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遭軟禁 艾滋維權人士李喜閣欲了此生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方媛報導)因輸血而致使本人及兩個孩子都感染艾滋病的河南李喜閣近日在網上發出一封遺書,文中透露了她目前無自由,無自尊的生活,想了結此生。關注艾滋病的河南醫生高耀潔表示,如果被長期看管,連她也會考慮自殺。

海外博訊網站星期三刊登了河南因輸血而感染艾滋病的李喜閣的遺書,在文中,李喜閣敘述了引起她有自殺念頭的原因,李喜閣的大女兒在04年 被驗出母體感染艾滋病死亡,不久又驗出她今年七歲的小女兒也是母嬰傳染艾滋病患者以後,李喜閣一直上訴到法院要求立案,但直到今天法院遲遲不立案,不僅如此,李喜閣近期被公安24小時監控,9月份她接到中國全球基金非政府組織的要求到瀋陽參加討論會,來回的機票都買好了,但是卻被監控的公安阻止。李喜閣星期四對本台表示:

「他們不允許我開會,也不解決問題,他們把我軟禁得太厲害,官司也不給立案,大女兒8月份正好死4年,孩子死了就不給賠償,小女兒大了,但也是這病,如果只是我自己就沒所謂,兩個孩子都是這樣,政府不講賠多賠少,法院給立個案,對我大女兒及其他死者在法律上有個交待,但法院不給立案,檢察院沒辦法追究。」

李喜閣表示,尤其近期奧運會,殘奧會,有6名公安24小時跟蹤監視著李喜閣,家裡的固網電話及電腦線也被切斷,致使李喜閣有自殺的念頭。她說:

「他們6個人就跟著你,你上哪,他們就上哪,電腦給切斷了,固定電話給切斷了,那些警察就在我家門口,那些人,學生來來回回都在我家門口經過,這給我們的家庭造成多大的精神壓力?兩年了,天天就這樣,以前我到各大學去講有關血液安全的課程,現在他們就不想叫你講,哪個地方也不讓你去,一個人就憋到家裡邊,我什麼事也不能做,這不是逼到人自殺嗎?」

本台記者於是打電話給看管李喜閣的商丘地區寧陵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詢問,對方卻不承認他們軟禁李喜閣,後來又表示他不瞭解情況。

李喜閣呼籲外界關注她的狀況,呼籲中央領導人關注兒童的健康和生命,不要只說不做,她說:

「無論是電視上還是報紙上,天天說依法治理國家,對老百姓負責任,我們要對人民負責,對孩子負責,這些都是空話,我們家這事他們就不想賠,他們說要是一個人好說,三條人命太多,政府賠償不起,我們失去孩子什麼滋味,中央官員都不考慮,我們自殺是被政府逼的,我們並不願意走這條路。」

一直幫助河南艾滋病人的醫生高耀潔也對本台表示,很多像李喜閣一樣情況的艾滋病人也想自殺,就連高耀潔她自己也想到到如果有一天她失去自由,失去自尊,她就會自殺。她說:

「我跟你說,自殺的不僅是李喜閣一個人,僅我知道名字的就有十幾個,因為李喜閣會寫,剩下那些不會寫不會說,那死得多了。包括我,現在他要是那樣對我,我馬上自殺,現在的社會沒法活下去,活著沒意思,活著沒有尊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