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讚接收更多精選文章!

石濤:羅宇說真善忍能解決中國社會一切問題

紐約時間: 2017-05-19 09:02 PM 
点此看大图片
中國問題專家石濤(NTDTV)
我記得以前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有朋友問我,說濤哥,如果你沒有遇到你師父,你會怎樣?我說那我可能早就死了。為什麼?因為我覺得人活著沒勁,不就是吃喝拉撒睡,買房,掙錢嘛。弄了幾百套房子,賺錢花,錢怎麼花呢?其實大部分都是在銀行,在家裡了。你還能去英國把牛津街都買了?人就是那點事兒。川普沿著曼哈頓能蓋10棟樓,然後呢?魚刺紮在嗓子裡,你也沒辦法。
廣告

記得一個朋友是商業街老闆,愛吃基圍蝦,最後吃出水平了,吃完肉後從頭到尾蝦殼完好無損,吃了不知道多少蝦了。那時候還沒有下海(自己經商)呢,都是在淡水裡游,等到下海的時候都是在二岔三岔出來賺錢的。

所以我在節目中說,有些人拿錢砸死人,而有些人是心甘情願的被砸死。為什麼?因為那是一個利益的社會,以利益為中心,缺失了自己對自己生命的尊重。但是自己卻認為很尊重自己。認為自己事業成功,學識淵博,獲得的財富就是自己成功的標誌。有人被錢砸死了,卻不認賬。當你以利益為先導的時候,你自然也會被錢砸死。你沒有能力突破。

我為什麼說人活著沒勁呢?在現實環境中,當你成功了,賺錢了,當官了,也就那點事。人活著就是尋求一個感覺,吃喝睡、享受,穿著好衣服都是為了那個感覺。很多人一切都活在別人的眼睛裡。他知道這是一個巨大的生命負擔,不容自己有任何閃失。當出現閃失的時候,絕對就是要全力反擊。

做為我個人來講,我認為這樣的生活特沒勁,如果這樣活著就完了。舉個例子,北京新街口有一個賣電器的,哥倆個開的,1987年當時兩個人1萬8人民幣買了一套西服,那時候萬元戶已經了不得了。對比相當於今天的幾百萬元了。那個時候,北京二環路的兩居室只有八九萬。這些人那時候發大財,現在可能都沒了。那時候暴富的人,很多人開始追求刺激,為什麼那麼多演電影的吸毒?因為他們不缺錢,生活中沒有能夠刺激他們的東西了。吸毒就能刺激生命內在產生幻覺。

自己有幸遇到自己的師父,感受到一種生命的拯救,真正懂得自己生命的珍貴,絕非人之錢財所衡量的,追名逐利損失的,是自己生命的真正的精華。

羅宇現在對這些明白了,說的話非常到位。《真善忍能夠解決社會的所有問題習近平不停止鎮壓就是從犯》,這是第一次聽他這麼講。


(網絡截圖)



「最近中共黨魁江澤民頻傳死訊,羅宇表示,江澤民反正他總要死,而且他也不會有多長時間,關鍵問題是現在的主政者,他們對迫害法輪功的這個事情要有一個決斷,「如果你繼續迫害,你就是從犯;如果你能夠認識到非法性,對人民做出一個交待,承認錯誤、給予賠償,你就得了民心。如果你繼續迫害,那你就只有被老百姓給推翻,因為你這是明顯的反人類。」」


羅宇講出這話其實就是明確表明瞭一個時間性,他希望習近平趁著江澤民還沒死的時候對法輪功有一個交代。

「旅居美國的中共前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之子、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官至大校的羅宇接受大紀元專訪表示,「我有很多法輪功的朋友,他們都是一些很好的人。『真、善、忍』是中華民族現在最缺乏的美德。從世界上來講,如果大家都可以遵循這個理念,那整個世界也會和平。所以法輪大法的傳播,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到這個世紀,在世界範圍裡對人類來講是一個很大的貢獻。」」


現在的人都在忙於追求成功,人追求的事業成功都是利益的表現,很多人因此造成了生命另外一面的缺失、阻礙甚至虐殺。因為現在人們處在極端物質化的環境中,所謂的成功都是與肉身同在的慾望表達的結果。

「「羅宇當年因不願與軍中腐敗同流合污,在「六四」後離國出走。儘管作為紅二代,但他並不看好中共所建立的江山。他認為,當年馬列主義在世界的傳播是相當邪惡地傳播,中國共產黨現在根本就是一個腐敗的黨。他說:「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所謂馬克思主義、馬列主義在世界傳播,現在回頭來看,那是相當邪惡的一種傳播,這種階級鬥爭為理論的革命也好、統治也好,走到今天已經證明是失敗的。」」」


社會中人的慾望得到了滿足,但瞬間之後,人剩下的只有空虛,無盡的空虛。因為發覺自己其實什麼都沒有得到。有人說,我有房子,有女人,周永康找了400個女人,能把他累死,沒有一個真心的。從某一層面來講,人的得到其實就是失去。墮落在這個環境中,墮落在物質利益的氛圍中,當以利益為中心的時候就一定是欺騙。利益就是佔有。就像奸商的概念,很多生意人說瞎話其實已經成為了條件反射了。應對現實環境和場面的自然反應。口才越好的人,越會說謊。因為生命理念就是利益的。自然反應的口才一定圍繞著生命的理念。不欺騙才叫奇怪呢。他不認為這是欺騙,因為他認為利益才是最真實的。這種真實迎合了人們的眾多需求,有了利益就會成為成功者。

「他說:「在這個時候出現『真、善、忍』,法輪大法的傳播,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的這種佛法修煉,她是一種以現代氣功的概念在人民中傳播,而且集聚很虔誠的一批人的力量,我覺得這是能救中國的一條路。」


他所說的「一批人」懂得了生命的珍貴和真實,懂得了自己遭遇的一切事情的緣分,包括遇到的人和事,學會珍惜。不像有些人什麼都喜歡新的,500套衣服,還買。有朋友說,濤哥你領帶也不少。我這是做節目需要,我的領帶有的都20年了,你信嗎?

「他進一步分析:「如果大家能夠以『真、善、忍』為宗旨來處理所有的不管階層、階級之間的矛盾,或者社會矛盾也好,就夠解決中國在一黨專制的體制下所產生的所有的問題。從政治上的問題到金融上到經濟上的問題,到社會各個層面的問題,都可以逐步地得到解決。實際上,這也是我說的逐步有序的民主化。而一黨專政模式肯定要翻船,中共這條大船就要翻了,因為已經無路可走了。」」


其實羅宇說的是解決生命理念問題,社會問題都是外在環境的表現,而中共體制本身也是其生命理念的外面表現。有人說,濤哥你反共。我說,我講的是斬妖除魔。反共是政治,我講的這些遠遠超越政治。內在含義就是斬妖除魔。

很多人反共也是利益受到傷害。當你站在利益的角度的時候,你根本就反不了它,因為你和它是同一層面的。中共魔鬼的體制是最大的利益獲得者。所有人都在仰仗它獲得利益。而很多人因為仰仗它獲得利益而遭到打壓和傷害,又在利益上追求公允的時候,你會看到四分五裂,這是無力抗爭的,因為都在共產黨的框架之下。


「近年來,法輪功學員被抓後無罪釋放的案例陸續出現,並有遞增的趨勢。羅宇表示,應該可以看出來,現在有點沒有統一的號令各行其事。「不同的地方有些在繼續抓、繼續判刑,有些抓以後無罪釋放。」

他強調:「特別是基層,恐怕相當一部分人在法律系統裡面,包括法官、檢察官比較早覺悟,不願意再為江澤民揹黑鍋,把這些抓的人都無罪釋放,但是另外一方面,抓的和判的比放的要多的多,放的十幾個人,抓的一百多人。」

羅宇表示:「修煉法輪功這件事情從法律上、憲法上是完全站得住的,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的,而且他也快死了。現在的政府或者總書記,你得表態,你不能不吭氣,你不能夠當做沒事,但是現在看不出來有任何跡象。」

羅宇介紹,自己寫信給習近平好多次,「我說鎮壓法輪功和你沒有關係。鎮壓法輪功這件事情是絕對地違法的。他不是提出依法治國嗎?你說有案必立,二十幾萬人控告江澤民,你也不立案,這件事情雖然你不是罪魁禍首,那別人覺得你是背江澤民的黑鍋。」


我說過法辦江澤民就是要重新恢復中華民族的傳統理念,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公布於世,這是中華民族走向全新一頁的起始點。

只要中共這個機構還存在,就會有對人權的迫害,因為它是害人的。

德國之聲報導《遭受酷刑人權律師的妻子們出席美國聽證會》中說:

「中國數名知名維權律師的妻子在美國出席國會聽證會,對中共當局鼓勵和支持使用酷刑提出控訴,懇請特朗普落實人權問責法案對中國侵犯人權的官員實施制裁。」


這將影響中共官員在美國切身利益,

「當地時間週四(5月18日),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就中國維權律師遭酷刑舉行聽證會。臺灣非政府組織人士李明哲和3名中國大陸維權律師在大陸遭拘押,他們的妻子出席了聽證會,呼籲釋放維權人士、停止酷刑。美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官網引述該委員會人權小組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的表述稱,"中國政府正面臨一個意想不到的現象--受到酷刑遭當局拘留的權利倡導者的妻子正在進行有效的宣傳運動。"」



(網絡截圖)


我個人非常佩服這些人權律師的太太,現在這樣的社會中這些女士能夠表現出那種氣節是非常不易的。

「李明哲的妻子,以及大陸律師唐荊陵、謝陽和江天勇的妻子都出現在聽證會的現場。唐荊陵的妻子提出訴求說,丈夫2016年被判入獄,不斷遭受虐待、威脅和酷刑。她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促北京停止濫用酷刑。

遭拘留的"709"系列案人權律師李和平和王全璋的妻子透過視頻表達了訴求。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在視頻中表示,自己的丈夫在被捕22個月後現返回家中,他看上去老了20多歲,"遭受了非常殘忍和痛苦的折磨。"」


我還是說這些女士們非常了不起,圍繞著709事件還是法輪功事件,這些維權律師都是真心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所以法輪功的問題是中國核心問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廣告
我來說兩句
您的評論已提交,謝謝!
請輸入您的評論後再提交!
廣告
廣告

訂閱電子報

為保護您的隱私,我們不會將您的電子郵箱透露給任何人。

友好連接: 神韻藝術團 | 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賽 | 大紀元時報 | 希望之聲 |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 | 明慧網 | 動態網 | 無界網 | 加拿大真相片攝製組 | 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