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唐荊陵由監視居住地被送至湖北老家

【新唐人2011年8月4日訊】(美國之音記者葉兵華盛頓報導)因被當局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被異地監視居住5個多月的廣州律師唐荊陵8月2號被當局送回湖北老家。在他被監視居住期間也遭到公安軟禁的家屬稱,一直在住處外面日夜看守的公安和保安人員也在8月2號撤崗,抄家時拿走的電腦、手機等物品也已歸還,但是唐荊陵目前是否仍然受到監視還不清楚。

是否自由不得而知

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8月3號晚上對打電話詢問情況的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她已經跟在湖北的唐荊陵通過電話,唐荊陵目前情況還好,他向關注他的各方面人士和媒體表示感謝。至於唐荊陵身邊是否仍然有監控的警方人員,還不得而知。

汪豔芳說:“有沒有人監視,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到老家的話,可能比在這邊相對要松一些,因為在家裏面嘛。”

敏感時期多人被失蹤

唐荊陵律師於2月22日與獨立中文筆會成員野渡同一天被廣州國保人員從家中帶走,之後一度與親友失去聯繫。3月2日兩人又在同一天被抄家,電腦、書籍、光碟等物品被扣押。獨立作家野渡也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在廣東番禺被監視居住。

唐荊陵的妻子汪豔芳表示,當局給唐律師等人安上的所謂煽動顛覆罪名跟另一位維權律師遭毆打受傷的事情可能有關。

她說:“最初被帶走以前不是劉士輝被打嘛。最早的時候是他被打這件事嘛。後來就是監視居住。”

今年2月,正是互聯網上匿名人士回應北非、中東茉莉花革命,呼籲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一些中國主要城市舉行散步抗議活動的時候。

2月20號中午,廣州維權律師劉士輝被懷疑準備前往茉莉花散步集會地點,雙腿遭到一些不明身份者打傷,幾天後被公安帶走並與外界失去聯繫,直至6月中被送回內蒙赤峰老家。同一時期,中國有不少地方的活動人士和持不同政見者遭到類似監控和抓捕。

據參與網消息,野渡也是在6月前後回到廣州家中,但仍然處於被“監視居住”狀態,其樓下新設立了警亭,門口有三四名便衣人員看守。

唐荊陵:監視居住決定不合法

唐荊陵3月2號被抄家時,公安人員曾將他帶回家中。他的妻子後來發現唐荊陵留下的警方監視居住決定書,才得知他因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於3月1號起被監視居住,監視居住地點在廣東番禺大石培訓中心。他被監視居住期間一度有公安人員透露可能要判他十年重刑。唐荊陵在這份監視居住決定書的簽字一欄上用清楚的筆跡注明該決定不合法。

唐荊陵長期積極推動流動勞工的法律常識普及工作,以法律從業人員身份多次參與爭取言論自由的公眾呼籲,曾為東莞興昂勞工騷亂案件、番禺石壁三村罷免案件以及太石村罷免事件等案件從事維權活動,並由於代理太石村被捕村民案而被剝奪執業資格。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