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辛灝年: 一封發自石壁三村的電子郵件(下)

【新唐人2004年4月13日訊】【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林丹, 謝宗延報道】二零零三年十月﹐《透視中國》節目收到了一封發自廣東番禺石壁三村的電子郵件﹐郵件的內容是石壁三村村民的聯名《上書》。 在上次《透視中國》的節目中﹐專家學者就《上書》中反映的村幹部的貪汙腐敗問題﹐ 為我們分析了改革開放後的中國農村的現狀。 石壁三村村民在《上書》中還反映了一個農村基層選舉中存在的問題。 中國官方媒體一直以來都把中國基層選舉作為民主改革的一個成果來宣傳﹐ 那麽中國基層選舉究竟是不是民主選舉呢? 讓我們聽一聽石壁三村的村民是怎樣說的。

【電話采訪 村民】

【村民甲】選舉那時候呢, 每個地方都有七個公安幹警在那里把守。 其中有一個點呢,他不准我們村民離開五米以外選舉, 我們村民就拉開一點﹐ 走到那個學校的門口寫票,公安局派出所那個姓張的副所長就罵他們。

【村民乙】選舉村長那天 就是三個點每一個點都有五到六個公安的人在把守, 好像出了甚麽事一樣,那個陣容太大,搞到每一個人心里邊好像有一個很大的陰影一樣。 事後很多人說出來李少芳婦女主任 就威脅人不要選杜滿基和肖衛基。

【林丹】您拿到選票的時候,上面已經有候選人的名單嗎?

【村民乙】有了。

【林丹】這個候選人的名單是你們選出來的嗎?

【村民乙】不是。 是他們安排的。

【林丹】那你們投完票以後,有沒有人當場開票呢?

【村民乙】沒有。 下午才開票的,在這幾個小時里面他們做了什麽手腳,我們都不知道。

【林丹】大概中間有幾個小時?

【村民乙】十一點左右就收工了,下午兩三點才開票的。

【林丹】那在這期間選票由誰保管的呢?是村民嗎?

【村民乙】不是村民,直接拿到村委會里面,村民一個都不在了。

【林丹】那最後選舉的結果是你們想選的人嗎?

【村民乙】都不是啊。

【林丹】那誰當選了?

【村民乙】沒有公佈,晚上十點鍾搞了個廣告出來說, 歐禮煊選到村長了。

【林丹】《黃花崗》雜志主編辛灝年先生原為安徽省人大常委, 曾親自參加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村委會組織選舉法》的審議討論﹐ 我們請他談一談這一立法的背景情況。

辛灝年】 看這篇《上書》以後對我很大的觸動就是村委選舉的問題。 對這個問題我們一向非常重視, 因為它是標誌著中共改革開放過程中的一項政治改革的成就﹐ 不僅被中共的宣傳機器所大肆宣傳, 而且在海外一些不瞭解真情的外國學者和華裔學者﹐ 包括一些人士們對這一問題都有一些非常糊塗的看法. 所以看了這篇稿子我就想它說明瞭什麼? 第一條﹐ 村選舉的真相是假選舉不是真選舉。 第二條﹐ 村選舉的真相是擴大專制不是推行民主。 第三條﹐ 村選舉的真相是無法無天而無民主程序。

一九八六年通過的這個《村選舉法》, 我參與了討論. 在討論當中我當時一種特殊的感覺就是在人民公社制度取消以後,生產隊隨之沒有了。 而在人民公社階段﹐ 大隊有黨支部,有支部書記, 生產隊只有隊長沒有支書。 八六年左右農村出現了種種問題﹐ 諸如賣糧難, 諸如打白條子等等問題已經很難得以解決。 那麽一個村莊一個村莊里的農民﹐ 共產黨有一種感覺他管不了了﹐ 因此他要把他管起來. 我記得當時我們的省人大革委會主任說了一句非常明確的話﹐ 說: 怎樣把基層管起來﹖ 怎樣才能使基層的農民不造反不鬧事﹖ 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問題。 因為在一九八六年全國代表大會上面﹐ 已經有人民代表公開提出了﹕在今天中國的農村許多農民在呼喚著陳勝和吳廣。 之所以建立村民委員會, 通過《村民委員會選舉法》《組織法》, 就是因為共產黨感到對中國農村的最基層已經無法進行管理﹐這個形成的過程告訴我們﹐它本身不是為了從下而上的推行民主﹐ 而是要從上而下地怎樣把這個沒有管到的東西管起來﹐出發點就不是從民主出發的。

第二個呢,村選舉法一個很大的特點,當時我們爭論得很多,村到底是政權, 還是非政權? 因為如果村一級是政權的話,那麼這個選舉就具有政治意義,有了政治意義,如果真的是選舉,就有了民主選舉的意義,可是實際上呢,這一級不是政權. 在村選舉法里面,明明白白地規定了,村一級不是政權,它只是一個村的村民們,選舉自己的一種管理機構,猶如城市里的街道居民委員會一樣. 它不具有政權的意義,因此它不應該行使政權的權力. 但是八六年的村選舉法通過以後十七年來所有的村選舉,使得這個沒有政治權利的村委會,實際上成了一級行政政權. 使得本來在農村的村這一級里面沒有黨的組織的狀況,變成了有黨的組織,成立了黨支部. 我們就發現中國在實際上的最基層的政權是村政權,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最基層的權力, 掌握在村黨支部手里. 那麽這篇《上書》,就非常典型地?明瞭這個問題.

比如邵永標是什麼人﹖邵永標就是這個村的黨支部書記. 書記是這個村的第一把手,也就是《上書》主要要上書控告的對象. 村長是村委會選出來的, 是這個村黨支部的第三把手村長兼副書記. 中間還有一個副書記,叫歐顯輝,是既不是書記也不是村長,但是副書記排在第二名. 按照共產黨的座次排法,這樣一個村的基層的黨的權力機構,已經決定了它和這個村的行政的機構的關係,什麼關係呢? 是政權關係是黨權關係,是和鄉以上直到中共中央的所有黨的機構和行政機構的關係完全一模一樣. 所以根本不是政權的村,有了政權,村中無黨權的這個村又有了黨權,而邵永標作為黨支部書記,黨的村委會書記,他有權力控制這個村的政權,他才能無法無天。

【林丹】大陸學者楊銀波先生一直以來關注中國農民的命運,並對中國大陸農村進行了廣泛深入的調查,讓我們來聽聽他對目前中國大陸農村基層政權選舉情況的看法。

【電話采訪 楊銀波】中國農村現在的選舉情況分第一個,就是以實力對比,比如,經濟實力,活動能力,威望,人緣關係等等. 第二種情況,就是?由原來的這個村委會點名來產生村民代表,又由這個村民代表來影響選舉. 也就是說原來的村委會利用被收買了的這些村民代表來控制選舉,並且產生有利於原村委會的新的村委會. 第三個問題,就是我們知道就是鎮級幹部或者是鄉鎮級幹部, 直接或者是間接地操縱控制選舉,欽定新的候選人. 他們的控制方法主要有兩個方法,第一個就是控制土地承包,使土地產權在個人和集體之間不明,使村民經濟地位不獨立, 那麽它的政治地位也就無法獨立,這是第一個方法. 第二個方法,就是他調整村政權的權力結構,緊緊地控制住村黨支部書記. 我們現在為什麼很多村在檢舉的時候,都把這個目標對準這個黨支部書記,問題就是因為黨支部書記他的特權過於大。

這個特權是怎樣形成的﹖ 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三條規定: 中國共產黨在農村的基層組織,按照中國共產黨黨章進行工作,發揮領導核心作用. 也就是說它通過這種立法的形式,來確立村黨支部書記的特權. 另一方面,就是在國家現在實行分稅制制度,鎮裡面的政府只有事權﹐ 但是沒有財權。 那麽鎮里面的國稅由效益好的企業來﹐ 那麼地稅怎麼交呢?效益不好的那些企業,基本上是倒閉戶。 因此鎮政府里面要交這個地稅,只能向農民伸手要。 鎮政府, 鎮黨委主要就是把這個重點放在村黨委書記身上,以行政的手段向農民伸手要。 農村之所以產生各種問題,我認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黨支部書記他的特權過於大。

【林丹】在《上書》的最後,村民們提出了他們的維權訴求,讓我們來聽聽石壁三村村民的心聲。

【電話采訪村民】按照這段時間村民的意願呢, 就是要把那個頭目邵永標和村主任的違法行為, 按黨紀和我們《村民組織法》有關規定來處理他. 按照村民的意願,要重新選好一套能夠為村民辦實事, 辦好事, 能夠帶領村民去致富, 有能力的優秀幹部, 新的領導班子, 希望我們村真正能夠村民自治。

【林丹】那您怎麼看農民的這個訴求呢?

【辛灝年】我覺著這個訴求完全正確,從原則上來講,中國在一百年前,孫中山先生就提出了人民有四大權力: 選舉, 罷免, 創制 和否決. 罷免權是非常重要的權力,也就是孫中山先生在《五權憲法》中所提出的監察權。《村民組織法》里面說得很清楚,村長, 村委委員是要用民主選舉的辦法來達成的. 既然用民主選舉的辦法來達成,那為什麼不能用民主罷免的方法來罷免他們呢?共產黨今天一再說它是“三個代表”,你既然要代表人民, 就要問一問人民讓不讓你代表,既然這個村的黨的書記和他的村長們,不能代表本村人民的意志,權力,義務和他們的利益,那麼本村人民為什麼沒有不要他們作代表的權力?我認為今天廣東石壁三村的農民提出罷免這個村書記,這個村長,這個村委會,要求重新選舉是完全合理, 合情, 合法的。

【電話采訪 楊銀波】我認為民主罷免比民主選舉更重要,我們大量把目光都是投到了民主選舉,好像大家在呼籲民主選舉,就是我們辛辛苦苦把一個人選上去,這個很難,大家要爭取. 但是一個壞官,一個貪官,我要把他替下來,怎麼辦呢?罷免,可是這個罷免能夠民主罷免嗎?所以我覺得關注中國民主選舉,同時也應該關注中國的民主罷免. 罷免有的時候甚至顯得比選舉更為重要。

【林丹】石壁三村農民在這個《上書》的最後提出了,“堅持和平、漸進、堅韌、理性” 的這麽一個維權的原則,作為他們《上書》的一個原則,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辛灝年】我非常欣賞. 這說明我們中國農民進步了,特別是沿海地區的農民,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已經有了相當理性的思考. 這樣一種理性和平是在一個基礎上形成的,因為從來,也就是說五十多年來,共產黨並沒有給人民以這樣的權力,人民進行這樣的一個理性的訴求,實際上是在相當忍耐的基礎上做出的. 因為按照中國五千年來歷朝歷代人民起義的慣例,這份《上書》里面所說的問題,所表現痛苦訴求,它在任何一個時代,都足以推動一場造反. 可在今天的時代,我們的農民一方面是無可奈何,只能用這個方法,另一方面,他也在看統治者的臉色究竟如何. 因此我希望掌權者能夠對他們這份上書尤加重視,珍惜農民自己的進步,珍惜農民自己的理性的精神.

【林丹】在采訪過程中, 我們被石壁三村村民的維權勇氣所感動.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節目, 使更多的人瞭解石壁三村農民的疾苦, 支援他們的維權行動, 並希望他們的問題盡快得到解決. 最後, 感謝石壁三村村民對于我們《透視中國》節目的信任. 我們將繼續關注中國底層人民的疾苦, 發出他們的聲音.

點擊進入
透視中國Youtube官方網
新唐人透視中國欄目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