自稱它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迫使中國民眾相信他們就是中國的「正統」。

的確,現在在中國還有不少較年輕的中國人認定中共是中國的「正統」。因此,他們認為中共的政權是不可侵犯的。殊不知中共的政權是利用各種非法手段,包括對外出賣民族利益,對內強取豪奪,非法得來的。——中共利用抗日戰爭後的民生凋敝,國內困難重重,造謠、挑撥、離間,推翻了中國民主革命的成果的國民政府,建立了反革命政權——因此這個中共政權是罪惡的。如果你站在民主立國的立場,你就絕對不會認定目前的中共政權是「正統」。

真正的「正統」應當是民主的「中華民國」;當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一個反革命流氓組織!

10.中共以「民主」為號召「革命」;在奪得政權後,卻以獨裁專制代替了民主。「民主」卻成了禁忌詞彙。——也就是說,「民主」是中共的奪取政權的「手段」,不是他們的政治「目的」!

有人曾經對我說,「既然共產黨打敗了國民黨,就意味著共產黨是『革命的』,國民黨是『反革命』」。共產黨也曾自我標榜「人民選擇了共產黨」。——對於這兩種說法,我認為有討論的必要。因為他們「似是而非」,且具有極大的欺騙作用!

我們必須認清共產黨歷來是:為了達到目的,從來是不擇手段的。他們「唱」得非常漂亮;「做」的卻是非常醜惡!正因為他們的任何「保證」從來也不准備實踐,因此他的唱調可以無限制拉高。——這可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對手,包括負責任的政黨和負責任的政治人物都無法達到的。因此,在國民黨和共產黨的鬥爭中總是處於劣勢,原因也就在於此。

比如說,共產黨在爭取國內群眾和外國「友人」,特別是美國政客支持時,他的「民主」高調比國民黨高得多。以至於在國內有許多「民主人士」,站在共產黨一邊與國民黨為敵。這些「民主人士」包括聞一多、李公樸,以及中共封為「六君子」後來投共的章伯鈞、羅隆基、儲安平、章乃器、黃炎培、史良等人。——他們在國民黨心臟地區極力抨擊國民黨,因而也影響了許多知識界和文化界的人士對國民黨的信心:這對共產黨的奪取政權起了極大的輿論作用。——後來在中共的政權中,他們都佔了一席之地。可是,當他們在中共政權統治下才發現,原來共產黨更加不民主。他們為此稍加評論就被中共打成「右派份子」。——其情豈不可悲?然而他們是不可與其他大多數「右派份子」一樣值得同情和尊重。他們是不值得同情的,因為他們害了國人,也害了自己,是咎由自取!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是:在國際上也曾風靡一時的「左派」。他們怎麼看國民黨都不順眼。這些人的代表人物包括美國學界的「中國通」費正清。費正清以「中國通」身份,影響了美國的學界和政界,因此也影響了美國政府對中國(國、共兩黨)的決策。其中最重要、必須一提的是:當年美國總統杜魯門派遣馬歇爾為特使,來華「調處」國、共兩黨在戰後合作,建設民主新中國。然而,馬歇爾是帶著對蔣介石的成見來的,在調處過程中,他處處袒護毛澤東。

由於國民黨在抗日戰爭中,接受了美國援助,馬歇爾一到中國就趾高氣揚,迫使蔣介石召開國共的重慶談判。在重慶談判中,他亦步亦趨的按照毛澤東的陰謀,以「休生養息」為名,迫使蔣介石在戰後遣散許多抗日部隊。——這段歷史陰謀,在毛選二卷中有所論及。

不過在執行時,中共的裁軍是:只裁減了部隊「番號」,裁減番號的部隊溶入保留番號的部隊中。結果是共軍的一個團比原來的一個師還要大。以上是我的同改,中共老幹部告訴我的。以後也從其他方面得到證實。

國民黨的部隊是在馬歇爾的監督下,真實的按協議執行了。被遣散的部隊,加上汪精衛的偽軍,後來都被中共收編,使得中共突然壯大,最後奪取了政權!

馬歇爾來華「調處」大大的幫助了共產黨奪取政權,可是毛澤東也沒有感謝他。當他即將奪得政權時,迫不及待的發表了「馬歇爾滾回去!」並且宣佈「向蘇聯一邊倒」的政策;定美國為「美帝國主義」。——我很奇怪,這些知名的「人士」,包括杜魯門、馬歇爾、以及遍及中、外的「左派」們,竟然是如此的愚蠢!

這裡我們必須知道,在二戰後的蔣介石,在國內和國際間充滿「左傾」思潮條件下,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際上都是十分孤立的。相反的,中共卻是得到各方援助。這就是由於他們的欺騙宣傳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例子很多,本文不再詳述。

美國自身反對共產主義,卻在中國援助了共產黨建立政權。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它是違反美國的傳統國策的!更遭的是:他們竟然扶植了一個潛在的敵人!現在要想打敗這個敵人,就要用幾萬倍的努力才能對付了。——歷史的教訓豈能忽視!

從以上所舉的歷史事實可以說明一個社會現象:即,被眾人謳歌的,比如毛澤東、馬歇爾,往往名不副實!相反的,被眾人詆譭的,比如蔣介石、右派份子也未必是應該詛咒的!——總之,應該多用自己的腦袋思考;不應道聽途說,人云亦云!

11.中共以消滅階級的「社會主義革命」為號召,卻造成了新的、絕對化的剝削階級——中國共產黨

社會主義者認定:自從有史以來人類社會的發展已經經歷了四個歷史階段:即原始共產主義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並且提出了沒有剝削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其中「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期階段。「共產主義」是人類社會的「最終階段」。

共產主義者認為,「國家」是「階級統治的工具」。等到了「共產主義」,「階級和國家都消滅了」。——這就是他們提出的「社會發展規律」。社會主義者杜撰的這部歷史,就是「社會發展史」。

其實這部「社會發展史」,並不符合真實的人類社會發展歷史。它是社會主義者偽造的「學說」,是杜撰出來的「歷史」。

社會的發展本來就是隨機的過程。實際上,世界上各個民族的發展歷史,並不是統一的經歷了「五個階段」。比如說,歐洲的社會社會發展過程和美洲的社會發展就是極不一樣;又如,中國的歷史你能分清五個階段嗎?既然分不清,只好由「學者」(如:郭沫若之流)杜撰、附會了。

其二,既然「共產主義」是人類社會的「極終階段」,這也意味著,到了「共產主義」人類社會就不會再發展了。——成了殭死的社會。你能相信嗎?

在這裡我們姑且不對社會主義者的人類社會的發展階段理論(其實是十分荒謬的)進行分析與批判,單就他們的口號與其實踐進行分析和研究。分析和研究的結果是:他們消滅了舊的、相對模糊的「階級」,卻又造成了新的、絕對化的統治剝削階級——中國共產黨——這個統治剝削階級是全方位的控制,其中包括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甚至國民的私生活,例如民眾的生孩子的私事……。

其三,這個階級統治有極嚴密的統治系統。中共的階級統治系統不是一條線,也不是一個平面網,而是一個佔據三維空間的像海綿一樣的組織系統。它滲入到整個社會每一個「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每一個人都被監視著!這難道是我們能夠容忍的嗎?

12.他們過去是以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為號召,奪權並建立共產黨政權;現在卻強調「民族主義」抵制全世界的民主洪流,確保他們的腐朽的獨裁專政。——這說明共產黨人所說的「主義」,其實都是隨機的,一切都是根據他們當前的需要來決定的。你若是「執著」於中共的某項主義和號召,你就可能被打成「反革命」。

13.現在的中共統治下的社會是官僚資本主義社會

在中共的建國初期,中共以消滅剝削的名義,剝奪了私有財產,建立了國有經濟。或者說,「社會主義經濟」。

「社會主義經濟」其實就是「國家資本主義」。一切操控在共產黨所控制的政府手中。但是這種經濟制度實在不好,以致於使得國窮、民更困。居然在物質分配上實行了憑票分配制度,而且一拖就是二十多年。在那段時期,人人缺食少穿,人人浮腫,肝炎蔓延。——真是「共慘」!

自從毛澤東下地獄後,鄧小平提出「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政策。這種骯髒政策,無論就「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來分析,都是該詛咒的!誰是那先富起來的「一部份人」呢?其實就是他們自己!他們以各種名義,各種骯髒手段,掠奪財產,先富裕起來。形成了一批新興的官僚資本。實行了官僚資本主義!

至於那意味中的「後」富起來的大部份人呢,卻永遠沒有消息。可見鄧小平提出「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政策就是在中共無數的欺騙中,新增加的一個政治欺騙!俗話說:債多不愁,虱多不癢。無窮大加一,還是無窮大:多一個欺騙又何妨!——這也是中共的一貫信條!

14.官僚資本是從國家資本和國庫中盜竊得來的

「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是鄧小平提出的。由於領導階層都有機會,自然不會反對;沒有機會的平民,想反對也沒有「機會」。

「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大規模的執行,要歸罪於朱鎔基。是他把國有資產無賞的私有化到他們自己的口袋裡去了。以致於中國共產黨又來了一次「大躍進」——他們在一夜之間,創造了大量的「億萬富翁」。其數量之多,財富之大,比老牌資本主義在二百年來所積累的成就還要可觀。——這難道不是朱鎔基的罪行嗎?

據說,朱鎔基曾經是「右派份子」。依我看,他是混在「右派份子」隊伍中的階級異己份子!

15.現在的中共政權是人人都在貪、都在盜、都在犯罪。在中共當權者中,就沒有一個是「乾淨」的,人人都有把柄被對手抓著。投鼠忌器,誰也不敢動。誰敢、誰能進行真正改革?因此,局內人談論「政治改革」只是利用欺騙,緩和階級矛盾;局外人談論「政治改革」只不過是癡人說夢!

16.結論:

既然「政治改革」不能成為事實,為甚麼我們不能另尋途徑?——「革命」就是必由之路!

流氓的力量絕不可輕估!因為他們是不擇手段的。對待這種對手絕不可拘泥傳統的約束——當對方打來時,你還死抱著「君子動口不動手。」至少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在必要時,則不惜以加倍的還擊!

2012年2月6日修訂稿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