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千萬國人淪為金融難民 政府該當何責?

紐約時間: 2018-08-09 12:41 A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8月09日訊】【熱點互動】(1796)千萬國人淪為金融難民 政府該當何責?
廣告

週一(8月6日),近萬P2P平台投資受害者聚集北京維權,遭到警方傾巢出動圍堵,用百輛巴士拉走。各地也對P2P受害者強勢維穩。今年上半年來,有700多家P2P平台出事,近兩個月更是有多家公司違約倒閉,涉及資金數千億,平台崩塌造成的金融難民可能有上千萬。許多人血本無歸,投訴無門。金融產品如此大規模出事,政府該當何責?為何在歷經泛亞,e租寶大型金融欺詐事件後,還有這麼多人投資P2P?中國不斷出現新的維權團體,說明了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週一(8月6日),來自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P2P平台投資受害者聚集北京維權,遭到警方傾巢出動,全力圍堵,甚至出動上百輛巴士將他們拉走,而各地也對P2P的投資受害者強力維穩。

今年上半年以來,已經有超過七百多家P2P平台出事,特別是近兩個月更是頻繁爆雷,涉及的金額至少達數千億元,而這些平台崩塌造成的金融難民已經至少上千萬,甚至有人說是數千萬人。

這種金融產品大規模的出事,當局到底應該負什麼樣的責任,為什麼繼泛亞、e租寶等大型金融詐騙案之後還有這麼多人投資P2P,中國不斷出現新的維權團體到底說明什麼?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最新事件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你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你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背景短片。

大陸各地P2P網貸平台受害者,原計劃8月6日到北京中共銀監會上訪,部分受害者在到達北京前,就被中共民警和特警截訪。

截訪公安:「涉嫌非法上訪,到北京,現在你配合到派出所去進行調查。」

受害者:「你們政府管什麼事了?我報案多少天了?你管沒管?」

警察:「你走不了的!」

截訪公安:「我們將對妳採取強制帶離,帶走。」

部分受害者在到達北京旅館後,遭公安半夜破門帶走。

截訪公安:「我現在告訴你,口頭傳喚你,現在走。」

8月6日早晨,中共在銀監會附近布置了上千名警力、約120輛大巴,並在路口和地鐵站盤查,發現請願者就拖上大巴。原訂於8點半的請願集會,被當局鎮壓阻止。部分請願者隨後被送到久敬莊訪民黑監獄,面臨遣返。

今年上半年,大陸700多家P2P網貸平台接連爆雷,有統計稱受害者達千萬人,涉及資金數千億,不少投資人的畢生積蓄血本無歸。但地方公安在立案、偵查等方面,被指普遍存在推諉、拖延現象。受害者被迫前往北京請願,又遭到中央層級的鎮壓。

近年出事的P2P平台,不少曾獲得官方背書。例如「唐小僧」平台,公開資料稱有國資背景,母公司曾獲上海市「2017年度誠信創建企業」等官方獎項,因而贏得投資人信任。然而該平台6月出事後,當局宣稱其犯罪性質為「非法集資」。按照大陸現行法律,公眾參加「非法集資」不受法律保護,損失不得要求政府和司法機關承擔。P2P受害者認為,中共推卸監管責任。

大陸多個金融受害維權群,已被當局永久封禁。金融難民也在思考如何繼續維權。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就這個題目和我們互動,您可以給我們發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

破空,我想先請你談一談,我們剛才看到新聞中有很多訪民被圍追堵截甚至被拖打的場面。為什麼中共這一次要採取激化矛盾的做法去圍追堵截,而不是哪怕表面安撫一下?

陳破空:我想至少有三個原因。一個原因是人數眾多,成千上萬,甚至全國各地更多,涉及人數有說數千萬,有人統計涉及上億人,很多人在投資。你想,四千多個這種平台,一個平台吸收1萬人那就是4,000萬人了,有的平台吸收十幾萬人、幾十萬人。第一就是人數眾多,而且他們在聯絡過程當中已經暴露他們之間的行動,所以當局是如臨大敵,到處圍追堵截,就說明人數太多。如果人數少,當局不至於這麼大動作。當局動作大到什麼地步呢?北京大的路口是上百的警力在那裡堵,小的路口都是十幾個警力在堵。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中共高層內部正激烈鬥爭。現在正在開北戴河會議,現在社會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一樁接一樁,假疫苗之後又爆發P2P平台民眾的抗議,這件事情使中共內部會產生影響,執政者希望事情能夠控制住,否則對其黨內的地位也不利。

還有第三個原因,中國政府中共當局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在整個P2P前後的過程,這麼十來年發展的過程和爆雷的過程,政府在過程前、過程中、過程後都有不可推卸的角色和責任。

這三個原因加在一起,使政府感到非常心虛、害怕,所以才採取圍追堵截這樣的方式。

主持人:這也是它一貫的手法。我想問一下趙培,我們談一談P2P的這次爆雷,基本上這兩個月違規、崩塌或者跑路的情況非常多,能不能給我們總結一下,這種平台違規、倒閉或者爆雷到底主要有哪幾種情況?

趙培:咱們說,不幸的家庭有各自的不幸;跑路的幾乎可以分析出三類情況。第一類,辦平台本身就是為了詐騙。上了平台之後各種虛假消息,而且以極高的利潤做誘餌吸引你來投資,錢放進去之後他就搞龐氏騙局;吸收下家的錢來還你利息。當達到一定值他不得不跑路的時候,他就直接關掉平台跑路。這一類的一上來就是騙,一般這種情況他什麼時候跑路呢?1,000萬到2,000萬的區間是極限值,他再也不可能騙下去,他就拿著他所有帳戶上的錢開始跑路,這就封址。

第二類情況,他設平台吸納資金不是為了搞小額金融貸款給別人;是自己有項目,或者自己去投資房地產、投資股票,我公司有項目,我來投我自己,這種是屬於自貸,風險非常大。一單股票或者房地產特別是現在,當然三四線城市正在搞棚改,還有錢;一二線城市的房子已經很難賣,價格雖然沒下來但是很難賣的狀態,他就不可能再給你支付8%到10%的利息,到了一定的時候他也要跑路,最後捲一筆錢就跑路了。這是第二類情況。

第三類情況,他真是想好好辦好P2P平台,他上來也是按照各種風險控制在搞,但是他發現在共產黨的制度下沒辦法搞好。為什麼呢?他發現有一批人屬於老賴,什麼是老賴?他借了P2P平台的錢就沒打算還,而且這批人甚至搧風點火讓你P2P平台倒。為什麼呢?因為中共的法律是有漏洞可鑽的。在中共的法律之下,正規的金融機構、銀行、信貸機構對於這種老賴可以告他信用詐騙罪,能把錢要回來相當一部分,即使要不回來也可能判他兩年,所以他們不大敢賴上銀行,賴上銀行他也可能跑路。

但是P2P平台有盲點,中共什麼管理都沒有,你看,出事了中共安上一個「非法集資」,中共也不管你的收入,賴了P2P平台的錢等於白賴,所以他們就跑路,這個時候他們發現,喔,在這樣的道德、信用體制之下我也得跑路了。這是第三類。大體上就是這三類情況。

主持人:好,謝謝你的介紹。破空,我想問一下。其實大家都知道金融產品投資有風險,特別是P2P風險可能更高,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出事了,為什麼現在全國各地的投資受害者都去找政府,要政府負責任,政府到底該負什麼樣的責任?

陳破空:中國這個社會,如果投資人不去找政府政府還更麻煩了,政府就大了,投資人去找政府是給政府面子,還把政府當回事,還把你當父母官在看。如果這幾千萬、上億的人不找政府,他們獨立幹,那政府就吃不了兜著走,恐怕政府被震塌甚至被推翻了。所以這個政府完全不了解。

我們看看這個政府的職能是什麼,他們在監管P2P的時候無力,到處是漏洞,到處是後患,最後引發這麼大的禍災,但是他們監管這些受害者非常有辦法,到處圍追堵截。說是銀監會門口排了120輛大巴士,一輛巴士就算載50到100人,一算起來就是幾千人上萬人給載走,在銀監會門口就準備拖走上萬人。搞監管受害者它有辦法,監管金融產品沒辦法,為什麼?不是沒辦法,而是官商勾結。

金融平台P2P在中國成立的時候,本來它是仲介作用,是管借貸雙方的仲介,但是P2P在中國違背了它自身的身分,它成了融資資金庫,設項目甚至假項目來非法集資。

這些P2P平台並不是人人都能建立的,建立的時候都會有官方,地方有地方政府、北京有北京的政府在給它背後撐腰,無論銀監會的批文也好、公安的批文也好、稅務的批文也好、工商的批文也好,甚至我們剛才看到短片中還有得到各種各樣的證書,那都是來自於政府背景,都是官場。所以這背後一定是官商勾結,官員跟他們一起牟利,一起坑害老百姓。官商勾結就是背景,所以官場不得不負這個責任。

另外一點,政府為什麼對這些人採取這麼個態度,去管受害人不管平台呢?剛才說他們跑路,其實有三種跑路:真跑路、假跑路、被跑路。「真跑路」就是當官方放出一些風聲,表示這些所謂的金融平台要整理的時候,就像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號稱,10%以上你就準備連本金都丟失吧。這就是放風給人家,人家就真跑路了,P2P捲款逃亡;覺得這不得了,政府可能要整頓了。當時6月份,政府根本沒有下手,他就放風了。

第二個是「假跑路」。什麼是假跑路?古代有一個故事,皇帝國庫空虛了,他看到街上有當舖,他就派了一個使臣跟這家當鋪的人講,你這些都是民眾那裡積累來的銀子,這樣吧,人家存放在這裡的銀子,我皇家拿2/3,你拿1/3,我假裝把你發配充軍。

主持人:你假裝關門。

陳破空:你就溜之大吉了。當鋪老闆一算:唉呦,我一輩子靠利息要賺到哪年哪月去呀,我一下子能拿1/3跑路,皇家還給我安全,何樂而不為?幹。坑害的是當鋪的消費者。換到現在社會就是這麼回事,假跑路的意思實際上就是當局、當官的人知道事情不妙了,讓他們跑路。

主持人:引起的還是官商勾結!

陳破空:跑路之後怎麼樣?這些都是非法資產,沒收!你投訴者無門。

還有「被跑路」。據說有一家P2P平台叫錢袋網(或者是錢寶網),公安就是故意找投資者去舉報,說是有什麼東西打不開,說是要查了,就讓投資者去舉報。投資者舉報之後公安才去採取行動,這叫做被跑路,讓網貸這些老闆跑了。從這幾種情況來看,全有官方在背後操控,而且搞不好跟中央政府有關,因為中央政府是通過收拾金融大鱷來充實國庫、收拾演藝界人士來充實國庫,現在又收拾P2P平台來充實國庫。最後全充公,你受害者我不負責任,政府沒責任,最後。

政府成了沒責任,責任是跑掉的人,然後民眾投訴,把你封了再說。甚至現在扣上什麼帽子呢?民眾的投訴不聽,說是「黑惡勢力」。現在「黑惡勢力」到處扣帽子:掃黑、打惡,掃黑、除惡。在西藏怎麼扣帽子?你有宗教信仰,或者把宗教信仰叫做黑惡勢力,掃黑、除惡時把這些宗教人士掃了。然後反過來,這些人投訴,這些受害者因為被金融詐騙去請願,被說成是黑惡勢力。這個政府在急遽擴大敵對勢力,可以說這個政府表面上很聰明,實際上很笨;它得了小聰明,實際上是大笨。

它小聰明是拿到了錢,從老百姓那裡敲詐了錢,大笨是什麼呢?又樹立了敵人,這個敵人可是非常龐大,又是幾千萬上億的中國人跟它成了敵人。而這些人以前有可能就是親共者、擁共者,甚至可能裡面那些人是「五毛黨」、「自乾五」,現在這一類的節目一出來之後,發現五毛黨、自乾五急遽減少,為什麼?搞不好這些五毛黨、自乾五本身就是受害者。所以共產黨把這些人逼到它的對立面,就是為了大撈一把錢,在民間搜刮錢財。

主持人:趙培,你怎麼看?有人說P2P平台只是備案,並不代表是政府批准,不代表政府保障,出了事沒有任何法律途徑可以依循去要錢或者怎麼樣。在你看來,這是政府比較聰明的做法還是你覺得整個過程中到底政府應該在哪裡負責任、該負多大的責任?

趙培:我們首先說一下P2P歷史,說完大家可能就知道政府應該負多少責任。P2P一開始是在英國幹起來的。英國成立了3家P2P公司,這3家公司自動成立了P2P金融協會「P2PFA」。因為英國人都是潛規則嘛,都遵守紳士規則,我們3家自律、自我管理,我們要根據政府的法律去管理我們的行業,只要拿到我們P2PFA的協會證書,社會上就認可你。他們自己規定一系列詳盡的體制要求怎麼做。

所以這3家公司發展起來涵蓋了全英90%以上的P2P業務,它的協會到今天為止總共才有8家會員,你就想想,總共才有8家會員;中國6月份到現在跑路的是二百多家P2P,每天超過四家。所以你想想這個比率差多大?!而且人家是有詳盡的規則,按照政府銀行法規則去管理,是一個自我管理的協會,又遵從政府的審計制度,發展得非常良好,這3家的壞帳率只有1%,所以人家一直堅持做下來。

你再看看中共,據說北京的P2P協會是花錢買的,你也可以成立一個協會、我也可以成立一個協會,會長是多少錢?出200萬可以當會長;150萬你只能當個副會長。這種情況下就根本沒有管理,中共的銀行法它也不去執行,中共也不用銀行法去審計P2P平台。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第一個要負的責任是,你的註冊是怎麼管理的?沒有一家民間組織能達到這種能力,這是為什麼呢?當然除了你中共本身把社會破壞到這種地步之外,你中共也不管理,而且是在鼓勵這種發展,這是你中共應該起到金管、註冊的責任。

第二,你的宣傳和你的政策是出了問題的。網路上有一個很資深的人士說,P2P平台在2007年就進入了中國,但是一直沒發展起來,它真正興起是2014年中共政府提出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之後,嘩嘩的中共就把網貸的口子給你開了,它之前打擊非法集資的時候是非常狠的,只能讓你從銀行借錢;它現在把網貸的口子給你開了,就等於是鼓勵了一批不符合標準的上游。比如這一次跑路的、被稱為P2P女王的就是90後;還有一個P2P平台的人就連大學都沒上,18歲出來混社會,他當了CEO,問問他懂不懂銀行法?不懂。什麼都不懂,就知道拿了錢然後能給你利息就給、給不起利息我就跑,都是這麼一批人起來。

你中共有沒有審查?你當時鼓勵「萬眾創業」,是不是不光是坑了一批想創業的大學生、沒找到工作的大學生,而且這一次等於是造了一個雷,你把大家都給坑了嘛!這是第二點,宣傳機構的點。

第三點,你中共的地方政府和國企在其中替它們背書。你看很多的P2P平台說,我是有國企背景的和哪個「資」字證書的,甚至有號稱是國家銀監會證書的,當然這個證書是不是真的不知道!銀監會有沒有審計過你有沒有給這個證書?甚至有的都在央視上替它背完書了的,你跟我說這個證書是假的!老百姓很難接受這一點,這是第三點。地方政府和國企可能官員已經參與在裡面撈錢,最後像陳破空先生說的假跑、真跑,反正是把錢分了就完了。

第四點,老百姓上北京是不是讓你中共付錢呢?不是,是讓你中共追查責任去了。為什麼到最後你以維穩的藉口把老百姓、還對你有那麼一點信任的老百姓給徹底打趴在地上,而讓那些真正的、坑人的詐騙犯逍遙法外,你不去追究他們呢?這是你中共第四點責任必須負起來。

主持人:謝謝趙培。破空,我想問一下,剛才趙培也把西方跟中國的比了一下,西方P2P確實是以誠信為基礎的,因為平台上借貸人和收貸人完全互相不認識,你怎麼能夠保證你的錢回來?可能唯一的基礎就是誠信。這樣的系統拿到中國,您覺得是不是本身就不可能工作呢?

陳破空:對,中國就沒有信用體系、信用制度,而美國、西方國家都有信用制度。所謂「信用制度」就是一個人在他的一生中,不管是借貸也好、投資也好、工作也好、教書也好都進入信用。

主持人:而且是獨立的。

陳破空:對。美國公民人人都有社會安全號碼,你的信用好壞,一查你的社會安全號碼全部出來了,你70分、80分還是90分全出來了。你要建立什麼人家都要查你的信用,哪怕在美國找工作,甚至比較重要的大公司都要查你的背景,拿你以前工作過的地方的參考資料,知道你以前工作認真還是不認真、負責還是不負責,都可以查得出來。

在西方,信用是跟著人的一生,信用好或信用不好跟著人的一生,當你要建立什麼,就可以查你有沒有破產紀錄、有沒有坑蒙拐騙紀錄;人家來投資的時候就可以查創辦人和公司的平台訊息,都是公開的。在中國就沒有這樣一套系統,中國從政府上下就是黑箱操作,就是一個黑墨操作,民間更是如此,所以上行下效。沒有信用體系,但是卻強行把西方的P2P引進到中國去用,絕對要砸鍋。

據說有一個小國家阿爾巴尼亞,也是完全沒有信用體系,一個小國,就把P2P引進去,結果阿爾巴尼亞幾乎到了全民破產、國家破產的地步,就是用了P2P;中國還比較大還消耗得起。但是這回我們看到的情形,這些受害者、金融難民或者經濟難民,實際上他們也是政治難民。當他們要為自己的利益去申訴的時候,你說他們不去找政府找誰?因為政府給了背書說可以成立、是合法的,那些平台拿政府的背景來套你的錢,最後你出了事。

如果投資是利息損失,比如投資股票也好,一上一下,虧損當然不要去找政府,但是連本金都找不回來這是詐騙啊,詐騙怎麼能不找政府呢?這是刑事案件當然要報案,但是中國政府、各地公安根本不作為,甚至互相推諉,叫你去找出事點,以至於到了杭州什麼地方。

主持人:被弄到體育場去了!

陳破空:因為很多這些P2P都在浙江、上海、廣東、北京,杭州那個地方居然為了報案的人騰出幾處體育場來讓他們住,就是金融難民,而且互稱難民。

主持人:難友!

陳破空:住的地方叫做「難民營」,然後都戴著口罩怕家人認出來。這麼龐大的、成千上萬、數十萬人等著杭州政府來解決。而杭州政府本身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杭州政府以前打出宣傳號稱自己是什麼「互聯網金融之都」、「創新經匯城市」,意思就是說:我杭州就是領國家之先河、領世界之先鋒,為全國各地提供金融投資如何如何。現在好了,老百姓來了你怎麼解決?這些人最後成了政治難民,結果被誣為黑惡勢力,其實再下一步就被誣為敵對勢力。

有一個笑話;不是笑話可能是網民的統計,網民說,如果經常看臉書、Twitter和YouTube,受害者非常少;其中80%的受害者是經常看新聞聯播的假新聞的就是受害者。現在網民還總結出一句話:你不翻牆,在牆內的風光都是歲月靜好,你一翻牆才知道中國已經天下大亂。翻牆的人反而很少上這種當,不翻牆的人都上當了,大多數都是上當者。尤其看新聞聯播每天中毒,新聞聯播是迷幻藥,中國電視的新聞聯播一天到晚給你講形勢大好、一天到晚講黨和政府、一天到晚你看全是好消息,你覺得真的是歲月靜好!

突然之間小孩子打了假疫苗,覺得歲月有問題了;突然之間自己的投資泡湯了,幾萬、幾十萬、幾百萬泡湯了,才知道歲月不對頭了!所以這些人要翻牆、要突破信息封鎖。中共還要負一個責任,就是信息封鎖。中國如果沒有互聯網封鎖,牆內牆外的信息暢通,西方的P2P、中國的P2P,牆內外的訊息能流通,這些人不要說不受害,至少少受害。歸根到底這個政府要負全部責任、要負大部分的責任,主要責任它無法推諉。

主持人:趙培,我也想問一個問題,剛才破空也回答了一部分。在前兩年,像泛亞、e租寶這種大型的金融詐騙,動輒牽扯數十萬受害者。在這種事情發生之後,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去投資P2P?當然剛才破空講了息不對稱或者受到宣傳的迷惑,你認為還有別的原因嗎?

趙培:我們剛才講,e租寶出事是屬於被動,這個東西搞到一定規模只能是詐騙、只能跑路。上一波P2P跑路潮是一種徹底被動。但是恰巧中共在2014年提出「萬民創業」,大家都去創業,金融創業,P2P屬於融資的金融創業;特別到了2015年,央行聯合10個部委,還印發《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大家要健康發展。又把這個口子給打開了,它根本沒在2014年吸取教訓把這些口子給封掉,反而又打開了。

當然,在發展過程中它也意識到有問題,每年都說要整治,雷聲大雨點小,一直到今年,真的它突然發現這個地雷或者泡沫埋的有多大,能影響到幾千萬中國人的時候,它突然發現是維穩的問題了!所以它才有意去真正的打壓。特別是7月9日央行的潘功勝說,用一到兩年徹底整頓。這個口號喊得很明白,就是徹底把你們都打垮。

經過2015年到現在二三年的時間,這些P2P平台詐騙犯也到了跑路的時間點,所以就嘩一下都跑了!這是政府鼓勵出來的行為,是政府應該負責的行為,但是中共政府現在不負責。有一點可以驗證的是,他們說,警察本來覺得能夠讓P2P平台安穩退出,規定只有30人以上報案的才立案審查。沒想到一報案是成千上萬的人報案,它也不敢徹底都拿出來在報紙上宣傳「我又立案了、幹什麼了」;只能把他們都當成過去的訪民。

類似騙局有的是,當時的蟻力神就是這種騙局,可能當時這些中產階級還談:你看東北人多慘,你看,成為了訪民;我們不用管,歲月靜好。但是今天大家都成了訪民,才知道這個事情有多可怕。

主持人:不過我還是想請您從民眾的角度談一談。對這些民眾來講,當初e租寶、泛亞也都是受到官方背書,結果後來出事了,大家發現上當受騙了。在一單單已經有先例的情況下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還是要投資、把錢放進去呢?

趙培:你看一下中共發起的規模就看出來了。單說今年7月份搞了七千多億,一下充斥市場,大家能看到:我的天呀房子又在漲、棚改房價又在漲、我給孩子在三四線城市留一套房,它還在漲;你說我的病我到底是吃進口藥還是吃中共能毒死人的藥、仿製藥呢?我當然得吃進口藥,所以我要給自己留一筆錢。

中國人表面財富看起來擁有一套房子、有幾百萬的身價,但是到生病那一天不能把房子給賣了。所以他真正考慮要自生哪,他突然發現我還是一個窮人、還得去賺錢才能夠在中共這個社會活下去。這是逼著他必須去投資的契機,房地產也好啊;股市就不用看了、已經徹底跌到沒辦法、已經跌到40%了。所以只能在看起來是高利息的方面去做。從他心理上他覺得「我也可能出問題呢」?這時候,中共提供第三方擔保的信用。

大家一看,第三方擔保很穩哪!有人說,我是國企擔保、誰擔保,你的錢絕對能保本。「絕對能保本」這句話就把老百姓最後一絲防線給擊潰了,他聽著「有第三方擔保絕對能保本」、「哪家哪家國企替他擔保」、「央視替他背書、證監會替他背書、地方政府替他背書」他就去了。他沒想到的是,他在這一點上相信了中共,卻是在這一點上被中共騙得最慘。當然個人賭博的心態也是要不得,哪怕投資個1/3你今天都不能這麼慘!

主持人:是。破空,剛才我們也提到,現在爆雷頻率特別高,以前也有,但是頻率沒有這麼高過,像今年六七月份,一個月一百多家甚至快二百家爆雷。這種情況是不是跟當前的中國經濟形勢或者貿易戰也有關呢?

陳破空:對,有幾個大背景。一個大背景就是中美貿易戰,中美貿易戰本身打擊了中國經濟的信心、打擊了中國金融信心,老百姓聽到中美貿易戰持久不下,現在中共都不稱「貿易戰」;謊稱「貿易磨擦」,把它給淡化。實際上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貿易戰或者貿易反制戰,可以說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戰爭,它把它淡化。這是一個大背景。

還有一個背景是中國整個經濟在下滑、不景氣,公布的指數恐怕都是假的、6.7%的增長;就像川普所講的,整個中國的經濟都在壞死、往下走。股市一下掉了27%;金融完全混亂,這一次P2P事件可以理解為金融危機的先兆,或者說,金融危機已經發生,是金融危機的一部分。這是中國經濟變壞、崩壞的一個大背景。

還有一個大背景,中國社會矛盾爆發的大背景。中共號稱「制度自信」,實際上這個制度恰恰誕生了這些東西。我們縱觀近代歷史,幾乎所有的專制制度,共產黨的專制制度也好、一黨專政也好、一人獨裁也好,專制制度最後都在動亂中結束。中共在宣傳中故意把民主社會宣傳成從動亂中開始;民主社會、民主國家。好像是民主帶來的動亂;恰恰相反,是專制的末期帶來的動亂,前蘇聯國家、東歐國家、中東中亞茉莉花革命的那些國家比如利比亞、埃及、突尼斯等專制社會,經過三四十年的獨裁統治、一人獨裁,最後都是在動亂中結束,然後民主產生,像突尼斯民主現在很平穩,民主產生了。

中共長期汙衊化民主,就給老百姓立下一種感覺「民主就是動亂」。錯了!專制意味著動亂,專制的最後階段都是動亂,就跟中國的歷代王朝一樣,最後都在動亂中結束、瓦解、崩潰,整個社會大崩解。

今天的中國社會,不僅具有國際環境大背景的惡化、中美關係的惡化,金融、經濟的惡化,還有社會矛盾大面積的衝突暴發。我們看到事情是一個接一個,而且一個比一個大。在這之前是假疫苗,假疫苗之後是搶棺材,再之前是出租車司機大罷工、又是卡車司機大罷工,到後來是越來越大,你看這一次大到什麼程度?!程度大到政府不得不採取……

我們只聽說國共內戰的時候有「圍追堵截」的說法,要麼是國民黨軍隊對共產黨軍隊圍追堵截,要麼共產黨軍隊後來對國民黨軍隊圍追堵截,現在居然用「圍追堵截」來描述這個事情,足見這個金融爛尾有多麼龐大,而且這個事情沒個完。8月6日的事情沒個完,你就算暫時圍追堵截住了,將來這些金融難民絕對不會善罷干休,這麼大的數量,他們會想辦法捲土重來。而且這些金融難民還有體制內外的結合;不只是社會上民間人受了害,很多都是公務員受了害,由於是中產階級,有公務員甚至警察。

有警察就公開揚言,頭一天還跟人家說:「你們自己沒選到好的產品嘛,你看我,我投資20萬,我好產品就賺了嘛,我家就賺了嘛!」他還訓斥那些老百姓。第二天,他投資的那一家就爆雷了,他自己20萬血本無歸,一下傻眼了。這個事情發展下去,體制內外的受害者都會結合起來,那對中共應該是巨大的震撼。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觀眾反饋,我們很快讀一下短信發言,這位觀眾說:「主持、嘉賓你們好!這正是龐氏騙局的中國版,中共統治下是無法無天的時代,經商成功的人必定要官商勾結與腐敗,所謂依憲、依法治國的中國夢只是自欺欺人的騙局,現在中國只有趙家人是人,其他人都是被勞役、被代表的。」

好,謝謝觀眾。我想問一下趙培,最近爆雷這麼頻繁的原因你有沒有什麼補充?另外,剛才破空先生也提到,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6月份曾經說過,10%以上的理財產品可能會本金無歸。他的話是不是在某種程度上也助長了事情的發生?

趙培:是。為什麼這麼說呢?一般P2P平台許諾的年利率是多少呢?是8%到10%。不光多數聽說了這話,我剛才講了,7月9日央行的潘功勝也說了,用1到2年完成互連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也就是說,他這一次就是徹底來做這個事。當然,網上有很多人說是主動排雷的舉動。確實是金融維穩,特別是中共提出來今年下半年經濟要穩定,所以求穩是重要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有人知道P2P平台要爆;當然我剛才說了,1、2千萬他用3年時間大概已經拼到這個位數了,他一定要跑。所以它(網貸)才在這個時候要爆,它(當局)指望的是把這個規模控制下來,所以如果沒有30人報案它都不準備處理,就是讓P2P平台徹底退出的整個過程,所以才選擇在6月份之後密集暴露,形勢也造成了。從6月份到現在為止,平均每天有4.2家爆雷,已經爆了212家,按照每家平台5,000人計算,多達百萬之眾受到影響,可見6月份以來老百姓積攢的怒氣有多少!

它(當局)現在指望的是沒虧多少的人,我把你從北京趕回家,你在家裡哭兩天之後,你可能就淡忘了這個事。我在媒體上又不大規模宣傳,把這事壓下去,穩中過了2017年到2018年,我們再用別的情況再接著騙。這才是中共在2017年下半年所謂「金融維穩」的重要舉措。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6月份說這一番話,好像是告誡人民,如果收益率達到10%你就要準備損失本金了。這個信號不簡單,這件事我認為郭樹清發出了三重信號。第一重信號,政府準備卸責,推卸責任。因為P2P的概念是2007年引進中國,到2012年開始蓬勃發展,到最近幾年發展到高峰,一直是在政府的監管、背書和所謂「黨的領導下」。黨領導什麼?黨領導一切,東西南北中、工農商學兵,黨領導一切。黨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它看到不對了,要有金融危機了,所以他出來推卸責任。意思說,我告訴你們了!

6月份告訴你太晚了,晚了11年。你晚了11年才告訴民眾有這個問題。

第二,他發出信號「要動手了」。動手幹什麼?就是全部定義為「非法資金」然後政府予以沒收,收歸國有、國庫。

第三,他放風,讓這些網貸平台的老闆跑路、逃跑。為什麼?這些人全有官商勾結,不知道涉及到哪一層官員,可能是低級官員,可能是中級官員,背後都是高級官員,暗示他們跑路。所以是發出跑路的訊號。如果不是這樣,你為什麼當時不立即採取行動?你為什麼要打草驚蛇?

還有人怪老百姓貪婪和貪心。在任何一個國家,如果聽說有6%、8%、10%的收益率的投資,人們當然是趨之若鶩的去了,只是你政府負什麼責任?你這個制度負什麼責任?有沒有嚴格監管?所以你這個體系、你這個體制、制度,政府是必須負責任的。中國人民你說有貪心,誰沒有貪心?當然有貪心,你可以責怪人民,但這是次要的;他們的確是受害者。

這個郭樹清讓我想起中國1919年的「五四運動」。「五四運動」人們怒火,火燒「趙家樓」,把外交總長拖出來打一頓。其實現在的中國老百姓、這些受害者到銀監會去應該把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拖出來打一頓,因為這個郭樹清講的話就是個王八蛋的話,就是表示政府不負責任。你講那些話有什麼用呢?而且說是連本金都要丟掉!這麼大的事情本身來說就是騙局嘛!那你政府採取行動了嗎?你打擊詐騙了嗎?保護人民了嗎?

主持人:說到騙局,有人就說,現在平台倒趴,借貸的人我就去找那個問我借錢的人,我直接找他要錢,結果他們一查,發現這個平台、所謂的「借貸方」幾乎全是空殼公司。所以根本就是個騙局。那詐騙應該立案嘛!

陳破空:對,這些空殼公司當然它們本身是詐騙、是犯罪、是犯罪分子,可以說是黑金、高利貸或者黑貸,但是政府背書了,背書之後你政府負什麼責任?而且在這裡面涉及大量的貪腐、官商勾結、權錢交易,一查都是大問題,所以才有郭樹清跑出來這樣放風。

主持人:是。不負責任的說法。

陳破空:然後想把這個事情一關了事,你受害者滾蛋,錢歸政府,要跑路的你跑路。

主持人:趙培,我也想問一下,剛才破空先生也談到,前一陣子剛剛出現假疫苗事件還沒有結束,結果又有金融難民數千萬甚至上億,現在中國不斷出現維權團體,甚至觸及面越來越大。您怎麼看這個現象?你覺得這說明什麼?

趙培:這說明中共的制度歷來就是在製造敵人,可以說它一直在鎮壓老百姓,只不過每次5%,那5%輪不到你。這類詐騙案,比如以前東北的蟻力神詐騙案,趙本山搞的蟻力神跟官商勾結,當時的蟻力神的農民也是這樣去上訪的,他們上訪有用,迫使中共給他們追回了30%的本金。現在又換到了這些P2P受害的中產階級,所謂的「中產階級」、還有一點閒錢的階級他們也被受騙、他們也去上訪,大家都是上訪,大家都是中共的難民,大家也別分彼此。

那麼我們能不能回過頭想一想?今天輪到我們當難民;之前,別人當難民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還抱著一種歲月靜好、悶聲發大財的江澤民思想呢?我們想一想,是不是這個社會的敗壞也有我們一份漠視的責任呢?我是覺得,在未來我們能不能拿出責任來?我們就把你中共的這個制度去掉!

剛才陳破空先生講,為什麼西方的P2P不出問題,到你中共就變味呢?其實不光是信譽制度,中國古代就有信用制度例如徽商等,你連去打個工都要店保,要別的店擔保你的品德沒問題,這家店才能收。中國歷代是守信譽的社會,「信義」是放在第一位的,在經商來講。為什麼今天會成這樣呢?

中共現在又要引進西方的信譽制度,結果它把信譽制度變成了迫害老百姓的制度,如果中共迫害你,把你告上法庭了,你的信譽就不好,不允許你買火車票,不允許你買飛機票,這不是又把信譽制度給變味了嗎?變味的一切根源在哪裡?扭曲的點在你共產黨!大家應該分清這一點。

主持人:破空,請補充一下?

陳破空:我想說的是,為什麼到了現在這個社會矛盾爆發得這麼尖銳呢?跟執政者、當權者有關,就是該做的不做,不該做的卻在做。本來這個制度已經容不下這些社會矛盾,這個制度應該是改進,應該是政治改革、經濟改革,全面改革制度迎接憲政、民主跟國際社會接軌的時候了,但是這種事不做,倒過去做什麼呢?向文革回歸、向毛時代回歸、什麼黨領導一切呀、黨進入企業呀,搞這些!結果是強化了權錢交易、官商勾結,一方面強化的是權力、公權力,政府霸占權力;另一方面弱化了是民間的權利,所以這些民眾一旦受苦之後,可以說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主持人:是,投訴無門。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采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新唐人網友 2018-08-09
陈破空先生和赵培先生讲的都很好!假疫苗和PTOP的事件,政府无法处理,让大陆民众特别的失望,十九大前,大陆民众对习近平与习政府是信心满满的,都是认为反贪腐,反的中共官员至少不敢做坏事了,对老百姓也客气了许多。十九大之后,习核心了,反而对这些做坏事的、骗人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反而去围堵受害者!现在大陆民众都巴不得美国再打狠点,让中共快点垮台!恨死了这个中共政权!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