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禁聞】楊玉永被迫害死 律師:凸顯中共司法不作為

【禁聞】楊玉永案 凸顯中共司法不作為

紐約時間: 2017-07-14 05:27 PM 
 ( 自動連播 )
點擊下載觀看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2017年07月14日訊】被關押在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楊玉永,在7月11號晚間突然死亡。家屬報警被推諉,楊玉永生前舉報看守所實施酷刑也石沉大海。整個事件顯示出中國司法的現狀,來看報導。
廣告

被關押在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楊玉永,兩週前還身體健康,但在7月11號晚間突然死亡。楊玉永家屬接到當地派出所通知後趕到醫院,發現楊玉永屍體已經僵硬,脖子、身體多個部位都有大面積青紫,乳頭瘀黑,兩耳後面都有很大的傷口,腳趾有竹籤插入的痕跡。

家屬懷疑楊玉永是遭迫害致死,打電話報警,但當地110和育才路派出所等單位都互相推諉。

110:「你父親是因為甚麼被打的呀?」
楊玉永女兒:「我也不知道。」
110:「你也不知道,你就在這一坐打110玩?」
楊玉永女兒:「我再不打110求助,我打甚麼呢?打市長的電話管用嗎?您把市長的電話給我。」
110:「那就上訪了,這不至於。」
育才路派出所:「民警都在那兒呢,還找誰主事啊?」
楊玉永女兒:「他主不了事呀。」
育才路派出所:「那都是警長級別,怎麼還不能主事呢?」
楊玉永女兒:「我就想讓我媽過來看一眼我爸,他們就不行,還需要八百級的審批。」

在醫院現場的看守所人員和警察也沒有回應家屬的質問。7月12號凌晨,當地派出14輛警車,上百名警察,搶走了楊玉永的屍體。

然而,在楊玉永事件中,執法人員和司法機關並不是第一次表現出不作為。

此前,由於楊玉永在看守所遭受酷刑,他的律師在今年2月分別向天津市檢察院、公安局等相關部門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時任武清區看守所所長吳春明,以及起初負責監管的劉姓管教。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 葉寧:「發生在(看守所)監管下面的這種酷刑,因為它是當局故意唆使造成的。它在使用酷刑上是作為的,它在防範酷刑的發生上,又實施了這種故意的不作為。所以這個責任是要由中共司法當局負責任的。」

但看守所沒有因此受到上級部門的調查,據知情人提供的錄音,楊玉永在死亡兩週前,親口證實自己仍然受到酷刑。

楊玉永生前錄音:「首先就是管教扇嘴巴,後來就是吸乳頭,還擼生殖器。還有我這腳,光著腳,他用他穿著鞋的腳,給我碾一塊兒,使勁踩。」

除了對酷刑的控告,楊玉永家人的另外一次控告,也石沉大海。

據《明慧網》報導,去年12月7號,武清區公安局國保支隊隊長陳德軍、黃花店派出所警察劉利軍等人,不出示任何手續就闖入楊家,綁架走楊玉永和妻子孟憲珍。當時警察還使用辣椒水噴霧器等,阻攔、襲擊楊玉永家屬,致使其眼睛、咽喉、腸胃等多處受損。

家屬為此向武清檢察院控告涉案國保和警察,也遭到推諉。

天津市武清區檢察院控申科:「信我們收到了。6月8號給您轉到咱們區防範辦了,把這信。」
楊玉永女兒:「那我怎麼聯繫他們?」
控申科:「您還聯繫嗎?還是等他們聯繫你?」
楊玉永女兒:「都兩個禮拜了他們也沒給我回信。」
控申科:「也許人家不需要聯繫您。」

從去年底被非法綁架,到今年控告看守所酷刑,直至離奇死亡後被搶屍,楊玉永事件中的多個環節,都顯示中共司法部門的不作為。

葉寧:「如果中共根據它參與的聯合國防止和懲罰酷刑公約來辦事的話,那至少得做出一個樣子來,把(看守所)的領導,和實施酷刑的責任人員進行刑事調查,刑事拘留,要對他們提出指控,並且定罪。它如果不這麼做的話,說明中共本身就是產生酷刑,致人死命的這樣一種現象的制度性根源。」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表示,中共這些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實質上一直在踐踏中國的憲法,和人類道德底線。楊玉永事件顯示出迫害仍在持續,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應該來阻止這場迫害。

採訪/朱智善、尚燕 編輯/尚燕 後製/鍾元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阿飞 2017-07-15
中国共产党如果不灭绝,天地难容。
匿名 2017-07-15
中共司法不是不作为,而是助纣为虐、狼狈为奸、为虎作伥。一丘之貉,难逃其咎。纳粹死亡护士的接班人。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