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煥:中國經濟改革當臨危發力

【新唐人2011年8月12日訊】8月6日,標普下調美國主權信用評級,由「AAA」降至「AA+」,並繼續維持評級展望負面。這是美國歷史上百年來第一次喪失3A主權信用評級,也是比「9·11」波及面更廣、影響更深遠的全球歷史事件。8月8日《青年時報》陳季冰文章認為,由於美元是事實上的全球儲備和結算貨幣,因此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二戰後形成的整個世界經濟的支柱已經搖晃。

儘管標普對錯仍有爭議,但無可爭議的事實是,儘管七國集團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金融穩定和經濟增長,但專家普遍認為,全球經濟很可能陷入全面衰退,中國貨幣政策也有可能面臨微調。「末日博士」、美國紐約大學教授魯比尼也認為:避免經濟再次陷入衰退或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好的辦法是讓美國、英國、日本和德國引入新的短期財政刺激,同時承諾在中期實施財政緊縮。

作為世界最大的美元債權國,中國顯然在風暴中成為最大受害者。中國持有的1.16萬億美元國債面臨賬面損失。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保羅·克魯格曼曾多次公開警告,無論是美元貶值或美債評級下降,都可能導致中國投資美國國債的賬面減值達20%至30%。(8月8日《新京報》)

新華社呼籲「美元的發行應該受到國際監督」,並稱中國「絕對有權利要求美國應對其結構性債務問題,保障中國所持美元資產的安全性」。文章中開篇說道:「債台高築的山姆大叔能夠從容揮霍無止境海外借款的日子似乎不多了。」8月9日FT中文網則指「中國縱容美國寅吃卯糧」:「中國指責美國沒有『量入為出』的觀點很難反駁。但若沒有慷慨的毒販,癮君子本不至於如此上癮。中國的慷慨並不是造成全球金融危機的原因,也不是美國監管部門忽視次貸風險的原因。但中國的所作所為的確起到了推手的作用。中國對於美國債務無止境的慾望,是其扭曲的匯率制度的直接結果——中國憑藉其扭曲的匯率制度,大舉購入流入本國的外匯,以此壓低人民幣匯率,接著再用外匯投資美國國債。中國央行的學術顧問夏斌在他的微博上表示,中國『必須追求人民幣國際化,這是必然的選擇,也是無奈的選擇』。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成員余永定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也稱,作為美國國債最大的海外持有者,不管美國出現債務違約還是評級下調,中國都將蒙受巨大損失。中國必須認識到,不能再投資于發達國家的紙面資產了。央行必須停止買入美元,並儘快將人民幣匯率的決定權交給市場。」

中國的損失不僅僅在於債權,更在於國內的市場環境。股市信心將再遭重創。周一的A股市場一天蒸發超萬億元人民幣。黃金和大宗商品價格將繼續攀升。全球通脹壓力進一步增加。如果海外市場長期表現不佳,很多民營企業日子更難熬,可能會選擇退出實體經濟,轉而進入虛擬經濟,流動性(包括賭人民幣升值的海外進入的流動性)增加,資產價格上升。物價樓價調控更困難了,更加舉棋不定:堅持調控,經濟收縮加劇;放鬆調控,資產價格報復性反彈。從中也更加可以看出,政府不是萬能的。

不僅是調控的左右為難,更需要改革的是由外向型依賴向內需型經濟的轉型,以及把政府支配經濟的權力還給民間,讓民間自我抵禦世界經濟的風險,比政府只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安全。路透中文網(博客、微博)文章也認為,美債問題木已成舟,中國應擺脫束縛,加快自身經濟改革:「需要自問的是,對於以往將經濟增長放在首位、甚至到了犧牲國內資源和民眾福祉程度的發展模式,如今是不是該結束了?」

浙江財經學院經濟與國際貿易學院院長謝作詩說,作為一家美國的公司,標準普爾公司可以在大選在即的時候,降低美國國家信用等級評價,能夠在奧巴馬尖銳批評、白宮認為毫無依據的情況下,堅持自己的獨立判斷。這個國家,雖然問題重重,但是你不能小瞧。人民幣無法超越美元,因為貨幣的本位是制度。又說,(我國)地方融資平台10萬億元(有說14萬億元),鐵道部2萬億元,水利、電力有沒有?多數會成為壞賬,要靠發鈔票來買單。只是這些鈔票不但未必能進你我大眾的口袋,反而要你我大眾掏錢(貨幣貶值)來買單。都在借錢,都要發鈔票。不同的,是美國發鈔搞高福利,中國搞「建設」;美國借了中國很多錢,中國則借自己的錢。

文章来源:《和訊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