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真名有郵箱:李莊發博揭露專業「五毛」

【新唐人2011年8月30日訊】 在網上隨意瀏覽,忽然發現某記者寫的一篇文章,感覺很有意思,雖然,真假難辨,但通過學習此文,使我對網絡上的一些現像有了新的認識,下面是文章內容。

李莊案,重慶當地政府極為重視。本報獲悉在李莊案公審之前,重慶市委相關部門召開了一次通氣會。  

通氣會的召開時間是在李莊公審的前兩天,也就是12月28日的下午5點。

主持會議的是重慶市委一名相當極別的官員,當日會議共召集了13位人士。包括對李莊案有不同看法的「何湘子」、「兩江書生」、「堅守良知」等網絡作者。何湘子、兩江書生、堅守良知均為網名。

會議的內容,主要圍繞著如何通過網絡,在第一時間內對李莊案發出聲音,以及通過大量的評論員文章,造成輿論上的氣勢,壓倒一切對李莊案的質疑。按照會議錄音裡的原話,重慶市委的這位官員稱,儘管元旦馬上就要來臨,但是同志們一定要放棄休息時間,把這個事情做好,完成得漂亮。

該官員稱,「對李莊的審理是今年最大的一個案件,是標本性案件,有關領導說李莊案的審理在某種意義上是超過前幾個涉黑案件,所以一定要打好這一戰……」

除了為大家做好「網絡新聞戰」打氣動員之外,該官員在會上與眾人討論了李莊案審判庭上可能出現的多種情形,並分別就不同的情形,做好假設的預案,為了方便採訪,該官員表示,有關部門已經安排了數名西南政法大學的法學專家,供媒體採訪;亦已安排了旁聽證,讓部分網站的媒體工作人員可以「市民代表」的身份進入庭審現場旁聽。

最後,該官員讓工作人員送來紙和筆,要求每一位參與這次審前通氣會的同志,都寫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和QQ,以便相互聯繫,互相轉載李莊案的有關「評論文章」。除此之外,該官員稱,一旦遇到與李莊有關聯的重大突發事件,絕不能擅自作出決定,在作出判斷之前,還是要通個氣,在內部說一下。通氣會進行了大約一個小時。

李莊事件中的專業五毛

1。紫杉真名趙x,重慶某理論研究與宣傳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某參政議政委員會成員cqzs88@126.com

2。堅守良知真名唐xx。西南政法大學畢業,重慶某報記者。 tangxing@126.comtangxing.fyfz.cn/blog/tangxing

3。渝西鋒光真名朱xx,重慶某縣《某報》社副社長,新華社簽約攝影師,重慶市攝影家協會會員。

4。阿湘子真名何xx,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重慶雜文學會會員,曾任編輯hxn0228@sina.com

5。兩江書生真名xx,重慶市某區新聞中心電教電視部負責人,正科級領導職務。地方評論員。

附文:李莊案庭外—–經濟觀察報張曉暉

2010年1月8日上午,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莊「偽證」案一審宣判。重慶江北區人民法院裁定,李莊在重慶為「涉黑」犯罪嫌疑人龔剛模代理辯護一案中,涉嫌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名成立,依法判處李莊有期徒刑兩年零六個月。

庭上,李莊情緒激動地稱此乃重慶方面對其進行的「非法」審判。

意料之中

李莊的第一辯護人,亦是李莊的同事——康達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高子程在2009年12月30日庭審當天,接受本報採訪時稱:「我們對重慶方面可能會下達的判決已有所預判,一審判罪之後我們一定會上訴,按程序二審結束後再到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但這案子估計只有(審)到最高院(最高人民法院)才有戲。」

當時參與旁聽的一名律師代表稱,審判結果其實「大家心裡都知道」。

儘管如此,重慶方面對李莊的有罪判決,依然引發了社會各界的廣泛爭議。業內人士認為,從來沒有一個案子,能夠像李莊案一樣:起訴書上的每一個細節、庭審上每一句辯詞、公訴方的每一段控訴,哪怕是最終對李莊本人的道德指責,均被置放到網絡上被人反复研討。

另外一位知名律師,李莊的第二辯護人——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陳有西律師,曾在法庭上質疑審判長:「你們僅憑著這幾份前後矛盾、錯誤百出的證詞,就能作出對李莊的有罪判決?」

或許是因為壓力過大的緣故,審判長付鳴劍12月30日當天庭審過程中,說錯了很多詞句,比如將被告人說成了「被害人」。

幾乎每一位律師都十分關注此案,但在重慶方面給出判決之後,全國各地的律師協會卻保持了一致的沉默,在本報記者的採訪過程中,沒有一個地方律協願意就李莊一案判決發出正式回應。

重慶律師協會會長孫發榮卻在1月11日給重慶晚報社發去了一封公開信。公開信中,孫發榮譴責重慶晚報社在描繪李莊「嫖娼」一文中對其採訪內容嚴重失實,要求該報社刊登更正啟事並向其本人賠禮道歉,以消除不良影響。

也就在1月11日的同一天,秋風、蕭瀚、王建勳、郭玉閃四位知名學者,聯名發出《致李莊案相關司法人員的公開信》。學者們在公開信中稱,「承擔司法之職而踐踏正義者,是正義的最大罪人……另一個更高級的法庭,同時在江北區法院、在重慶之外開庭了:接受審判的是那些罔顧新聞底線發表抹黑李莊和律師制度的不良記者與媒體,有濫用權力拼湊證據、偽造證據的公安部門,有失職的檢方和審判人員,以及所有這些違反正義的司法活動背後的政治力量……」

李莊的兒子李亞童,就讀於中國政法大學,亦參加了1月8日的宣判旁聽,據此,他為父親寫下了《宣判》一文:

今天一早,重慶的霧很大。讓我看不清東西。 /來到法院的時候,已經有很多記者提前到了,又在我換旁聽證的時候拍了個夠。 /我爸進來了,我向他招了手。他坐好後又扭頭看了我三次。 /當書記員讓全體起立準備由法官宣判時,我爸說話了:「你們今天開庭本身就是違法的。我1月5號收到開庭通知,今天是8號。法律規定送達應當在開庭’三日前’,而不是’前三日’!5號給我送達的,應當9號開庭。」/法官擦汗……/法警拿開了我爸前面的麥克,但是聲音依然響徹全場。 「我依然要申請公訴人迴避。」/法官不理,繼續宣讀判決書。 /「經審理查明,公訴人提交的所有證據,合議庭予以認定……」/「合議庭認為,李莊及辯護人對證據的質疑,不予採納……」/「李莊申請證人出庭,不予採納……」/「有期徒刑,兩年六個月……」意料之中。 「你們怎麼不判我三年啊?」/法官又擦汗……/「李莊,你可以在十日內上訴,你聽清了嗎?」/「即使我不上訴,中國16萬律師也會上訴的!」/「帶李莊回看守所!」法官一落槌。 /我爸走到我前面,停下了。對我大聲說:「沒事,時間會證明一切。我沒罪。」/我點頭,站起身,沖他伸出大拇指。 /他點了點頭。警察把他架走了。 /走出法庭,雖然太陽出來了。但是——/還是看不清東西。 /好大的「霧」。

至此,李莊案似乎並沒有因為宣判而平息下來,與其相反的是,重慶江北區人民法院對李莊的判決,觸發了各方強烈反彈

法庭之外

對李莊案,重慶當地政府也極為重視。本報獲悉在李莊案公審之前,重慶市委相關部門召開了一次通氣會。

通氣會的召開時間是在李莊公審的前兩天,也就是12月28日的下午5點。

主持會議的是重慶市委一名相當極別的官員,當日會議共召集了13位人士。包括對李莊案有不同看法的「何湘子」、「兩江書生」、「堅守良知」等網絡作者。何湘子、兩江書生、堅守良知均為網名。

會議的內容,主要圍繞著如何通過網絡,在第一時間內對李莊案發出聲音,以及通過大量的評論員文章,造成輿論上的氣勢,壓倒一切對李莊案的質疑。按照會議錄音裡的原話,重慶市委的這位官員稱,儘管元旦馬上就要來臨,但是同志們一定要放棄休息時間,把這個事情做好,完成得漂亮。

該官員稱,「對李莊的審理是今年最大的一個案件,是標本性案件,有關領導說李莊案的審理在某種意義上是超過前幾個涉黑案件,所以一定要打好這一戰……」

除了為大家做好「網絡新聞戰」打氣動員之外,該官員在會上與眾人討論了李莊案審判庭上可能出現的多種情形,並分別就不同的情形,做好假設的預案,為了方便採訪,該官員表示,有關部門已經安排了數名西南政法大學的法學專家,供媒體採訪;亦已安排了旁聽證,讓部分網站的媒體工作人員可以「市民代表」的身份進入庭審現場旁聽。

最後,該官員讓工作人員送來紙和筆,要求每一位參與這次審前通氣會的同志,都寫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和QQ,以便相互聯繫,互相轉載李莊案的有關「評論文章」。除此之外,該官員稱,一旦遇到與李莊有關聯的重大突發事件,絕不能擅自作出決定,在作出判斷之前,還是要通個氣,在內部說一下。通氣會進行了大約一個小時。

圍繞著李莊案,本報在採訪過程中,接觸了大量的公安、法院、律師、媒體界人士。除了正、反兩方之外,亦存在著對李莊案的第三種聲音,而與之類似的意見表達,並不在少數。這第三種聲音,換成通俗的意見表達就是——李莊和重慶政府,可能雙方都有過錯。不止一位媒體同行表達了類似的意見:「我們不參與這場鬧劇,我們保持’中立’。」

一位不願具名的觀察人士對此假設,如果李莊做了偽證,政府亦做了偽證,即雙方都做了偽證的情況下,誰的性質更惡劣——當然是公權力作惡更嚴重一些。而作為媒體,如何去發揮作用,則是值得關注的。

1月18日,將是李莊案提起上訴的最後一天,其辯護律師高子程稱,我們仍將為李莊作無罪辯護,提起上訴。

文章來源:《網易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