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古玉文:孟宏偉自救預案的成與敗

紐約時間: 2018-10-11 04:34 PM 
孟宏偉作為中共高級官員落馬,本不應該引外界如此沸騰,目前之所以成為沸點,並引外界持續關注與推測,歸因於兩個引爆因素,一是因為其國際刑警組織主席身份,二是其年輕妻子「女王立軍」式自救行動。
廣告

外界分析,孟宏偉妻子向法國警方報案及後來的里昂記者招待會及接受CNN記者採訪,均是孟宏偉在出事前與妻子商量的自救預案。

孟宏偉作為中共公安部第三號人物,具備較高的政治敏感力和反偵查能力,加上2016年被中共推上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要職以後,應掌握國際警界情況。

2012年王立軍闖美使館成功使自己避免被薄熙來做掉,可以說是開創了中共體制內高官在緊急狀態下跑路逃命的一個國際醜聞兼新模式。而親歷了甚或參與了中共內部許多血雨腥風場面的孟宏偉,如果他敏感到自己將在不期之日出事的話,又身在國外,與家人商量好緊急預案,這是很有可能性的。

從目前已發生的事實來看,這個自救預案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將中共醜陋的「家事」一夜間外揚,孟宏偉妻孩暫時安全,同時其手中握有的外界傳聞為「核武級炸彈」使其與中共之間暫時有了討價還價的相對籌碼。

這可以說是孟宏偉夫妻自救預案的成功之處。但是這個預案最終結果如何,是否能使孟宏偉安全着陸或減輕罪責,從中共對孟宏偉事件的通報來看,並不樂觀。

為什麼呢?這要從孟宏偉本人說起。

有海外自媒體爆料,中共監察部在公布孟宏偉履歷的時候,刻意隱匿了一些環節。孟宏偉為北京大學法學專業畢業,後在中國警官大學經過警事培訓,為中共改革開放後的幹部培養第三梯隊,是技術型體制內官僚。

孟宏偉長期在中共公安部一局工作。中共公安部一局為政治保衛局,現在叫國內安全保衛局。主要負責監控鎮壓異議人士、民主人士、宗教敏感人士,對中共體制不滿的社會人群等,說白了,就是通常說的國保局。實質是公安部內的黨衛軍。權力很大,身份隱秘,手法殘酷是這類人的工作風格與特點。在中共掌管的公安體制內,他們應該是掌管中共政治秘密和政治隱情最多的部門,也是政治敏感性與嗅覺最靈敏的一批人,同時也是中共體制內的「犯罪高手」,秘密鎮壓了無數正義人士與宗教人士。

海外自媒體爆料,孟宏偉作為中共培養的梯隊幹部,曾經在西藏自治區工作過。上個世界五十年代,中共為達到對十世班禪的統戰目的,曾經派習仲勛做班禪的工作,習仲勛為人比較開明,屬於中共體制內較為民主和開明的高級官員,與班禪很能談得來。八十年代初,班禪因在北京不滿中共搞的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等各種政治運動,在習仲勛的幫助下從北京被軟禁的狀態回到了西藏。

1962年,十世班禪在了解到中共對西藏污名化宣傳和對藏民的打壓之後,向中共提交了《關於西藏總的情況和具體情況以及西藏為主的藏族各地區的甘苦和今後希望要求的報告》,簡稱《七萬言書》,通過列舉大量事實,說明了在中共在「平叛」、改革中出現錯誤和問題,十分嚴重,強調:若不認真加以糾正,藏族將面臨滅族滅教的嚴重危險。

毛澤東相當震怒,將班禪定性為「反動派的瘋狂反撲」,並軟禁其兩年。文革中班禪慘遭批鬥,並被關押在秦城監獄長達十年,那時他年僅28歲。出獄後,1978年6月,經鄧小平批准,十世班禪被迫結婚。是歷屆班禪中唯一結婚的。

被統戰後的班禪實際上心中對中共的政策一直另有看法,並在多種場合發表了批評中共的言論,並對流亡海外的達賴喇嘛表露出同情。這是中共無法容忍的。

1989年1月28日,藏傳佛教領袖、第十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在西藏日喀則市的新宮猝然離世,終年51歲,中共官方的說法是「心臟病」。 海外流亡作家北京大學的袁紅冰的調查,十世班禪是被中共毒殺的。

袁紅冰表示,經過多年的查訪,包括採訪中共太子黨的相關成員,下令將其毒殺的決策出自鄧小平、李先念和薄一波。

海外自媒體爆料,當年具體執行毒殺班禪的操刀手正是日前被中共宣布違法失蹤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孟宏偉從西藏回北京後受到重用,官至公安部助理。後任交通局局長,2004年任公安部副部長,參與過迫害法輪功信仰。

孟宏偉2018年9月25日被失蹤,10月初其妻向法國警察報警後,國內外推測孟宏偉作為總部設在法國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可能受命於中共,參與了滅口海航王健行動,為中共洗地。還有一種說法是其參與了對中共最高當局的政變。

無論是哪種猜測,包括中共官方宣布的孟宏偉是因貪污被抓捕,孟宏偉作為中共體制刻意培養起來的,為中共體制效命的高級官員,曾為中共迫害過無數正義及宗教人士,是中共體制內的高級爪牙,其一生的行徑並不是像他的那個年輕的香港籍妻子所描述的那麼正義。

其實,中共體制內真正實行自救和救人的行動楷模,不應是「王立軍」這個中共死心塌地的劊子手,而是原中共駐澳洲大使館一秘陳用林先生、天津國保局警察郝鳳軍先生和瀋陽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先生等英雄。

陳用林先生在中共駐澳洲大使館一秘工作期間,開始受中共蒙蔽監控在澳洲的法輪功學員與異議人士,當他自己真正接觸到了法輪功學員後,發現他們完全不是向中共誹謗的那樣,而是一群有着自己善良的信仰與高尚為人準則的人。因羞於與中共為伍,2005年,陳用林先生帶着夫人年幼的孩子叛逃中共使館,在澳洲公開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及異議人士,並向全世界揭露中共在澳洲有一千多個間諜。

當時的情況非常的緊急,他在街頭含淚演講,揭露中共,人群中就有中共的間諜,他們一家三口隨時都有被中共滅口之災,但是,公開的揭露與追求正義他和家人得到了西方國家的支持,得到了全世界的聲援,他們最終得到了澳洲政府的庇護。

天津國保局警察郝鳳軍先生和瀋陽司法局局長韓廣生先生等也都是在認清了中共的邪惡之後冒着生命的危險依然選則了投向正義與光明。而這些英雄最終的結果也是令人鼓舞的,他們都已經成為西方自由社會中的一員。

而相反的案例,王立軍、令完成等中共體制內官員及家屬,如果只是着眼於中共權斗,而利用西方社會的自由與輿論,也許能暫緩中共的迫害,但卻難逃中共無處不在的威脅與消音。

孟宏偉的妻子在接受記者招待會聲稱是因為不想被中共迫害其家人而採取了不正面面對鏡頭的做法。這很可能是她自己的一種說辭,實際情況更可能是她選擇自救方案中的一個必要環節,因為她一定知道中共掌握了她的很多信息及肖像,很可能是她不想過多的刺激中共,或許是為同中共下一步的討價還價做出預設。也有外界分析,在中共大外宣和黃金藍計劃無處不在的法國,選擇媒體爆料都不是簡單的事,單憑孟妻子本人是無法做到的,背後勢必有力量策劃與支持。

但無論這種力量和孟妻子本人下一步將採取何種自救範式,如果孟妻真象自己表述的「追求真相、正義和社會責任」那樣,應效仿陳用林先生,真正的站出來揭露中共,以孟宏偉家屬的身份現身說法,公開孟本人所犯的罪行,並替其表示懺悔,表態改過,才能真正的擺脫中共的威脅,才能自救救人。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