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首頁 > 新聞資訊 > 評論 > 正文

陳思敏:張德江十九大出局 黃奇帆倒不倒?

紐約時間: 2017-09-24 07:46 AM 
當前,重慶新聞正引起關注的,不僅是持續動盪的官場,還有重組失敗的國企。
廣告

9月21日財經媒體披露,重慶鋼鐵旗下上市公司重鋼股份公告,啟動受理債權申報登記以來,截至2017年9月21日,初步確定1364家債權,確定金額合計人民幣約353.55億元。

重鋼目前正在進行的債權登記及審查工作,原因是今年5月在停牌近一年後終止重組,並於7月公告進入重整程式。重鋼進行重整也跟此前的重組一樣,存在失敗的可能,重整一旦失敗就有被宣告破產的風險,如果被宣告破產,根據相關規定,重鋼將面臨退市的命運。

昔日的重鋼集團,是重慶國企的龍頭,也是黃奇帆的金招,從這點來看,黃奇帆與重鋼命運共同體。

據媒體資料,重鋼反腐風暴始於2016年11月,中巡組對重慶「回頭看」後,當月25日集團原副總經理董榮華(已退休3年)落馬。董榮華一個級別只是副總的被查登上了中紀委官網,引發了海內外輿論廣泛關注。此後重鋼多名退休或現任高管跟著受查,包括重鋼前董事長董林(今年6月證實已於調查訊問期間離奇死亡)。

黃奇帆與董榮華、董林二人的私交甚篤,以及黃奇帆的兒子深度介入重鋼的原料供應並撈取巨額財富的多年傳聞,無法證實,但黃奇帆與董榮華、董林二人在工作上的高度交集、互動頻繁於官方信息中是顯而易見的。

在董榮華、董林雙雙落馬、重鋼高管接連被查後,黃奇帆也於2016年12月30日卸任重慶市長。據報導,在這次離任重慶市長之際,黃奇帆又再度落淚說,自己在重慶的15年,是嘔心瀝血、全身心工作的15年。

可見大陸媒體如《新京報》借此回顧報導,黃奇帆任重慶市長6年多時間裡,曾兩次落淚。在今次離任前的一次,2012年11月20日,張德江、孫政才交接重慶市委書記的會上,據現場記者報導,黃奇帆開始淚灑時,正是「黃奇帆發言回顧張德江為重慶做的很多具體工作時,當場落淚,飲泣良久難以繼續……」

張德江在薄熙來2012年3月兩會後落馬赴重慶代理職務至交棒孫政才的11月,不過僅僅8個月時間,黃奇帆竟能對張德江的領導與離去如此傷心,當時不少觀點認為黃奇帆一邊流的是「劫後餘生」的淚水,一邊流的是對張德江等江派示忠的淚水。

黃奇帆的眼淚為何而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說的這句話:「張德江為重慶做的很多具體工作」。

據媒體資料,在薄熙來倒台之初及張德江離任前後,重慶好幾波人事地震,震波蔓延到8個區縣主要領導人職務。不過可以發現,惟獨黃奇帆長期主管領域的國企人事安然無恙。

除此,曾有調查報導指出,重鋼的問題在於,即便是在鋼鐵的黃金10年裡,重鋼也是困難重重,但官方為了塑造全新政績,不計代價輸血,才得以使重鋼苟活。

而公開資料顯示,最嚴重一次輸血正是張德江離任的2012年年末,重鋼先是獲得了所在地重慶長壽區財政的5億元補貼,不到一週,又獲重慶市政府再次給予15億元的財政補貼。此番巨額的財政補貼,其呈現在年度報告中的直接的「效果」是,在該年度之內重鋼因此得以「全年盈利約1億元」。

五年前「十八大」張德江躋身政治局常委,還有能力讓黃奇帆流下「劫後餘生」的淚水。今年「十九大」張德江確定下台,重慶「不倒翁」黃奇帆倒還是不倒?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