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軼東:房峰輝司令兵力挾四中全會

【新唐人2009年10月20日訊】作者﹕張軼東

用武力迫使一個國家的最高權力會議就範在歷史上是有先例的︰

1)1242年,當拔都統率下的第二次蒙古軍西征都達到歐洲的亞得裏亞海時,蒙古的第二代可汗窩闊台死了,需要召集呼裏勒台(相當於今天蒙古國的大呼拉爾)選舉第三個可汗。於是拔都迅速收兵回卡拉和林(今日的烏蘭巴托),用他的兵包圍會場,迫使呼裏勒台選出蒙哥為第三個可汗。

2)1934年聯共召開第17次代表大會。史達林也是用武力迫使大會代表同意他的政策。而會後就發生了基洛夫被刺事件和開始大鎮壓,大多數17大的代表受到鎮壓或迫害。但是在以上兩個事件中,使用武力的都是當時該國擁有最大兵權的軍頭。

而不久前,連中央軍委委員都不是的北京軍區司令員兼國慶閱兵總指揮的房峰輝,利用他這時手中掌握的實際兵力(坦克和兵車果然不是用於對付訪民和恐怖分子的,而是對付中央委員們的)操縱了17屆4中全會,使得在胡錦濤主持的政治局會議上關於習近平為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安排都沒有得到落實。較之拔都和史達林,房峰輝可算是「後來居上」了。

其實這次房峰輝政變也不能算是突然的。在中共歷史上遇到某種進退維谷的時候,就會發生中央全會突變原定基調(即「轉向」)的事件︰

1)1959年廬山會議前,大躍進敗象畢露。毛澤東想在保留大躍進的招牌下作些讓步。卻不想彭德懷的上書逼得他沒有退路了,只好把大躍進硬著頭皮堅持下去,造成進一步的災難;

2)1970年的廬山會議,原本是想討論新五年計劃和新憲法的,又因林彪集團堅持設國家主席和揪張春橋而「轉向」,導致次年林彪集團覆滅和文化大革命的實際破產。

但是和那兩次廬山會議「轉向」不同的是︰這次17屆4中全會是「主動轉向」,即不等你某些中央委員搞什麼「集體上書」或「建議」之前,我先用坦克和軍車把你們鎮懾住,讓你們發不出聲來。是的,我胡錦濤的確主持政治局會議並共識了習近平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但是不納入17屆4中央全會又怎麼的?全會不是只有三天半時間嗎?(其實通過習近平為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委員們舉舉手10分鐘也就夠了)。

不要看房峰輝只是個「九門提督」,不是「兵部尚書」或「兵部侍郎」,但「現官不如現管」,槍口對著你們的。因此,這次政變倒是有點像1852年拿破侖第三在法國搞的政變(從總統變成了皇帝)。

中共闖過了17屆4中全會這一關。只要10月初這幾天國內黨內不出大事,它或許就能夠蒙混過2009年這一關。果真如此,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還能維持幾年呢?當年蘇共的執政年限︰74年。那末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是不是可以再存活14年,即到2023年呢?這裏有兩個因素需要考慮到︰

1)在1977年,即十月革命60周年時,前蘇聯的國際國內形勢還是很穩定的,而今天的中共已經是內外交困,風雨飄搖了。

2)對於中共來說,它的全黨利益就是延長它的一黨專政制度(它的官僚戴秉國和御用文人李君如也是這麼說的)。那麼及早明確習近平為「儲君」是重要的,拖延只能導致夜長夢多,對團派和太子黨都不利。但為什麼還要拖延呢?這表明無論團派或太子黨,對全黨的前途已經失去信心,每一派都想抓緊時間抓權撈錢,火山爆發時我往國外「跑跑」就是了。

中共是在和歷史戰鬥,必敗無疑。國慶大閱兵的浪費和擾民不會減少堆積在中華大地上的乾柴,反而又增加了新的燃料。對中共而言,今後每一年都將是敏感年,每一天都是敏感日了。

2009年10月1日於美國賓州

轉自《新世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