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貪官的眼神

【新唐人2011年2月9日訊】近日,天涯論壇的有一個帖子《關於廣東汕尾煙草局長陳文鑄的那點事》,在網絡被大量轉載,發帖者楊某自稱是汕尾煙草局長陳文鑄的情婦,她在文中爆料了陳文鑄做過的種種違法貪污行為及道德敗壞等事。

在文中楊某曝光了陳文鑄部份家底,包括房產:汕尾超大商品房1套、別墅一棟、廣州商品房2套、深圳商品房3套、香港商品房2套、珠海別墅1套、澳門別墅1套、上海北京商品房各1套。汽車:奧迪A6、Q7越野車各一輛、寶馬740、520各一輛、奔馳E350敞蓬跑車S600L各一輛、路虎發現4一輛、雷克薩斯GX460一輛。

不知這位陳局長是否會因為這個帖子而落馬,這一方面要取決於這個帖子所引起的社會影響,另一方面就要看陳局長在官場上安身立命的「實力」和運氣了。

媒體不斷有關於貪官落馬被審的報導,許多的報導給人一種錯覺,似乎這些官員的落馬在很大程度上都和情婦有關。

上個月在北京一中院接受審理的北京市門頭溝區原副區長閆永喜,似乎也因情婦而丟官,閆永喜被控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4200萬元,其中3600餘萬元都進入了情人毛旭東的公司。

看看閆永喜的簡歷。1983年,在生產隊裡當瓦工的閆永喜以1.6萬元包下了村頭飯館。十幾年經營飯館,閆永喜成為百萬元戶。1997年3月,閆永喜開始擔任馮村村委會主任。馮村村民稱,在閆永喜帶領下,村裡大力引進投資。該村現任負責人稱,村裡發展京西旅遊、酒店業、房地產業,除了在本村,甚至還在北京、福州購買了十幾萬畝商業地產用於出租。村民們從平房搬入馮村新居社區,每家每年都能分紅。

據此前新華社報導,通過16年的改革,1992年馮村人均純收入不足千元,發展到人均純收入超過3萬元,2008年經濟總收入達15億元的經濟強村。

村委會主任、鎮書記、副區長、區委常委,這是閆永喜案發前的履歷。

在庭審中,閆永喜多次說:「自己年輕時就幹個體戶,家中並不缺錢,有房有車,就想為當地經濟發展多做貢獻,我都不知道怎麼弄成這樣。我是馮村人,從我當官第一天,就想把經濟搞上去,建成全國第一村,體現我的人生價值。」

我相信閆永喜的話起碼部份是他的心裏話,其中的一句「我都不知道怎麼弄成這樣」最說明問題,再結合他的從政經歷,像大量閻永喜這樣的所謂「貪官」們的落馬,絕不是那麼簡單地歸結為腐化墮落及倒在了情婦的石榴裙下而造成的,至於媒體對閆永喜案的報導甚麼「京城第一貪閆永喜失足為情婦」等,更有誤導民眾的效果和嫌疑。

從中南海到地方各級政府,中國官場所形成的無官不貪的局面,其根源是這個貪腐體制所致。不從制度層面找原因,一切都是白搭。各級政府官員安身立命的根本就是保障上一級官員的利益,維持驅動這個龐大利益集團繼續運作前行的只有金錢。在這個鏈條的頂端,是中南海利益集團的少數人,中國的經濟命脈和大部份財富就被掌握在這些寡頭和太子黨的手中,他們對利益的爭奪而形成的政治鬥爭決定著下級各級官員以及像閆永喜這樣小角色的命運。

像閆永喜這樣的低級官員,從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是身在江湖,身不由己,所謂的「受賄、貪污、挪用公款」等罪名實在是他們在官場中再正常不過的工作,在當今的體制下,沒有這樣的工作,各級政府也就無法正常運作。至於包養情婦,也只不過是在新形勢下,對一個黨員和官員能否「與時俱進」的最基本的素質要求,也是官員同僚之間相互炫耀的資本。

相比北京市最大一起挪用公款案的主角「裸官」董躍進,閆永喜又算得上甚麼呢?被判處無期徒刑的董躍進,在任職中國通信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期間,私自挪用5.8億元,案發後還有1,300餘萬元尚未歸還。董躍進長期獨自生活,妻、兒早已移居國外,是名副其實的「裸官」,受賄所得部份錢款也被妻子帶到國外。

可是,董躍進被判無期,比起那些太子黨們,他就太不幸了,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在悉尼花費幾億元人民幣購買豪宅,壟斷了中國電信市場的「電信大王」江綿恆等人,不僅沒有麻煩,還是中國的所謂「優秀人才」,官財兩旺。

閆永喜受審時與情人毛旭東一併站在被告席上,他盯向情婦的那種眼神中,到底是甚麼呢?

是恨?恨自己貪的太少,沒有能夠找到更大的「靠山」來保住自己;是怨?怨自己命苦沒有足夠權勢的老爹;是悔?後悔自己踏入仕途,落得如此結局;是無奈?無奈命運無常,曾經的甜言蜜語柔情已經煙消雲散,神馬都是浮雲……究竟是甚麼?只有閆永喜自己心中最清楚。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