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歸國3個月跳樓 遺書稱學術圈殘酷

【新唐人2009年10月22日訊】「在此時刻,我認為當初的決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後的發展完全沒有預計,感謝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國內學術圈的現實:殘酷、無信、無情。雖然因我的自以為是而忽視。」32歲的海歸留下遺書後,9月17日凌晨2點,他從所居住的浙大綜合樓頂樓11層跳下。離開了他正在待業的妻子和3歲的孩子。塗博士離世後月餘,各種猜測仍然在網上發酵。

未定職稱 妻子待業

南方都市報報道,1977年,塗序新出生在一個知識份子家庭。他一直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高中畢業保送進入清華大學水利系,全獎學金就讀於美國西北大學土木工程系,6年後拿到博士學位,留校從事博士後研究工作兩年。

塗博士在個人網頁上留下了自己的興趣愛好:「我喜歡做研究,我也喜歡游泳,慢跑,打網球,看電影,還喜歡和研究組的人一起踢足球。」

今年6月,塗博士從芝加哥市返回中國。浙大的電子郵件中,確認給塗博士提供教職,但並未明確具體的職稱。

妻子何晶(化名)也是留美博士。和塗博士清華大學年級第一的成績相比,何晶在國內的學習記錄毫不遜色。她本科在北方某名校讀經濟相關專業,畢業後追隨丈夫到了美國。她也拿到了全額獎學金並取得了博士學位。這是她第二次跟隨丈夫轉換自己的生活環境。

塗博士選擇歸國並且定居杭州,因他是一個孝子,姐姐一家在杭州生活,父母在金華,回到杭州於是成為首選。6月12日,塗博士與浙大簽署了聘用合同。何晶也向浙大投了一份簡歷。他們的女兒,本來在金華老家由何晶父母撫養,可以預見的是,一家三口或許能在杭州團聚。

待遇不足 安家困難

雖然塗博士在和芝加哥朋友的交流中,對困難早有預見。然而,困難似乎比他想像中大得多。浙江大學分管人事的朱曉芸副處長稱,塗博士的待遇按講師發放。並且給他提供4萬元的房貼,除此之外,塗博士還享受學校給所有教職工提供的待遇,包括在進入浙大的10年內,拿到每個月1,500元的房貼。

然而,這也許只是一個理想狀態,塗博士的女兒不久就要上幼兒園了,現在國內大城市的幼兒園收費不菲,比小學還貴。塗博士的妻子何晶也不順利,她沒能在杭州留下,只好一邊住在老家帶孩子,一邊找工作。實際情況是,塗博士有一個家庭需要支撐。

夫妻二人雖然都是留學生,在美國有全額獎學金,但有小孩子要養,仍然不能在異國他鄉存下一筆數目可觀的錢,足以讓他們在剛歸國時作為緩衝。

杭州房價毫不遜色於上海。浙江大學紫金新校區雖然位於並不那麼被看好的西區板塊,每平方米價格仍然要直逼2萬元。

在建工學院和塗博士同樣職稱的一位老師,他的待遇也是按照講師發放,在扣除房租、所得稅之後,每個月到手的有2,000多元錢。這位老師和塗博士年齡相彷,國內某知名高校博士生畢業。以這位老師的收入計算,他若要貸款買下紫金校區附近一套90平米左右的住宅,以三成首付計算,獨立支付要不吃不喝將近20年。

抑鬱成自殺原因?

在親友、同行眼中,塗博士自信開朗,但自殺前一個月,他要服用藥物幫助睡眠。無從得知,塗博士的焦慮從何而來。他大部份時間獨自居住。在他的妻子和至親眼裡,塗博士一直是一個很自信的人。

這和他的朋友同學的印象相符。在芝加哥朋友眼中,塗博士對人熱情寬厚開朗,對學術潛心追求。朋友回憶,塗博士還是湖邊燒烤的積極組織者,給友人帶去家鄉的茶葉。

高中同學在回憶時,也無法把他和焦慮聯繫起來,他是一個喜歡挑戰自我的人,在沒有丁俊暉的年代裡,只有小混混才打桌球,而塗博士的桌球技術是那一幫同學裡最好的。

9月17日凌晨2時,塗博士從11層樓頂跳下來。他寫好了6頁遺書,在遺書中,他向妻女、父母、姐姐表達了歉意。就在前一天晚上,何晶還和丈夫通了個電話,約定第二天一早去看他。

他留下了這樣一段話:「在此時刻,我認為當初的決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後的發展完全沒有預計,感謝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國內學術圈的現實:殘酷、無信、無情。雖然因我的自以為是而忽視。」

塗博士是一個喜歡在學術圈發展的人,塗博士的學術潛力已經部份得到了證明。用Google scholar(谷歌學術搜索)可以搜到他發表的6篇學術論文,其中3篇是SCI核心期刊。作為第一作者發表的被引用次數最多的文章是2008年發表在《國際工程數值期刊》的一篇文章《微粒的標準計算靜力學平衡》。

有網友質疑:「從塗博士遺書中,看不出抑鬱是自殺的主因。反而看到他抱怨的的國內學術圈的現實:殘酷、無信、無情。」

職稱與墜樓

網絡盛傳浙大曾給塗博士口頭承諾,但卻未能履行,學校認為指責不合常理。從9月11日填報申報副教授信息到9月17日跳樓,塗博士到底經歷了什麼?

9月底,建工學院的網站上掛出了塗博士的訃告,解釋了塗博士的死因——「因病」「墜樓」。浙大說,這是最後的調查結論。但學校沒有具體解釋「因病」和「墜樓」為何會聯繫在一起,他們說,這涉及塗博士的個人隱私。

塗博士死後,各種猜測仍然在網絡上發酵。有歸因於學校,有歸因於家庭,有歸因於博士的心理素質。人們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揣摩、猜測。網絡盛傳浙大曾經給塗博士口頭承諾,但卻未能履行。

眾人追悼 痛失才子

9月29日,塗的追悼會在杭州殯儀館舉行。他是金華人,他的朋友、親戚、同學從金華趕來,把大廳擠得滿滿的。他所在的建工學院部份領導、師生也參加了追悼會。

追悼會上,當著所有親朋好友和同事的面,何晶泣不成聲。追悼會的第二天,是女兒三歲生日。何晶希望,親友在女兒懂事之前,幫她為孩子編一個美麗的謊言。耐人尋味的是,在她斷斷續續不多的言語中,她特別強調了塗序新發表的3篇SCI核心期刊文章,他的成績是任何人都不能抹去的。

塗博士從小到大都是家庭的驕傲,家族弟妹學習的榜樣。失去這個兒子、弟弟,他的父母、姐姐痛不欲生。他們不敢相信他已經離開。他的姐姐現在還無法正常上班。妻子也沉浸在悲痛中,和女兒度過了一個最難過的中秋節。

同在建工學院的一位年輕同事為他感到異常惋惜。這位年輕老師也同樣是拿著低薄的薪水,年近而立,從小到大揹負了太多希望,卻仍然無法回報父母。

追悼會第二天,正好是塗博士女兒的三歲生日,孩子還遠未到懂事的年齡。鮮花叢中的父親形容瘦削,無法吸引她的注意。她似乎認為,父親只是睡著了,還會再醒。

但她的父親塗博士永遠不會醒了,父女有一張合影,孩子坐在父親肩膀上,臉上寫滿笑,塗博士兩手緊緊抓著孩子的腳,笑盈盈地望著鏡頭。這樣的合影今後不會再有。塗博士只能在照片上看著女兒慢慢長大。

──轉自《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