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唐虞:官方不讓你知道的長春慘劇

紐約時間: 2017-10-13 06:33 AM 
点此看大图片
軍旅作家張正隆在《雪白血紅》一書中,揭示了中共為取長春,不惜餓死三十萬平民的令人髮指的罪行。(網絡圖片)
軍旅作家張正隆在《雪白血紅》一書中,揭示了中共為取長春,不惜餓死三十萬平民的令人髮指的罪行。這段史實,今天知道的中國人並不多。
廣告

中共軍隊圍困長春發生在1948年5月23日至10月19日。駐紮長春的國軍主官鄭洞國,麾下10萬軍馬,是威名赫赫的抗戰名將。中共懼怕強攻付出巨大代價,于是「圍而不打」,切斷國軍外部糧食和彈藥供應。利用百姓與國軍爭糧——城裡多一張嘴,國軍就多一份壓力。中共的這場圍困,使長春從戰前的50-80萬左右人口,到戰後只剩下了17萬人。

毛澤東希望三至四個月內攻下長春,同時取得攻城經驗。5月30日,中共決定了封鎖長春的以下部署:

1.堵塞一切大小通道,主陣地上構筑工事,主力部隊切實控制城外機場。

2.嚴禁糧食、燃料進長春。

3.嚴禁城內百姓出城。

4.要使長春成為死城……

于是,長春城外出現了共軍一百多公里的封鎖線,每五十米就有一個士兵拿槍守著,不讓長春居民出城,造成大批難民卡在國軍守城線和共軍圍城線之間的地段,進退不得。成群的飢民跪在共軍面前央求放行,但中共堅決不答應。中空地帶上,屍體一望無際。

一九四八年九月九日,林彪等人給過毛澤東一個長春現場報告:「飢餓情況愈來愈嚴重,飢民乘夜或於白晝大批蜂擁而出,經我趕回後,群集於敵我警戒線之中間地帶,由此餓斃者甚多……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將嬰兒小孩丟了就跑,有的持繩在我崗哨前上吊……」,「戰士見此慘狀,有陪飢民跪下一道哭的,說『上級命令我也無法』。有將難民偷放的,經糾正後,又發生了打罵捆綁,甚至射擊飢民的情況。」

骨瘦如柴、氣若游絲的難民,抱著嬰兒爬到衛士面前跪下,哀求放行。還未來得及看清世界的模樣,就被扔到街頭的孩子隨處可見。倖存者說:「吃的是草和樹葉,渴了喝雨水,用鍋碗瓢盆接的。這些喝光了,就喝死人腦瓜殼裡的,都是蛆。就這麼熬著。」

長春圍城和廣島原子彈爆炸,死亡人數大略相等。廣島用了九秒鐘,長春則是五個月。共產黨做下如此罪惡,卻在圍城政工會上再做如此謀劃:「要將老百姓飢餓貧困的罪過,歸到國軍及國民黨政府身上,擴大他們與群眾的矛盾,孤立敵人。」

結果,中共的部署,真的讓長春變成了不折不扣的死城、餓殍之城、白骨之城!一座城市因戰爭活活餓死這麽多人,在中共的無恥宣傳中卻被說成「兵不血刃」!一個邪惡政黨,為了奪權,以如此令人髮指的手段殺害無辜百姓,古今中外,絕無僅有!

此後,長春圍困還成為中共加以推廣的「長春模式」,中共將領粟裕曾說,這一模式在「若干城市採用過」。

國軍被困數月後知道無法解困,放飢民出城去逃生。他們並沒有想到中共沒有人性,會用幾十萬長春百姓生命做籌碼,捆綁國軍,要挾國軍,而故意掐斷百姓的最後一線生機。今天看來,以中共捆綁全國民眾「跟黨走」的一貫做法來看,長春之圍,與IS恐怖組織常用的人肉炸彈和人肉盾牌做法,並沒什麼兩樣。別說犧牲幾十萬人的生命只為了奪取一塊地盤,就是再多的,中共也會不眨眼的舍棄!因為馬克思本是撒旦教徒,共產主義教義很多脫胎於撒旦教義,共產黨則異常嗜殺嗜血,它就是個魔鬼。

以史為鑒。有網友問:在這樣一個流氓黨的統治下,如果再發生一場內戰,誰敢保證中國不會出現長春第二?它能將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當籌碼,那麼為實現所謂的「共產主義偉大理想」,或自己的私慾,什麼樣的手段不會用呢?其實根本不用回答,中國共產黨建政十年後,造成三年大飢荒餓死數千萬人,就是長春圍城殺人罪惡的續集。

不僅如此,它們在和平時期,發動多次運動,以各種理由殺害的國人已經超過8000萬!這個數字超過兩次世界大戰全球死亡人數的總和!看到這裡,您不心驚嗎?

紅牆封鎖之下的中國,其實還有更多真相和史實,正等待著向國人的全面揭開。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