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嶺:好大一顆「教育發展衛星」

據中國新聞網報導,八月十五日下午,教育部副部長章新勝在北京國際新聞中心向記者們列舉出一系列數字表示,教育的發展正使中國從十三億人口大國轉化為人力資源強國。

中國教育昨天還問題成堆,今天忽然搖身一變,成了一個漂亮的美人兒,說給誰相信呢?好在這位副部長所列的數字簡潔明了,所謂「兩個跨越,一個突破和一個重大步伐」,這裡不妨摘錄如下:

兩個跨越:第一,全面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特別是實現農村免費義務教育,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成就;第二,高等教育進入了大眾化的階段。二零零七年,中國高校招生數達到五百七十萬人,毛入學率達23%,在校生總數達到兩千七百萬,位居世界第一。

一個突破:職業技術教育已經步入以就業為導向、工學結合發展的快車道。二零零七年中等職業教育招生數達到八百萬,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協同發展的局面初步構成。高中階段的教育方面,中職佔高中教育招生數的50%。在高等教育方面,高職又佔高等教育招生數的50%。

一個重大步伐:在中央和國務院的領導下,教育公平邁出了重大的步伐。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全部免除學雜費,全部免費提供教科書,並對家庭困難的學生提供生活補助,使一點五億學生和七百八十萬名家庭經濟困難寄宿生都普遍受益。同時健全了國家獎學金制度,普通高校資助面超過20%,中等職業學校資助面超過 90%。

眾所周知,中國是世界上文盲最多的國家,中國是世界上輟學率最高的國家;中國大學入學率是世界最低的國家之一,國民接受高等教育程度普遍不高;中國的職業技術教育落後,產業技術工人比例不高;中國是世界上教育亂收費最嚴重的國家,中小學亂收費、大學高收費,已經嚴重阻礙中國教育的普及和發展。

不久前,《中國先驅導報》用了這樣一個標題:〈–「義務教育輟學率造假:農村落後地區教育凋敝〉–」,報導了中央黨校經濟部教授潘雲良到農村所做的義務教育調查,以詳實的調查資料和數據,反映了中國農村地區糟糕的教育現狀。有力的回擊了官方的教育政績造假:農村義務教育,二零零二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小學和初中入學率分別達到98.6%和90%。全國有兩千五百九十八個縣實現了「兩基」目標,佔總縣數的90%。從而得出結論說:「如今我們調查的結果卻並不樂觀,農村的教育,尤其是落後地區的教育狀況,並不像城市的教育那樣成效顯著,更說不上繁榮,反倒可用『凋敝』這個詞來形容,一點都不誇張,一點都不聳人聽聞。」

同樣來自新華社的一篇報導說,河北某初中輟學率近90%,新「讀書無用論」抬頭。河北省威縣是個「普九達標縣」,按照達標要求,其義務教育階段的輟學率不應超過3%。但事實是,該縣每年初一入學學生保持在一萬多人,在初三中考時,參加考試的只剩下四千來人,三年裡流失六千多名學生。而更令人沉重的是,威縣並不是一個特殊的典型,它不過是記者隨意調查的一個縣,也許比它的輟學情況嚴重、更怵目驚心的縣還有很多。

而《中國青年報》登的〈轉型期中國重大教育政策的案例研究〉課題組的調查表明,目前中國農村仍存在著嚴重的輟學現象。課題組在以鄉鎮為樣本的抽樣調查時發現,被調查的十七所農村初中學校,輟學率參差不齊,差異性較大,最高的為 74.37%,平均輟學率約為43%,大大超過了「普九」關於把農村初中輟學率控制在3%以內的要求。在不少地方存在著初一三個班、初二兩個班、初三一個班的情況。

據中國網報導,目前,我國教育水平與世界先進水平和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比較明顯。我國人均公共教育費用與發達國家相差約五十倍,大學畢業勞動力比重相差約五倍,大學普及率相差約五倍,公共教育費用比例相差一點八倍。

而拿人力資源強國標誌的職業教育來說,也普遍認為存在以下問題:第一、專業老化,與市場脫鉤;第二、師資力量普遍不足,專業教師尤為嚴重;第三、學生綜合能力差,素質培養不夠;第四、盲目安置,就業不對口,等等。

面對這麼多教育問題,教育部副部長竟然信口開河的表示,中國正在從十三億人口大國轉化為人力資源強國,並且把這種轉化歸功於「教育的發展」,真乃政績造假的又一高手。看來中共「大躍進、放衛星」不僅沒有斷根,而且還人才輩出。然而,百孔千瘡的中國教育畢竟不是任人打扮的花姑娘,此君近似信口雌黃式的謬論剛一露面,即遭廣大網民口誅筆伐。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