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热点互动】中国GDP增速创近十年新低 经济危机来临?

纽约时间: 2018-10-23 05:22 AM 
 ( 自动连播 )
点击下载观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3日讯】【热点互动】(1828)中国GDP增速创近十年新低 经济危机来临?
广告

10月19日,中共国家统计部门公布,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是6.5%,连续三个季度下滑,创近十年最低纪录。然而习近平的经济智囊、中共副总理刘鹤却说,〝中国经济的前景十分光明〞。为何GDP严重放缓中共却说〝前景光明〞?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究竟如何、是否发生了经济危机?百姓如何少受损失?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今天是10月22日星期一,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10月19日,中共国家统计部门公布数据,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是6.5%,连续三个月下滑,已经创下近十年来最低增长速度。然而习近平的经济智囊,中共副总理刘鹤却说,中国经济的前景十分光明。

为何经济严重下滑的情况下却说中国的经济前景十分光明,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究竟如何?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分析、解读,一位是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Skype上的原北大教授夏业良先生,现在是美国的独立经济学者。夏教授您好!

夏业良: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节目开始,请先看新闻资料短片。

中共官方周五宣称,第三季度GDP增长6.5%,低于市场预期的6.6%。业界质疑其中仍有水分,不过这已是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最低点。

大陆经济〝三驾马车〞中的〝出口〞项,工业出口交货值9月增长了11.7%,比上季度略高0.2%。但业界认为,这是制造商赶在贸易战继续升级之前,抢先把假日订单发货。等于透支了下季度的增长。

三驾马车中的〝消费〞,前三季度对GDP帐面贡献率达到78%,成为经济增长最大动力。但是民生银行研究院认为,随着居民收入增速回落,还有房屋支出挤压消费,都会导致未来消费难以持续拉动GDP。

外界担忧,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共会放松对债务规模的控制,重启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拉动三驾马车中的〝投资〞增长。外界担忧,这会让高危的地方债和企业债规模继续扩大。

《路透社》预计,中国四季度经济增速会持续放缓,明年的下行压力会更加明显。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也可以给我们发送手机短信到短信平台,也可以在YouTube上和我们进行文字活动。今天的话题是中国经济的GDP增长速度严重放缓,是不是经济危机到来了?

两位嘉宾一位是夏业良教授,一位是杰森博士。节目开始,我们先向杰森博士请教一下。刚才的影片中说,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是6.5%,你觉得这个数字是不是真实反映了目前中国经济的状况?

杰森:当然,中共的数据总是要琢磨琢磨,但是也没办法,只能拿这个数据来说话。一方面说这个数字绝对值大不大?其实还满大的。就是在世界上这么大的经济规模还有6.5%的增速,好像是挺高的。但是事实上你要是看一些细节会发现,这个数据相对来说也是过去十年最低的。从这一点来看,这个数据就相对量来说,证明中国经济毕竟增长速度在放缓了。

另外再看看它的货币发行量,最近这几年,特别是2018年各方面,据说川普都在转发那个帖子,有一张图片显示,中国印的钞票是整个GDP的214%。如果在这么印钞票的情况下,经济增长还只有6.5%,这就是非常可怕的数字。换句话说,它什么都不干,就光印钞票把帐面走匀了都比这个数据要高很多,怎么就才能搞出6.5%的GDP 增长?就从这一点来说,我就觉得这数字低得很吓人!就是这种感觉。

它印钞票已经印了,比实际产生价值的一倍还多,这时候GDP帐面显示值只有6.5%,我都不知道这个帐是怎么走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的话,我觉得这个经济可能是真的很有问题。刚才新闻还谈到一点,〝出口〞最近还真的是贡献了,不是往下拉,贡献了至少是0.2%。但这个贡献是假的。因为毕竟大家感觉川普明年年初征收大量的出口关税,拚命把节日的东西早就订过来了。从这一点也可以明显看到,0.2%的数字其实是方方面面从很多角度充了水的6.5%,而这个0.2%数字本身又很小。所以中国的经济情况其实满让人担忧。

主持人:夏教授,我们看到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一季度是6.8%,二季度是6.7%,到现在是6.5%,您觉得0.1%、0.2%的数字究竟在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不是经济危机已经到了呢?

夏业良:首先中国经济多年来依赖的是粗放型的增长,经常是接近两位数的高增长率下,其实掩盖了很多实质性的问题,一个是生产结构性的矛盾。我们讲,中国是制造业的中心,但是多年来在产业结构升级方面做得很差,有很多周边的小国家,过去远远落后于中国的现在都赶上来了。所以现在美国把一些订单交给过去看起来比中国差很多的中小国家去做;中国的〝制造业中心〞已经徒有虚名。

关于增长率0.1%或者0.2%,其实这种波动不能说明根本性的问题。但是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经济增长率持续衰退,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的经济由过去的朝市场化方向推进,变成了计划回归,更朝逆市场化方向倒退。倒退的严重性造成民营经济遭受重创,所以现在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说〝国进民退〞这个事,虽然刘鹤加以否定:根本不存在国进民退。但是事实是谁也否定不掉的。

而且中国经济目前的衰退迹象,使人们丧失了对中国的信心,包括投资者、包括消费者都失去对未来的强劲信心,所以官方现在不断要给老百姓打气,包括刘鹤召集官方媒体,还有一些主要部委的负责人都纷纷表态,说中国经济现在如何如何好,而且刘鹤用了一句老生常谈的表述:〝稳中向好。〞这个词如果大家搜索一下,在过去10年经常使用,过去20年里面也是经常使用的,每当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状况的时候,他们的一个说法叫做〝稳中向好〞。

连糟的情况都能说成好的,那就不用再说了!倒是央行的行长易纲说了大实话: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那意思就是说,中国经济状况已经很糟了,但是我们尽可能想把损失降到比较低的程度。

我们看到习近平这几天据说在搞所谓的〝南巡讲话〞,想重拾邓小平的改革路径。大家都知道,十八大的时候,他高调唱的是中国要〝深化改革〞,好像给大家看出了他是要模仿邓小平的一些改革举措,然后他还多次强调,要以法治国,要建立法治政府、法治国家、法治社会。但是后来大家看到的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离法治国家应该说是南辕北辙,而且他并没有按照邓小平的路径去走,反而更朝着毛泽东的路径疯狂奔跑。

而现在已经遇到了几个大的挫折之后,习近平到底是不是发生悔改了呢?还是只是暂时应对一下?可能党内也出现了一些对他的不满情绪,期望他不要给人们一个印象,更向毛时代狂奔,而希望他回到邓小平道路。所以是不是在这种压力下他才作出一点姿态来表示?但是为时已晚。

大家都看出习近平是一个非常弱智、根本没有长远眼光和战略的人,他根本就非常无知,就是一个小学博士,然后他非要装成有学问、有见识,前几年还狂妄到说〝要引领世界经济的方向〞。中国官方媒体不断地说,习近平要对世界进行指点,要指引世界经济如何如何。

我以前所在的工作单位是北大经济学院,现在他们在忙着干什么呢?他们在忙着做习近平经济思想研究的课题,这个国家级的课题给的钱很多。实际上谁都知道习近平根本不懂经济,他哪有什么经济思想。只要有人给钱、给课题做这种拍马屁的东西是很容易做的,不要动什么脑筋,不要什么技术水平,现在整个国家配合这样一个狂妄无知的垄断者或者专制者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老本吃不了多久,现在已经很快显现出了经济危机。

主持人:杰森,我们知道中国的经济就是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刚才我们在短片里看到,出口在拉动经济,是不是投资和消费已经出现了问题?

杰森:第一,我们刚才说了,出口拉动经济是短暂的,我们称为回光返照式的拉动。因为我们知道前期买了后面就不需要买,关税上来买得会更少,所以出口的这一驾马车一定是熄火了;在这么狂买的情况下才拉动了2%。

拉动消费这一部分说是主动力,但是最近有一系列数据显现,老百姓的储蓄率逐年下降,从2018年的14%,到现在只有百分之三点几,逐年下降,老百姓真正的活钱、能用于消费的钱在逐年下降,这一点上看来,消费这一驾马车估计也跑不远。因为毕竟中国的税赋、中国的房地产各方面都在挤压个人消费能力的概念。

紧接着说投资部分,这是中共屡试不爽的一个办法。中共从2001年、2002年入世贸到2008年,这一段时期实实在在是整个制造业的经济增长;2008之后,所有的经济增长玩的都是所谓借债、过分投资、印钞票,玩的都是这一套。要是看它印钞票的量,从2008年以后印钞票的量暴涨,到现在,一年就印GDP的一倍多,换句话说事实上它就是偷钱。中国老百姓赚了100块钱,它印200块钱,把你历史上存款也偷来,这就是偷钱的一种做法。

投资这一部分将来会是使得GDP帐面增长的主动力。最近明显表示,从8月份以后,前半年一直都说要去槓杆、要降低政府债务,偏偏从7、8月份以后,它开始突然放开了好多以前控制的政府项目,比如以前要修地铁;不行,没钱修,不能修。突然这些帐目开始搞了,中国突然又开始进入了〝铁公基〞拉动经济,地方政府投资拉动经济的状态。所以〝投资〞成了中共现在主要用的手腕。

其实它债务已经很高了,现在拿的新的钱已经40%、50%都用来还以前的债。比如中国的铁总、铁路总公司每年赚的利润远远低于它每年的负债;每年赚10亿,这还是帐面造假以后赚10亿(一间大公司赚10亿),但是它每年光付利息要付400亿,整个它欠了4万亿。

可以看到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这么一个概念,它事实上是靠不可持续、按正常情况早该垮台的企业,用银行一直喂着让它存活下去,这个部分将会是它推动GDP的主要因素,当然统计局也会帮助在数据上造点假之类。你会看到它GDP的数字不会大变,但是这三驾马车,明显〝出口〞这驾马车快塌了,〝消费〞这驾马车跑不远了,〝投资〞这驾马车本身就是疯狂、病态状态,就像是换上一具失控的火车头,一没劲了就往里头添火,也不管火车头快崩溃的状态。传统的三驾马车我没看见一驾马车是正常状态,它未来数据怎么出,我都觉得是非常岌岌可危的状态。

主持人:夏教授,刚才杰森博士提到三驾马车,没有看到正常的状态,都没有看到。您觉得三驾马车的这些问题跟现在的贸易战有没有关系?

夏业良:首先我们看过去多年来,中国投资主要是基本建设和以房地产为主体的投资拉动,投资经常是畸形的,因为投资主体是国家,而不是分散的市场、以私人企业为主体的投资,这样的投资必然是畸形发展,有一些是过度投资、重复投资,而有一些急需的方面领域却长期缺乏投资,所以造成这样一种扭曲。本来应该由市场来决定资源配置的合理程度,但是恰恰因为国家过度占用资源,用全力来支配资源,所以造成这样一种畸形的状态。

讲到出口,中国过去主要是出口依赖型的,通过出口、加工获得外汇也学习了西方的管理和技术,同时对中国的员工也进行了全面的更新和提升,这是对中国带来最大收益的一方面。但是这么多年产业结构升级远远落后于现实的需要,也就是说,从粗放型的增长并没有真正过渡到集约型的增长,所以产生重大的弊端是毫无疑问的。

讲到消费,中国老百姓的消费由于贪腐严重,收入分配的分布严重不公平,所以大家知道,钱到哪里去了?钱到那些富人和贪官的口袋里或者库房里去了。学过一些基本经济学的都知道,凯恩斯有一个著名的定律〝边际消费倾向递减〞,意思是,富人拿到1万块钱和穷人拿到1万块钱,在消费的时候,穷人可能这1万块钱很快就消费出去了;而富人的这1万块即使消费也不是消费在那些基本的、日常生活的那些领域,可能会拿去用做一些炫耀型的消费,或者是一些资产性的消费。

大家看到中国那些富人、富太太们买东西到哪去买了?都是跑到国外去,在五星级酒店、在国外的那些风景旅游区去渡假,然后买那些奢侈品,是帮助国外就业增长、创造GDP。而中国自己大量的民间企业、民营企业需要老百姓花钱去买的日常消费品并没有得到提升,或者说没有得到合理的提升,这些情况就是财富分布的严重不公造成中国消费的畸形。

你说你买几百个LV的包包有什么意思呢?对国家、对国民经济有什么促进吗?假设国家在各方面、在日用品方面不断推陈出新、不断创造一些新的产品和新的服务,到底哪一个对国家更有利呢?最近我看到一段视频非常有感慨,现在国外的机器人非常发达,农田里插秧、浇水、洒农药都是由机器人来做了,而我们的农民大部分还是手工操作,跟几百年前、上千年前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

并不是我们的技术或者讯息远远落后,而在于决策人的思维是落后的,把钱用到不当的消费上面、炫耀性消费、攀比,而没有把钱用在正道上。

主持人:杰森。我还想了解一下、对比一下这个情况,同样是发生贸易战,对于经济的影响美国并没有体现多么明显,为什么对中国的影响就这么大、这么明显?

杰森:那就看谁在贸易上沾光嘛!中国卖给美国的货物一年是5,000亿左右,美国卖给中国的是1,300亿。而且美国经济规模本身就大,美国经济依靠中国出口所占比例是非常小的,而中国出口到美国,占中国的比例相对大很多。最关键的是,中国在国际上整个赚的钱,如果它把所有的进出口放到一块儿算的话,针对美国这一块它赚了三千多亿到四千亿美元,几乎占了它整个在全球贸易赚的钱超过一半。

换句话说,跟美国贸易这部分赚的钱,一方面占GDP很大的量,另一方面又是利润最高、赚钱最直接、最多的部分。美国市场的产品相对是高端一些的,中国也有很多东西出口到非洲,都是低端的,都是中国街边式的那种东西运到非洲,稍微高端的都是运到美国,而且美国在中国投资的企业相对来说都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从各个角度来看,整个中美贸易之间中国的获益非常多,一旦产生贸易磨擦,中国的损失也是非常多的。

与此同时,美国有代表性与前瞻性。当美国跟中国发生贸易战,其他国家都在看,欧洲在看、日本在看、韩国在看,韩国、日本已经被中国找各种各样的机会给折腾得很够呛了,本身就想走,再看美国是这个状态,很多企业最终还是想往美国这边出口,那些企业也都往出挪。美国这种带头的效果、给全球示范的效果又是非常明显。所以从出口的角度来说,对美国这边的影响是非常小的;而对于中国那边,现在的影响还没看到,我说还没有真正展现出来,等到今年你看订单,明年、后年你看东南亚的生产线已经生产出来、营建起来了以后你再看那个效果。

最近有一系列的数据,东南亚包括越南、泰国、菲律宾,在过去这几个月得到外国直接在制造业的投资,增长率从百分之七十多到百分之五百多。可以感觉到最近这一段时间,很多企业拚命在往这些地方投资。任何制造业都有滞后效应,得花很长时间去建厂房、把生产线建好、培训工人之后才可以生产;滞后效应是现在还没看到的,但是从初期投资已经看到趋势了。

一旦外国在东南亚、在越南、泰国、菲律宾等低收入、劳动力成本还比较低的地方建立生产线,永远中国都拿不回去了,因为中国现在整体成本已经非常高,不光是职工的工资现在高起来,而且中国政府的税收会非常高。因为中国政府有〝五险一金〞,变相对企业要求非常高,同时还有最基本的土地价格、税务等各方面,整个中国的投资环境已经在恶化,这时候贸易战又把很多企业从中国拿出来。在我看来,真正对于中国未来出口的影响还不在今年,甚至不在明年,我觉得很可能是两年以后,那时候中国才真正能看到,而看到的时候它已经拉不回来了,永远拉不回来了!

主持人:现在有一位观众朋友给我们发送手机短讯,他请问杰森博士:〝习近平能听到真话吗?〞

杰森:这个问题,当然我不太清楚习近平周围的那些人跟习近平的状态,但是这是我最担心的一件事,因为毕竟前一段时间搞了很多打击腐败官员,这当然没错!但后来又搞了一些视察,视察中间包括政治正确,政治方面的视察和最近有一些左倾的方式,很可能是不是他周边还有没有真的敢建言的人,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刘鹤说,经济规模未来前景十分光明。这个说法让我特别想起了文革时期的那种说法,中共往往经济不好的时候,它一定说〝前景非常光明〞。文革之后为什么大家不敢说呢?谁敢说,说了你就是反社会主义,你敢说社会主义的经济不好吗?你只能说〝我们宁可要社会主义的草,不敢要资本主义的苗〞。这是非常让人担心的,当你意识形态稍微往左走的时候、当你把舆论收紧的时候,周围还有没有敢死谏的人?这就是中国历代会出现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我不知道习近平周边的人是怎么运作的,是不是对他的亲信还是让他说真话?这我不知道!只是我担心,我也希望中国不要发生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夏教授,刚才杰森博士提到刘鹤说的一句话,中国经济前景还是十分光明的;但是他也提到以后,明年或者以后,中国经济可能会更加艰难。我们知道刚才您也提到,易纲说过〝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准备〞。我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中共官员这样的说法,中国经济还到底有没有前景?

夏业良:首先刚才讲到,消费不足是老百姓想消费但是手中没有那么多的钱。流动性不足是怎么造成的呢?刚才我已经提到了,富人比如一年能够收个几亿,但他消费不了那么多,比如他一年收了两亿,那两亿里面他能多少真正用于日常生活呢?根本消费倾向非常低;那些穷人倒是基本上拿到了钱、几万块钱都要把它花掉。真正要想拉动消费要让钱能够回到老百姓手中、中产阶级,这样才能够真正提升消费。

在出口乏力的情况下,依靠官方的投资、加大基建投资,可能拉动一部分,但是最主要的应该由分散的主体作出决定,由私人企业作出有利于社会各个方面需要的一些投资。所以讲来讲去,关键点还是要回到市场经济;不回到市场经济只会是死路一条。

至于中国经济会走向什么样的地步呢?那当然是穷途末路。但也有人说,就算是经济崩溃、中国经济垮了,中国也未必会崩溃、垮台;就像朝鲜那么恶劣的经济,很多老百姓都会饿死,但是它这个政权还没有垮。中共跟朝鲜至少是有不同,为什么不同?老百姓已经知道国外是什么样子,多多少少有一些讯息的开放,这时候再想压制到像朝鲜那个程度、像毛泽东那个程度、毛泽东时代那个老百姓的样子是达不到的,这样会加剧中国所谓的不稳定状态,它靠维稳是维不了稳的。

我们现在讲老百姓自己应该怎么做。中国老百姓现在一方面说要兑换一些硬通货比如美元,有的人不出国他就是觉得美元有保值价值,但是现在连兑换美元都变得很困难;还有人说去买黄金、贵金属或者一些比较稀缺的东西,但是有的时候真的那些东西是需要相当的技术和眼光,不是谁都可以涉足的。

股市一蹶不振,我认为在短期内中国的股市不会有大的作为;房市也是这样的。怎么办呢?几乎老百姓没有太多的选择,所以讲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只有当大家都已经对这个国家失去信心,同时都表达出强烈不满的时候,官方在压力下可能会作出一点妥协和让步,比如习近平最近的一些举动似乎在表面上有一些作出妥协、让步的迹象,但是真正什么措施我们还没看到。

主持人:杰森,我们知道,中共体制内经济方面的专家、学者、人才也是不少,他们就看不到中国经济的真实状况吗?

杰森:看到了有什么用呢?!中国其实聪明人很多,看明白事的人非常非常多。因为中国毕竟是从上往下的决策国家,底层人你看得再明白,你只能是劝自己〝难得糊涂〞。

主持人:像这种情况,经济全面滑落,像你刚才也提到,以后,明年或者后年经济状况可能会更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可能走回到原来计划经济的老路?

杰森:计划经济老路其实走起来也不是那么好走。在国家危急或者经过大战重建的时候,计划经济可以集中最多的经济去建一些最主要的方向,可能会比较有效,这就是为什么不管是苏联还是当时的中国、北朝鲜在最开始国家建设的时候,都展现出比较快的运作方式。但是计划经济一旦进入像中国现在这么大的经济规模,计划经济永远都不可能是有效的运作方式。

夏教授反覆强调要市场经济,因为市场是最优配给资源的手段,但是在中国几乎是不可实现,因为中共从来都没有真正把手从市场拿走;中国的经济是政治经济,中国的股市是政策市。所有这些东西,中共不可能把手从经济这面拿走;中共的手不拿走,整个经济其实就是中共的一个皮偶,中共的指头怎么动,那就是经济的走向。

我感觉其实中国明白人非常多,对于中国经济有见地、知道往哪走的人非常多,但是这些人的意见能真正变成国家政策的机会非常小。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也就可能是无解的悲哀状态。没办法!

主持人:我们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您有一分钟的时间。

加拿大张先生:大家好。我就说,中国大陆这个红色共产暴政,最大宗的共产暴政,它下面所谓的红色权贵经济是最腐朽的经济,它是劣质经济的一个类型。由于西方从政府到民间的绥靖主义化,开始中共的经济变成所谓的〝第二大〞。第二大经济体虽然也是非常大,却是完全不正常的,西方正常的经济市场都会发生经济危机,而中国的经济危机是迟早的事情。如果川普能够克服绥靖主义,我可以讲现在没有克服,绥靖还在,他克服的话,那中共的洞就更大,它的危机来得更快,会崩塌式地发生。好,我讲完了。

主持人:谢谢您,张先生。我们接着来谈这个话题,夏教授,我想听听您的观点,中国经济在下滑的过程当中有没有可能走回计划经济的老路,您怎么看?

夏业良:现在已经在走啊,现在就是朝着计划经济的老路在走,在狂奔。习近平搞这一套,他脑子里最感兴趣的都是毛泽东时代的一些东西。现在把国企做大、做强就是在浪费国家的资源,他希望创造奇迹,但是这种奇迹永远都不会发生。其实他身边就有了解真相的人比如刘鹤。

刘鹤过去在当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的时候,跟我们这些学者们经常有些互动,他知道这些学者们都是从西方学习市场经济回来的,所以基本的导向、价值观他是有的,但是他现在不敢说。习近平信任他是因为过去在青少年时代对他产生的信赖,这种信赖不是因为他有多高的本事,而是觉得这个人可靠、可信。习既然那么信任他了,他敢在习的面前讲一些他不爱听的话吗?

就算是刘鹤自己没有那样的见识,他过去所倚重的那些经济学家无论是樊纲、易纲、吴敬琏,还有一大批从美国回来目前在国内的学者,包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教授,还有很多,像过去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也长期在国内参加各种各样的政策研究。所以不是他们听不到,而是听到以后要看领导喜欢什么,他们才朝哪个方向去引导。所以刘鹤根本不敢讲真话;易纲,从技术层面可以讲一些真话。

现在其实也是在博弈,前不久,〝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上面大家讲的那些话、那些意见集中起来就是大家不能接受国进民退,大家不能够再继续接受长期朝着计划经济狂奔的做法;大家也是借机会作了一次集中表达。虽然当时刘鹤并没有听完;听完吴老一个人讲话他就走了,但是这些材料我相信是上报到中央高层的,习近平也许能看到简报,但是习近平可能也不会太在乎这些人说什么。

主持人:杰森,像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比较糟糕的情况下,怎么样才能恢复到原来的增速,怎么样才能够保证经济继续增长?

杰森:第一,要认可一点,经济是有它自身的运作规律。任何健康的经济,包括美国这样的经济都不可能持续几十年一直增长不跌。其实经济的增长、下跌是非常健康的运作环境。比如有时候森林会烧一场大火,好像是坏事;其实是非常好的好事,因为有了大火才可以降低森林的密度、增加肥沃的土壤等等因素,这是自然规律。

有涨、有跌才是正常的经济规律,但是中共最大的问题在哪呢?它不能让经济往下走,甚至不能让经济往慢走。那么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不能往下走、不能往慢走的核心原因就是因为中共本身是非常庞大的吸钱机器。当经济快速增长的时候,这个吸钱的寄生虫不太看得到,但是如果经济一旦开始弱的时候,这个寄生虫吸的血就足以把这个机体搞死。

最近有一段数据展现,中国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逐年上涨,从最开始的20年前只占7%、8%,到现在占25%,今年占25%,是逐年增加。这个数字就是非常明显的概念为什么中共不敢让GDP往下走。这就是为什么中共一旦看GDP有往下走的状态,从2008年开始,就拚命借债投资、拚命开发已经成泡沫的房地产、拚命印钞票刺激经济。过程中可以看到的是,中共把自己的生存绑架了中华民族经济发展的轨道,这是核心问题。

你说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能让它走向一条正常的道路?其实这条道路在中共的推动下越来越面临非常可怕的前景,整个经济前景要么是暴跌式的状态、要么是一直这样病态发展,直到某一天承受不住。在我看来,中共这样的方式有点无解的状态,只要让中共执政,它决不会让GDP往下走;它用各种病态的方式推动,给中国的这颗定时炸弹累积的炸药越来越多。

主持人:现在又有观众朋友给我们发送手机短信,我们来读一下。第一位朋友说的是:〝中国的中产阶级由于房地产所逼,消费力已经出现疲态,股市、人民币下跌,未来的路是悲观的。中国下次GDP能否保6还有问题。〞

第二位朋友是这么说:〝是恐惧让明白人变得假糊涂,为了利益。是共产主义这恶根造成的一切,中国实际上是奴隶制度。〞

夏教授,我不知道您对观众朋友的这种说法是否认同?另外也想听听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中国经济怎么样才能恢复到原来的增长速度?

夏业良:首先,大家有这样一种愤慨的心情我是完全能够理解。因为中国就是权力经济,说穿了中国根本没有搞什么市场经济;中国搞的是一种在权力支配下的准市场经济或者半市场经济,而且走的路并不长,然后又开始倒退了。

中国这样的做法当然是不顾及老百姓的真实感受和老百姓真实的需要,而是满足于利益集团、统治集团的需要。中国经济要想恢复到比较良好的、健康的状态,那就是要依靠市场机制、走回市场机制才是。中共官员总以为是他们的功劳,中国经济有这么大的进步是他们领导有方,动不动就狂妄地提出什么〝习近平经济思想〞。实际上习近平就是今天晚上死,你看中国的经济会不会更好?就像毛泽东死了以后,中国经济是不是变得马上特别好了?至少老百姓有饭吃了!

所以基本道理在这儿,没有政府的强力干涉,经济才能真正好;这就是市场经济。如果大家学一下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基本原理都摆在那儿,有些人现在是装糊涂、装不知道。那么好处呢,应该对有些人来说中国的确是全世界的天堂,哪些人呢?就是贪官污吏。在全世界都找不到任何一个国家和地点能够像中国当官的这么舒服、这么容易捞钱、想要什么有什么、可以横行霸道,在全世界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国家。

我觉得这些人他们讲的也对,他们跑了全世界各个国家去比较,说,美国也不过如此!法国、德国等所有发达国家都不在他们眼里,因为都没有像他们这样自由;中国,对于有些统治集团来说他们是最自由了。所以,这只是大家认同什么价值观,不是这些人不知道宪政、民主、法治的好处、自由的好处,但是觉得那些好处是普通老百姓想有的,而他们要的是他们统治集团最大的好处。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嘉宾的精釆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观众朋友,再会。
广告
我来说两句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广告
广告

订阅电子报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友好连接: 神韵艺术团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 | 大纪元时报 | 希望之声 |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 明慧网 | 动态网 | 无界网 | 加拿大真相片摄制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