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徐州市沛縣中學教師罷課 (附視頻)

【新唐人2010年11月14日訊】 中國教師工資城鄉差距大,江蘇省徐州縣和市的差距高達3000元,9月底銅山縣劃入徐州市後,高中老師的工資沒有調漲,引發集體罷課抗議,另外該市沛縣中學教師也於8日起連續罷課多日,抗議工資過低。

下載錄像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2010年9月28日,是江蘇省徐州市銅山縣撤縣改區的日子。

這是銅山縣的高中老師們盼望已久的日子,但那天讓銅山區所有高中老師都失望了。此前流傳他們漲工資的消息,並未得到官方認可。

官方只公佈了該區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和公務員一樣漲工資,高中老師不在漲工資之列。

不滿終於在10月12日爆發,最早是銅山中學的高中教師罷課,他們的舉動獲得了幾乎全區所有高中教師的集體回應。

下載錄像
新唐人電視台 www.ntdtv.com
銅山中學的老師全部坐在辦公室,“佈置作業讓學生自習”。隨後“茅村中學、棠張中學的老師也回應不上班,其他學校也在醞釀中”。

“鄭集中學的老師們聚集在操場抗議,學生全部自習”,銅山中學高三學生“曹操的外孫”在微博中稱,“鄭集中學分校老師則鎖上辦公室。就在14日晚上,“棠張中學三個年級的老師集體停課,大部分老師前往操場靜坐”,他們以此抗議“區政府在該校召開緊急會議”。

其實銅山區的官員們14日兩次召集教師臨時代表談判,並解釋“因為義務教育階段的教師實施了績效工資制,所以可以漲工資”。

但老師們對這樣的答復“很不滿意”,他們一直在與政府繼續談判。一名老師稱,“雙方仍在僵持中,事態甚至有擴大的傾向”。

僅鄭集中學,就有近50老師在14晚7時許在操場集中,最後“老師們和年級主任吵起來了,不歡而散”,老師鎖上辦公室離校抗議”。

緣起

10月14日晚,鄭集中學一女教師在電話中告訴本報記者,“我早晨5時起床到教室,晚上10時半還要查寢,一天要工作十幾個鐘頭。但每月工資不到2000塊,連小學教師的工資都比我們高一倍”,她批評這是“同工不同酬”。

按照此前的說法,“銅山縣被區劃後教師和公務員都要採用市級標準”,在老師們看來“都是銅山區劃惹的禍”。

但“銅山縣區劃後義務教育階段教師工資跟著平均每月漲1100元”,而“高中教師卻一分也不漲”。

上述教師稱,“銅山縣義務教育階段教師的工資,去年已經漲過一次了,現在又漲”,她認為“去年就應該給高中教師漲工資”。

她表示,“在今年銅山縣區劃後工資待遇調整中,高中教師再次被排除在外,高中教師成了被遺忘的一個群體”。

為“幫老師維權”,“曹操的外孫”14日在微博上稱,他到區政府詢問情況,值班人員不讓他進門,說領導都不在。當他被問及“是哪個單位的”,他朗聲大氣的說“我是公民”。他告訴記者,“我的目的就是要政府給老師漲工資,讓老師回來給我們上課”。他透露,“副區長、教育局長、財政局長和人事局長與教師協商中,表示解決不了問題,如果上級有檔才能執行”。

答復

就在14日,為緩和老師們的情緒,一份蓋有徐州市銅山區人事局、徐州市銅山區財政局、徐州市銅山區教育局三家單位公章的《答復口徑》被下發到全區的各高中,政府對老師們的訴求給予了5點答復。

官方說明了銅山區公務員、義務教育學校教師、其他事業單位人員工資結構,其中義務教育學校教師工資結構包括基本工資、績效工資(績效工資分為基礎性績效工資占70%,獎勵性績效工資占30%)。

而其他未實行績效工資事業單位人員工資結構包括基本工資、職崗津貼、省補、布補、節編獎、地方崗位補貼等,義務教育學校教師從2009年1月1日起實施績效工資。

至於本次調整公務員與義務教育學校教師工資標準的目的,銅山官方稱是為縮小銅山區公務員和義務教育學校教師與徐州市主城區工資水準差距,同時也是為其他事業單位實施績效工資後提高績效工資基數做準備。

官方解釋了其他事業單位在職及退休人員沒有提高生活補貼的原因,國務院出臺政策對事業單位人員工資改革是分段逐步實行,目前只有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在職和離退休人員、公共衛生系統的實行了,其他事業單位自2010年1月1日起實行,但具體辦法省市有關部門還未出臺。

本次工資調整實施範圍是公務員、參照公務員管理人員和離退休人員、已實施績效工資的義務教育學校教職工和離退休人員,為安撫老師們儘快複課,官方還承諾一旦省市出臺其他事業單位績效工資政策,銅山區將按政策規定及時實施並分段調整補差。

但老師們認為《答復口徑》就是“忽悠我們”,對銅山區目前的高中老師罷課事件“未起任何促進作用”。

封口

10月15日上午,鄭集中學一不願透露名字的老師對本報記者講,“上面已經警告我們不能通過網路、電話接受採訪,校方要求我們必須儘快複課”。老師們上午被召集起來訓話,他們的“電話已經被監控了”。上述老師稱,“政府給校方施壓,官員們也給部分老師做工作,校方沒辦法就只能給老師施壓”。

上述老師也表示,“其實我們也不敢說話,槍打出頭鳥,誰說話誰就倒楣”。

鄭集中學和銅山中學的多名老師明確表示“不能接受採訪,我們還要過日子,希望諒解”。

為爭取漲工資,老師們表示,“我們會繼續跟政府談判,直到解決問題時就複課”。“曹操的外孫”批評政府對老師下“封口令”,“不讓接受媒體採訪,監控老師的電話,這種做法很可怕”。

而銅山區政府辦公室的官員表示,目前“江蘇省高中階段的教師工資政策尚未出臺,因此導致高中老師不滿”,他表示“銅山區政府正在積極協調,15日會發佈新聞通稿說明情況”。

銅山區委宣傳部的一名官員在15日告訴記者,“老師們的工資標準,都是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執行的,可能是他們覺得有點低才罷課”。

她續稱,“事情現在由銅山區財政局、教育局、政府辦在處理,具體情況可以找新聞科科長趙開田瞭解”。而銅山區委宣傳部新聞科科長趙開田則用辦公室電話表示,“剛從北京參加完一個網路輿情培訓回來,現在還在家裏”。

趙開田稱,“對老師罷課的事情也是從網上知道的,具體情況目前還不清楚,等我瞭解後給你回話”。

網上消息稱,該市沛縣中學大部分老師每月工資只有900多元,8日起連續罷課多日抗議,媒體封鎖消息,12日期中考,全校學生撕爛考卷發洩不滿,聲援罷課的老師,公安到校鎮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