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  藝

【新唐人2009年9月7日訊】(大紀元)一到三年級時,女兒參加了女子童子軍,後來失去了興趣而退出。如今,她又想回去參加了,因為她的幾位好友都在同一個童子軍小組裡。我想女兒有一些朋友,這對她的性格發展比較有好處,所以就同意她再去參加。

童子軍小組的領隊是女兒同學佳麗的媽媽。佳麗也是一位華裔,曾來過我家一次,是一位很有教養的女孩。這個小組基本上是佳麗的好友組成,華裔、印度裔和西方人的後代都有。

說來也有趣,第一次送她去佳麗家開會時,本來打算就站在佳麗的家門口向她媽媽問一些關於童子軍的問題就走的。然而一下車,不知從哪裏飛來一隻蟲子,從我的眼球上擦過,讓我痛得摀住了眼睛。我對女兒說:「我得進她家去洗洗眼睛。」

佳麗的媽媽將我請到了廚房,讓我在那裏清洗。

洗好眼睛,我的眼還有一些痛,不過已經可以完全睜開了。出現在我眼前的是怎樣的景色啊!我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是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後院。從廚房的落地門走出去,是一個玻璃太陽房,然後是種滿了植物錯落有緻的院子,有中國式的亭台、瀑布、自己開墾的植物園等。這個院子不大,就像許多工薪家庭的一樣,然而卻設計得這麼別致,種植得這麼欣欣向榮。而且,所有的園林都是佳麗的媽媽親自栽種的。我驚訝得幾乎快合不攏嘴了。

若是美國人的家,我的驚訝不會這麼大,美國人是很會美化自己的家的。而這是一個中國人的家,竟然裝飾得比美國人的家還要漂亮,而且一切都是自己親手做的。

我在那裏東看西看,幾乎不想離開了。

佳麗的媽媽問我對女童子軍有什麼問題。我還沒有從震驚中定下心來,就說沒有,反而問起她的職業。她說她以前在Toys ‘R’ us做經理,自從生了老二後就做全職媽媽了。

女兒開完會後,我再去接她。在門邊,我對佳麗媽媽說:「以後向你學習園藝。」她說:「好啊!」我想什麼時候再訪問她的家,不是在童子軍開會的時候,而是單獨造訪。我很想了解她。

一路開車,一路和女兒聊天。女兒說:「佳麗的媽媽很酷。」她又說比我酷。她說她的媽媽不會令人尷尬,而我有時會。

女兒還講起了和別的家人的一些衝突。我安慰她說:「受的教育不同,中美文化也不同,有些時候是難免的。」

回家後,我在想著女兒的話,也在想著佳麗的媽媽。能有這樣的園藝,能做女童子軍領隊的第一代華人移民,我還是第一次認識。佳麗的媽媽不是一般的人,我可以想像,這是一位做什麼都能做到最好、都很出色的媽媽。要知道,能讓這些十幾歲的小女孩喜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想著兩個孩子的成長,也想著聽到的一些關於青少年的成長期(所謂的叛逆期)的故事,大人們經常說孩子越大越不聽話。真的是因為孩子長大了思想獨立了就不聽話了嗎?真的全是因為社會的污染嗎?還是做父母的不肯了解自己的孩子、不肯進入他們的世界、不肯改進自己的園藝技術,還經常給自己找藉口找說辭?

佳麗的媽媽很聰明也很用心。她為自己的孩子營造了一個安全的朋友圈子,併進入孩子們的世界、領導著這一群孩子走自己想要他們走的路。
  
她是一位高明的園藝師。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