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談中國共產黨

【新唐人2011年7月19日訊】 按照歷史的本來面目,中國人民站起來是在1945年,至於1949年,恰恰是中國人民站起來之後又重新跪下去了。……如果把大陸起飛歸功於中共,那麼四小龍的的起飛,應該早已證明他們的領導遠遠好過於中國共產黨。

問:中國共產黨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執政集團,眼下正在鋪天蓋地舉行九十大慶,恐怕又創造了一個世界之最。作為一個過來人——你曾經在中共決策核心工作過,二十多年前六四事件又使你成為「黨外人士」,請你談談你對中共的觀察。

中共是一個為權力而鬥爭的黨

答:九十年從哪裡談起?就從「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了馬列主義」開始吧!毛澤東這句話,說明中共是從俄國進口的,中國則具有接受的土壤。不過這句話也有毛病,把馬克思主義當成了救苦救難的希望。馬克思主義被毛澤東神化了。

當時的中國人,並沒有因此而如飢如渴,個個雀躍,人人激動。沒有那麼回事。一般頭腦清醒、行為持重的人,相當準確地稱馬克思主義為「過激主義」,敬而遠之。馬克思主義只對一些憤怒的年輕人有些吸引力,他們是少數勇敢分子,初次見面,就認為這是當代歐洲最革命最科學的思潮,不惜孤注一擲,把解決中國社會問題的希望寄托在一個「主義」上面。至於對那些有野心的政客來說,馬克思主義不過是又一塊時髦的招牌罷了。

毛澤東喜歡把馬克思主義掛在嘴上。其實,馬克思主義千條萬條,能打動毛的只有一條:「造反有理」。這是毛自己說的,我相信這是真話。但「造反有理」這個東西,說穿了,是中國的土產,《水滸傳》里的好漢管它叫「替天行道」。

毛澤東有個毛病,把凡是自己喜歡的東西一古腦兒稱為「馬克思主義」。彷彿自己就是「馬克思轉世」!比方說,他自己實踐了一輩子的公式:「武裝奪取政權,戰爭解決問題,這個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則是普遍地對的,在中國,在外國,一概都是對的。」其實同樣不必勞十月革命之駕,千里迢迢送過來,因為它與其說是德國馬克思主義的原則,不如說是中國軍閥主義的原則。從袁世凱到張勳,上溯到項羽、劉邦,問鼎逐鹿,成王敗寇,這種東西,怎麼是列寧送到中國來的?毛澤東嘴裏的「馬克思主義」,大抵如此。

我不知道毛澤東到底讀過幾本馬克思的書。反正給他印象最深的,無非就是造反啊、武裝奪取政權啊之類。其他的東西,大概未必看,未必懂,未必喜歡。連毛澤東也不懂的馬克思主義,怎麼可能對中國共產黨的活動產生作用?我看中共不是什麼馬克思主義的黨,它是一個為權力而鬥爭的黨。沒有政權時,它最大的慾望是造反,不擇手段,奪取權力;有了政權以後,它最大的慾望是維穩,不擇手段,保住權力。毛澤東在「與人奮鬥」之中,所以能夠屢屢得手,靠的不是馬克思。

日本侵略者是中共大救星!

問:毛澤東的共產黨是靠什麼上台的?

答:一靠日本侵略,二靠國民黨不爭氣,三靠不擇手段的縱橫捭闔——這東西並不神秘,翻開通俗演義《東周列國志》之類,就有許多「超限」的「戰略戰術」。對毛澤東,勾心鬥角比馬克思的書實用得多。

黨史把秋收起義、井岡山、中央蘇區、長征神化了,其實那是從失敗到失敗的記錄,沒有多少值得載入史冊的範例。秋收起義失敗,才上井岡山;再失敗,才轉移到「中央蘇區」;繼續失敗,只好長征。打土豪分田地的失敗是必然的,跟梁山泊的必然失敗一樣。流亡的失敗也是必然的,跟黃巢的必然失敗一樣。所以連毛澤東門下最忠誠最精明的林彪,也惶惶不知所措,內心深處充滿了疑慮:「紅旗能打多久?!」毛澤東自己也不知道,只能說些不著邊際的大話套話,搪塞了事。讀一遍《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就清楚了,這位導師在本文中所作的浪漫主義的預測(「許多地方工人罷工、農民暴動、士兵嘩變、學生罷課的發展」),一條也沒有出現;倒是日本軍國主義,卻跑到中國來救了中國蘇維埃主席毛澤東。

是的,毛澤東的第一個大救星不是別人,而是日本侵略者!如果日本不入侵,非法的山大王就永遠走不出梁山泊,永遠變不成合法的抗日軍,只好逃來逃去當「流寇」。日本一入侵,「工農武裝割據」的黨軍,就堂而皇之當了官兵,在華北和華東的大地上縱橫馳騁,大踏步前進,大踏步後退,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不僅全力保存自己,而且全力發展自己。所以毛澤東一見日本客人,就由衷地連連道謝。這不是笑話,不是客套,這是毛澤東的真心話。毛心裏最清楚,中華民族抗日戰爭最大的贏家是自己。日本輸了,投降了。國民黨陣亡了幾百位將軍,大傷元氣,精疲力盡。共產黨只犧牲了左權和彭雪楓兩位,不到國民黨的百分之一。毛澤東說,蔣介石先是坐在峨眉山上觀戰,最後搶下山來摘桃子。毛澤東是信口開河,撒謊。一個堂堂中共中央主席,靠造謠過日子,可見不是什麼革命家,十足是個政客。

問題是國民黨自己不爭氣。蔣介石挑了抗日的重擔,但是解決不了自己的腐敗問題。特別是日本投降后,他派人到淪陷區接受敵偽的「逆產」,發財的機會來了,發勝利財,發接收財,接受即劫收,蔣介石治國無方,縱容下屬腐敗,加以濫發鈔票,物價飛漲,失掉了民心。其實,當時國民黨的腐敗,和今天共產黨的腐敗相比,小巫見大巫,差遠了。

抗日戰爭結束,各種政治勢力都出來發表自己的主張,顯示自己的力量,群雄紛紛上台。毛澤東乘機統戰,打出願意繼承孫中山衣缽,做出學習林肯和羅斯福的民主姿態,終於通吃一切,當了大救星。所有這些,基本上都和馬克思主義無關,功耶罪耶,都不必掛到馬克思帳上。

毛澤東這個政客,沒有道德,食言而肥。白紙黑字的諾言,給中國以民主,給農民以土地,給知識分子以自由,讓民族資本主義發展,好話說盡,一條也沒有兌現。最後的結果,中國得到的是獨裁,農民分到的耕地得而復失,知識分子得到的是不準開口,民族資本被消滅,代之而起的是權貴暴發戶一個個白手起家。

毛澤東有一條,「土地改革」。搞倒是搞了,不過,一旦自己在中南海里坐穩了,下一步就用「社會主義革命」的名義把土地奪回去,而且變本加厲,不管僱農、貧農、中農、富農、地主,叫大家統統淪為無地階級。

毛澤東翻雲覆雨害苦了農民

問:翻雲覆雨的「土地改革」到底起了什麼作用?

答:起了欺騙作用,欺騙了農民。對農民是個騙局,農民得到的是零,被共產黨耍了。但對共產黨,起了天大的作用。第一,騙得了農民的擁護,從而打敗了蔣介石,奪到了統治權。第二,通過鬥爭地主,在全國範圍內顯示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黨的威風。第三,通過農民這個中介,順順噹噹,把全國的土地,第一步轉化給農民,第二步轉化給政府,從此歸各級黨委和大大小小幹部支配。當時就如此,隨著地價飛漲,土地越來越成為有權有勢的人的搖錢樹。所以閙到現在,圍繞著城鄉土地和房產的掠奪和反掠奪、侵權和維權,中國出現了無數慘絕人寰可歌可泣的群體事件。只要中國農民的耕者有其田的要求不解決,中國整個社會就勢必繼續動蕩下去,不可能穩定。「民無恆產而有恆心者,未之有也!」我相信孟夫子這句話中包含的真理。

問:毛澤東翻雲覆雨,把全體農民害苦了。

答:是的。毛澤東不是農民的大救星,而是農民的大災難。如果毛澤東就此住手,中國人也許還能少受一些苦。問題是毛澤東野心包天,非要當社會主義陣營的「頭」不可。於是,大躍進,於是,餓死了幾千萬農民!於是,就有殺劉少奇等反對派以滅口的文化大革命。所以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口號自始至終沒有變化過:「誰反對毛主席就打倒誰」。中國就是這樣被毛澤東淪為人間地獄的。所以,我完全贊成茅以軾先生的文章,他的意見是正確的。

問:有人警告說,不得醜化黨史……

答:不是別人要醜化共產黨,是毛澤東自己丑化了自己。毛澤東已經把自己丑化到不能再丑的程度,誰還能使他更丑?大概是1980年前後吧,有一位美國科學家訪問北京,這位老先生是華裔,鄧小平一見他,第一句話就是:啊呀老先生,我們黨對不起老百姓啊,我們犯了罪啊!鄧小平說得對。你想,共產黨餓死了幾千萬農民,能對得起老百姓?你能昧著良心說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你能說鄧小平醜化了共產黨?鄧小平當時還有良心。至於他調集幾十萬國防軍向老百姓開槍,那是後來的事。

胡錦濤遠不如劉少奇、楊尚昆

問:反正只要講黨史,就絕對不能掩蓋毛澤東餓死了幾千萬農民,絕對不能掩蓋鄧小平天安門屠殺。這是實實在在的歷史,是真實地反映了兩代核心的本質的歷史。這是中共的大事啊。

答:可是胡錦濤總書記在建黨九十年的重要講話里,嚴嚴密密迴避了這兩件大事,好像共產黨沒有餓死過農民,沒有殺過老百姓。他沒有勇氣正視現實,因此就沒有勇氣正視歷史。他遠遠不如劉少奇、楊尚昆。劉少奇有勇氣對毛澤東說:「人相食,要上書的!」楊尚昆有勇氣承認:天安門事件「是我們黨所犯的最大錯誤之一。」胡錦濤不敢,甚至在時過境遷幾十年之後,他還不敢正視歷史。

在九十周年大會上,他把中共的全部歷史概括為「做了三件大事」,並且由此推出結論:「歷史和人民選擇了共產黨。」他列舉的事實基本上是站不住腳的,因為中國根本沒有完成過「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國根本不存在什麼「社會主義基本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中國人民未必是福。根據憲法,中國只有五年一次的選舉是法定的;所謂「歷史和人民的選擇」,沒有法律根據,不足為訓。

這種味同嚼蠟的講話,照例都是「寫作班子」拼湊出來,經過機械的程序通過,最後照本宣科,用以應時應景的,不一定代表得了有血有肉的總書記。不過,這篇講話,起草得實在太糟糕,水平太低,不像話。

對中共要打破兩個迷信

問:您認為對共產黨的歷史應該怎樣概括?

答:我想首先應該打破兩個迷信。

中共1949年以前的歷史,只對共產黨掌權不掌權有意義,對老百姓不見得有多大意義。曾經有人說,「建國有功。」這是一種不加分析的迷信。首先必須分析,這個「國」給老百姓帶來了什麼,然後再下結論。所以,不必急於給1949年評功擺好,稱它為「解放」。如果她真的給人民帶來了「解放」,當然值得我們熱烈慶祝;如果她只給統治者帶來了權力,老百姓就完全沒有必要跟著興奮。

經常有人條件反射地說,1949年「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不符合歷史。據我所知,中國人民站起來,是在1945 年。當時,聯合國成立,中華民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代表團團長是宋子文,董必武是代表團的一位成員。當時列強對華的不平等條約幾乎全部廢除,唯有蘇聯例外。毛澤東宣佈向蘇聯一邊倒,肯定不是「站起來了」的標誌。周恩來和莫洛托夫1950年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中,有蘇聯管理中東路和它在新疆有採礦權的條款,肯定是新的不平等條約。所以,按照歷史的本來面目,應該說,中國人民站起來是在1945年,而不是1949年,至於1949年和1950年,那是蔣委員長領導我們中國人民站起來之後,毛主席又領導我們重新跪下去了。——請不要忘記,毛澤東自己本來也高呼過「蔣委員長萬歲」;後來他也同意把蘇聯稱為「社會帝國主義」!

對中共九十年的概括

問:這兩個迷信,的確必須破除。很多年輕人不知道,因為共產黨不讓他們知道。不過,我也想聼聼您對中共九十年的概括。

答:我沒有資料更沒有能力概括它的內在的本質,我只能歸納一些近在眼前的現象。我想簡單說這麼三點:

1,中共的歷史,是奪取政權和維護政權的歷史。它的核心利益,是把統治國家支配一切的權力永遠掌握在本黨手裡,正如 2011年6月30日慶祝大會的主題歌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的政治倫理:「打天下,坐江山,打天下,坐江山……」誰打過天下,誰的子孫、親友、關係戶,就應該像八旗子弟享受戰利品一樣,世世代代坐江山;反之,凡是沒有打過天下的中國人,都有原罪,必須被別人坐江山。

2,中共的路線,是辯證法的路線,否定之否定:合作,內戰,再合作,再內戰;把土地給農民,再奪走農民的土地;把人民的財產充公,再化國有為官有;製造冤假錯案,在一定條件下平反,然後再鬥爭,再製造冤假錯案,樂此不疲,不由自已,折騰來,再折騰去……

3,不斷的鬥爭再鬥爭,斗死了幾千萬人,餓死了幾千萬人,打造出一種在本黨領導下的舉國體制,叫做「中國模式」。這種模式是凶是吉,國內外大家正在評價,也許不要太久,能夠大體上達成共識。

一呼百應,無人負責的舉國體制

問:好多人在談「崛起」……

答:你是在講經濟起飛吧?要講起飛,四小龍比大陸早,比大陸快,香港、台灣、新加坡、韓國的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普遍地而且遠遠地好過於大陸。如果把大陸起飛歸功於中共,那麼四小龍的的起飛,應該早已證明他們的領導遠遠好過於中國共產黨。

評價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不能忘記三個因素:第一,不要忘記中國的勞動力數量遙遙領先,是全球的絕對冠軍。第二,不要忘記毛澤東的大破壞。只是由於勞動者和經營者部分地掙脫了毛澤東的枷鎖,中國經濟才得以發展到今天的規模。第三,不要忘記「中國模式」不僅能夠集中力量辦好事,也非常善於集中力量辦壞事。在這裏,別的我不再說了。它已經永遠糟蹋了三峽,我不知道下一個受難的對象將是哪裡。對這種心想事成,輕舉妄動,一呼百應,無人負責,「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國模式」,我非常恐懼,不敢不擔憂。

問:您對中共未來的領導人有什麼希望?

答:我對他們抱著極大的希望。因此,我不敢偷懶,只要一息尚存,我會竭盡綿力,和全國同胞一起,向未來的領導人施加壓力。我認為,向領導人施加壓力是公民不可推諉的天職,歌功頌德無異於引誘他們墮落。一切領導人,只有在壓力下,才能不懈怠,才能不腐敗,才能有動力,才能有進步。如果連這樣的常識也不懂,不宜於擔當重任。

文章來源:《動向雜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