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祕檔:毛借皖南事變發動內戰 被斯大林阻止

作者:王世三

紐約時間: 2017-09-28 04:43 PM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佈信息來源。)
廣告

百團大戰是中共一直宣稱的、也是為數不多的「抗日戰績」,可是毛澤東為什麼要嚴厲批評百團大戰?

中共公開的黨史歷來宣傳:皖南事變是蔣介石設下的陷阱,國民黨對新四軍發動突然襲擊。

但中共內部史料表明:事實恰好相反,毛澤東故意犧牲自己的新四軍,逼迫蔣介石開第一槍引發全面內戰,那麼毛澤東的目的是什麼呢?

毛澤東期待蘇聯按波蘭模式瓜分中國

1939年8月23日,蘇德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瓜分波蘭。9月底,埃德加‧斯諾問毛澤東:蘇聯對中共的幫助是否會採取占領半個波蘭那樣的形式?毛肯定地答覆:「按照列寧主義,中國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波蘭模式是毛澤東所期待的,斯大林如果和日本人瓜分中國,毛就會當上中國半壁江山的統治者。按波蘭的模式瓜分中國,正是斯大林當時的中國政策。

蘇德條約簽訂後,蘇聯開始跟日本談判,中國問題是談判的中心內容。毛澤東認為蘇日談判中,中國實力越強、占地越多,與斯大林討價還價的空間就越大。毛看準了擴大地盤的好處。1940年2月22日,毛給共產國際報告表決心,說在內戰中「勝利總是我們的」「在河北我們殲滅6千人,山西一萬人」。為了表示對毛的讚許,3天後,斯大林批准給中共每月30萬美元的援助。

中共改變策略:由「聯蔣抗日」變為「聯日反蔣」

毛澤東開始籌劃策略,由改變抗戰初期「聯蔣抗日」變為「聯日反蔣」。他派潘漢年負責同日情報機關聯繫。潘漢年與日本駐上海副總領事、高級情報員岩井英一合作,相互交換情報。日本方面對潘漢年提供的情報評價很高。

據一位當時中共情報人員回憶:「偽組織機構中,大量充斥我們的同志。」「上海兩次破獲三民主青年團組織,一次在江西日本人對忠義救國軍的圍剿,都是我們黨在日本人的合作之下的傑作。」

在華中,潘漢年與華中日軍謀略科長都甲大佐達成默契:新四軍保證東南鐵路交通暢行安全,日本人對新四軍在農村發展不問不聞。

據共產國際聯絡員彼得‧費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記》記載:我們發現延安和日本做交易。他們不僅和日本人在進行貿易,而且他們和日軍司令部直接聯繫,派了他們最得力的幹部潘漢年、楊帆到日軍司令部和日軍談判。在日本人那裡討到了好處。日本人把蘇北七個縣城給了他們,條件是一起消滅國民黨軍隊。

當時的《時事公報》(1941年7月24日,民國三十年八月七日)揭露中共與岡村寧次訂立如下密約:八路軍與日軍攜手共同打擊中央軍;日軍贈共軍小兵工廠十座;共軍將中央軍作戰計畫告訴日方。

毛澤東嚴厲批評百團大戰減輕了日軍對蔣介石的打擊

1940年5月,抗日戰爭到了緊急關頭,日軍對重慶加強了轟炸。6個月裡,重慶承受炸彈噸位相當於日本在整個太平洋戰爭中承受炸彈的三分之一。一場空襲下來,成千上萬的平民被炸死,慘不忍睹。同時日軍沿長江逼近重慶。

日本要法國關閉滇越公路,要英國關閉滇緬公路,封鎖中國對國外的交通,斷絕國軍軍用物資的接濟。蔣介石和國民黨抗戰軍隊面臨著空前的困難和危機。

毛澤東對此災難的看法是,希望日本打下重慶,引起蘇聯出兵干涉。[1]

當時彭德懷只知道毛澤東公開發表的國共聯合抗日的言論,根本不瞭解毛內心的想法。朱德離開八路軍總部後,1940年7月22日,彭德懷以朱德、彭德懷、左權名義簽署發佈破襲正太路和其它各鐵路命令。這一註明「十萬火急」的絕密電報發到延安,立即抄送毛澤東、王稼祥、朱德(朱已在延安)、洛甫、王明、康生、陳云、鄧子恢、任弼時、譚啟龍和作戰局。命令決定8月10日起事。報告兩次送到毛澤東手裡,毛均未表態。彭德懷第三次電告毛澤東,毛仍未回音。毛澤東對此不表態,保留了兩個權利:他可以讚許,也可反對。

彭不等回覆,下令在8月20日發起攻擊,這就是百團大戰。

百團大戰進行了一個月,主要不是攻擊日本軍隊,而是破壞交通要道、戰略區經濟設施。

在國統區,百團大戰影響很大。周恩來從重慶給毛澤東發電報:「百團大戰影響極大,蔣也說最好。這裡的報紙登大字新聞。」

百團大戰的勝利傳到延安,迫於輿論,毛澤東給彭德懷發電報:「百團大戰真令人興奮,像這樣的戰鬥是否還可組織一兩次?」

但不久,毛澤東改變了態度,嚴厲批評了百團大戰。抗戰後期,毛澤東專門召開華北會議,批判彭德懷發動的百團大戰的錯誤。

到1959年廬山會議,毛澤東還重算彭德懷發動百團大戰的舊賬。毛批評百團大戰的理由很多,但最讓主要的,是百團大戰減輕了日軍對蔣介石的打擊,減少了日軍占領重慶使蔣介石政權盡快垮台的可能性,也就減少了蘇聯出兵干預的條件。百團大戰打亂了毛的戰略部署,幫了蔣介石的忙。

毛澤東欲激怒蔣介石引發全面內戰

百團大戰後,毛澤東籌謀尋找新的時機,發動內戰,把蘇聯人拉進來,一起推翻蔣介石。

當時中共主要軍力在江北,為了避免國共火並,蔣介石提出讓江南新四軍軍部撤離江南到江北去。1940年7月17日,蔣介石正式發佈命令,限新四軍軍部一個月撤出。

毛澤東不理會蔣介石的指令,他想激怒蔣介石,引發全面內戰。毛對周恩來說:如果打起內戰,蘇聯就會出面「調整」。蔣介石就怕蘇聯進來同日本一起瓜分中國。

一個月期限過去了,毛按兵不動,蔣介石也沒有採取行動。

蘇日商談合作條約時,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展開了以德、意討論中國的外交活動。德、意對蘇、日瓜分中國不感興趣,日本也無意與蘇聯瓜分中國。日本政府在1940年10月10日公佈的文件顯示:日只同意外蒙古、新疆為俄的勢力範圍,承認陝甘寧為中共根據地。日本不同意蘇的聯日策略,想要獨占中國。莫斯科無法同日本達成協議。

1940年11月7日,毛澤東給莫斯科發電報,強烈要求批准他打內戰。電報由毛本人簽署,直接發送斯大林、季米特洛夫、國防部長鐵木辛哥。毛的報告提出:「出15萬精兵抄國民黨軍後路方,打幾個大勝仗。」

斯大林不同意國共打內戰,不想出兵中國,要求國共合作拖住日本。11月25日,斯大林命令毛:「目前暫時不要動,爭取時間」,「不要首先挑起軍事行動」,「如果蔣介石攻擊你,你必須全力反擊,在這種情況下,分裂、內戰的責任就都落在蔣介石頭上」。

10月19日,蔣介石再次重申:新四軍軍部必須在一個月內北移到規定地區,否則一切後果自負。毛只好同意北撤。

新四軍軍部過江有兩條路:一條經皖東的繁昌、銅陵;另一條走長江下游蘇南鎮江。12月10日,蔣介石規定項英走皖東路,其原因是鎮江一線國民黨韓德勤部正和新四軍軍部打仗,怕項英部去參戰。當時毛澤東批准項英率新四軍軍部走皖東路。到12月30日,毛澤東卻電令項英走蘇南路即鎮江過江,而且沒有通知蔣介石,蔣仍然認為項英是走皖東線。

1941年1月4日夜,項英率軍部離開云嶺後,即從蘇南灣灘、章家渡渡河,向茂林集結,進入國民黨十幾萬大軍駐紮區。國軍沒有接到讓路的通知,以為新四軍是挑釁。1月6日晚,顧祝同發佈攻擊命令,7日戰鬥打響。直到9日,新四軍大部被打散,項英逃離,部隊混亂。

14日,葉挺被俘,項英被手下殺掉,新四軍7000人戰死或被俘。

毛澤東懇求斯大林出兵

戰鬥打響後,項英慌張地一封接一封發電報給延安,請求毛澤東與國民黨交涉,但毛毫無動靜。直到9日,劉少奇得知這一戰失利後,即電毛澤東,毛才回電,說5日以後就沒有得到過項英的電報,他什麼情況也不瞭解。

10日,項英再次電報給毛,請求速向蔣、顧交涉,毛仍然沒有回應。項英給蔣發電,請求蔣解圍,電報請毛幫助轉發,毛再次將電報扣壓。他當時對周恩來說,項英的這封電報比前一封「立場更壞」,「此電決不能交,故未轉你處」。

毛澤東的目的是讓蔣介石打第一槍,藉機發動全國內戰,把蘇聯拉進來,出兵干預中國,實現蘇日瓜分中國、消滅蔣介石的目的,這樣,他就可以在蘇軍占領區,建立中共領導的「蘇維埃共和國」了。

毛澤東聲稱:皖南事變新四軍沒有放第一槍,進攻新四軍的是蔣介石,所以我們有理由向蔣介石發起全面反攻,推翻蔣介石統治。他要求斯大林的幫助,光靠中共的力量是打不贏蔣介石的。

1941年1月15日,毛澤東讓周恩來去見蘇大使潘友新,請求蘇聯援助,潘對周態度冷淡,給周潑了一頭冷水。

於是毛直接向斯大林呼吁,懇求幫助。電報一封接一封,說蔣介石計畫全殲新四軍,然後消滅八路軍,然後「摧毀中國共產黨」、「我們有被斬盡殺絕的危險」。毛要求蘇聯給予軍事援助,要蘇聯出兵。

斯大林對此不快,他認為毛說了謊話。1月21日,斯大林在紀念列寧的一次集會儀式上,譴責新四軍軍長葉挺,說葉挺是「一個不守紀律的打游擊的」,要「查查看皖南事變是不是他挑起的」。季米特洛夫明白,斯大林是在含沙射影暗指毛。

2月23日,斯大林電告毛澤東:「我們認為破裂不是不可避免的。你不應該竭力製造破裂。」毛當天回電:「服從您的命令。」

1月8日上午,顧祝同瞭解整個戰場情況後,報告蔣介石、軍令部部長徐永昌,說新四軍不遵守指定路線北上,非要向鎮江一帶渡江,參加攻擊韓德勤軍。9日,蔣介石找白崇禧等討論具體應對辦法。白等主張擴大戰果,乘勢向陝北、華中、華北「進剿」,消滅新四軍、八路軍。蔣介石明確表示不同意這種做法,他在日記中批評白崇禧:「健生欲在此時消滅共黨軍隊,此誠不識大體與環境之談,明知其不可能而強行之。」蔣介石再三表示:「對中共決以消滅其組織為主,而對其武力次之。」他指示顧祝同:「對皖南新四軍,余部只求其遵命渡江」,放其北移。直到顧祝同隨後來電,說已全殲新四軍軍部,俘虜軍長葉挺等之後,蔣介石才同意白崇禧等提出的取消新四軍番號、葉挺交軍法審判。正式作出決定前,蔣介石表示「再考慮一夜再說」。一整天反覆斟酌後, 1月16日晚,蔣介石才最終下決心,同意照白崇禧意見行事。

1月19日,蔣介石請蘇聯調停,蘇聯提出,讓新四軍留在長江流域、中共奪取別的地區地盤照樣不干涉,蔣介石一一答應。3月6日,蔣介石在國民參政會上聲明:以後也絕決無剿共的軍事,這是本人可負責聲明而向貴會保證的。

4月,蘇聯同日本簽訂了「中立條約」,條約使日本得以放手進攻中南亞。

至此,毛澤東企圖通過皖南事變挑起全面內戰、迫使蘇聯出兵干涉的謀劃失敗了。因為斯大林當務之急是要國共合作,拖住日本。

被派往蔣介石處當軍事顧問的崔可夫,曾問斯大林:為什麼派他去「幫蔣介石,而不是幫中國紅軍」?斯大林回答:「你的任務是把日本侵略者的手牢牢地拴在中國。」

評述:

1941年1月,王明寫過一首七律詩悼念項英,詩中有:毛家詭計蔣家兵,主要目標殺項英。回思上海同風雨,直覺胸中盡刺針。黨事如今多邪道,無邊憂慮望前程。」[2]

王明在中共的宣傳中是非常反面的角色,這首詩也一直被認為王明諉罪於毛澤東。然而隨著一些內部檔案的曝光,我們才發現:中共過去做過的壞事,最怕人提起,所以它就百般塗抹掩蓋歷史。

註釋:
1.張戎、喬‧哈利戴,《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香港:開放出版社,2006 年9月,193頁。

2 黃允升等,《毛澤東與中央早期領導人》,北京:中央黨校出版社,1997年5月。

——轉自《大紀元》

(編輯:桓宇)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