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被問責下台官員復出 輿論大嘩

【新唐人2009年3月27日訊】(美國之音記者陳蘇3月26日報導)因甕安騷亂與黑磚窯事件被撤職的中共官員悄悄復出引發中國輿論大嘩。失職、瀆職官員很快重履新職的現象再次引發人們質疑中國官員任命制度的缺失以及權力的為所欲為。

甕安騷亂、黑煤礦下台官員悄悄復出

震驚中外的甕安騷亂導致原縣委書記王勤的烏紗帽落地。大半年之後,被撤銷了一切黨政職務的王勤被發現已出任黔南州財政局副局長。因觸目驚心的山西黑磚窯事件被撤職的臨汾市洪洞縣原副縣長王振俊,一年後人們發現,他早已擔任該縣縣長助理的職務。

無獨有偶,導致12名嬰兒死亡、200多名嬰兒的健康受到終生影響的安徽阜陽毒奶粉事件掀起問責風暴吹落了大約15名失職、瀆職官員的烏紗帽,然而,當中國民眾對阜陽毒奶粉事件仍然記憶猶新之際,這些下台官員中的大多數已經再受重用,易地做官去了。再往前追溯,當年因為瞞報薩斯非典疫情的衛生部長張文康現在是全國政協常委、中國宋慶齡基金會副主席,原北京市長孟學農被撤職後又出任山西省長,因山西礦難再次下台。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教授張同新認為,問題官員易地做官的現象可能出於兩個原因,一是國家在考核任用幹部的過程中,要評估幹部對事故、責任所應承擔的大小程度,如果被視為不承擔直接責任,就不排除重新任命的可能性。第二,如果官員在事故當中負有一定的責任,但由於認識好,檢查深刻,在上級機關認可的情況下,就會讓他按原級別復出。與此同時,張同新教授認為,在問題官員的重新任命上,也不能排除考核的疏漏以及有不正當的組織關係等問題。

官場權力為所欲為

然而,中國自由撰稿人、網絡作家昝愛宗認為,多名問題官員重履新職顯示了官場體制賦予權力的為所欲為。他說,只要不是因為官員個人的貪污犯罪,共產黨就會很寬容,很溫情,繼續給飯吃,給官當。但是問題是,共產黨對老百姓卻沒有給予同樣的寬容與溫情。

他說:「在中國,官是貴族,民是賤民,所以當官的犯了罪,開除黨籍,就是對他懲罰了。要是老百姓,有人在網上寫一篇文章,動不動拘留,動不動勞教。還有一些老百姓大打了國家公務人員一個耳光,或者打了一拳,那就是尋釁滋事,或者是擾亂公共秩序,判個1年、2年。」

中國法律工作者唐荊陵說,中國實際上制定了對官員選拔任用的相關規定與法律。根據中國的「公務員法」,公務員在任職前都必須進行公示,受撤職處分的公務員兩年內不得晉陞職務。唐荊陵說,雖然有這些任命程序,但這些程序不是面對人民大眾的,而是面對官員群體的小眾。他說,老百姓對官員的相互提攜、官官相護儘管感到無可奈何,但這卻有助於推動民眾思考,探討如何改變中國「民不選舉,官不為民」的問題。

他說:「因為官僚任命體制它可以本身可以背離民意這個事實,這應該讓人民思考,為什麼官僚的任命它能夠背離人民的意志?這會促使人民考慮建立官僚的任命必須依靠民意這樣的一種體制。大家就會考慮更好的一個選舉制度或選舉安排,而不是官員的任命讓非選舉的官員來任命。一般來說,選舉官員的任命會很在意人民的意見。」

被撤職官員是因為相關的重大事件進入了民眾的視野,又因為重拾烏紗再次引發中國輿論大嘩。中國的中央電視台、中國青年報和新京報等媒體紛紛報導問題官員「復出門」事件,質疑官員問責制度的程序是否公開透明、問責制本身是否已經名存實亡。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教授張同新認為,被免職官員復出現象受到廣泛關注,表明老百姓的監督意識的增強,表明中國媒體監督作用的提高。

他說:「大家對這種事情的議論有助於黨政機關能夠改正它在幹部政策上的錯誤的思路,把任人唯賢的方針貫徹到底。」

不過,中國網絡作家昝愛宗認為,中國官方媒體的監督作用仍然有限,發揮監督作用較大的還是網絡。他說,沒有互聯網鋪天蓋地地參與和網民盯牢不放,中國政治就不可能出現任何新變化。

他以被網民稱作「史上最牛縣委書記」的遼寧省西豐縣縣委書記張志國為例來說明網民的力量。他說,去年初張志國因派警察進北京抓記者而被撤職,不久後悄悄復出,被網民發現,當地有關部門解釋說,張志國是臨時工,又把他撤職了。

昝愛宗認為,一個合法的政府卻在偷偷摸摸地任命官員,這只能說明這個制度不夠光明正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