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鳴》社論:運動治國可以休矣

中共是靠群眾運動起家的。群眾運動就是「運動群眾」,就是煽動群眾,使之一哄而起,不用自己的頭腦思考,而是「聽黨的話」,黨指向哪裡,就打到哪裡。在戰爭期間的「人海戰術」是如此,建國以後的歷次政治運動也是如此。回顧毛澤東當政的二十七年,大規模的政治運動什麼時候停止過?鎮壓反革命、土地改革、抗美援朝、三反五反、思想改造、反胡適、反胡風、反右派、大躍進、人民公社化、反右傾、四清,等等等等,前一個運動還沒完,後一個已經接踵而至。連「講衛生」都要發動全國人民來一個「愛國衛生運動」。

所有這些運動,在毛澤東的餐桌上都不過是小菜一碟,根本滿足不了他的胃口,所以他終於發動了一場持續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把整個中國「運動」得雞飛狗跳、人仰馬翻,最後連他自己也在「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中撒手西歸。只是這時,中國人才得到一點喘息的機會。

一九七八年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放棄以階級鬥爭為綱,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行改革開放,不再搞政治運動了。這是鑑於「運動治國」的為害之烈,有意改弦更張,使中國走上正常發展的軌道。應該說,這本是中共走出毛澤東的陰影,與民更始的一次良機。然而鄧小平也是一個毛澤東,他的地位鞏固以後,就背叛了實行民主的諾言,把三中全會全面改革的路線砍掉一半,只改經濟,不改政治,不但堅持一黨專政,而且也喜歡「運動治國」,多次發動「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但是他已經沒有毛澤東當年的權威和領袖魅力,特別是人民已經厭棄了政治運動,所以「反自由化運動」總是搞不起來。勉強導演了一場「清除精神污染」,只弄了二十八天,就無疾而終了。

一九八九年倒是發生了一場真正的群眾運動。它不是共產黨「運動群眾」,而是群眾自己起來向共產黨爭民主。靠「運動群眾」起家的中共,在這場真正的群眾運動面前,做了毛澤東都不敢做的事:調來幾十萬野戰軍血洗了北京城。

從此,中共徹底摧毀了群眾對它的信任,也就沒有政治資本再去「運動群眾」了。在這種情況下,它能用來煽動群眾一哄而起的法寶,就剩下狹隘民族主義或狂熱的愛國主義了。

愛國主義植根於祖國美麗的河山,優秀的文化傳統,世代生息於這塊土地上的父老鄉親和由此產生的深厚感情。然而這種感情所傾注的對象是中國,並不是中共。而中共統治的幾十年恰恰使可愛的中國,從生態環境到優秀文化,從人際關係到民族精英都遭到史無前例的破壞。所以,中共所能用來的鞏固一黨專政的所謂「愛國主義」資源,實在太可憐了,如果硬要發掘,也就剩下義和團式的狹隘排外和毛著《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所頌揚的「運動群眾」粗野行徑和「痞子」精神了。

今年「七一」是中共建黨八十七週年。由於拒絕民主改革而使政治資源陷於極端貧困的中共,想藉奧運來給危機重重的一黨專政打一支強心針,補充點政治合法性,所以從十七大以後就一直把北京奧運當作運動治國的籌碼,2008年把它當作頭等重要的政治大事來抓。

奧運是屬於地球村全體居民的盛事,今年能在北京舉辦,中國人當然高興。然而一旦成為中共要抓的「頭等大事」,就變成一場新的政治運動了。連奧運火炬都被稱為「聖火」,所到之處,傾城出動,其盛大程度,足以和文化大革命時迎接毛的「最新指示」相比。這火炬在巴黎傳遞時遇到一點干擾,結果竟引發了中國國內反對法國的「愛國怒潮」,使法國人在華開設的連鎖店都遭了殃。這種義和團式的暴民排外行徑,近年屢屢在中國上演,不但使中國蒙羞,而且弄得中共自己都心驚膽顫。因為統治者心裡明白,民族主義能夠老老實實「聽黨的話」嗎?然而離開「運動治國」,一黨專政又用什麼辦法去吸引群眾呢?而且奧運這支強心針的效力也就到八月為止,八月以後又靠什麼興奮劑來運動群眾呢?這種窘境恰恰說明中共所能使用的政治資源已經枯竭,「運動治國」可以休矣!

--轉自《爭鳴》雜誌2008年7月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