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1年11月21日訊】瑣事纏身已經多日,今天就我關心的人和事上網一看,吃了一驚,怎麼秦永敏先生星期三(2011-11-16)上午又被抄家、人也被帶走?我打了一下他搬家後給我留下的手機號碼13986183138,沒人接;再打家中電話027——86691216,自動回音說「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看來至今未歸,需要引起各界的關注。

秦永敏先生為了中國的民主人權事業,八一年被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八年,九三年因為起草《和平憲章》被勞教兩年,九八年又因為籌組中國民主黨,被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入獄十二年。但他矢志不渝,愈挫愈勇,2010年11月29日從武漢漢陽監獄刑滿釋放後,繼續關注中國的民主人權事業,不僅在理論上有深入細緻的研究與推廣,更積極投入到廣大弱勢群體的維權報導,組織為貧病交加的民運同仁救助呼籲。

秦永敏先生的作為,為現行體制下專橫腐敗、社會不公提供了一個和平理性解決的小小窗口,為許多瀕臨絕路的冤屈民眾找到了一線光芒和溫暖。可以說,秦永敏先生那種勇敢和堅忍不拔的品質正是當今中國社會所最為稀缺和寶貴的,他那負責任、務實的行為無論對國家還是對人民,都是有大功而無一害的。但遺憾的是,無論中國還是國際歷史上,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不可能讓任何人尤其權貴們毫髮無損,總是建立在對不公正之特權進行革除或限制基礎上,才能創造出新的社會活力與動力,這樣一來,國家和人民的忠臣勇士,就恰恰就被阻礙歷史進步之既得利益集團與幫凶爪牙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非要消滅不可的「敵人」。可以說,這樣的「敵人」苦難越深重,就把當時社會的殭化、昏暗、殘暴、野蠻襯托得越明顯及越徹底,耶穌、岳飛、袁崇煥、彭德懷,張志新、林昭、劉曉波、高智晟等等,莫不如此。我也記不清秦永敏先生這次出來後已經幾次被抄家了,幾次被武漢公安與國保請去「失蹤」了。中共特別愛樹典型,看來襯托時代「悲壯」的重任現在落到了秦永敏先生身上,中共當局既然要樹秦永敏這一「典型」,我的這支禿筆就不妨助他們一臂之力加以宣傳。

為了存托「中國特色」的國之「和諧」,家之「安全」,先不妨比較一下外國的情形。在老牌的「萬惡的資本主義」英國,根據《佔住者權利法》,即使一個流浪漢,他那棲身的破屋「風可以進,雨可以進,可國王和他的士兵不能進!」;還有一個故事,德皇菲特列大帝要在波茨坦宮後院修建一個御花園,正巧在御花園區內有一個又破又爛的磨坊,當然這個磨坊是要拆了。然而磨坊主人無論皇家給多少錢他都不答應拆,因為那是他的祖傳。菲特列大帝聽了匯報後便通知磨坊主人到了皇宮,菲特列大帝給他做了很多工作,磨坊主人還是不答應拆,菲特列大帝便說:「你不答應我就讓強佔。」 磨坊主人也急了:「你強佔我就告你。」 菲特列大帝聽過這樣的話後,從御椅上走下來,握著磨坊主人的手說:「沒想到德國的法律被德國人民這樣的尊重和信任。」。

在中國淳樸的年代和地方,人們僅僅做一籬笆「防君子、不防小人」甚至「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現在,納稅人花了不少錢高薪養活了許許多多警察,還要鐵門、高牆、鐵籠來保護自己的家,以防盜賊。很遺憾,在武漢的秦永敏家,那些負責治安的警察國保們以「執法」的名義,進出自如,想抄查甚麼、想搬走甚麼財物、想要抓走主人,恰恰做到了「小人」和「盜賊」都難以做到的事情。據報導,近一年來,秦永敏家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多次,2011年11月16日上午發生的是最近的一次,也是來的人最多的一次、將秦永敏家翻了個底朝天,掠走財產最多的一次,至今房屋的主人還杳無信息!

在法學領域,住所不僅是作為一個財產權利來加以理解和保護的,因為它還直接保護使用者的人身安全、個人隱私等等,所以住所還作為人身權的一部份來加以理解和保護的。唉!秦永敏先生是個有國際影響力的人,他的家雖然防了盜賊,但還是防不了本應保境安民、維護社會治安的「警察」;那麼許許多多默默無聞的百姓,他們的家又能防誰?也難怪在強拆面前「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了!

陳樹慶
2011年11月19日完稿於中國杭州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