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有口難言 獄中政治犯寄語聲援

【新唐人2011年5月20日訊】 伊斯蘭世界爆發的茉莉花旋風在短時間引起了中國大陸空前的政治高氣壓,當局以至今不為外界所知的方式,堵住了一大批最敢言專業人士的嘴巴,以致近日有人要無言地逃亡。不過,也有早在茉莉花開前就入獄的人傳出消息,說他聞到了花香。

月初曾「被失蹤」兩天獲釋后又被噤聲的北京律師黎雄兵再度受到威脅,他周四表示回老家躲避。

周四下午3點22分,黎雄兵律師在新浪微博客上寫道:對不起,我錯了!因為我答應過,不再說話和寫字。為什麼屢教不改呢?我想我可能已經患上了精神疾病,自制力、恐懼感,反覆無常。亡命了一天,現在我真的好害怕,求你們不要追捕我了,好嗎?我現在回家去,回老家去。一,陪陪父母;二,看一回精神心理醫生。我沒開玩笑!老L ,給你的工作添麻煩了!

據稱他當天中午匆忙回家收拾了幾件衣服,其後電話一直聯繫不上,究竟發生了何事難以確定。黎律師的妻子當晚告訴本台:「他跟我也說是回老家,現在還聯繫不上,可能還沒上車,安全應該還沒問題,現在我也不知道,只能等他上車才知道。(是不是警察今天又找他說了什麼?)這些我都不清楚,他中午回來的很匆忙,只是拿了幾件衣服,說出差回老家一趟,其他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當晚十點半黎雄兵在新浪微博再度回應朋友們的擔憂,稱自己「暫時是安全的,在夜行的列車上,回湖北老家。」並寫道,「我無意指責和抱怨,因為我確實答應過,違反的話,至少給承擔具體職責的工作人員帶去了麻煩。我只是在心痛一種苦難人生,作為律師,不能自主辦案;作為法律人,不能真實寫文字;作為父親,不能安全的陪伴孩子;作為丈夫,時常讓妻子擔驚受怕。」

黎雄兵和眾多被失蹤后回家的律師朋友一樣,他一直沒有對外講述期間遭遇,僅是偶然在新浪微博客上發言。

今年二月以來網路發起了中國的茉莉花行動后,一批活躍的網民、維權律師、異議人士受到非法羈押甚至抓捕,過後雖然不少人陸續獲得釋放,這些中國大陸最敢言的人卻幾乎一致被靜音,暫時沒有人能弄懂到底是怎麼樣的措施才達到這一效果。

與此同時,也有系獄的政治犯堅持信念並努力發出聲音。

因在互聯網上發表論政的文章並聲稱成立新民黨,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年的前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日前在家人探監的時候帶出信息。

他的母親顧瀟周四轉告本台記者:「他說媽媽如果我的朋友打電話來,告訴他們我的精神狀態很好,比身體好。還有我很支持茉莉花行動。我問兒子什麼是茉莉花行動?他說媽媽你不懂不要緊,只要這樣告訴他們就行了。奇怪他怎麼知道這個,因為我周圍的人都不懂這個事兒。他還知道艾青的兒子艾未未被抓了,說他是以別的名義被抓的。還有一個郭泉說得不準確,他說我一審給他請的李和平律師也被抓了,說媽媽你給人打個電話關心一下。回來我打,李和平說我沒有被抓,不過也差不多,被抓的是李方平。我也搞不懂郭泉在裏面怎麼能知道這些。」

至於在監獄中的他如何知曉這些對中國普羅大眾都封鎖的消息,家人也不清楚。

郭泉08年被捕,其後判刑入獄至今在中轉監艙,與其他囚犯不同,他不獲分配勞動甚至沒有放風,在牢房內度過每一天。但他一直拒絕認罪,並且對於中國走向民主自由充滿信心。

母親顧瀟說:「政治犯連放風都沒有,反正在我看他是受苦受難,但他不這麼說,他說媽媽我在這裏坐享其成,外面的人都在那兒受苦。我說你還坐享其成呢,跟你這孩子沒法說! 」

——《自由亞洲電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