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1年3月2日訊】3月1日,廣東新聞週報《時代週報》編輯彭曉芸在其個人微博上透露,《時代週報》主辦方通過給其發低薪等經濟壓力,試圖讓其自動走人,她已經明確拒絕,表示要求廣東省出版集團給出明確說法才會辦理離職手續。

一月初,廣東的新聞週報《時代週報》曾傳出因政治壓力導致人事變動消息。該報評論部主任彭曉芸,被要求主動辭職,被其拒絕。因此處於被“休假”中。彭曉芸去職,導火索是該報“時代百人”評選中,將趙連海等人列入名單,究其根本,或是《時代週報》此前的評論版面多次觸及宣傳部門“紅線”。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報導,彭曉芸在個人微博上透露,今天收到1月份的工資,372元。“之前最後一次收到工資,是還未休假的12月份,被以責任事故扣罰百分之二十,中國新年前的年終獎罰去一半,去年半年的公務報銷至今一分錢沒報,墊付的專家稿費也未給”。

彭曉芸說,“我明白他們的計劃,就是每月發372元,發到合同到期為止。以經濟手段逼我主動辭職,我是不會配合的。”她向該報社的主辦方廣東省出版集團喊話,“請你們作惡做得像成都商報,給出一個檔來,並全報社宣讀,我才會辦理離職手續。”

所說的《成都商報》“作惡”行為,指的是其先後辭退了記者龍燦、李建軍,並公開下文通知全報社,其理由分別為“假新聞”,和為龍燦抱不平,給老總寫信的,提出了“不實建議”。

彭曉芸回憶之前報導“觸線”的過程,她認為,中宣部只做了一個動作,發禁令要求各個報紙不要轉載時代週報選趙連海的新聞,《時代週報》卻立即撤下整個專題,而不是只刪掉趙連海相關內容,還“主動寫檢討,主動交代回收報紙,主動交代專題策劃人操作者”。她說,“我只能原諒他們,一是沒經驗,二是自保確實重要。”

彭透露,前幾天,有個曾談話勒令我辭職的該報社副總經理委託同事來探口氣,“要求開個價”,彭拒絕了,還是要求出(正式辭退)的檔。彭說,“不明白他們為何那麼指望我開價,那麼指望我主動辭職,而又發不出檔來,一個檔,對他們來說那麼重要嗎?為何不敢像其他報社那樣,有文件並上報省宣?”

彭曉芸說,很同情這些基層官僚,“他們左右為難,如坐針氈。下手輕了,怕上面怪罪,下重了,變成政治事故,怕上面怪罪。”

彭曉芸認為,這是一次“有限抗爭”,她只是提出一個議題:每一個個體都必須承擔自己的歷史責任和道德責任。“他們作惡是不自知的,甚至理由十足的,他們永遠有個“上面”籠罩著,就是從來沒有他們個人作為主體的理性和責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