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熱點互動】川普取消大學平權政策 對亞裔有何影響?

紐約時間: 2018-07-10 09:01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7月11日訊】【熱點互動】(1784)川普取消大學平權政策 對亞裔有何影響?
廣告

近日,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取消奧巴馬執政期間有關大學錄取的平權指南,鼓勵學校招生時不考慮種族因素。此舉引發強烈反響。近年來,對教育平權的爭議不斷,特別是亞裔團體的抵制呼聲日益升高。已經有多個亞裔組織提訴哈佛大學,認為其在錄取過程中歧視亞裔學生。而近來,紐約市長提議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的提案也遭到亞裔強烈反對。那麼美國平權政策的由來到底是什麼?當今的教育平權在走向何方?川普政府此舉對亞裔學生又有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取消奧巴馬執政期間有關大學錄取的平權指南,鼓勵學校在錄取學生時,不考慮種族因素,這項舉動引發強烈反響。近年來,對於教育平權的爭議不斷,特別是亞裔團體的抵制呼聲日益升高,已經有多個亞裔團體提訴哈佛大學,認為其在錄取學生時歧視亞裔學生。而近來紐約市長提議,對特殊高中的錄取取消入學考試,也遭到亞裔的強烈反對。

美國平權法案的由來到底是什麼,當今的教育平權在走向何方,川普政府此舉對於亞裔學生又有什麼影響?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熱點話題進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您好。

傑森: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跟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請先看背景短片。

7月3日,司法部廢除了七個奧巴馬時代推行的大學錄取種族平衡政策。同時美國教育部恢復布什時代要求所有接受聯邦資金補助的學校,必須嚴格遵守美國最高法院大學擇優錄取相關規定。

自2015年起,美國亞裔教育聯盟向美國司法部先後狀告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布朗大學等高等學府的種族平衡政策長期以來歧視亞裔學生。對此,美國司法部去年11月展開調查。

目前,進入常春藤名校,亞裔孩子通常受到超高要求,他們的SAT需要比白人高140分、比西班牙裔高270分、比黑人高450分,這些被高等法院嚴厲禁止的做法,在奧巴馬時代高校並沒有嚴格執行。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就此相關話題,通過手機短訊或者打電話和我們互動,談一談您的看法。傑森,我想先請問,我們看到川普政府的新公布,宣布廢除奧巴馬時期的平權指令。請您談一談,到底這是什麼意思,廢除這項指令是否有法律效應?

傑森:是美國司法部和教育部的聯合聲明。在奧巴馬執政期間,教育部出台一項「平權指南」。

主持人:好像出了兩次。

傑森:對,大概7條,告訴各個學校如何以種族作為錄取新生的標準,使得學校多元化。換句話說,在法律上教學校怎麼做,可以準確、不觸犯法律地把種族作為大學錄取因素。大概是這樣,某種程度上講是一種法律建議。這項建議,過去幾年一直在執行。川普政府通過教育部和司法部聯合聲明,聲明中說,第一,我們取消這項建議,因為我們認為違背美國法律。

第二點,後來在相應的網站上沒有立刻提出新的指南,但是他把布什執政時的一項相應指南拿出來。換句話,在奧巴馬之前的小布什政府當時是有一份指南,相對來說是建議不要以種族因素作為入學標準。事實上川普現在是回到以前布什政府的政策,種族中立。

有關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中文譯「平權法案」),起初可能倒不一定是什麼壞的目的,當時,1960年代肯尼迪當總統的時候,美國社會對黑人的歧視是比較公開的,雖然當時黑人已經不是奴隸身分,但是整個社會對黑人各方面是明確歧視。為了扭轉社會現實,肯尼迪總統以總統令的方式頒布有關政府的「合同工」,招聘不以種族為藉口;不招這個人、歧視這個人。

一旦這項法律確立以後,逐漸有人把總統令擴展到了教育方面,原來是聘僱合同工變成了教育方面。這項法案明確要定期檢查是不是確實執行。怎麼檢查是不是歧視黑人或者西班牙裔?檢查的辦法是:你到底招了多少黑人、多少西班牙裔?問題出現有的地方也許招不到合適族裔的人,他也得去招一些這樣的人,滿足檢查需要。

這項法律從最初為了保護某種族裔的人,變成必須要給這種族裔的人保留一定職缺,否則可能違法。因此在這個過程中,相應反向歧視的白人,如歷史上的猶太人白人反抗這項法案的非常多。

有關平權法案在高院就審了6個案子,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白人學生費雪和德克塞斯大學之間的案子,這個案子因為現任大法官之一的肯尼迪投下關鍵的一票,支持把種族作為眾多考慮的因素之一;不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某種意義上就是強調了種族是被考慮錄取的一項因素。

基於此,奧巴馬就出台了這樣的政策、指南,讓學校做得更加廣泛。這個概念廣泛到一定程度之後,演變成非常畸形的狀態,畸形到剛才我們從影片中看到的分數差異,亞裔和非裔的SAT成績居然能差450分,某種程度已經變成非常逆向歧視;亞裔是逆向歧視最最大的人群,所以平權法案就成了亞裔最反對的一個法案。

主持人:等一下我們可以再繼續談一談亞裔的態度。我想請問趙培,您怎麼看奧巴馬執政期間,當時他在2011年和2016年兩次出台教育平權指示,您覺得這項指南對於大學錄取的過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現在的影響是不是像傑森說的,和當初平權法案創立的初衷有所背離?

趙培:是的,我們首先看到現在社會上的狀態其實中國人很眼熟啊!這不是我們中國的高考分數線的差別嗎?新疆的和河南的、山東的、四川的考生的分數確實能夠差成這樣。今年,新疆最有名的一間中學的招生錄取通知上說,200分能上清華,你來我們這裡讀書。

所以大家看看,怎麼造成這種差別的?大家從結果上已經明白了,它跟共產黨做的事差不多了,那就肯定共產主義滲透了!「平權」本來是說,你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不應該考慮他的種族,只應該考慮他有沒有幹這件工作的能力。以後就把種族、膚色、國籍和性別都算進來。慢慢在50年的演變當中,共產主義慢慢滲透,它把平權「對等」的意思給去掉,改成了絕對平均主義,這個咱們老百姓熟啊!絕對平均主義,共產黨說是:到共產主義的時候就實行了,我現在實行不了,我現在按階層分配。

大家就看到了,各個大學按種族去分配,比如說,白人占美國人口的多少,我分配給你多少名額,你們自己競爭;黑人占美國人口有多少,我分配你們多少名額,你們自己競爭。最受損的就是咱們亞裔,咱們亞裔占人口比例少,而咱們亞裔又是靠腦袋、靠智力吃飯,你說你讓我打NBA我肯定打不了,所以我吃不了這口飯哪;我只能靠這個吃飯。它就不考慮種族吃飯的問題;完全社會主義式的平均分配,所以形成了現在這種格式,可以說是從1990年代開始形成。

我們剛才講,平權以後把性別也加進來,你看它現在滲透得多厲害?!加拿大總理要選內閣的時候他說,我要搞平權。怎麼平權呢?男的內閣閣員一半,女的內閣閣員一半。請問,本來選上來的議員裡面只有20%的女性,你全部都讓她們當部長,這完了以後你有沒有考慮她的能力,她能不能把北美自貿協定談下來?完全不考慮。

這就是走進了共產黨「婦女能頂半邊天」的思想,大家從結果上能夠看到,中間不斷有共產主義滲透才造成今天這種局勢。

主持人:傑森,您能不能談談這方面的看法?趙培提到共產主義滲透,可能有不少人覺得,有沒有這麼嚴重?您覺得教育平權從最初的不歧視種族走向現在一定要扶持某些種族,這其中跟共產主義的平均主義因素有關係嗎?

傑森:共產主義是忽略整個過程的合理性,它要求絕對的結果,所謂強制性的一致,比如說,地主全是壞的,不管是多麼善良的地主,全都要拿出土地去分。它剝裂了人性多元化的因素,完全簡單地按:只要是貧下中農全是好的,哪怕地痞無賴都是好的;只要是地主全是壞的,哪怕是非常慈善、做善事的地主都要拿出去斃了。實際上這是一種思維方式。

美國的平權法案從最開始執行的時候,是為了解決對於少數族裔的歧視,但是在執行的過程中必須要有數量的保證,數量保證的要求使得一些學校不得不給少數族裔預留一些名額,雖然有關高法的一些案例說明預留名額的做法是錯的。

主持人:對,不能有Quota。

傑森:但是它心裡頭有預留名額。心理上的預留名額幾乎是桌面下大家都公認的概念,為了實現這樣的標準,不管一切,不管這個學生真正的學習水平、努力程度;完全是割裂地看學生的整個努力過程,只看最終要求的比例是不是達到。這事實上是一個概念,某種意義上講是忽略了個體的因素,完全就是種族主義概念;用種族概念把學生群體分為三六九等,黑人單獨考慮、西班牙裔單獨考慮、亞裔單獨考慮,這樣的過程其結果是割裂社會的過程。

主持人:您覺得川普政府現在提出種族中立,不考慮種族;以前扶持比較弱勢種族,哪一種更公平,或者哪一種造成社會更融合?

傑森:其實我覺得,如果說是對美國社會的割裂,目前所謂變了味的「平權法案」是對美國社會最深刻的割裂。我印象非常深的是,比如我女兒上小學的時候,她根本沒有任何的考慮,你問她:跟你說話的同學是誰?她最多說是長頭髮的或是短頭髮的,她很少說這個人是黑人,一旦孩子長大了,當她進入高中的時候她意識到,將來她的競爭、上大學過程中是要被種族篩選的,這時,就在她心裡頭立下非常強烈的概念,她就開始明確地說,那個是黑人、這個是白人、這個是亞裔,種族的概念在很小、十幾歲的孩子心中就開始奠定了。

而種族思想的奠定來自於這項法案,小孩子都不傻,他們非常明確地看到上一屆的師兄師姐們,什麼樣的水平居然上了那所學校、這樣的水平上了這所學校,在她心目中無庸置疑地知道種族是個因素,事實上它深刻地割裂社會,某種意義上講,美國小孩的第一課種族概念就是平權法案。因為小孩子就是知道上學的概念,上學、讀書不公平,讓她知道努力不是特別重要;種族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他內心就深刻感覺到,美國是種族割裂的社會。這是非常不利的因素。

主持人:趙培,我想請問,談到教育平權,確實很多亞裔強烈牴觸,現在多個亞裔團體要起訴哈佛,認為哈佛大學在錄取過程中歧視亞裔。能不能請談一談您對這個案子的看法?另外,就整體而言,現在對於教育平權的操作、執行對亞裔有什麼樣的影響?

趙培:關於教育平權操作,剛才講共產主義滲透,在美國換了一個名詞──政治正確。大家知道,曾經有一年,一名穆斯林小伙去考大學,考大學時的一道題目可能就是關於種族歧視,他把「黑人命貴」這個口號寫了100遍,這一下子博得政治正確的閱卷老師的歡心,立馬進入美國頂尖的斯坦福大學。

主持人:好像就是前兩年的事。

趙培:對。對比一下中共也出了這麼一位人物,張鐵生,被說成是「白卷書生」,他幹了一件什麼事呢?1973年參加大學考試,數理化不會寫,就答了三道題,然後在試卷背後寫:尊敬的領導……意思說讀書沒用怎麼怎麼的。唉,政治正確,上了大學,而且成為當時的造反英雄。比較一下這兩個人怎麼這麼像啊!就明顯知道共產黨主義在這邊滲透。

如果哈佛大學不接受政府的任何錢,也不接受社會捐款,它是私立大學,愛用什麼標準就什麼標準;一旦它接受捐款就必須遵守對社會上所有人的公平原則。剛才講平權的「平」,美國有的人非常明白,現在成立一個對等教育委員會,是什麼?就是我們有對等的權利啊!考100分,我能上大學、你也能上大學;考10分,我上不了大學、你也應該上不了大學,這就是對等的概念。

平權的「平」,由於共產主義滲透,慢慢向平均主義那邊發展;真正「平」的本身就是對等,我們兩個是對等的人,我們倆在上帝或造物主面前有對等的人權。對等的人權就是我考100分能上大學,你考100分也能上大學。我們把這概念先解釋一下。

哈佛形成的是什麼概念呢?剛才的影片當中也講了長春藤名校的例子,哈佛大學的例子是:亞裔要比白人的考分多出140分、比西班牙後裔多出270分、比非洲裔多出450分。以這個例子來說,明顯不是對等的概念,如果華人告它是正常的,因為確實是歧視,為什麼我的100分就要比黑人的100分便宜呢?就要比他賤呢?我不比他賤,我們是對等的,在造物主面前衡量,我們倆的100分、450分就是對等的概念。所以我覺得告它是對的,是維護人權,這是在海外真正維護人權,我支持他們去上告,這可能對美國的平權教育重新定義是良好的推動、起很好的作用。

主持人:傑森,由於司法部現在已經在調查這個案子,哈佛大學為自己辯護:多元化是考慮種族因素的主要原因。我的問題是,如果像加州大學不考慮種族因素,確實校園中的亞裔學生如加州理工就有40%,如果這麼大的比例,會不會確實也影響校園人群的多元化呢?

傑森:這是結果。看到這個結果是覺得亞裔的比例可能在美國就是百分之十幾,但是好學校的學生比例卻占了40%,好像是有點跟人口比例不一樣,但是要從幾個角度來看。第一,剛才趙培談了亞裔是靠腦袋吃飯。因為亞裔體力不如其他族裔,打籃球啥都不行,只能靠腦力吃飯。

另外,亞裔普遍重教育。這一點也是無庸置疑的,家裡多窮,孩子的教育都是放在第一位的,這是其他族裔不能比的。這一點你要是回頭這麼看,你要是把其他的族裔能讓他比例高的話,你不應該從最後終點的時候,你給不同的族裔劃不同的終點。

主持人:不同的標準線!

傑森:讓孩子早早感覺到不平等!整個社會投入應該在整個家庭觀念、文化的角度為起點,其實大家都不願意看到整個社會非多元化的狀態,但是我覺得不能在其它問題解決不了的情況下,最後在終點,武斷、一刀切地搞到比例一致。

我們知道2003年的時候,最高法院有一個重要的判決,是密西根大學法律學院的一名學生告密西根大學不公平對待他,密西根大學勝訴,但是法官在寫觀點的時候特意說,我們整個法庭希望25年之後,支持學校用種族作為衡量因素的判決,希望能讓它沒有用了。換句話說,希望這個社會到時候各個種族都可以興旺起來。

15年過去了,不但沒有如最高法院的期望,反倒各個問題更複雜化,更尖銳,而且整個社會的分裂更厲害了。原因是什麼呢?整個西方社會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它走的其實就是共產主義的簡單思維方式,從結果的平均來動這個社會。其結果是什麼呢?最終的結果,我們知道,很多相對來說學習水平比較低的學生進了一些比較好的學校,退學率非常高,對這些學生的一生影響也不是很好,當然個別人也這樣唸出來了,但是整個過程給社會帶來不公平的感覺,在小孩子內心直接的感覺是不公平,事實上是美國未來社會的毒素。

在我看來,整個平權法案運行到此時此刻,其實已經有非常大的弊端,給社會帶來的問題不是讓整體社會往上走,甚至有整體往下推的概念。奧巴馬自己說了一句話,當然他說的話是冠冕堂皇,他說,美國這個社會不能是一些人越過越好、一些人越過越爛,美國社會就應該是大家一起上下(Go up and down together)。但是仔細想想這話是不對的,一個社會一定是多元化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要讓整個美國社會往上走,肯定不可能呀,有些人贅著,現在走的方法就是一塊往下走。

他讓整個路線的標準往下降,他讓整個考試的難度往下降,一切的問題在我看來都是往下走,這實際上對美國整個社會在國際競爭力是巨大的損失;從各個角度來看。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反平權法的人說,對個人不公,對國家也不公。你說國家應該是多元化,多元化很好,但是你用多元化為藉口把整個美國的競爭力往下走,實際上是傷害所有的人。

主持人:說到這個,我覺得跟紐約市的一個案子非常像,趙培,請您來談一談。最近紐約市長提議的一個法案,我覺得跟傑森剛剛說的事幾乎是一樣的例子。市長覺得三所特殊高中、好高中的亞裔學生比例太高,他現在提議取消入學考試,取而代之的辦法是,將所有中學排名前7%的學生都讓他們進入這所特殊高中,您怎麼看?一是對於亞裔學生比例過高是不是對多元性有影響;再是這樣一種絕對平均的解決方案。

趙培:首先說「多元」的概念,其實多元化的概念是指各個不同都能呈現出來,它不是指學生的多元;是指教授內容的多元,你得教授中國文化、你得教授英國的這一套、你得教授非洲的那一套,是教授的多元!你怎麼能指望學生膚色的多元呢?紐約市現在人種是比較全啦,是不是還差一點西藏人,你去西藏再引進一些人?這夠多元了,全世界人種湊全了!這不是搞國際共產主義的做法,全球都一樣!其實不是這樣。

我先不說對不對,我就說一句這個事情能產生的後果。咱們中國人經歷過共產黨的教育,共產黨之下,各省的好大學如北京大學等,各省給比例分,什麼「985」、「211」各省分比例,你省裡50、他省裡60個名額去分,那中國形成了什麼呢?中國人非常明白,中國形成了高考工廠,毛坦廠中學是全球都知道的高考工廠,每年一萬多人從這裡去考大學,他們都能考上。

再加上高考移民,我們華人被共產黨糟蹋過之後,我們學了很多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之後,造成的最大可能是華人不再買學區房了,他把兒子、女兒在差高中註冊學籍只參加考試,然後可能進入中國人的「高考工廠」,成績絕對在這間學校的頭百分之幾,過萬都是可能的,然後他絕對能讀個好高中。

試想一下,通過行政令採用社會主義調劑的方式你解決不解決問題?你不解決問題。真正要解決這個問題,你需要解決各個公立初中的教育質量問題,教育質量出了問題自然學生上不了好的高中,這是很自然的原因。

為什麼產生這些問題?很多共產主義左派思想滲透教育完了,教不好孩子你怎麼可能上好大學呢?你比如說我舉一個加拿大人的例子,加拿大人的數學成績不斷在下降,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用了一個新進的「發現式」教育方法,就是九九乘法表不背了。你突然從中國讀完一、二年級的學生來到加拿大讀這個小學幾乎是神童,比那老師都厲害。就是老師在課堂上問3乘3等於幾?嘩~所有的中國孩子都舉手,剩下的孩子全在那看著中國孩子,為什麼呢?他不背九九乘法表。你偏離了人類的最基本的這些理論基礎,這些不需要背,你說你去讓那孩子發現,發現1加1等於2。數學家到今天都不能證明1加1等於2,你讓一個小學的孩子他怎麼能發現1加1等於2?

主持人:它是不是就是一種什麼啟發示的教育方法?

趙培:他可能發現1加1等於11,這是絕對能發現的了,他拿兩個冰棒一湊,這不是11嘛!你說你按照這個理論去教育孩子,教育不好。那這個理論哪來的?它其實就是美國的一些很左派的這些人發明的理論,就是不要管孩子幹什麼。孩子是需要教養的,中國古代這麼多年的教育就是發現這孩子需要教養。你看中國人為什麼教養孩子,因為中國人傳統深厚。

再說這個考試制度,考試制度啊,中國人過去不考試,西漢的時候不考試。結果發現個什麼?發現推舉制度,「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這個東西不公平嘛,它可以做假。那中國人2千年捉摸明白了,得考試。唐宋之後考試了,這窮人家的孩子我可以有出頭之路,我只要考得比別人好,這分數做不了假。

雖然你說考試制度可以舞弊,但是分數只要擺在那兒,鐵打的事實,我就是比你好,我就是應該做官,我就應該改變我自己的生活。這是中國人五千年經驗的總結,特別宋朝之後,權貴人家的子弟還不准你參加這個科舉,所以是個窮人出身的機會。你現在都給它規定百分之七了,我覺得很可能出現高考移民的情況在美國發生。你就發現了這也是共產主義的一種啊。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有一位加拿大的張先生在線上,請講。

加拿大張先生:美國有一個紀錄片叫《蠶食美國》,生動記錄了紅色共產滲透,共產主義思潮是怎樣全方位的有目的、有計畫的滲透整個民主社會,美國。它能夠成功,我想整個共產的源頭就是紅色共產邪靈,它特性就是無比暴虐,還有就是迷惑性、蠱惑性。你比如說它迷惑很多知識分子,還有工人,叫工人罷工。實際上它目的是什麼呢?就是推翻合法的民主社會來建立它的紅色共產暴政。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張先生談到了共產因素的滲透。我想問一下,傑森,因為剛才趙培提到了一個因素就是公立學校這個教育質量的問題。

傑森:對。

主持人:我們看到《華爾街日報》其實對於這個紐約市高中,很有意思,他們非常關注,所以我看到它有一篇觀點文章吧。它說,其實紐約市政府如果能夠給這些少數族裔、非裔,或者拉丁裔更多更好的學校選擇,那實際上他們可以學得更好。但紐約市沒有這麼做。您怎麼看這方面的情況?

傑森:對。其實很多時候它跟文化有關,也跟很複雜的社會背景有關。有的時候還不一定就是說美國他不喜歡談文化,他喜歡談經濟、社會狀況。換句話說,低收入家庭就用這樣概念來說。其實這個是不準確的。很多上紐約這3所非常好的高中的,他是華裔。華裔很多孩子家庭他都是在唐人街打工的那些人。

主持人:是,其實收入並不高。

傑森:對。其實有人就建議平均法案你不用搞,你按家庭收入來定平均法案。你比如說非裔的孩子是不是因為家庭收入低,所以說他沒有機會上補習班,所以分數要照顧一點。那你就按家庭收入來定。其實沒有一家大學這麼做,因為他非常清楚,按分數定,很多華裔的家庭、很窮的家庭的孩子還是能唸出來的。

這是為什麼呢?是文化,是重教育的文化。文化本身不是罪過,不能因為華裔有重視教育的文化就要被貶低、被打壓;非但不應該打壓華裔、亞裔重教育的文化,反倒是不是應該努力去扶植其他族裔的文化?另外,社會也是相對多元的,有人也開玩笑說,NBA是不是也要搞個平權法案?

主持人:那就非常有意思了!

傑森:對。至少亞裔得代表個10%吧?沒有10%咱也有個5%吧?好像5%也沒達到!為什麼是這樣的情況?事實上美國社會很奇怪,對於學習方面覺得要平權;對於體育就是競爭,非常明顯地競爭,幾乎沒有多少種族因素地考慮競爭,這一點又是非常奇怪的現實。我的感覺,從整體來說,美國社會很多時候有些族裔問題,奧巴馬自己也非常清楚族裔問題在哪?所以他在總統任內時也特意說,做父親要有父親的擔當。

對於家庭觀念、教育子女的責任,這種概念在社會上更是應該提高,當然不是很快就能起效果,如果整體文化往這方面推進、整體扶植,是長期有效的,換句話說,把人的品德、責任感提起來,不分族裔,不能這個族裔提品德問題、那個族裔不提;所有的人統一按照正統人的方式去教育他,也許最終會根本解決問題。你不從根本上解決。當時,15年前,大法官說,我們現在考慮種族問題,希望25年以後,這事不用再考慮了。但是15年過去了,問題更加嚴重!

其實非常明確,從過程中就知道,做的所有這種方法都不從根上解決;解決的是葉子,枝葉末節,最終問題會因此而搞得越來越複雜,甚至在割裂美國社會。所以在這樣的過程中,為什麼不改一改、調整調整呢?

當然趙培也談到,中國五千年文化是有借鑑的地方,你要看中國歷史,中國什麼方法都試過了,真的不是開玩笑的,美國二百年,中國五千年裡頭搞了幾十次二百年了,好多事情都試過了,最終試出來一個方法就是考試,用考試突破人的侷限性,給人往上走的機會,相對來說,如果不能有更好的方式,考試還是比較公平的一種方式。在我看來,逆向歧視問題在美國社會是越來越嚴重。

主持人:趙培,您怎麼看,剛才談到《華爾街日報》的觀點,它也從具體方面講,紐約市並沒有投入資源去鼓勵,比如私立學校也好、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也好,市府沒有投入資源,反而有些在阻攔這項資源。從這個角度看,並沒有真正能夠幫助非裔、拉丁裔學生學習得更好。您怎麼看這方面的問題?

趙培:話分兩邊說,其實美國對學生教育的投入是非常多的,但是這裡邊涉及到一個問題,一是教師工會的問題,教師的工資一直不斷在漲,而且教師也有意縮減課堂規模。

另外,美國有一些政治正確的做法也強迫這些老師不敢去教育孩子一些事,他們只能是圍著孩子打轉,盡量希望孩子能聽自己,但是不聽你也確實沒辦法,就造成這一系列的問題。

第三個問題就是左派教育理論,我們剛才講了一個發現式教育,就是這些理論造成對孩子教育方法的不得當,也是一個問題。

我最近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教育篇(上)提到,一些文科領域被共產黨主義滲透之後,發明一些很荒謬的理論,最後發現它只是理論,沒有任何指導作用,沒有任何實際作用,只是打著政治正確的旗號蠶食教育方法。

我覺得《華爾街日報》說的確實對,首先得資金投入;第二,資金投入之後要有好的老師,老師一定會背九九乘法表吧,加拿大有些老師也是那樣被教育出來,他也不會背,那怎麼辦?所以還要有一些好的師資力量;第三個問題,就是涉及到一些正確的、普世的、傳統的教育方法和教育理論,死記、硬背、真得背,1+1=2誰都發現不了,到現在人類還沒有發現這個問題。所以這些真得背。那麼在這三樣都保證了,你才會發現非裔也好、亞裔也好,整體功效的教育質量有改觀,可能多元化、多元的人種就會在更好的高中,甚至更好的大學,憑他們的成績真正出現了。

主持人:傑森,您覺得川普政府把過去的平權指南給取消,會不會對亞裔學生有利,重點大學亞裔學生的錄取率會不會增高?

傑森:這是一個很複雜的社會問題。現在很多頂尖大學裡執掌錄取權的人員,剛才談到,可能已經被共產主義理論滲透得非常深重的人員,他的想法是從最開始1950年代、1960年代政府要求平權,到現在,這些人你不讓他按種族分配的狀態他都覺得很難過,他甚至在抵抗川普的做法。因為他的思維方式就是這樣的概念,不求過程的公平,只求結果的絕對平等。

從這個過程中我覺得川普還是逆著坡在往上走,但這是好的過程。因為他首先提出這是政府的概念,至少把政府的標竿立在那兒,與此同時,他最近要篩選出一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代替肯尼迪,肯尼迪的立場是中間派,平權法案這件事他是拐到了自由派那邊,他支持用種族作為錄取標準;未來新的法官如果是保守派,我們還不知道他最終對這方面持什麼樣的態度。

主持人:對。他已經選出來了。

傑森:選出來了,但是這個人在平權法案上的態度還不明確。但是剛才談到,已經有亞裔團體開始提告哈佛大學,這個案子大家看到了,現在在聯邦巡迴法庭審,很可能最終會上訴到最高法庭。那時候,如果有一案例確立、有新的平權法案執行標準,就有可能逐漸立出新的標竿。如果法律上、從法院體系確立平權不合理,然後政府再從行政角度說,不希望以種族作為衡量標準。潮流就會逆轉。

在我看來,這個潮流已經走到了極端,希望極端的另一個方向就是往回擺,能擺回來一些,不然的話這個事有點太過分了!剛才談到,大概中國人不理解SAT450分是什麼概念?如果亞裔的孩子得90分能進這所大學,非裔的孩子大概60分就可以進這所大學,西班牙裔的大概71、72分可以進這所大學,白人的孩子大概80分左右能進這所大學。可以看到亞裔在整個過程中是多麼被逆向歧視。

主持人:如果學校不執行或者抵抗這項指令的話,它還是可以有後果的,也許司法部會查,或者聯邦基金會……

傑森:對。如果以後確立了這樣的概念,司法部本著這項原則對有些學校會進行起訴的,就包括哈佛在被告階段,雖然案子還沒有審出結果,哈佛對於亞裔的招生比例已經在增加,從20%逐漸這兩年已經提升到24%,它也知道自己做得是有點問題了,也在某種程度上調整。所以抗爭的過程也是在進步的過程。

主持人:是。趙培,請您很快評論一下,您認為這對亞裔的影響會是什麼?

趙培:亞裔上大學是更方便了,但是大家想沒想過一個問題,我們在談的是,西方社會共產主義滲透給大家造成惡劣影響,其實中共那邊也是滲透。亞裔不管出國也好、不出國也好,其實大家都面臨著一個問題,我們走到哪裡都要去反抗對我們傳統價值的歧視。因為你一出生就是亞裔、你重教育、你靠腦力吃飯的這麼一個傳統,所以,面對共產主義問題,我希望亞裔真的能夠站到正的這一面去反抗它,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我們是一條心,這樣才能夠促成我們這個族群的傳統文化復興和我們族群的興盛。

主持人:就是說,要認識到共產主義的思維模式。我想,亞裔團體現在可能希望哈佛大學能夠打到最高法院,這樣的話也許能夠和之前的結果相反。

傑森:對。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