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執政品德一旦出了大問題

一個政治集團凝聚人心、並存不悖的要素是什麼?是執政品德和執政才能。這裏面仍有主次之分,執政才能尚在其次,執政品德務須擺在首位。一個顯見的例證是,當年的劉備與劉阿斗並非庸中皦皦、鐵中錚錚,一樣是應者如雲、馳騁天下。而一個政治集團的執政品德一旦出了大問題,其結果只會是早晚消亡。昔日納粹集團橫行逆施,何等強大,而今納粹安在呢?納粹黨不見了,已被人類社會徹底埋葬了。

人類社會從石器時代磕磕碰碰走到科技時代,經歷了一個從絕對無序走向相對有序的艱難歷程。在逐漸成長的過程中,人類社會也漸次明瞭這般常識:每個人來到人世間,他(她)的母親絕對沒有同時也為其誕生一群油頭粉面的統治者。每個生命的個體,鮮活于世,其實也如同空中飛翔的鳥兒和水中遨遊的魚群一樣,本該享有某些與生俱來、不可予奪的天然權利和自由。有誰,是為著被奴役而降生紅塵的?

人類同時也了然這般常識:正因為這個星球上人滿為患,人和人之間,難免會產生這樣或那樣的衝突和摩擦,因此也就需要有國家機器和律法的存在,否則無以調解矛盾與秉持公正。正如足球場上需要有裁判員及時吹哨判罰、客車上需要有駕駛員在必要時果斷踩刹車那樣,任何一個國家,都需要執掌了國家權力的政治集團對執政品德有所保障,因為這是國泰民安、各種社會樞紐得以正常運行最基本的要素。

在崇尚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國家,一個政治集團的執政品德一旦出了大問題,其表現形式首先是不再為人民所信任,用不著經歷血與火的輪回,就會自動退出政治舞臺,還人民一方更晴朗的天空;在抱住專制的裹腳布不放的獨裁國家,一個政治集團的執政品德一旦出了大問題,則通常不顧人民的唾棄,一味倚重暴力和謊言,賴在臺上,其表現形式往往為人性泯滅、腐敗氾濫、橫徵暴斂、藐視民生和民權……

正因為執政品德事關政治集團的存亡絕續,也關乎國家的興衰和民眾的福祉,民主制度因此也才會被國際社會廣泛認同,而世上絕大多數的政黨,早已走出獨裁的叢林,甘願放棄一黨之私,勇於接受人民的篩選和考驗。人民或許會有看走眼的時候,但不會總是看走眼,政客的謊言只能是欺瞞人民于一時。克林頓不會有第二次在總統職位上犯“生活作風”錯誤的機會,陳水扁也不會再有第二次貪污的機會……

這留給我們的是豔羨。我說過:“專制的魔爪扼住中國的咽喉已久。千百年來,這片土地上的人民無權自由選擇統治者,是幸福是苦難,基本上得仰仗自己是否生逢其時。適逢明君,國泰民安;受制暴君,億辛萬苦。而明君和暴君之分,除了執政才能方面的一較高下,更多的也還在於執政品德上的判若鴻溝。由是專制王國的執政品德決定政區面貌,那是一定的,上行下效,從風而靡,從古至今不外於此。”

這個“文明古國”的權杖傳承,歷來只在皇家或小集團內部黑箱進行,許多在別國不是問題的物事,到了這個偽大的國家,於是全成了問題,而且會是老大難問題。凍土之上,但見政治集團的執政品德出了大問題,積怨如山,積重難返,便總是開始考驗人民耐心的底線,總是將暴力和謊言加劇——這是一種沿襲了幾千年的演出套路,沒有新鮮可言。所謂中國史,不但是一部原地踏步史,而且是一部血淚史。

這部血淚史,令即使是“崛起”了的當今中國,“發展”至今,也還是一“發展中國家”;這部血淚史,因其固有的自我束縛,而無法真正做到使賢任能,也無法保證當權者的才高行潔;這部血淚史,把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民推到了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申冤難、就業難的生存絕境;這部血淚史,讓多少人家破人亡,讓多少懷有報國熱忱的仁人志士,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專制的罪惡,一向史不絕書!

這片板結已久的凍土留給人們的選擇微乎其微。加之長期的血腥統治,令整個民族的血性在不斷退化,幾乎快成為一個完全沒有血性的民族。於是人性和品格,在令人幾乎窒息的生存環境裏,在芸芸眾生中,也不斷演變、扭曲和分化著。有人為蠅頭小利和飯碗一個,而選擇了甘當專制的走狗;有人恪守了心靈的淨土,選擇了為國家的前程和民眾的福祉而戰……卑下和高尚、苟且與悲壯,在苦難中同時演繹。

我寫作這篇短文,適值天寒地凍的隆冬,我發現隆冬能讓世間的許多物事和表演現出原形。就在美國總統訪華的那幾天,我看到了一條消息,說是一名衣衫單薄的流浪漢死在廣州街頭,有人抬走其遺體時,與之相伴的狗兒亦步亦趨,後來這只狗蜷伏在主人原來睡覺的涼席上,神情哀傷……我又想到了那年在北京上訪,所看到的那些露宿在雪地裏的訪民,想到了殘殺我無辜孩子的狂徒竟然至今還逍遙法外……

霜雪滿天的日子,可還有誰為露宿在雪地中的訪民送去一盞熱茶,或是一件寒衣?北京街頭那些“名貴”的樹木,在這個冬天是否又由工作人員進行了認真細緻的防寒處理?我知道胡佳等人在隆冬給露宿的訪民送去過禦寒的大衣,可胡佳因為撰文主張基本人權,所以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訪民提供過幫助的郭泉以同樣罪名身陷囹圄,他可憐的老母親不向當局要人權,僅只是要人性,不知要到否?

我只是一名飽遭迫害的作家,我無意對哪個政治集團的執政品德做出個人評判,因為我相信更為客觀的評判,一定會留存于歷史和人心。我只想對世間所有的政治集團提出我善意的忠告:面對亂象叢生,面對人民所經受的諸多苦難,請尊重常識,整人不是辦法,強權遮蔽不是辦法,無視現實、伐功矜能同樣不是辦法。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任何一個政治集團,都該隨時檢點執政品德是否出了大問題!

注重品德建設是如此的重要。胡錦濤先生就曾在《中國共產黨十七大報告》中語音鏗鏘地指出:“大力弘揚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思想,以增強誠信意識為重點,加強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個人品德建設,發揮道德模範榜樣作用,引導人民自覺履行法定義務、社會責任、家庭責任。”一隅三反,我更加相信凡是政治集團執掌重權,則更需加強執政品德的建設,因為它肩負了更大的責任!

由此及彼,既然社會成員的誠信意識要增強,那麼政治集團的誠信意識更要增強,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總是空口說白話,永遠只是說一套做一套。只要人民盡責,而一個掌握了國家權力的政治集團凡事總當甩手掌櫃,甚至窮兇極惡公然奴役人民,或以某種陰毒手段,毀滅某個公民的家庭和人生,令其有冤無處申,並以強權壓迫的方式逼他裝啞巴,這樣的混帳觀點和做法,我想胡錦濤先生當也不會認同的。

隆冬是蕭瑟的。偶有所感,閑敘至此。空中戰戰兢兢飛過的鳥兒說:天冷,多說無益呢!一面破旗於寒風中嘩嘩作響,曰:和諧,和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