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38年一無所有 寄居校舍遇逼遷民師自焚

【新唐人2010年6月15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丁小採訪報導)湖北隨州民辦教師彭發友因遭暴力逼遷而自焚,星期一身亡。今年70歲的彭發友,他人生中的最後十多年是在為自己的教師身分認定和待遇問題不斷上訪中渡過的。去年曾喝農藥試圖自殺的彭發友的老伴目前已精神失常。

據大陸維權網站民生觀察消息,隨州市曾都區萬店鎮政府及油鍋嶺村委官員,週日下午到當地油鍋嶺村小學,強令居住在此的創校人民辦教師彭發友及其家人搬走時,70歲的彭發友在自己屋內點燃煤氣罐自焚,送往隨州市中心醫院搶救,於週一早晨5點左右去世。屍體已被運往隨州殯儀館。

老伴敖華珠目堵丈夫自焚,當場昏倒送院,醒來後精神崩潰不認識親屬,時哭時笑。目前在隨州市第二醫院就醫。

他們的小兒子彭世全告訴本台記者:「在一天裡頭,我的父親這樣去世了,我的母親精神失常了。開發商用黑的把我的父親逼死了,強制性也沒有協商把我們菜地給產了,那天我母親被打傷住了,住4、5天醫院,到昨天,又來威脅爸說如果不搬走就要砍我,我爸爸說拼了他老命。」

任教近四十年,老來沒有任何福利保障的彭發友,家中房子成為危房後無力修繕,和老伴搬進了他貢獻一生,現已廢棄的油鍋嶺小學裡,種菜為生。直到近期遇上所謂招商引資的徵地拆遷。6月1日,就曾有鎮政府官員帶著「小混混」在內的共100多人強推他們的菜地,同樣70歲的敖華珠阻止時被推打及在地上拖傷,家人報警沒有警察到場處理。

彭世全說:「現在追討的我想,我父親畢竟是教了三十多年的書,政府不知能否給他一個明確的表態;第二搬遷的事情,他的確是既沒有地方住又沒有人處理的情況下萬般無奈,還有也是為了保護我,這個一定要給他討個公道。」

記者週一致電該萬店鎮派出所,警員證實了上訪民辦教師彭發友因拆遷徵地自焚身亡的事件,表示正在調查中。

警員:現在還在調查那個情況。
記者:是不是說和拆遷有關係?
警員:好像是,他們那兒現在在搞招商引資,在建廠,知道吧?
記者:是哪一個開發商?
警員:目前還在調查。
記者:有人被捕麼?
警員:沒有沒有。
記者:聽說6月1號他們也被打過,你們當時有沒有調查過?
警員:沒有啊?好像沒這回事。
記者:他上訪了很長時間,好像一直是你們關注對象,是怎樣一個問題,為什麼會走極端?
警員:這個我們已經在調查中,目前還不是很清楚。

據悉,1958年,18歲的彭發友響應執政黨的號召「兩條腿辦學方針」,從借本村民房到自己動手在山坡上建起茅草屋作校舍,一個人辦起了有一到三年級的油鍋嶺村小學,73年至84年間他被任命為油鍋嶺村小的校長。 84年村支書為了安排親屬進學校而將彭發友撤職「精簡」回家,經過上訪,89年得以「平反」,以普通教師的身份重返該小學。99年卻再度被辭退,鎮裡以工作曾有「中斷」,剝奪了他轉正機會以及退休待遇。從教38年,彭發友直到當時工資也不到兩百塊,他拒絕領取幾千元的辭退金。

其後,他不斷參加隨州當地的民辦教師的上訪請願活動,也多次獨自上訪北京,被地方政府視為重點監控對象。08年底,他攜老伴往鎮裡的教育主管部門,要求出具從教年限證明時,連番遭踢皮球甚至報警驅趕,妻子敖華珠憤而仰藥自殺幸獲救。在老伴喝藥後,彭發友曾告訴前往採訪的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說總有一天他也會這樣了結,但會選擇到教育部去喝藥,怕等不到問題解決的那一天了。

對於最終這位老教師竟然因為逼遷而走上絕路,曾與他一同上訪的當地民辦教師王老師說:「他教書幾十年一分錢沒有,沒辦法他是被逼死的。四十年教齡,現在連養老保險都沒給他買,生活沒有辦法,現在要他搬家,他沒地方住,黑社會威脅他不搬走,殺死你兒子,所以他點火自焚,自己死了算了。我們打算去看看他,同情啊,但有什麼辦法?這是政府的政策太無……太那個了害的,給黑社會害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